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春运|回家的路到底有多挤?用各种姿势填满车厢

澎湃新闻

2015-02-05 09: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车厢过道举步维艰,车门过道被称为“独享VIP包厢”,无座乘客正以各种姿势“填塞”着车厢内的各处空间。
       路途再艰辛,也阻挡不了他们回家的步伐;车厢再挤,他们与家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了。澎湃新闻记者带你了解真实的回家路。
用各种姿势“填塞”车厢空缺处

       ——薛小林 发自广州至昆明K483次列车途中
       2月3日,在K483次列车上,48岁的杨得金、44岁的段正凤,还有他们18岁的女儿杨娜蜷缩在1号与2号车厢之间的连接处的角落里。
       “请大家往里面走,不要站在过道上!”列车长胡磊和另一名工作人员提高嗓门,站在车门外,一边查验上车人员的车票,一边督促乘客往里走。
无座乘客“填塞”着车厢内的空间。  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图
       这趟由广州前往昆明的列车已挤满了乘客,无座乘客正以各种姿势“填塞”着车厢内的各处空间,有站着的,有蹲着的,车内人流移动速度逐渐变慢。
大批乘坐K483次列车旅客检票进站。  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图 
       K483次列车是广州火车站若干始发列车中的一趟,排队的人流一直从车站外的临时候车室,延伸至位于二楼9候车室的K483次列车候车室。
       2月3日21时16分,此时距发车只有6分钟,1至5号车厢外的乘客仍然排了3至5米的长队,队伍一直延伸到月台的另一边。
拿椅背当“加座”, 空气更新鲜视野更开阔
       ——陈伊萍 发自上海至贵阳k833次列车
       2月4日晚,在k833次列车上,澎湃新闻记者试图从9号车厢走向10号车厢,但着实困难。每走一步都要说声“抱歉,请让一让”,过道内站着、抑或席地而坐的旅客才会艰难地扭曲一下身体,辟出仅能容下一条腿迈过的空间。
k833次列车拥挤的车厢。  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林 图
       车厢的行李架上塞满各式行李箱、包裹,就连茶几底下、洗漱台上都堆着呈小山式的行李。
       硬座车厢内,每三个相连的座位上至少挤上4个人,有时甚至能看到座位的椅背上都有旅客盘腿歇息。只买到站票的徐先生自嘲说:“这是加座,空气更新鲜,视野更开阔。”
       车门过道是火车上的香饽饽,有远见的旅客会选择不常开门的一侧安心扎营,堆上所有的行李,把胳膊往上一靠,把头一埋,从此与世隔绝。任你车厢内各种旅客穿行、各种餐车推过,在此扎寨的旅客都能我行我素一睡不醒,被周围旅客戏称为“独享vip包厢”。
上厕所,来回最好跟着小吃车
       ——马世鹏 发自广州开往郑州的K4232次列车
       连续行驶5个多小时之后,从广州发往郑州的K4232次列车终于在2月4号17点35分来到第一个停靠站——衡阳,拥在两个车厢之间无处下脚的站票乘客早已按捺不住,挤出车厢透气。
       K4232是广州铁路集团公司春节前增开的临时列车之一。为了搭载更多乘客,该列车的硬卧和软卧车厢改成了座位,有乘客在网上订票时发现,该列车站票余票一度有2000多张。
       13号硬座车厢的走道上挤满了坐在行李上的人,很少有人能够移动,只有狭窄的小吃车经过才能开辟出一条细小的通道,想要上厕所的人不得不跟在小吃车后面,但这个通道很快又被挤满。
车厢的走道上挤满了坐在行李上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马世鹏 图
       2月4日21时,列车已行驶9个小时,13号车厢和12号车厢的连接处挤满了站着的人,一位乘客把10块钱买来的小马扎放在脚下,却没有足够的空间坐下来。一位乘客经过这里,另一位面对通道间玻璃门站着的乘客警告:“别挤了,前面过不去。”
让路时要手撑墙尽量腾出空间
       ——储静伟 发自上海开往成都K1156次列车
       “借过!借过!”K1156次列车9号车厢,垫着行李坐在过道一侧的老杨一次又一次地蜷腿缩身,让旅客从身边经过。
拥挤的过道上,为了给上洗手间的乘客让路,靠在墙边的乘客手撑着墙尽量让出位置。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K1156次列车从上海出发,在无锡站之前,硬座车厢尚且有些许空座,过了无锡,乘客猛然增多,再过常州、镇江、南京,除了1、2号车厢尚有给后续车站预留的少量空座,从3号到9号车厢再无一个空座。
       “5号到9号乘客特别多,大约超员50%。”一位列车员告诉乘客,从合肥站往后上客比较少了。
       超员的乘客都买的是站票,他们能够站的空间,除了车厢连接处就是过道。随身携带的行李、塑料桶,都是他们最方便的“座席”。
车厢的走道上挤满了坐在行李上的人。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站票乘客多,行李也多。春运回家的旅客们,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几个包裹、行李。行李箱早早就被塞满了,尽管列车员们一遍遍地帮助乘客整理行李架,仍然还有许多行李“难以安身”。于是,乘客们只好将多出来的箱子和包裹塞到座位下,堆放在车厢连接处。即便过道也要堆放一些行李。
       于是,乘客们上厕所,打开水,每经过一段拥堵的过道,就只能一遍遍地请或坐或站着的乘客起身让座,“借过”的声音不绝于耳。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运,列车,行李,拥堵,过道,排队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