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郑祎:陶艺“大师”满天飞,应彻底清理取消评选

澎湃新闻记者 陈竹沁

2015-03-04 16: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
       “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
       今年2月17日,中央纪委对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通报中,其景德镇市委书记任期内的“大师”造假问题,成为一个重重的污点。
       无独有偶,今年1月落马的景德镇陶瓷学院原党委书记冯林华,拥有“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称号,也被外界广泛质疑依靠权力运作获得。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在江西景德镇工作生活多年,耳濡目染景德镇多年来的陶瓷乱象,更对陶瓷领域满天飞的各色“大师”评选深恶痛绝。
       几年前,她得知许爱民有意参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并四处公关,就曾向评选机构谏言反对。此次许爱民、冯林华被查,促使她继续思考解决“大师”评选的“制度后遗症”。
       今年全国两会,她将提交一份提案,建议取消中国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评选制度。
       郑祎梳理发现,数十年间,中国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制造热潮风涌泛滥,评定陶瓷艺术领域“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之多,导致当下中国假冒伪劣的陶瓷艺术“大师”名头高帽满天飞。
       郑祎称,特别是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圈内众所周知的“笑话”。大量官员谋取陶瓷“大师”称号,隐蔽性地进行“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到百万甚至千万不等。
       在提案中,郑祎将“大师”乱象的板子打在了供需双方:一方面是“准大师们”为了逐利欲自抬身价,一方面是部分行业协会自谋财路走上歪路,部分退至二三线的官员乃至退休官员在协会内进行延展性寻租。
       郑祎建议,中央政府制定政策和制度,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尤其是陶瓷艺术领域的“大师”评选制度。她建议,官方退出“大师”评选,不再主办类似活动,明确各级陶瓷行业协会只能组织会员入会评审,不许评定行业级别。
       郑祎认为,取消各类“大师”评选,可以改为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必须有总人数限制,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不能一个草台班子就能热热闹闹评选出“中国”、“中华”、“国际”样式的真真假假陶瓷艺术“大师”。
       对于提案能否落实,郑祎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因为中央已经注意到类似现象,出现批评整改的迹象。
       今年1月12日至14日,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在京举行,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分组讨论中就严批干部书画乱象:“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中央第二巡视组日前向文化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直指文化系统五大贪腐隐患,其中“文艺评奖过多过滥,评奖中存在暗箱操作、利益交换”问题“榜上有名”。
追问“大师”评选“后遗症”
       澎湃新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酝酿这个提案的?
       郑祎:这个事已经想了好多年了。景德镇原市委书记许爱民最近被贬职了,他还没当“大师”之前,我已经知道他很想做“大师”了。
       上一届全国政协开会的时候,有一次中国轻工业联合会请我们吃饭,我就问过这件事,我说希望不要评他,他不是艺术家,而是政治人物,你再给他做“大师”很不合适。对方就说,“哎呀,他整天来公关,(因为)做政府官员做完就没有了,做‘大师’可以做一辈子。”当时的主席明确说不同意(他入选),但是换人之后,许爱民还是评上了。
       他评上“大师”已经是个笑话,这里有很大的问题,他有什么资格去做?他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去申请,不知道从哪里搞关系搞来的。
       现在他被处理了,但后续我发现,还有后遗症,就是“大师”评选问题。为什么他能得到“大师”称号?把这个称号撤销了,可是最初他怎么拿到的?行业协会给的,还是要政府自己来整顿。
       我整理发现,光陶瓷领域就有十几种“大师”评选,行业协会主办也好,政府主办也好,这种东西都应该取消。除非你有非常规范的鉴定方法,没有吧,那就先不要有,先想好怎么规范化,然后重新重组再来。
       澎湃新闻:据您了解,大量的陶瓷“大师”评选中,贿选的情况普遍吗,有多严重?
       郑祎:很多“大师”都是买回来的,在景德镇我们都知道。以前20万就能买到(地方上)普通的“大师”,200万能买到更高级别的“大师”。
       有一年景德镇评“大师”,在评选期间把评委们锁在宾馆里,电话不许有,手机没收,关起门来评。结果呢,有的人评不上,就去景德镇旁边的乐平(景德镇市代管县级市)评选,结果就选上了。当时我就听见市长拍着桌子臭骂大家,但是有什么办法?
       澎湃新闻:出现陶瓷“大师”贿选的根源是什么?
       郑祎:本来你的陶瓷只值两千块,评了“大师”,后面就加多2个零,而且很难说里面有没有官员“雅贿”的问题。
       比如我是一个领导,现在我有两块很好的地,你要,那好,我是“大师”,你不来看看我的作品?要买几件啊?可能他叫中间人来买,买完你付款。这个讲不清楚,也很难查出来。
       我知道一个真实发生的例子。某个“大师”和某人有商业利益关系,怎么给好处呢?“大师”拿个劣等花瓶,200万卖给他,他只要说花瓶不要了,“大师”以100万价格退回去,实际上就赚了100万。
       现在“大师”在艺术投资市场的消费者主要是谁呢?政府官员,因为他们需要送礼。他们没有审美观又不想买便宜货,不知道买什么好,就买“大师”的作品。这个是某某“大师”的,好好听嘛!
       澎湃新闻:中央“八项规定”对景德镇陶瓷乱象有改变吗?
       郑祎:已经好很多了。好多“大师”都卖不出东西,贬到不值钱了。
       我觉得首先就应该把“大师”评选取消,没这东西就不需要看头衔买东西送给人家。你真的买,一定要弄清楚什么叫做好。
       现在不是没有真的“大师”,工笔也有真很好的。但是你说创新呢就是没有。干嘛要评工艺“大师”呢,不需要嘛,那就是经济上有利益而已咯。因为我们现在的人没有什么审美观去鉴定东西好坏,这是我们国家教育的错误。
       “大师”不是现在评,而是几百年后后人看。比如八大山人,现在说是大师,当时可是逃难政治犯。他会停止画画吗?不会,他就是喜欢画画,他是文人哪,不需要这些头衔。
“大师现在和那帮人根本分不出来”
       澎湃新闻:您从小在香港生活长大,您在提案中也提到,行业协会可以参考香港艺术发展局的艺术奖评选。
       郑祎:香港艺术发展局,每一年有颁艺术奖,不同的视觉艺术分不同类别,如戏剧、电影等,里面又分青年优秀奖、终身成就奖等。
       香港人也少,没几个人想要申请,基本上派来派去大家都有份(笑)。你承认是很好的艺术家就可以了吧,你不会拿着它到处跟人讲。当然也会有“招摇过市”的,但不像内地这么厉害。
       澎湃新闻:香港的评选模式和内地差别在哪里,具体有哪些可以借鉴的?
       郑祎:公开。候选人申请需要两个人提名。艺术发展局的评委,如果认识候选人,必须要申报,表明双方是什么关系,然后退出评选。
       大陆正好相反。我看到很多美展、陶瓷展比赛,几个评委,几乎每个人都想让他学生赢,每个人抢着说我的学生要拿金奖,我的老婆要拿金奖。
       你觉得学生应该赢的,好在哪里讲给我们听啊,讲不出来。我有个朋友也是全国政协委员,每次他做评委都是他的学生拿奖。
       澎湃新闻:你有当面质问他吗?
       郑祎:还用问?网上骂他就是了。我觉得太可恶了。
       澎湃新闻:您这次提案,恐怕也会波及您很多朋友的利益。您有没有征询过他们的看法,他们支持吗?
       郑祎:好多“大师”我都发给他们,(问他们)怎么样,他们就嗯(白眼)……大家也没办法,就说取消吧取消吧。实在太混乱了,真正有功底的大师现在和那帮人根本分不出来。
       澎湃新闻:冯林华也有一个“大师”头衔: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和许爱民的还不一样。
       郑祎:那是不是乐天陶社也可以评大家为“大师”咯?没所谓嘛,我们来评“最差大师”。(笑)
       澎湃新闻:您觉得这个提案实现的可能有多大,会不会面临很大阻力?
       郑祎:不会,我怀疑好快(就会实现)。国家已经在反思“大师”评选,而且王岐山都批评过了嘛!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陶艺大师,评选,许爱民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