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家里长辈谈女权主义?

赵思乐 女权媒体人

2015-02-20 13: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除夕一过,微信团队就推出了除夕微信使用量的大数据统计,动辄十亿百亿的信息频次炫耀着巨大的市场价值。转念一想,如果有系统可以统计出中国女性内心的抱怨频次,估计在春节期间会达到最高峰。或许因为没有这样的系统,女权主义(也就是性别平等的主张)在中国的价值总是被低估?
       这些抱怨包括但不限于:面对啥时候结婚生娃的追问,女青年想:“关你什么事……”面对一口咬定女人该在夫家过年的丈夫,妻子想:“我爸妈就没有生我养我啊?”面对闲聊看电视嗑瓜子的大老爷们,做饭摆桌洗碗的女人们想:“为啥你们都不知道帮个忙动个手?”面对不让上坟也上不了桌的“习俗”,女人们想:“谁稀罕!”面对春晚瞿颖和贾玲“女神和女汉子”的小品,女人们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男人们想:“你笑谁呢?!”……
       虽然随着新媒体在女性中的普及,微博微信上随处可见她们的类似吐槽,但女人们不可能永远只躲在屏蔽了长辈、老公的朋友圈分组里宣泄,毕竟春节里满是要应对逼婚、逼生、逼“做个好女人”的场合,而且不爽如果永远只留在内心独白阶段,女人们就永远没法让长辈和男人们把自己当做“成年人”和“平等的人”对待。
       但大多数的她们还是不希望在春节里引发家庭战争,也觉得没有必要跟一大堆不熟的亲戚追究“男权思想”。那么,在“欢乐和谐”的春节期间,我们有没有可能好好地跟家人们谈一点女权主义?以下是一些小建议。
看见“不爽”背后的不平等
       多年以来,女人们总是把自己的“不爽”用“女人就是这样的”来迅速解决。我们的奶奶辈甚至母亲辈中,许多女人可能从来没有过“不平等”的概念,尽管她们一生都在被不平等笼罩和影响。
       想要逆袭,女人们首先要肯定自己的“不爽”的正当性。玻璃心?情绪化?脾气不好?开不起玩笑?恐怕这些多是压抑弱势者的说辞而已,女人们并没有义务把自己的难受归咎于自己。
       如果“不爽”不是我们自己的错,那是什么出了问题?接下来就是要在“不爽”中看见具体的不平等问题。
       比如,逼婚逼生是将女性的价值绑定在青春和婚姻家庭上,似乎没有趁青春被“卖出去”女人就成了亏本生意;结了婚的女人要回丈夫家过年,意思是男人才是“一家之主”,而女人则难逃附属地位;女人在厨房忙得团团转,男人在客厅翘脚聊天嗑瓜子,传统家庭性别角色将无偿家务劳动固定给了女人,在现代社会更造成职业女性的双重负担;春晚女神女汉子小品,典型的对女性的外貌歧视,不符合主流审美标准的女人就该被嘲笑吗……
顺说弯拐是技术
       识别出了在春节中躺的各种枪,不代表我们就要直挺挺地顶回去。家人们的言行中种种性别歧视的潜台词大多是他们自己察觉不到的,如果直接把这些潜台词说出来,他们往往觉得很无辜而产生应激反应,要是一不小心引发枪林弹雨,还能不能好好放个假了。
       颇受欢迎的微信公号“严肃八卦”提供了一个应对逼婚的好思路:用明星八卦转移注意力加说明问题。把自己早早嫁出去就是好事吗?看看黄奕两度匆匆结婚都以丈夫公开唱衰甚至家暴收场;30岁以上的女人没有男人要?看看周迅、高圆圆、徐若瑄们35+嫁人都挺欢乐的;不婚女人孤独终老晚景凄凉?徐静蕾、潘虹活得逍遥又有安全感……
       以上例子很好地说明了什么叫“顺着说弯着拐”:找点叔叔阿姨们会感兴趣的话题和例子,转个弯地说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适度“呛声”也无妨
       如果说“顺说弯拐”这套过于“微笑女权主义”,我们也往往没有那么多耐心和精力左挡右避顺水推舟,那么最简单快捷有效的办法就是“设界限”。
       中国人的家庭里,父母和子女之间、长辈和晚辈之间普遍缺乏应有的界限,似乎凭一句“为你好”,各种问题长辈都可以随便问、都能凭直觉地给建议,而晚辈只得乖乖回答、连声说对。这是典型的父权家庭中权力关系的体现,因此设定界限本身就是对父权的反抗,也是给家人的女权主义“教育”。
       方法也很简单,例如面对逼婚逼生,从温和的“这个我自己能搞定,有进展就跟你们说”;到中等的“我不想讨论这个”;到明确的“这是我自己的事”,各种说法任君选择。
       在吃什么、穿什么、干什么、什么时候恋爱结婚生娃等问题上设过几次界限,父母长辈们逐渐就会明白你不再一个逆来顺受的丫头片子,也就会少问些自讨没趣的问题。
       比“设界限”更积极的是对春节中的性别不平等现象适度“呛声”(表达不满)。当然“呛声”也分很多不同的烈度,不妨根据你对家庭情况的判断,从容易被接受和改善的问题入手。试过一两次之后,你可能就会发现这并没有想象中困难。
       比如在女人忙活男人聊天的时候,喊一两个某表哥、某叔叔进厨房帮帮忙;在年夜饭不让女人上桌时问一句“为什么”;在看春晚的性别歧视小品时说一句“这一点都不好笑”……表达完不满不妨再说几句你的看法和理由。
出走娜拉可以有
       如果实在对家里的性别不平等问题改变不能吐槽无力,最后一招就是“出走”。“出走”当然不是建议大家从此跟家庭断绝关系或者不顾家人的感受,只是暂时用物理距离表明自己不接受控制和情感绑架。在权力关系过于强大的家庭里,暂时疏离往往比正面冲突更有利于打开家庭内权力情感状况的调整空间。
       跟前面介绍过的方法一样,“出走”也有多种程度。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做不到像《玩偶之家》里的娜拉那样抛下丈夫孩子闯荡天涯,但现实中我们的选项很多。
       对于死活不肯跟自己回娘家过年的丈夫,可以提出各回各家;对于过大的家人亲戚压力,可以今年过年不回家;回了家也可以减少参与家庭集体活动,多安排自己出游、参加朋友同学聚会,或者当地的独立活动……躲过春节高压期,在平时跟家人的交往中,我们有更多时间和空间去沟通女权观点、调整权力关系和情感模式。
       总而言之,跟家人“谈谈”女权主义,并不仅仅是“谈”的问题,实质是希望跟家人用一种更女权的模式相处——在这种相处模式中,我们是“平等的成年人”。为了实现这种相处,我们愿意为在乎的人使上“十八般武艺”,从温和的旁敲侧击和耐心对话,到身体力行地反对和拉开距离,伤害和痛苦或许难免,但我们只能尽量减少伤害而不是放弃改变,这是因为相信:只有在平等的基础上才有真正的相亲相爱。
责任编辑:周安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权主义

继续阅读

评论(1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