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胡适︱1930年代的左倾文艺青年都读什么书

张书克

2015-02-16 09: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胡思猷是胡适二哥胡绍之的儿子,生于1912年,先后在南开中学、大夏大学读书,1950年去世。
       关于胡思猷,我们知道的并不多。根据石原皋的说法,胡思猷在南开中学读书期间的一切费用都由胡适承担。寒暑假时,则在北平,住在胡适家中。在南开中学读书期间,胡思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思想左倾,经常化名写小品文,刊登在《大公报》文艺副刊上,攻击自己的叔叔胡适。胡思猷曾经被捕,后经胡适设法保出,转到北平某私立中学就读,改名为“胡评”,毕业后考入上海大夏大学教育系。(参见石原皋:《闲话胡适》,第55页)
       另据端木蕻良的回忆,南开期间,胡思猷、端木蕻良、徐高阮、曹士瑛、韩宝善等人,先是组成“青年文艺联谊会”,随后又改名为“新人社”,自费出版过《人间》、《新人》文艺刊物。(参见端木蕻良:《我在南开的生活》,《视野》2014年第10期)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藏的胡适私人档案中,保留有两封胡思猷致胡适的书信。第一封信写于1927年12月14日。那时,胡思猷大概进南开读书没多久,年龄也比较小,对胡适还算尊重。(参见“胡适档案”,档案号为:0701-001)不过,此后没多久,因为时代风气的影响,胡思猷很快就有了变化。作为长辈,胡适对胡思猷的作为似乎并不满意,写信对他进行规劝,希望他深思、反省。胡思猷回信,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没有把胡适的话当回事。(参见《胡思猷致胡适》[1929?年12月21日],“胡适档案”,档案号为:0701-002)
胡思猷签名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胡思猷从大夏大学毕业后,找胡适帮他推荐工作。胡适问他有何著作,胡思猷回答说没有。胡适又问有何研究,回答还是没有。胡思猷说:“大学刚毕业的人哪里有专门研究?”胡适听了很不高兴:“既然你什么都没有,那我就不能为你找事。我总不能对人家说,他是我侄子,你们必须给他安插一个位置吧。”
       大概是在平津上学期间,因为住在胡适家中,胡思猷买的许多书就存放在胡适家里。幸运的是,这些书和胡适的藏书混在一起,因而保存了下来,使得后人得以窥见20世纪20、30年代左倾文艺青年都在读什么书。下面是胡思猷的部分藏书:
       《目前中国社会的病态》,张振之著,民智书局1929年版;
       《资本论解说》,考茨基著,戴季陶译,民智书局1929年版;
       《冲出云围的月亮》,蒋光慈著,北新书局1930年版;
       《拿破仑第三政变记》,马克思著,陈仲涛译,江南书店1930年版;
       《山城》,辛克莱著,麦耶夫译,上海现代书局1930年版;
       《史的唯物论概说》,Borchardt著,汪馥泉译,神州国光社1930年版;
       《文艺批评集》,钱杏村著,神州国光社1930年版;
       《现代社会讲话》,山川均著,杨冲屿译,新新书店1930年版;
       《中国革命问题(二)》,托洛斯基著,杨笑湛译,无产者社1930年版;
       《现代文学评论》,郭沫若著,爱丽书店1931年版。
 胡思猷的部分藏书
       这些书大多出版于1929年至1931年之间,正是胡思猷在平津上中学期间。这里面有文学作品,有文艺评论,也有社会哲学,但基本上都属于左派的作品,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那时候青年们的阅读倾向和阅读风潮。
       关于胡思猷的死,胡适在1950年11月11日的日记中有简短的记载:“香港胡正中十一月五日来信说我的侄儿思猷‘失踪’的事。他说:程刚从上海来信,说思猷某日在芜湖共党干部开会时,说了许多话。散会后,人就不见了。芜湖公安局宣布他是自杀的,并且留有遗书给他的妻子庆萱,但庆萱没有看见这遗书,也没有找到尸首。”(《胡适日记全集》第八册,第536页)胡适的语气很平静,他对他侄儿的结局似乎并不奇怪。不知道胡适此时是否想起了胡思猷存放在他北京旧居中的那些藏书。
       
责任编辑:饶佳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适,胡思猷,左倾,文艺青年,阅读,南开,马克思,左翼,革命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