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和贵州大学校长对谈高校腐败高发原因:基建?还是报账?

澎湃新闻记者 付珊 发自北京

2015-03-06 13: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谈及高校领导涉及的问题,龚克认为,腐败大部分出现在基建上。
       “现在我国高校的问题,大部分出现在基建上。”
       “最容易发生腐败的,是在日常事务当中的报账。”
       3月5日晚,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和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等媒体采访时,对高校腐败的产生原因分别做出如上两种解释。
       中央重拳打“虎”之时,“象牙塔”里的多起腐败案也被揭露。
       有媒体统计了中纪委网站“纪律审查”栏目公布的高校落马官员:2014年,除党校及农科院等机构外,直接被通报的高校领导总数达到27人。若加上党校、农科院等及地方纪委通报的高校腐败案件,高校腐败领导人数则近40人。
       近日,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反对用“高校是腐败重灾区”的说法给高校“抹黑”。
       “有腐败就是重灾区吗?这个要拿出数量根据。比较起来高校还是比较清廉的。不能因为出了一个院士(就这么说),那出了中央委员怎么办?”葛剑雄说。
       对于“高校是腐败重灾区”这一说法,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向澎湃新闻表示,是不是重灾区,需要与其他方面的反腐对比来讲。
       龚克是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龚育之之子,也是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天津大学校长。2011年,龚克从一墙之隔的天津大学校长之位上调任南开大学校长。这使他成为两校历史上第一位“交流到隔壁”的校长。
       “很多校长接受处理,这本身并不反映高校的问题,如果不处理他们呢?是不是高校的腐败问题就不存在了?这只能说明我们加大了高校反腐的力度。”龚克分析。
       谈及高校领导涉及的问题,龚克认为,腐败大部分出现在基建上。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今年发布的研究课题《高校基建领域廉政风险防控机制研究》显示,高校基建腐败有多达58个廉政风险点。
       上述研究结果显示,高校基建腐败的行为主体多为学校分管领导、基建部门领导或直接经手人员。涉案人员通常多次、连续作案。
       如南京财经大学副校长刘代宁,《现代快报》记者细数了刘代宁被检方查明收受贿赂的次数,竟高达78次。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南京某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第九分公司项目经理李某逢年过节,都会到刘代宁家“拜访”。检方查明,刘代宁先后10次收受李某人民币14万元、价值2000元的超市购物券、1部高档手机。
       上述研究也显示,由于工作关系和私人关系,容易在上下级之间形成关系密切的团体,为逃避处罚,犯罪分子会想方设法将本单位其他工作人员拉下水,避免其检举、揭发。
       龚克认为,高校的基建腐败问题多与新建校区有关,这与政府官员腐败问题多涉及新建城市项目有共通之处。“所以最本质的问题,是这个行业的监管问题,谁碰这个行业谁栽。”龚克对澎湃新闻表示。
       对于高校腐败最多发的领域,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持不同观点。
       “最容易发生腐败的,是在日常事务当中的报账,不仅是科研经费,什么经费都有可能滋生腐败。”郑强告诉澎湃新闻。
       郑强是著名高分子学者,在浙江大学任教担任党委副书记期间以敢言著称,自称“强哥”,被浙大学生评为“最牛愤青教授”。2014年,郑强在中国教育家年会上获“2014中国好校长”奖。
       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时,郑强依旧敢言。
       “我经常和身边的教授们说,你们生活在这个国家里够幸福了,如果在其他国家,你们吃饭能够报账吗?打车能报账吗?所以现在要严管。我现在就是我们学校最大的后台,他们经常挨骂,我不准他们报账,这是纳税人的钱。各个学校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漏洞。”郑强说。
       2014年10月16日,教育部官方微信消息称,教育部在直属高校科研经费管理情况第二批专项检查动员部署会上,通报了4起科研经费使用违规违纪典型案件。
       此次通报的4起典型案件是:浙江大学原教授陈英旭将科研经费划入自己控制的公司,贪污945万余元,被判刑10年;北京邮电大学原教授宋茂强借用他人身份证件办理银行存折冒名领取劳务费,将68万元科研经费据为己有,被判刑10年6个月;北京中医药大学原教授李澎涛、王新月夫妇二人以虚假采购耗材的方式向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支付264万余元,涉嫌贪污,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山东大学刘兆平采取虚开发票的方式,骗取科研经费等公款341.8万元,被判刑13年。
       曾在浙大任教、工作近15年的郑强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包括浙大等各个学校都在加强监管。“凡是国家的项目在中国的监管都非常严格,不少学校提出不准违规报账,不准提成,浙大就做到了。”
       不过,郑强也指出,现在,中国高校的财务还有一个需要加强监控的方面,即横向科研经费。
       横向科研经费是指主要通过承接企业及社会科技项目、开展科研协作、转让科技成果、进行科技咨询所取得的收入和其他科研收入。横向科研经费实行合同管理,必须按照项目合同书中约定的经费使用用途、范围和开支标准,执行国家和学校相关办法,合理、规范使用科研经费。
       而就在今年的3月4日,陕西省纪委监察厅主办的秦风网公布,因“违反财经纪律,对学校横向科研经费管理混乱”,陕西省纪委对西安理工大学校长刘丁、党委书记周孝德与总会计师赵明扬立案调查。
       而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相关条例,刘丁已被撤销党内职务、撤职,周孝德被党内警告,赵明扬被警告。
       郑强说,大学是一个社会,这体现了社会对大学的期盼,这同时也在给大学施加压力,认为大学要走向社会,大学要产业化,大学教授做的东西要被使用。
       “本来大学教授挺纯洁的,都是社会要求教授们要和‘老板’结合,结果我们都变得不纯洁了。这句话我有点过度,‘老板’也是纯洁的。”郑强半开玩笑地说。
       “这几天有好几个代表和我讨论,要不要提一个议案,讨论中国大学能不能办校办企业这个问题。我问他们:‘你们知不知道大学之苦?’国家政府投入的工资就这么多,再高了大家也不同意。大学的工资是基本工资,所有大学的津贴都靠大学的自我生成。”郑强对澎湃新闻说,“应该说,在中国的很多大学里,产业化都是成功的,当然也存在不成功的。但是,不能把一件不成功的、甚至把违法乱纪的事情说成整个大学都是如此,这我不同意。”
       “在中国,我们一定不能允许腐败,一定要把大学当成圣地来建设。但是出了腐败问题,我也认为恰恰是改革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
       和龚克一样,郑强认为通过完善监管制度是杜绝高校腐败的最好方式。
       “我这次就提了议案,必须大力加强高校资金和财务的监控,以防止腐败的发生。”郑强说。
       
责任编辑:龙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开,贵大,校长,高校腐败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