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龙再拍虎:受到被处分领导暗中支持,企业赞助红外相机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发自陕西镇坪 记者 彭玮

2015-03-02 07: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南虎照片事件”主角周正龙。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时隔7年,当年“华南虎照片事件”主角周正龙再出山,试图为自己翻案。        
       他自称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申诉书,并打算将“年画虎”的生产商告上法庭。他说,“年画虎”抄袭了他的照片。他带着新拍“虎照”信心满满,重出江湖,要续写并改写这段渐成陈年往事的历史。        
       周正龙能反败为胜吗?        
       那些当年遭受处分的公职人员,如被处理最重、开除公职的原镇坪县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干部李骞,也遭遇了人生滑铁卢,从此命运被改变,妻离子散,部分人则保持缄默。华南虎被认为是现存所有老虎种类中最濒临灭绝的一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被保护的对象,竟不知何处,这是令人尴尬的现实。        
       周正龙生活的镇坪县,仍被寄望为可能发现华南虎的地方之一。2月15日,镇坪县林业局局长刘治安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如果有村民拍到华南虎踪迹,报告林业部门后还是会派工作人员前去核查。但周正龙这次并未向镇坪县林业局报告。        
“我这两年多牢是替老虎坐的”        
       2月14日,腊月二十六,周正龙与妻子罗大翠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二天,两人一早就背着大背篓到县城置办年货。        
       “那不就是老周嘛!老周……”载客的三轮车司机李少成隔着百余米的南江桥,就认出了周正龙。周正龙一人背着背篓,离得很近时才和李少成打了个招呼。周没多说话,将背篓往车后备箱一塞,拉开车门就坐了上来。        
       2007年10月3日,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村民周正龙宣称拍到野生华南虎照片,一周后陕西省林业厅予以确认。但照片公布后广受质疑,照片中的老虎被发现与一张年画上的老虎相似。2008年6月29日,陕西省政府通报“周老虎”为假。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华南虎照片事件。        
       2008年11月,周正龙被指用假华南虎照骗取钱财、私藏弹药,被判入狱2年6个月。在警方调查期间,从周家中搜出一幅用于拍摄“虎照”的老虎年画,和一个用于伪造虎掌痕迹的木制虎掌。不过,周正龙这次称,这些都是栽赃陷害,他从来没有用木头做过虎掌。        
       当地老乡除了见面时称呼周正龙“老周”,私下颇习惯称其“周老虎”,“脾气臭得很,三句话不对他就和你急”。周正龙出狱后,很忌讳别人说他当年的虎照是假的。
周正龙出狱后,在路边修建了一栋两层的小洋楼。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我干么子(为什么)不去北京,他们把我整到监狱里去蹲了两年多,我这么大的冤案。”周正龙称,当年自己拍了70多张虎照,而政府“只公布了一张”,还有老虎“转头的、抬腿的、摆尾的都没有公布,就说我的照片是假的”。        
       周正龙比划着,称自己当年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上签字时,签的名字并不是“周正龙”,而是“周正尤”。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自己将来翻案做准备。周坚称,自己当年拍摄的虎照没有作假,而且出狱后自己又再上山找到了那只华南虎,“是同一只老虎”。        
       “他们啥时候鉴定我的照片是假的了,鉴定结果在哪里。”一提到华南虎照片事件,周正龙就有些激动,几次向澎湃新闻说,“你要是不相信我这个农民说的话,那我们就没必要再谈了”。        
       周正龙出狱后,深圳某企业为其提供了几台红外监控相机,支持他继续拍虎。但周不愿透露详细拍虎过程,在哪里拍虎、红外相机架设在哪里?周认为都需要保密。周称,不愿提红外相机是因担心被偷,不愿透露拍虎地点,是怕暴露了老虎的行踪,引来盗猎分子。周说,“我这两年多牢是替老虎坐的”,所以,找到老虎才能让他清白。        
“周老虎”进京翻案,告“年画虎”抄袭        
       周正龙2月9日现身北京,带着出狱后近两年拍摄的新“华南虎照片”,准备为自己翻案。
        “恐怕又是假的哦!”2月12日,镇坪县一位认识周正龙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他不相信这次周正龙真拍到了华南虎。华南虎在当地称“烂草黄”,该村民说,老一辈人确实在镇坪见过华南虎,距离县城30公里的曾家镇至今还有村民留存有老虎皮,“但那也是50年前的事了”。        
       镇坪有没有华南虎,华南虎照片事件后,当地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很谨慎。镇坪处于陕西、湖北、重庆三省区交界处,森林覆盖率高达80%以上,有适合华南虎生存的环境,“有没有虎真不好说”。但在周正龙看来,镇坪肯定有野生华南虎,因为他“拍到了”。        
       这次进京,周正龙称他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新的“华南虎照片”(其中多为“老虎”痕迹照片),照片为周出狱后,利用架设在山林中的红外相机拍摄。周正龙向澎湃新闻称,“最高人民法院的领导看了我的新照片,都耍呆(方言,指很吃惊、震惊)哟!”。        
       按周正龙的翻案逻辑,他准备以新拍摄的虎照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认为诈骗罪和私藏枪支弹药罪均不成立,要为自己争取“改判无罪”的机会。周说,他不是诈骗,“我没从这个事里捞到一分钱好处,奖励是他们(政府)主动给的,子弹都是我从合法途径拿到的”。
周正龙向澎湃新闻展示自己出狱后拍摄到的华南虎痕迹照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图
       当年,周正龙被指用假虎照骗取钱财,获得了政府的2万元奖金。案发后,此笔奖金即被收缴。据当时警方调查,周炮制假虎照的动机是因从华南虎调查人员处获知,如果能拍到活体野生华南虎,照片能值上百万。        
       2月14日,澎湃新闻从周正龙的代理人、生理学专家刘里远处拿到了周正龙的申诉书,以及一份控告浙江义乌市威斯特彩印包装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骆光临的控告书。周正龙表示,当年自己被冤枉,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骆光临印刷厂的那幅“年画虎”。所以,周正龙进京办的第二件事就是控告骆光临。        
       这份刑事控告书在周正龙回家的第二天被寄往义乌。2月15日,刘里远从北京以信件的形式,将刑事控告书邮寄给了义乌警方,控告骆光临“年画虎”抄袭“周正龙虎照”,并请求追究骆光临诽谤诬陷周正龙刑事责任。        
       不过,2月17日,骆光临告诉澎湃新闻,暂未接到警方关于周控告他的通知。骆光临对周正龙携新“虎照”申诉一事认为是一场“口水战的开始,没意思,看能走多远”。        
“挺虎派”专家:在镇坪听到过老虎“愤怒的警告”声        
       7年前,周正龙的“华南虎”照经陕西省林业厅公布后,随即招来质疑,出现“挺虎派”和“打虎派”纷争的局面。最终经警方调查,周正龙所拍“虎照”被证实作假,“打虎派”完胜。   
        在当年的媒体报道中,中科院植物所研究员傅德志被称为“打虎派”代表人物,刘里远则属于坚定不移的“挺虎派”。刘里远告诉澎湃新闻,“(周正龙的)虎照为真,经得起任何形式的科学检验”。刘里远认为周正龙是被冤枉的,而当年是“不得不在谣言面前低头”。        
       刘里远认为,当年被冤枉的不止周正龙一人,还包括因此事被处理的13名陕西政府部门大小干部。不过,刘里远表示,“挺虎不挺人,人如何难知,虎为真可知,挺虎为科学与真知”。
        刘里远在镇坪县曾家镇深山里,也架设了红外相机拍摄华南虎踪迹,自己每年还多次赴陕西镇坪寻找华南虎。他称自己没亲眼见过老虎,但监控相机两次拍到虎,发现老虎的脚印很多,“一次听到响亮的脚步声,两次听到叫声,最后一次是愤怒的警告”。        
       对周正龙这次携新“虎照”进京一事,傅德志的家人本不愿再让他参与到此事中。但傅德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会关注他们,但不会主动出击”。  
        傅德志告诉澎湃新闻,他一直坚持假虎照不是周正龙拍摄的,“这是他(周正龙)一次次折腾的底气和底线,是给那些指使或收买他的幕后人物看的。‘周老虎’为他们站台、坐牢,春节将近,他又一轮要价而已”。        
       华南虎照片事件后,周正龙经一审、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三年,但后被收监,至2012年4月27日刑满出狱。陕西省13名干部因此事受处分,上至林业厅厅官,下至镇坪县林业局普通干部。        
       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周正龙出狱后继续找虎,得力于陕西省林业厅当年被处分的某位高层领导支持。但具体是哪位领导在支持周正龙,该人士却不愿提及。周正龙对此也未作回答。        
       当年,陕西省林业厅厅长及两位副厅长均因华南虎照片事件受处分,两位副厅长被免职。        
被处分干部找巡视组,欲还自己一个公道        
       13位受处分干部中,李骞算是处分最重的一位,被行政开除,取消预备党员资格。李骞被开除后,当地政府部门协调其先后在饲料厂、腊肉厂上班,现在是林场的一名临时聘用人员,月薪2000元左右。        
       2月13日晚,澎湃新闻在距离镇坪县20公里的牛头店镇见到了李骞,穿一件褐色皮衣,一双棕色皮鞋,皮鞋擦得锃亮。李骞说,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不管怎样,也会把自己打扮得体面一些。7年过去了,李骞从未从华南虎照片事件阴影中走出,“我到市里上访了4次,去省上六七次,还找过巡视组,去了国家信访局……”        
       李骞认为自己在华南虎照片事件中很“冤”,“背了黑锅”。“开始是县上林业局内部先给我了一个记大过处分,领导跟我说不会影响工作”,李骞没想到,之后省里要求加重一级处分,被处理干部达13人,自己因此被加重处分。        
       丢工作后,李骞称他找到镇坪县的领导,请求将妻子从乡下小学调往县城任教,“领导同意了”。2012年8月,夫妻经多次协调后离婚,当时李骞的女儿还不到10岁。2013年,李骞被镇坪县林业总场牛头店林业站聘用为临时工作人员。        
       “因为这事,我妻离子散,现在家里人也埋怨,我过年去朋友家过……”每月2000元的工资,500元给女儿,交掉电话费、伙食费,剩下500元左右,他要全攒起来。“去西安、北京都得花钱,我只要攒够了钱,就是请病假我也要出去上诉,还自己一个公道”。        
       受处分的干部中,被免职的原镇坪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也不愿再提及此事。其妻子向澎湃新闻表示,覃大鹏被免职后就表示“服从组织的决定”,后调至县委农工部上班,近几年再未参与过与华南虎有关的事。        
       2月16日,镇坪县林业局局长刘治安告诉澎湃新闻,自从华南虎照片事件后,省里找虎的专家组就撤离了镇坪县,当地林业部门也不再专门组织人员上山找虎。不过,刘治安说,如果村民有确切的华南虎消息,报告林业部门后,他们还是会派人上山核实,但是这次周正龙并没有将拍到“华南虎”的消息报告给林业部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老虎,周正龙,再拍虎

相关推荐

评论(2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