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艺术家淡定表示,涂鸦本是一门随时会被抹掉的艺术

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2015-02-04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艺术家施政与Seth的涂鸦作品。
       因为利用上海一处拆迁区域的断壁残垣创作涂鸦,中国艺术家施政和法国艺术家Seth引发了不少关注。很多人觉得他们的涂鸦构思精妙,与环境契合,但又感慨于这些“废墟的花”开得过于短暂。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过电话和邮件专访了这两位艺术家,请他们谈谈各自的涂鸦作品和创作理念。
艺术家施政:在创作时就知道保留的时间不会长
       涂鸦的两位作者,中国人施政,他说不知道自己算是干什么的。他为媒体拍照、办影展、画展,涂鸦是他的第一次尝试;法国人Seth,Julien Seth Malland,人称“柒先生”,因为在法语中Seth同Sept(数字7)发音相同,他是个在世界各地的老街区都留下涂鸦作品的艺术家。相较于追捧者的感伤情怀与现实的安全考虑,涂鸦的两位作者对于作品从大热到消逝都很淡定。
       施政将涂鸦和沙雕、冰雕等艺术形式相比较,“海浪一来,沙雕就会消逝;温度一高,冰雕就会融化;涂鸦被抹去也一样。在创作的时候我们就清楚保留的时间不会长。这就是一种随时画随时就没有的艺术。”
艺术家施政与Seth的涂鸦作品。
       施政说他和Seth的选择是偶然的,人们后来强调的无声讽刺、废墟等等意思,和他们最初的创作初衷并没有那么紧密的联系,而过于强调这种组合性,也许对大家都是不利的。“可能老房子承载了童年回忆和过往美好记忆,人们才会有许多感触。我们只是希望发现城市美的一部分,融入到创作中,艺术家通常是这样的。”
       不寒暄、不问候、不一起喝一杯,谈到和Seth的这次合作,施政觉得语言不通的两个人,纯粹就用艺术对话。在他的眼中,Seth这位艺术家是个典型的法国人,黄色微卷的头发,眼神中有一些忧郁。
       “他画的东西写实、安静、不张扬,我看一眼就知道怎样去配合。他之前画过一些了,我们在一起就画了两个半天,中午到那里,画到差不多下午四五点天暗了,约定第二次的时间,再来,就结束了。”
       事实上,涂鸦对于城市来说并不陌生,城市的涂鸦风格也一直在演变。施政告诉澎湃新闻,从前舶来的那种夸张的字母风格已经不流行了,人们更喜欢与生活、环境契合的作品。
法国艺术家Seth:城市艺术本身就是转瞬即逝的
        正从罗马飞往巴黎的Seth,通过邮件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谈及了他在上海的创作和自己对于涂鸦的一些理念:
艺术家施政与Seth的涂鸦作品。
       澎湃新闻:你这次选择的涂鸦地点是一处待拆迁的危房,这里特别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Seth:当我发现像上海这样一个新的地方,我会让各种相遇指引我,一些人,一些际遇。我尝试去接近给我灵感的一切。2014年11月的时候,我受邀参加上海MD画廊在外滩18号策划的涂鸦艺术群展,期间我来到了新天地后面的那片老街区,对我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发现和灵感源泉。这些交流和分享扎根于日常生活,这些发现引领我选择作画的地点。所以我会选择在上海老城厢里作画。
       澎湃新闻:施政说,你在“动工”前准备了很多底稿,有特别为这个地方构想过涂鸦的内容么?
       Seth:我总是带着我的“黑色的笔记本”,那是我画草图以及正式画前一些尝试的画册。但是最终作品只会呈现在墙上,与环境在一起,尤其是和那些我画作的赠予者——当地居民在一起。
       澎湃新闻:你的涂鸦风格在简单的同时又能引起很多人共鸣,你觉得你的个人风格是怎样的?涂鸦对你来说,和其他艺术形式有什么不同?
       Seth:旅行和相遇让我改变了很多。2003年的时候,我进行了一次环球旅行,去世界各地作画。那次旅行中,在一个巴西的贫民区我有了灵感。我开始画一些融入当地氛围的作品,不仅是为人文景观创作,同时也是为当地居民而作。我希望画一些能够让所有人理解的作品,尤其是居住在那里的居民们能感同身受的墙画。所以,童年成了我最偏爱的主题之一。2008年,我又去巴西生活了一段时间,这对我的作品风格改变有很大的影响。在那里我可以在路中间,在众目睽睽之下作画。
       至于街头艺术,这是一种时代的艺术。从作品的尺度来说,它们呈现于不同寻常的地点,街头便给予它戏剧化的一面,非常好地融合到我们这个时代里。
艺术家施政与Seth的涂鸦作品。
       澎湃新闻:你的涂鸦引人关注,你怎么看待后来人们赋予作品的多种解读?
       Seth:我的作品都在公共空间,所以是给所有人的,如果人们能在我的作品中找到他们自己归属感,那么这就是我的创作初衷。这次民众中掀起的热潮证实了艺术是属于大家的,是可以读懂的,应该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你曾辗转很多城市,旅行给您的创作带来怎样的意义?
       Seth:我喜欢旅行,喜欢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去发现一些新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给我的画作充足的养分。画画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与人们交流、分享的借口。这种方式让我的每次旅行都给我的艺术注入新的血液。我喜欢与当地的艺术家们合作,从中去发现当地的创作手法,然后去了解他们的传统技法和风格。
       澎湃新闻:你怎样看待作品的“消失” ?
       Seth:城市艺术本身就是转瞬即逝的。不管怎样,它首先是与当地居民分享的,这次也一样。幸好,我展出的架上艺术作品会存在地更持久。
       澎湃新闻:你为何喜欢这种必然消亡而非永恒留存的艺术形式呢?
       Seth:我也从事架上绘画,也创作持久的作品,它们都是我墙画作品的补充。这种方式能够让我进行新的创作实验。所有在街头创作的作品都会消失。转瞬即逝的脆弱的美和诗意将在架上作品的艺术展中得以保留和延续。
       (采访内容由Seth的中国经纪人曹彬翻译。)
艺术家施政与Seth的涂鸦作品。
责任编辑:李胜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涂鸦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