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绝不赞成说高校是腐败重灾区,反对抹黑

澎湃新闻记者 陈竹沁 实习生 范佳来

2015-03-03 10: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 资料图
       还有没有更大的“老虎”?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回答的这个问题,去年也曾被港媒“硬套”在8月底全国政协常委与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的问答交流中。
       今年全国两会开幕在即,每被媒体问起,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仍会极力澄清:那次全国政协常委会上,没问过这个问题。
       葛剑雄一向有着极好的分寸感。“直不等于不守纪律,没有底线。”多年来,葛剑雄十分清楚公共言论的边界:宪法和政协章程。
       在这一点上,他力挺曾经“炮轰”过的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不久前,其针对高校课堂和教材管理的言论,受到网络舆论非议。
       “反对他,其他事可以,这件事不行。学术要自由,思想要自由,但是课堂要有纪律,这是贯彻中办、国办的通知,贯彻中央领导的指示,这有什么错?”葛剑雄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我们不要搞形式上的激烈对抗,而是要在规定的空间里面发挥我们的作用。”
       为农村教师争取加倍待遇,为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争取阳光透明的福利费,为高校腐败“正名”……今年两会,在媒体轮番“包围”中,葛剑雄依然很忙。
列入了改革清单,不等于只有“拥护”二字
       今年起,实行了12年的自主招生制度,首次挪至全国统一高考后进行。“北约”、“华约”等自招“联盟”也宣告瓦解。在出现了自主招生寻租后,官方一连串动作被外界解读为给自主招生“降温”。
       葛剑雄却对自主招生政策的调整并不感冒。他认为,只有着眼于全体学生,使60%注定不能上高校的同学能有很好的出路,40%同学分别可以理性选择以应用性大学、综合性大学、研究性大学为目标,消除高考的压力,改革才能奏效,“现在不管怎么改,自主招生都是变相的抢生源。”
       去年10月,浙江等省份启动高考综合改革试点,打破文理分科,高考科目“3+3”模式,综合素质评价纳入高校招生参考。对这些高考改革方案,葛剑雄亦充满忧虑。
       “那么多门科的考试谁来组织谁来实施,在直辖市还比较好办,全市统一,成本还不是很高,几千万以上人口的省怎么办?如果不是全省实施,又牵涉到公正,各考什么科目,社会成本有多大?能够保证基层考场都能不作弊吗?”
       葛剑雄连珠炮式地炮轰,“不要以为列进了改革清单,我们就只有拥护两字,我们支持拥护全面改革,拥护党的三中全会路线,不等于说对其中具体做法没有具体意见,或一味说好话,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高考指挥棒为什么不能改变?大力加强职业教育,做得怎么样?这些方法不采取,单独进行高考改革,能改好吗?”葛剑雄不赞成以具体的高考制度改革作为教育改革突破口,相反特别强调“全面的”教育改革,如今更将呼吁重点转向义务制教育。
       今年两会前夕,葛剑雄刚刚去广东广西农村调研回来,深感农村教师匮乏:60多个学生,只有两名教师,外语教不了,更别提音乐美术等课程。
       今年他准备的一个提案,就是呼吁成倍提高贫困地区教师待遇,真正吸引教师下乡,其中包括政治待遇,比如成绩突出可以列为干部考察对象,评特级教师必须有贫困地区服务经历等。
福利费和反腐是两回事,与八项规定不矛盾
       今年,葛剑雄还将提交一份提案,在贯彻“八项规定”的同时,保障公务员、事业单位和国企员工的福利费,由国家制定公布各类人员福利费标准和使用范围。
       葛剑雄认为,员工“当然应该有福利费,这和反腐是两回事,与八项规定不矛盾”,而且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福利费还应逐年增加。
       葛剑雄称,国家可以规定机关工作人员每年福利费相当于工资百分之几,或占总预算百分之几,以及福利费使用范围。在这个标准范围内,由单位工会、职代会自行决定,不受干预,“名正言顺拨款”。
       葛剑雄强调,福利费标准人人平等,“处级干部没有什么优惠,大家都是普通员工,明白公布了就没法腐败了。这样不至于出现现在害怕发钱的情况,有的因为界限不明,有的自己也不干净怕惹到自己,把该做的该发的福利都取消了,这个不对。”
       提到高校反腐,葛剑雄不禁提高了声调,反对给高校“抹黑”:“我绝对不赞成高校是腐败‘重灾区’的说法。有腐败就是重灾区吗?这个要拿出数量根据。比较起来高校还是比较清廉的。不能因为出了一个院士(就这么说),那出了中央委员怎么办?”
       “高校不是封闭的象牙塔,不可能好的东西吸收,坏的不吸收。”葛剑雄称,腐败的根源,从小村官到大老虎,都是一样的,个人来说是私心膨胀,制度上讲就是不受监督的权力和金钱。高校腐败主要在掌握招生权、基建权、采购权的人,没有什么特殊性,只是内部监督机制相对而言更不完善。
       今年2月,中央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徐开濯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也曾谈到同样的问题:“教育系统党风廉政建设,要抓住招生、基本建设、物资采购和校办企业等重点领域。”
       不过,多家媒体报道此事时,重新添加了背景,即中央巡视组此前对人大、复旦巡视时反馈的意见,在网络传播中又被冠以“中央巡视组点名:人大招生和复旦基建存腐败隐患”的标题出现。这一下引爆了葛剑雄的怒火。
       葛剑雄指出,人大人和复旦人对此感到突然,在巡视后两校都已进行整改,得到了巡视组的肯定,人大在去年暂停自主招生后今年已告恢复,而复旦在江湾校区基建问题上,已明确“通过法律诉讼程序维护学校正当权益”,将相关石材供应商告上法庭。如此报道的出现,对两校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葛剑雄表示,无论是否媒体误报,有机会碰到教育部领导,都将就此事进行当面质问。
学术思想有自由,课堂教学要有纪律
       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葛剑雄曾当面要求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考研泄题事件道歉,一时轰动全国。此后,葛剑雄继续与教育部较真,对后续处理追问了一年多,直至得到满意的答复。
       2013年6月,由于年龄问题,葛剑雄辞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职务。许多人将此事与“炮轰部长”联系在一起。他连向媒体解释:要求道歉的主体是教育部,而非部长,与袁贵仁是朋友,个人之间并无矛盾。
       今年年初,袁贵仁一番“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教材进课堂”的讲话,受到舆论热议。不久后,中国教育报头版转载袁贵仁发表在《求是》的文章,其中的表述修正为“坚决抵制那些传播西方错误观点的教材进入我们的大学”。
       这一次,葛剑雄加入了力挺袁贵仁的一方。
       “界限分清楚,学术要自由,思想要自由,但是课堂要有纪律,这一点没有错。”葛剑雄称,不应在政治上开玩笑、借题发挥,这是贯彻中办、国办《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教育法》也规定了中国高校的性质,“如果对中央文件有意见,应该通过合理的途径提出建议。如果认为袁部长的表述方法有瑕疵,不够全面,那可以商榷。但是方向不能动。在这点上,过多批评袁部长我不赞成。”
       针对高校是否会审查西方思想教材的担忧,葛剑雄认为不会,“研究和传播是两回事,学术的自由和教学的课堂纪律也是两回事。至少我在复旦大学没有感受到任何对我学说研究的限制。”
       葛剑雄还搬出了《宪法》,“很多人看宪法,是抓住宪法的言论自由,没有错,但宪法的序言讲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
       一直以来,葛剑雄都奉宪法为公共言论的边界。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葛剑雄,全国两会

相关推荐

评论(48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