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育大臣说的“英国价值观”指什么?为什么要强制推行?

澎湃新闻记者 邢春燕 罗昕 实习生 钟娜 译

2015-02-10 07: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英国教育大臣尼基·摩根(Nicky Morgan)最近在中国成了知名人物,因为她在英国也在提教育要重视“英国价值观”。根据中国媒体报道,尼基·摩根在Politeia论坛发表演讲时强调贯彻英国价值观的重要性,“所有学校应像提升学术标准一样提升基本的英国价值观。让每个孩子懂得英国价值观与学习数学、英语同样重要,这能帮助英国免受恐怖袭击。”而她所强调的英国价值观包括民主、法律、个人自由、包容与尊重。
英国教育大臣尼基·摩根。
       本文为尼基·摩根当时演讲全文,发表于英国政府官方网站www.gov.uk。
       全文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很高兴今晚在此发表演讲。就职之后,我就意识到每个人对教育都有自己的看法。今晚很高兴来到卡尔顿俱乐部与你们分享我的观点。        
       我们雄心勃勃的教育改革计划将进入第五年,通过改革,我们形成了教育方面的具体措施。现在是时候回顾这一改革工作,谈一谈我们为什么这样做,以及还需要做些什么,才让英国的教育制度真正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五年前,我们的教育制度面临不少有据可查的问题:英国在新经济领域动力十足,但是国际教育排名却停滞不前;企业和大学不认同英国的学历资格证书,最致命的是,甚至有观点认为出身贫贱的年轻人无法在学业上取得成功。
       不管是国家、雇主,还是父母,都无法再任由这种局势发展下去。        
       对于这种局势,更多的人应该感到非常生气。英国教育制度失败,在于这个国家没有培养每个年轻人独特的天赋,而失败的根源就是让太多本来可以成为斯蒂芬·霍金、蒂姆·伯纳斯-李等社会精英的年轻人放弃教育,潜能尽失。
英国课堂教学。
教育计划
        
       我们设定教育计划的原理很简单,它与过时的世界观或老式的怀旧情绪无关,而是不把一个人的学业成就与父母的富裕程度联系起来,认为年轻人未来生活的可能性是由天赋或努力决定,而不是由出身决定。相信不管是谁,属于哪种政治派别,都会认同这样的原理。
       我们的改革也有了结果:出身于弱势家庭的学生与其同龄人之间的学业成就差距在缩小;自然拼读法检查实施一年内,10万年轻人在读书方面更自信;100万学生现在就读于“好”的或“优秀”的学校。
       当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相对于享受学校免费午餐的学生,私立学校的学生去罗素联盟的大学的可能性是前者的7倍,而去牛津或剑桥的可能性是前者的10倍。各位,这一差距让人无法忍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停下改革的脚步。 
       但是我深信,下一阶段的改革将进一步缩小这些差距。
知识型课程        
       教育改革的核心是下定决心将知识回归到课程教学的核心内容。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教育体制更注重发展学生各项技能,而不是传授知识。你们会认为这很有道理:年轻人在学校学习批判性思维和调查技巧,比努力记住一系列英国君主的名字或学习英皇钦定本圣经更重要。        
       但是这种观点是有问题的。不知道当时哪位君主在位,如何能理解宗教改革的原因?不知道基础化学知识,怎么会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对于“是否应该设立死刑”等问题社会辩论,不知道背后的信仰体系,如何能对类似话题展开探讨?        
       简单来说,年轻人如果没有理论知识打基础,没有用理论指导实践,就无法获得相应的技能。        
       当然,有一些令人愕然的观点称,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会从其他途径获得这些知识,而那些其他一些年轻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没法通过其他资源或机会获取这些知识。        
       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任何一个真正相信社会正义的人都必须承认,每个孩子在获取丰富知识方面,具有平等的权利,而这些知识正是我们改革后的国家课程试图提供的。        
       本学年首次施行的这一课程将保证每个年轻人都得到相同的核心基础知识,这些知识将对他们取得学业成功大有裨益。
资格考试        
       基于同样的原理,我们的资格考试改革将年龄限定在16岁—18岁。你们看了一些媒体评论员文章,认为改革英国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GCSEs)和英国大学入学甲级考试(A levels),仅仅是因为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失败。真相并非如此!        
       这些改变是为了保证年轻人在离开学校时,有资格证书在手,从而获得雇主或学校的认可和尊重。是的,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想培养未来社会的高技术人才,保证下一代能在国际舞台上有充分的竞争力。        
       我们这样做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对年轻人诚实以待。我在反思自己的学习生涯时发现,现在的年轻人为了通过GCSEs,比20年前的人更拼。现在的老师教得也不比以前差,反而更好。但是现在年轻人的价值却被低估。他们努力学习,花时间和精力让自己的学业考试成绩更好,但现实情况是,这并未对将来的发展有太大帮助。        
       通过职业资格考试并没有赢得职业,学历证明如此空虚而无用,以至于大学被迫开设补救课程,臃肿夸张的等级体系让政治家可以大肆炫耀考试拥有高通过率,但事实上年轻人却倍感失望。       
       我们对学业资格考试的改革就是要改变这个问题。 将GCSEs 和A levels变成世界上最好的考试,恢复考试的严谨性,给予学生们未来学习所需的基础知识。同时,我们也对职业资格考试进行应有的改革,让其成为年轻人的另一种选择。        
       我不认为尊重职业资格就意味着将其与学业资格完全等同起来。平等尊重意味着保证取得职业资格的年轻人在未来就业中被一视同仁,并充满竞争力。        
       这是为什么英国著名经济学家、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艾利逊·沃尔夫(Alison Wolf)教授提出的职业教育体制改革如此重要。将数百个不合格的职业资格从排行榜上剔除,只留下那些雇主钟爱和支持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持认为,即使没有得到C等级或以上的年轻人选择不再学习A levels,他们也应该继续学习英语和数学,因为没有什么学科比这两门更职业。不学习英语和数学,年轻人生活的其他部分也会受阻。        
       除此之外,我们已经采取措施,剔除教育制度中不断的测验和考试环节。不停地让学生在春季、夏季和冬季参加考试,让学生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进入考试状态,并陷入无休止的补考中,此举对学生毫无益处。        
       因此,我们移除了补考制度,同时为学校创造空间,让学校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教学上,而少浪费些时间在无用的测试上。   
    
实践技能        
       同时,我坚信除了确保考试评估体系的严正性,我们也绝不能让考试跟着教科书的内容走。最近人们对于实践能力究竟应该在GCSE中占有多大比例很有争议。
       我本人虽然完全理解英格兰资格及考试监督办公室(Ofqual)对于确保考试严正性、公正性的顾虑,但也担心若去除对学生实践技能的考量,对于下一代科学家的培养并无实益。        
       和科学界不少学者相似,我也担心此举可能在无意中贬低实用技能的重要性——结果是,尽管下一代化学家、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离开学校时拥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却无法实践真正的科学操作,而后者才是他们未来研究生涯的基础。        
       现在,我们正发起一个建设性的对话。在这个对话中,我希望英格兰资格及考试监督办公室(Ofqual)和科学界的各位学者能够共同努力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一方面,我们可以确保高质量的评估考试,但同时也确保如今在教室里的孩子也是大学和企业公认的能为未来科学建设有所贡献的人才。  
评估不限于成绩       
       此番改革也让我们重新思考学校所应承担的教育责任。从2016年开始,我们会推行新项目Progress 8——使得我们对学生的考核不局限于入学成绩,而能观查到他们的进步。从而对学校的评估也不再以考过及格线的学生人数为标准。        
       换言之,成绩徘徊在C/D边缘的学生不再是学校考虑教学质量的唯一,关键在于学校是否能够促使每个学生发挥他们的潜力。
开放门户        
       如前所述,对社会公平的承诺是所有改革的坚实基础。多年来,我们教育系统的的弱化并不体现在获奖数量上,而是从社会流动程度中可窥一二。在所谓弱化的教育系统中,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来自弱势背景的人难以获得成功。
       然而现在我们可以毫不怀疑地说,事情本可不必如此,弱势和不成功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而在这一点上,所罗门王学院无疑十个很好的例子。
       这所学校拥有全国最多的弱势背景学生。但在去年,这所学校有93%学生通过5门以上的课程(即达到C以上至A*),75%的年轻人拿到英国中学毕业会考的文凭证书(EBacc)。        
       正因如此,对于那些认为“缩小不同背景学生之间差距的唯一途径是降低标准”的想法,我坚决反对。要真正消除差距,好学校知道只能提高对每个人的标准、期待每个人都做到最好、并且创造能让每个年轻人都充分发挥所长的条件。
全面发展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坚持学生应该学好那些核心学科,这些学科能提供他们在未来取得成功的关键知识和技能。        
       同时,那些认为“中学毕业会考文凭证书(EBacc)之类的评估方式会导致学生远离艺术”的想法无疑也是错误的。今年的结果已经证明,在英国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课程(GCSE)中,我们学生的艺术和音乐素养也可以得以显著提高。       
       不可否认的是什么?是长期以来这些学科的开设确实不能很好地和其目标接轨。GCSE和等级A只能教会学生如何取得好成绩,但不能保证他们在离开学校后依然获得成功。        
       昨天(2015年1月26日),我们宣布有关艺术和音乐资格证书的考核内容将会改变,GCSE的考核严正性也会和它在自然科学、人文科学考核新改革中的程度一致。
       当然,教室外也可以有很多文化教育的机会,以至于更广泛的文化教育不能局限于那些能负担得起的家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昨天还宣布对社会文化教育项目投资1.09亿,旨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参与文化活动,比如学习一种乐器,或者参加舞蹈、戏剧俱乐部。作为一个家长,我知道没有什么事能比亲眼发现自己的孩子拥有某种独特才能、对某类事物特别有热情更令人激动和感动。我也时常不禁感慨很多年轻人拥有非凡的音乐和艺术天赋。       
       就在昨天,我参观了Ark Conway,一所3年前才建好的学校。但现在这所学校拥有最好的小学阶段教育成果。除了致力于指导学生掌握基本的阅读能力,写作和数学也是学生们的课程重点。学生们的表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孩子让我相信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也不应该放弃现在我们为教育改革所做的努力。        
       所以,我们有责任确保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年轻人都有机会去探索和磨练他们的天赋。我们不仅能培养出史蒂芬·霍金、伯纳斯·李,还能培养出丹尼·博伊尔、JK罗琳这样的人。        
人格教育        
       我希望看到受教育的年轻人成长为全面发展的个体,正是这一愿望激发了我推行人格教育的热情。
       其原因在于,对下一代英国人的未来来说,确保他们拥有足够的毅力与勇气直面生活抛给他们的难题,与获得扎实的教育基础同等重要。
       为了支持各地学校,我们正在投资人格教育,支持建设如童子军、学校辩论活动及团队活动等项目,同时帮助这些项目中的佼佼者得以推广。 
       一如既往地,仍然有一些惑众的声音在说:有什么意义呢,你当然没法检验这些学校如何培养人格的,那你究竟要怎么衡量这些学校的绩效呢? 
       在很多层面上,这反映了我之前提到的一点:我们太过沉迷于评估体系,已经把它当作衡量教育系统取得成绩的唯一方法。
       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太久以来,教育问题被大大简化:唯一作数的教育是那些可以被评估的。
       出于这一原因,去年年底我取消了对个人才干的考核认证。因为所有学校都应该培养学生个体的才干,而不应该将它当作通过某项考试的途径。
英国价值
       最重要的一点,培养全面发展的年轻人意味着确保他们毕业后能作为积极的社会公民参与到社会中去,并且理解公民所需承担的责任。
       教育部无需出面规定,年轻人需要学习英国核心价值,如民主、法律、个人自由、包容与尊重——因为这些英国价值本质上就是优良品质。
       英国核心价值使我们国家在本世纪和上世纪成为最伟大的国家之一。这些价值将我们连结在一起,尽管国内存在分歧差异,我们仍然是一个团结的民族。
2014年伯明翰动乱现场。
       2014年发生的伯明翰动乱告诉我们,一旦有人对英国核心价值存疑,并试图劫持我们的教育系统、煽动我们的孩子、打破社会约束时,会产生怎样的后果。本月在巴黎发生的悲剧告诉我们,一旦这样的人得逞,究竟为产生怎样的后果。而今天,当我们庆祝大屠杀纪念日和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周年纪念时,我们深刻地意识到,一个建立在隔离与仇恨之上的世界观会将我们引向何方。 
       绝大多数的激进主义都发生在校门之外:在家中、社区里,并且越来越多地在网上肆虐。但作为社会,我们至少能确保在校园里,年轻人们不会被极端主义思想所侵害,教育让他们的思维开阔,而不是闭塞。   
       正是出于这一原因,我一直大力支持要求各学校推广英国价值的政策;同时,这也是我坚信英国教育标准办公室应该对学校进行监督,确保教学内容恰当无误的原因。
       英国教育标准办公室率先承认监督并非十全十美,这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需要采取一些实际的步骤来提高某些监察的质量。但身为家长,知道有人走入我们的校园,询问教学内容是否遵循这些简单、普适、自由的英国价值,会让我更加放心。        
       但是推广英国核心价值远不止于抵制极端主义思想。这些英国核心价值之所以能成功地打击极端主义思想,正在于它们能开拓年轻人的思想,引导他们成为尊重不同、接受分歧并且力求包容的个体。        
       很抱歉,我并不同意那些声称英国价值并不适用于他们的个体,他们认为只有位于穆斯林社区或某些内陆城市的学校才需要进行这种特殊测试。 
       每一所学校,无论有无特定信仰,都应当推行英国价值,因为这才是正确的行为。
       遵循英国价值意味着,当某些学校让女孩坐在教室后排,纵容畏同情绪,忽视学生对英国文化各方面的了解时,我们能让它们负起责任。
       就读于林肯郡一座学校的学生们,或许不会在当地遇到少数民族——但我们总不能指望这些学生永远不离开林肯郡吧?我们的一大责任就是要让这些年轻人能在当代英国成功,确保他们理解并尊重不同的特色,正是它们让我们国家与众不同。        
       因此,我并不遗憾地说,所有学校都应当推行英国核心价值,就如同所有学校都应当推行严格的学术规范,无一例外。        
       我们的学校在所有公民机构中肩负着重中之重的责任。它们帮助我们培养下一代英国人——他们将奠定英国在21世纪的国际地位,他们将谱写我们这座岛国的下一页历史篇章。        
       我希望这一代能与他们全球的同辈一起比肩前行,捍卫我们国家的未来。        
       我还希望他们能传承我国作为道德领袖的骄傲传统,延续英国作为包容、平等、言论自由的灯塔的传统。        
       这些便是当今英国教育系统的要务,我为能推动我们的教育改革而感到自豪。        
       女士们,先生们,谢谢。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价值观,英国教育大臣

相关推荐

评论(3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