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法定”提出十年无下文,代表委员吁税费法定同入立法法

新华网

2015-03-09 08: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多位代表委员、专家学者表示,希望“收费法定”能够写进立法法中,通过法律管管“乱收费”,给费的“收”和“支”好好定个规矩。 CFP 资料
缘由:
 “税收法定”入法,收费也应法定

       “税收法定”将进入立法法,而众多代表委员认为,“收费法定”也应写入立法法中,以此遏制行政收费乱象。
       现行立法法第八条规定中,“税收”只在该条款中第八项“基本经济制度以及财政、税收、海关、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中做出规定。
       为了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税收”专设一项作为第六项,明确“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由法律规定。
       3月8日下午,立法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全国人大代表在3月15日举行的闭幕会上对关于修改立法法的决定草案进行表决。
       这表明,“税收法定”纳入立法法基本已成定局。
       去年至今,新华社陆续播发十余篇“钱去哪儿了?”系列稿件,追问各类行政事业性收费或政府基金的去向。
       在税收法定原则明确进入立法法草案后,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及专家学者希望“收费法定”也能够写进立法法中,通过法律管管“乱收费”,给费的“收”和“支”好好定个规矩。
现象:
一些行政收费收支疑问多

       水费、电费、汽油费,隐藏附加;档案保管、高速公路、机场建设,费费抽头。
       “电价关系社会民生,但随着水电费代扣代缴普及,大家很难了解价格构成,随电价征收的附加费和基金,收取不公开,去向不清楚。”来自河南的全国人大代表、辉县市孟庄镇南李庄村党支部书记范海涛打开了话匣子。
       参加人代会的范海涛经过了认真调研,给记者算了一本账:
       以城乡居民电价为例,河南省每度电含农网还贷基金2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0.7分,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1分,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83分,地方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05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0.1分,合计一户普通居民用1度电需缴纳的“附加费”共4.68分。
       “按去年河南全省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估算,光是这‘附加费’就10多个亿。一度电竟然包含如此多的收费?缴费单上不显示,群众不清楚。”范海涛说,“电价附加费大多数是原计划体制下留下的,由于政府财政支付能力弱,所以把收费附加在电价之中,目前政府财力逐渐充足,而附加费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
       范海涛在调研中还发现,近年来,随着供电部门市场化,,各种收费名目繁多,政企不分,存在较大的漏洞,一些本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附加费,正通过种种手段用来补贴企业,甚至成为部门的“小金库”。
       乱收费不但让老百姓怨声载道,对企业也形成了很大压力。
       “近期审计抽查的地方和部门各类不规范涉企收费有306.97亿元。”审计署企业审计司副司长周树大在去年11月举行的全国减轻企业负担政策宣传周启动仪式上说。
       工信部副部长毛伟明也曾直言,随着行政许可的不断下放,中介收费、违规收费、变相收费的现象时有出现,“担心形成新一轮‘乱摊派’。”
       专家指出,行政机关及其延伸的权力,派生出各种收费,不能只靠政府部门自己进行集中清理,因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清理过后还会冒出来,所以应当从国家层面的体制机制上对收费进行约束。
呼声:
收费也应戴上“法定”紧箍

       目前,提请大会审议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中规定了“税收法定”原则,将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税收基本制度,规定为“只能制定法律”的事项范围。
       “这就是‘法律保留原则’,即专属立法事项必须由立法机关通过制定法律来规定,行政机关不得代为规定,行政机关实施任何行政行为都必须有法律授权。”北京大学教授、行政法专家姜明安介绍说。
       “税收法定”写进了修正案草案中的第八条——“法律保留原则”条款,那么收费能法定吗?
       专家认为,“收费”也应当由立法机关制定法律来加以规定,写进立法法中。姜明安说,无论是税,还是费,要从老百姓口袋里无偿收取钱款,都应当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来规定。
       “必须用法律手段把伸向老百姓兜里的‘那只手’管住、管好。”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建议,这次应当借助立法法修改的契机,认真治理乱收费,从法律层面对行政事业性收费加以约束,也让公众通过法律和立法机关对行政事业性收费进行监督。
       2014年8月,立法法修正案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谢旭人提出,对非国有的征收包括征收实物财产和货币财产,因此征税、行政性质收费以及政府性基金,都应当制定法律。
       尹中卿说:“不仅税收法定,收费也应该法定。现在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很多都是以红头文件或者地方政府文件确定的,建议草案中增加规定,‘如果没有法律和行政法规授权,政府规章和地方规章不得设立收费项目’。”
       “如果仅仅管住了税,而没管住费,公民、法人和企业照样还是负担很重。所以要研究如何落实税收法定原则,何如规定收费法定原则。”尹中卿说。
前景:
 “收费法定”还有多远?

       “乱收费”其实早已是“顽疾”。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5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已有代表提出议案,建议加快立法进程,把行政收费纳入法制化、规范化轨道,而国务院法制办也进行了相关调研,但是之后并无相关法律出台,没有了下文。
       那么,“收费法定”的阻力到底在哪里?前景到底如何?
       资料显示,早在2005年,全国行政事业性收费总额达4000多亿元,收费规模很大。专家表示,经济社会已经快速发展了十年,目前收费的“盘子”肯定会比这个规模大得多。
       马怀德分析指出:“由于我国的收费规模非常大,在财政收入中的占比也很大,如果完全将收费设定权上收到‘法律保留’条款中,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决定收费,估计百分之八、九十的收费都要取消。”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行政法专家应松年和马怀德等专家都回忆,曾经建议国家制定行政收费法,明确哪些主体可以设定收费项目、哪些主体可以实施收费项目。但是行政收费法或者条例的制定,只有呼声,并未付诸实践。
       “因为法律里规定的收费是非常有限的,大部分收费都是行政机关的规章、规范性文件中确定的。如果只能根据法律规定的项目进行收费,那么大部分收费就可能取消了,财政收入会减少很多。”马怀德说。
       马怀德认为,目前立法法的修改,把“税收法定”原则写进去都很困难,规定“收费法定”就更难了。因此,他建议:如果暂时立法法无法加入“收费法定”条款,则应该继续制定专门的行政事业收费法或者条例。
备忘
立法法修订工作早已启动,曾两次公开征求意见

       事实上,立法法修订工作早已启动。
       在李建国的上述说明显示,先是形成立法法修正案草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提请2014年8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进行初审。同年12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对草案进行再审,决定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
       其间,中国人大网两次公布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见。
       今年1月,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发送全国人大代表。
       党中央将立法法修改列为需要党中央2015年研究的重大立法事项。
       2015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立法法修正案草案汇报,作出重要指示。
       今年3月8日下午,立法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
       当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在草案说明中称,这一次修改立法法是部分修改,不是全面修改,对可改可不改的暂不改;对认识比较一致、条件成熟的,予以补充完善;对认识尚不统一的,继续深入研究;对属于工作机制和法律实施层面的问题,通过加强和改进相关工作予以解决。与此同时,立法法的修改,要遵循宪法,并处理好与其他有关法律的关系。
       按照计划,全国人大代表将在3月15日举行的闭幕会上对关于修改立法法的决定草案进行表决。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钱去哪儿了,乱收费
热追问

舍不得2015-03-09

舍不得2015-03-0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7个回答

继续阅读

评论(29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