专访于幼军:只想回到书房去,读博一事很感激中山大学校长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发自河南南阳

2015-01-15 21: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月15日,于幼军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一心想过平静生活的于幼军,偏偏到哪都是新闻。
       1月14日、15日,2015年南水北调工作会议在河南南阳召开,本次会议旨在全面系统总结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工作,安排部署2015年南水北调工作。于幼军出席并主持了本次会议。
       然而,14日上午会议进行中,一则国务院任免消息打破了会场平静。当日,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发布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通知,通知称“免去于幼军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于幼军曾是明星官员,仕途几度起伏,其职务变动备受外界关注和解读。1月15日,在工作会议间隙,62岁的于幼军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他畅谈南水北调、读书、退休生活,但对从政往事仍讳莫如深,多以“敏感”、“不能说”婉拒。
会场告别:“当官是暂时的,友谊是长存的”
       就在14日上午的会场上,收到消息的记者迫不及待现场发问,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鄂竟平就此回应:“于主任到年龄了,他是我们班子里年龄最大的,新任副主任20天后到任。”
       仔细观察,于幼军实际已经“超期服役”近两年。于幼军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按照惯例,副部级60岁退休,2013年初,于就应当退休,但彼时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中线一期工程都处在关键时刻,水质更是重中之重,于幼军分管机关党委、财政和环保,所以一直到现在才退。
       1月14日下午,于幼军主持工作会议,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工程的14家参与单位分别上台汇报工作。期间,为活跃会场气氛,于幼军说,“不要上台不鼓掌,下台才鼓掌”,让参会者为汇报人员鼓掌加油,会场响起一阵笑声。
       1月15日,于幼军参加了“环保组”和“中线组”的分组讨论,因为于的出席,会场颇有告别气氛。在于幼军的发言中,不乏遗憾和希望。他特别调侃说,“当官是暂时的,友谊是长存的,虽然我退休了,但大家还是好朋友,常来常往。”
       于幼军谈的更多的是南水北调工程,他还提出了十条具体建议。在“中线组”的讨论中,于幼军谈及自己的遗憾时说,一是治污保水质,二是中线生态文化旅游带。“中线,我想就这两件事,这两件事都是我原来分管的,我原来跟大家一起策划,谋划,跟大家一起商量,党组决定下来的,我没有做完,很遗憾,所以就拜托各位,把它继续做完,整个‘中线’就功德圆满了,到那时候,这项工程的综合效益就都能够显示出来”。
       于幼军两度调侃,这是临别赠言,不是临终嘱咐。“感谢各位四年来对我的理解、宽容、支持、帮助,当官是暂时的,友谊是长存的,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来来往往啊。”于幼军最后说。
【对话于幼军】
       1月15日,在2015年南水北调工作会议间隙,62岁的于幼军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于幼军精神饱满,声音洪亮,被问及保养秘笈,他笑着回答,“如果要总结,那么有两条,一条是天生丽质,爹妈给的,一条是消化能力好,什么东西我都把它化了。”
       于幼军告诉澎湃新闻,他喜欢运动,游泳和快步走。每周他要去游泳三次,最近几个月,他重新开始打太极拳。
       他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于幼军饮食不挑剔,都能吃。以前顾不上泡茶,白开水就喝,可能是年纪大了,这两年开始喝茶。该工作人员还透露,于幼军的办公室利用率非常高,他喜欢看书,办公室全是书,他经常待在办公室,周六、周日也是。
       还没等记者开口问,于幼军主动开腔。    
       于幼军:我都不敢乱说乱动,但是有一个信号给大家,还在参加会议,还在小组讨论,还在为下一步的工作做交待安排,这个信号起码就是说,“他是到龄退休”,就是正确解读了。
       我看有些网加了“退休”两个字,有的网就只是说“于幼军被免职”,人家听了,就两种想法了。有一些人给我打电话,一种人一看,担心啊,以为是出什么问题了,被免职了。一种就是说,是不是有高就啊?免这个职,下个职是什么?
       我今天还在出席工作会议,还在主持大会,还在小组讨论工作安排,等于两个方面都澄清了,人家就不用往两个方面想了,就是一个正常的退休。其他的,你们称为小组发言也好,临别赠言也好,临别工作交待也好。
       以后的,我们以后再聊。
       澎湃新闻:您现在的心情呢?
       于幼军:知道自己要退休,但组织还没有正式宣布,还在履行我的职责,只要在岗一天,我就履行我的职责。我以前说过,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的钟,不要漏了“好”字。撞一天钟,消极,多了一个“好”字,就积极了。在位一天,我就认真履行好职责,做好本职工作。
       澎湃新闻: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于幼军:下一步怎么办,以后再说,我真的没想,现在还来不及想,我正在赶我的书稿,有时候开会还在开小差,还在改第二稿,这两天晚上我还在改稿,来的飞机上在改稿,回去就把第二回改完了。
       澎湃新闻:有没有计划退休以后的生活?
       于幼军:我现在就是想平平静静退休,回到我的书房去,读书、写书,以后再争取教书。回到人生的原点,我就是一个书生嘛,我也是一个教师出身,回去很好嘛,回到人生的原点。我就是一个书生啊!
       澎湃新闻:现在在写一本新书?
       于幼军:是的,《社会主义五百年》第四卷。第一卷是《从空想到科学》,第二卷《从理论到实践》,第三卷《社会主义在中国》(1919-1964),这一本准备是“1965-1978”,写到1978年的三中全会。
       澎湃新闻:一些人写书都会召集……
       于幼军:帮我写,顶多改一改。不仅是写这个书,我连我的工作报告、我的讲话,这几年,走上领导岗位后,基本都是我自己写了,除非党代会报告、人代会报告,这些大的,那当然要集体讨论,要有写作班子,凡是我自己讲话,在各个会议,我都自己写,我习惯自己动笔。一直都是,走上领导岗位之后,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们都知道。
       澎湃新闻:您写《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初衷是什么?
       于幼军:初衷就是写给青年人。希望他们多了解一点社会主义的来龙去脉,社会主义是什么,在这个基础上再认识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条件、历史背景,中国是怎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现在要建设发展,邓小平为什么要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后面两卷写下去了,这个过程里,我们有过曲折,有过惨痛的教训,当然也有过胜利和辉煌的时候,希望这些让青年人都知道,在知道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
       澎湃新闻:有人说您的书尺度比较大。
       于幼军:我在前言后语都把为什么要写这本书交待了,就是这样一个心态,就是希望国家好、人民好,对这个党负责,应该说这样的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我对社会的责任,应该说,对人民的责任,应该说。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使中国走向未来,长治久安,人民才能够富裕安康,必须走上这条路,民主法治的道路,这才是一个治国的根本大道、坦途。必须走这条路,四中全会不是说“法治”吗?法治就是属于民主法治范畴,大范畴里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您读博士时工作已经很忙了,为什么还读?
       于幼军:我读博士时已经是省委常委了,通过拿学位来升官,没多大意义了,还能升到哪里去呢?就是希望充实一下自己的知识,调整一下知识结构。
       后来中山大学的校长在我落难的时候出来替我说话,我很感激他。他说,别的领导干部出来读博士都受到质疑,起码还有于幼军这个是真的。
       我出事以后,有人说我的论文是假的,答辩是假的。他的文章一出,中山大学的教授和我的同学连续回应,这事情才结束。
       澎湃新闻:您读博士时研究的是哲学,主政主抓的是经济等,现在写书是哲学和政治领域,跨度很大啊!
       于幼军:我是干什么学什么。当市长的时候,当省长这几年,我主要的精力是在研究经济学,我是从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到当代主要市场经济代表人物的主要代表作,我全读了。
       我后来要搞高科技,我把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又看了一批,我不可能当专家,但要初懂。
       澎湃新闻:这种研究方法是跟您写书的研究方法是一样的?
       于幼军:一样的。我就喜欢一段时间,一年或者两年,围绕一个专题,然后系统读书,像《求索民主政治》,我就系统地把西方的民主政治,从古希腊、古罗马开始,一直到当代,我把它的代表作都系统地看,不看不敢说话。把中国传统政治文化里边有关的书,我全看。否则的话,你光靠第二手资料,光靠卡片,那不行,做学问,不行。
       澎湃新闻:您特别喜欢学习新东西?
       于幼军:也说不上。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学什么,我来到南调办之后,我又把水利工程的书看了一批,又把治污的书看了一批,我不可能当专家,但不要一点不懂。确实,我读书已经不是一种需要了,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澎湃新闻:您在很多地方任职过,您给自己的工作打多少分?
       于幼军:不说。
       澎湃新闻:在山西遇到的难题最多吧?
       于幼军:应该吧。
       但是,山西其实不是现在看到的这种情况,山西发展基础条件还是很好。绝大多数干部群众非常朴实、厚道,包括山西的大多数干部都是很好的。不要像现在那样把山西看成重灾区。
       山西这些年出现的问题令人痛心,很可惜山西本来很好的发展基础和条件,很好的发展空间,没想却碰到了目前出现的这种问题,造成这种局面,确实是很痛心。
       澎湃新闻:能跟您拍一张照片吗,我们一定挑一张您帅的。
       于幼军:我哪一张不帅呀?
链接:于幼军跌宕仕途
       于幼军1953年1月出生,江苏丰县人。于自小在广州长大,父母均为南下干部。1981年,于幼军进入广州市社会科学研究所(今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担任社会问题研究室副主任。
       1985年至1986年间,于幼军与黎元江合作撰写了《社会主义四百年》一书。这本普及性政治读物借鉴了武侠小说的叙述结构,采用章回小说和历史演义的体裁形式讲述社会主义运动史,让于幼军一举成名。
       据财经网报道,上世纪80年代,广东省委宣传系统一度有“四大才子”之说,分别是于幼军、朱小丹(现任广东省长)、曹纯亮(广东省文化原厅长,2008年逝世)和黎元江(广州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广州日报》社长,2004年因受贿罪获刑12年)。
       1986年,于幼军出任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由学术界转入政界,之后曾在广州市东山区、天河区任区委书记。1992年,于幼军进入广州市委常委序列,并兼任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广州保税区两个管委会主任和党委书记的职务。仅数月后,即升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长,一年后跻身省委常委序列。
       于幼军担任广东省宣传部长约6年。
       2000年4月,47岁的于幼军出任深圳市代理市长,两个月后获扶正,开始主政一方。2003年6月,于幼军转战湖南省出任副省长。2005年7月,于幼军北上山西,后升任山西省长。坐镇火山口,于幼军面临空前压力。
       2007年,山西省被曝光多起黑砖窑主非法限制民工人身自由、非法雇佣童工,强迫民工超强度工作,殴打民工致死、致残等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是年6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时任山西省长于幼军代表省政府做了检查。
       8月,山西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于幼军同志不再担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中央另有任用。
       深圳3年,湖南2年,山西2年,于幼军在3个地方的任职均未满一届任期。
       2007年9月,于幼军以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的身份亮相。次月,于当选第十七届中央委员。
       2008年9月,中央政治局对于幼军做出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一个月后,他的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上被撤销。官方并未通报于幼军被处分的原因。
       此后,于幼军决定“读书写作、疗伤治病”。
       2010年12月25日,于幼军撰写的140万字的三卷本《社会主义五百年》书稿校对完毕,并签发至出版社。 凑巧的是,当天上午书稿刚送出,下午,于幼军走上仕途的最后一站—副部级的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水北调,于幼军,退休感言,仕途

相关推荐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