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上的来客》杨排长扮演者梁音去世:一身正气却有喜剧梦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实习生 季晟祯

2015-01-26 11: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梁音饰演杨排长。
       “阿米尔,冲!” 曾是经典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杨排长留给观众心头的一声回响。1月26日,当扮演者梁音离世的消息传来,许多影迷也以这句话表达了自己的哀思。梁音是在1月26日凌晨离世的,他在半夜醒来和老伴说笑,过了一会儿,又沉沉睡去,老伴俞湖便再没能叫醒他。梁老因心率衰竭平静地结束了他的一生。 26日上午,“长影集团”官方微博发文称:“长影著名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老一辈表演艺术家梁音老师于今日凌晨在北京去世,享年90岁。”
       1926年9月26日,梁音生于齐齐哈尔市一个贫苦市民家庭。他小的时候,对那些散发着浓郁乡土气味的东北大鼓、二人转着迷。因生活所迫,十六岁就到齐齐哈尔铁路检车段当学徒工,过早地挑起了沉重的生活担子。 由于他自幼就对文艺感兴趣,在当学徒期间也会用竹竿、铜管做成横笛长箫劳动之余就和工友们一起吹吹唱唱。后来,他瞒着年迈的母亲,报名参加了东北文工一团。在解放战争中,他随着文工团转战在东北战场,为指战员演出。他是个“多能”的演员,吹过笛,拉过二胡,弹过三弦,还在《亲骨肉》、《抬担架》等许多秧歌剧中扮演角色。1948年12月,梁音随东北文工一团集体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长影前身),成了一名电影演员。
       在早期的表演活动中,梁音扮演的基本上都是与自己经历、身份、气质相近的人物,主要靠自己憨厚、淳朴的素质塑造角色,表演上还存在某些自然主义色彩和做戏的痕迹。但随着从影经历的积累,外加自身的刻苦努力,梁音的演技也愈发精湛。1958年,梁音在《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了青年农民曹茂林,这是他的表演进入成熟期的开始。 他把剧本翻来覆去不知看了多少遍,对曹茂林在每一场戏中的心理活动都做了详细的分析,力求从人物的内心世界去把握其思想感情,掌握其性格特点。
       他还到山西省汾阳县农村去体验生活,结交了许多青年农民朋友。在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他逐渐走进这些农村青年的内心,他们纯朴、聪明、真诚、热情,对朋友忠诚坦率,对爱情严肃含蓄,对美好生活充满着向往,对艰苦创业饱含乐观精神。而自己扮演的曹茂林,正是概括了这些可爱的农村青年的精神面貌。他一边理解角色,一边努力使自己接近角色,融进角色。梁音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那时候要了解一个角色,就只能通过剧本,根本没办法知道详细的情况。实在没办法时,他就会找一个“模特”观察,学习他的状态。
       将近五十多年的从影生涯里,梁音接连在十几部影片中担任主要角色,塑造了《海上神鹰》中的侦察连长(1959年)、《刘三姐》中的刘二哥(1960年)、《万木春》中的林业局长秦培德(1961年)、《冰山上的来客》中的边防军杨排长(1963年)、《三进山城》中的侦察英雄刘青山(1965年)、《金光大道》中的农民周士勤(1975年、1976年)、《严峻的历程》中的火车司机郭振兴(1978年)、《赣水苍茫》中的红军教导员(1979年)、《残雪》中的老林业工人(1980年)、《药》中的华老栓(1981年)、《海神》中的周老伯(1981年)等人物形象。此外,梁音还在《红旗谱》、《报春花》等许多话剧中担任主要角色。
       1963年,一部《冰山上的来客》让梁音成为家喻户晓的影响人物。《冰山上的来客》是描写以塔吉克族为主轴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梁音在这部电影里扮演的是边防部队的基层指挥员杨排长。影片从真假古兰丹姆与战士阿米尔的爱情悬念出发,讲述了边疆战士和杨排长一起与特务假古兰丹姆斗智斗勇,最终胜利的阿米尔和真古兰丹姆也得以重逢的故事。影片中,梁音以沉稳的眼神动作,揭示出人物潜在的心理活动;以丰富的细节处理,塑造出这个善于思索、准确判断、英勇机智、充满情谊的杨排长形象。尤其在辨认真假古兰丹姆的那场戏中,他的表演细微、准确,节奏流畅。成功塑造杨排长这一角色,梁音证明了自己在表演艺术上的功力和才能。
       在即将上演的歌剧《冰山上的来客》中饰演杨排长的男中音歌唱家杨小勇回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偶像:“杨排长在我心目中是个很崇高、仰慕已久的英雄人物,能来演这个角色像做梦一样。”这样的一个英雄形象定格了一代人的记忆。正在上海宣传即将上演的歌剧《冰山上的来客》的作曲家、当年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作曲家雷振邦之女雷蕾在听闻梁音去世的消息后说:“梁音老师是我们那个年代好多人心目中的偶像,但他不是像孙道临、赵丹那种长得很英俊的偶像,他长得不漂亮,但是最有戏。”
       曾主演《小字辈》、《夕照街》、《月到中秋》等电影的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迟志强还记得梁音曾与他说起当年拍摄《冰山上的来客》的情景,当时的冰山是剧组用真冰和蜡混合仿制的,除了剧场的美工道具组,身为主演的梁音和其他演员们也共同参与了制作冰凌的全过程。“那一辈的艺术家是真的把拍电影当成自己的工作,一切为了电影,把自己奉献给电影。”
       迟志强1972年进厂,就受到了梁音无微不至的照顾,之后两人的情谊一直延续下来,“梁老师是我恩师,生活中他一直自称是我老爹。”26日上午,迟志强接到梁音夫人俞湖的短信,“她的原话就是‘你梁老师走得非常安静,是在熟睡中走的。’我太震惊了,我们每个月都通短信,他身体一直非常硬朗,如果不是俞老师亲口说我真的不敢相信。”
       迟志强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和梁音一起拍摄《希望》的经历,“那时候我们住同一个屋,电影根据季节实景拍摄,一拍拍了一年,我就非常近距离地和前辈学习了一年。”迟志强说,从认识梁音开始,这位前辈艺术家的生活就非常规律,且自律甚严,“每天早上,他把我拉起来,先去跑步,然后开始研究当天的剧本。这样的习惯他一直保持,几十年来一直如此。”迟志强感叹,老一辈艺术家对待艺术的认真,是即便晚年退休,只是客串电视剧的部分镜头,也会认真研读剧本,揣摩角色。
       此外,迟志强印象里,梁音一直是一位严厉的前辈,“当时他是我们演员剧团党支部的成员,对我们青年演员看得很紧,有时候我们和女演员走得近了,下了戏可能想出去溜达一圈,他会怒斥说‘你给我回来,在房间里呆着读剧本’,或者‘我来给你讲讲表演’,是特别正派的一个人。”
       梁音的离去,让迟志强感慨,“老一辈的表演艺术家又少了一个,他们每一次离去,我们都会唏嘘,是因为我们心里都敬畏他们对事业的执着和全心的奉献。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们那辈的艺术家,把现在其实很正常的年轻演员带着一帮保姆保镖进组认为是一种‘毛病’,梁老师自己进组,片方问要不要带助理,他会说‘我没那毛病’。有时候,他会带自己的老伴。”
       说起梁音的老伴,也是一段良缘佳话。
生活里俞老师对梁老师是百般照顾。
       当年英俊机敏的杨排长,一句“阿米尔,冲!”点燃了不少年轻人心中爱情的火焰,其中也包括年仅15岁的俞湖。待到俞湖真正结识梁音时,他已与同为长影厂演员的杜凤霞成婚多年。之后俞湖与梁音夫妇保持了数十年的友谊,梁音的女儿到北京也直接住在俞湖家里。直到2000年,杜凤霞因脑溢血过世,梁音在电话告知后便与俞湖断了联系。直到三年多以后,俞湖在《艺术人生》上看到梁音,看到女观众对他表白,始终未婚嫁的她终于鼓起表白的勇气,在几次被拒绝后,连梁音的子女也出头来帮忙做老人的思想工作,最后,俞湖的一片痴心终于打动了“杨排长”,两人在葛存壮的证婚下缔结一段美好的夕阳良缘。“生活里俞老师对梁老师是百般照顾,我们后辈看在眼里,觉得这一对‘老来伴’真的很让人感动。”迟志强说。
       记者问梁音生活中是否像杨排长,迟志强回答说,觉得他生活里最像他演过的刘二哥,“非常朴实、质朴,一套衣服恨不得能穿一年”,同时他的性情里有杨排长的影子,“表面上比较严肃、低调,但内在有一股豪迈的精气神。”
       梁音在相貌上几乎没什么变化,让人很难相信他已经90岁,依然是那副硬朗中带着果敢的脸庞,几道褶皱爬上脸庞增添了几分慈祥,但神采与年轻时几乎一脉相承。而因为保持着俭朴的生活作风,梁音晚年一直坚持出门坐公交,经常在路上被观众认出来,许多影迷见到他都会上来询问,“是不是杨排长”,对于角色的深入人心,梁音自己也十分高兴。有时候参加影协举办的活动,他还会应影迷要求铿锵地喊出“阿米尔,冲!”
       生活中的梁音,与他扮演的角色很相近,朴实中含幽默,憨厚中露机灵。梁音热爱都市,涉猎广泛的中外文学作品,特别喜欢读中国古典戏曲作品和小说。他还曾透露自己多年来,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拍一两部喜剧影片,塑造一两个外表沉静而内里幽默的喜剧人物。不过可能是因为一路以来塑造的工农兵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梁音这方面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对此,他曾不无幽默自嘲地说:“咱没长着那‘溜光水滑’的脸,就适于演工农兵。”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梁音,长影

继续阅读

评论(10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