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丈夫相继去世,湖南湘乡女子被指“克夫”遭继子驱赶

湘潭在线

2015-02-15 08: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克夫”这种话是泼脏水,在崇尚科学的时代不应再被作为借口提出。 CFP 资料
       5年多来,湖南省湘乡市东郊乡石江村五组49岁的丁建兰一直忍受着冷眼与中伤。
        湘潭在线消息,她的第一任丈夫意外身亡;改嫁后的第二任丈夫及其父母又陆续离世。于是,村里就传出丁建兰是“克夫”的不祥之人。“因为这些事,曾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继子也和我反目,逼我离开村子。”丁建兰说。
        丁建兰出生在湘乡市壶天镇石狮村。1990年,24岁的她与第一任丈夫谭立冬结婚,隔年女儿谭颖出生。1999年冬,谭立冬外出回家途中,因醉酒失足落入河里溺水身亡。
        谭立冬离世后,丁建兰于2001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第二任丈夫易光明。
        丁建兰说,与易光明相处后,发现他老实本分,于是两人在东郊乡石江村摆下婚宴,丁建兰母女也搬到了易家。“因为两人都是二婚,也就只摆了酒,没扯证。”
        丁建兰说,婚后丈夫及婆婆的身体都不好。2003年,公公因病去世。2005年,婆婆也因病去世。2009年3月,瘫痪在床一年多的丈夫也因病离世了。
        2011年10月,一直在外打工的继子易欢突然告诉丁建兰,他准备将生母张茹(化名)接回家,要丁建兰母女收拾东西离开村子。不久后,易欢又两次带人冲回家里砸东西。
        “后来听邻居说我才知道,易欢和他生母在村里逢人就说‘丁建兰是个不吉利的人’、‘克死了丈夫和公公婆婆’。而且我又没领结婚证,因此他们鼓动大家要把我们母女赶出去。” 丁建兰说。
        为了息事宁人,2011年11月,丁建兰不得签下继子提出的“不平等协议”:她只能拥有易家那栋两层老宅中第一层的居住权,以及五亩田地中一亩八分地的耕种权。
        丁建兰说,她嫁入易家后任劳任怨,对丈夫及公婆尽心尽力,对继子继女也都视同己出,她才是易家的女主人。可因被诬“不吉利”和没领证,如今却沦落至要“寄人篱下”,时刻担心被赶出家门。
        丁建兰说,继子易欢在村里新修了一栋洋房,她只想要易家老宅当作栖身之所。
        周边邻居对丁建兰的遭遇均表示同情。2014年末,当地村委会和乡司法所曾多次出面协调。然而,丁建兰虽户口已迁入石江村,但与易光明没有领过结婚证,加之易欢的反对,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克夫’这种话是泼脏水,丁建兰为易家付出得太多了。”68岁的村民彭启树告诉记者,丁建兰的丈夫和公婆身体不好,一家人多亏丁建兰的照顾,公婆生前对这个儿媳也是赞不绝口。“她公婆的墓碑上刻有‘孝媳丁建兰’,她的孝顺我们邻居都看在眼里。”
        面对继母的哭诉和村民的指责,丁建兰继子易欢绝大部分时间选择了沉默。
        易欢中专毕业后外出广东打工,与继母相处时间不多。但他承认,继母在嫁入易家后尽到了她的本分。关于丁建兰“不吉利”的流言,易欢表示他并没有说过,但不排除生母张茹说过此类的话,“但就是她嫁过来以后,我家才多灾多难、亲人相继离世。”
        经过劝说后,易欢最终表示,继母可以享有易家老宅居住权,房屋可以修缮,考虑让出易家老宅几间房的所有权给继母。“但让我把整栋易家老宅的所有权给她,我是不会同意的,这毕竟是我家的基业。”
        对于易欢的表态,丁建兰说,她打算走司法程序维护自己的权益。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克夫,迷信

相关推荐

评论(1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