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谈河北“王玉雷案”:险些成为“呼格案”的翻版

央视新闻

2015-03-11 14: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撒探会》专访截图。
       2014年2月,河北顺平县北朝阳村村民王伟被人用钝器打击致死,在证据明显不充分的情况下,当地公安机关将报案人王玉雷刑事拘留。但在顺平县检察院审查逮捕阶段,非法证据被排除,真凶王斌浮出水面。王玉雷无罪释放。
       同年8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伸冤多年的海南“黄家光案”提起再审。9月29日,再审判决采纳了检、辩双方的意见,宣告黄家光无罪。黄家光在卷入一起故意杀人案17年后,重获清白。
       “两高”报告审议在即,冤错案纠正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两会”前夕,《小撒探会》记者就上述两案中检察机关所发挥的防错纠错作用,专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厅长黄河和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宫鸣。
检察机关“及时发现了刑讯逼供的线索”
       “王玉雷案”开始于2014年的2月18日。王玉雷其实是最先发现死者并拨打110报案的人。但顺平县公安局在介入调查后认为,王玉雷父母同死者家发生过矛盾,具备作案动机,具备作案的时间,还在侦查过程中存在撒谎行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过审讯,认定王玉雷系打死同村村民王伟的凶手。
       可当公安局报请批捕时,当地检察机关发现了重重疑点:
       王玉雷在公安机关一共做了九次笔录,传唤的时间超过规定的24小时;王玉雷前五次笔录都是无罪供述,直到第六次才“招供”。更奇怪的是,一共4次有罪供述,王玉雷就说了3种不同的作案工具。这些“作案工具”根本找不到。
       “作案工具的变化,好像在迎合这个尸体上的伤口”,承办此案的侦监科科长蔡文凯说。此外,王玉雷的右臂也在进入公安局的3天内,无故骨折。
       保定市、顺平县两级检察院就王玉雷案进行专题研究,认为应当排除非法证据,逮捕王玉雷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在接受《小撒探会》专访时,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厅长黄河表示,“王玉雷案”能够及时制止错误,首先就得益于“检察机关在侦查监督中,及时发现了刑讯逼供的线索”、“顶住压力,坚守防范冤假错案的底线”。
“王玉雷案”险些让司法蒙羞
       其实对于顺平县检察院来说,要做出上述不予逮捕的决定并非易事。
       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在对犯罪嫌疑人刑拘之后,必须在3天至7天报检察院批捕。而短短七天内,很多证据警察都无法取证到位,在这种证据的条件下,区分界定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这个难度是相当大的。
       顺平县检察院检察长曹金耀回忆说,“虽然当时没有证据证明人是王玉雷杀的,但将来一旦现场物证的鉴定结果指向王玉雷作案,而如今检察院不逮捕王玉雷话,这就是一个错误,没法跟社会交代。”
       地方检察院的这种顾虑,最高检黄河厅长早就了解,“如果一时间抓不到真凶,检察院的确要面临着打击犯罪不力,影响稳定的指责”。这种压力可能来自社会各方面,“包括被害人家属上访申诉的压力,指责公安机关放纵犯罪的压力,以及社会舆论和当地政府维稳压力等等”。
       “就是所谓‘亚历山大’”,黄河厅长对《小撒探会》表示:“检察院必须在社会压力和排除非法证据的二者中做出选择”,“问题是我们还存在着‘重配合,轻监督’的思想,不敢监督,不善监督,监督不到位的情形还是时有发生”。
       庆幸的是,2014年3月22日,顺平县检察院不仅向公安机关发出了《不捕理由说明书》《补充侦查提纲》和《纠正违法通知书》,还对该案提出新的侦查思路,认为应当扩大侦查范围。最终在几个月后,将杀害王伟的犯罪嫌疑人王斌提请逮捕。
       “王玉雷和呼格吉勒图都是一起命案的报案人,都遭受了刑讯逼供,”最高检黄河厅长在接受《小撒探会》专访时表示,“如果王玉雷真被批捕了,可能会成为‘呼格吉勒图案’的翻版,这将成为一个让司法蒙羞,人民痛心、社会受伤的悲剧”。
       2014年7月1日,王玉雷被无罪释放。
       2015年1月17日,王斌因故意杀人罪被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不会因为人情因素影响冤假错案纠正”
       王玉雷四个月后重获清白,而海南的黄家光,却等了整整14年。
       1994年7月,海南省海口市东山镇两个村的村民发生了群殴,斗殴中哩敢村人黄恒勇被人多的新岭冲村村民黄恒勇等人打死。
       两年后,黄家光被一些“同伙”和目击证人的指证说,也参与了这次群殴,并且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在公安机关多次讯问后,黄家光“认罪”并被判无期徒刑。
       但在服刑期间,黄家光改口,坚称自己无罪,拒绝减刑,坚持申诉。曾经指认他杀人的“同伙”也写信忏悔,坦白当年黄家光并未参与杀人,曾经的指认只是因为黄家光“曾带办案人员回村抓捕涉案人员,因而对他的作为心怀怨恨”。
       经公诉部门多方考证和排查,所有当年案件参与者和目击证人都证明黄家光无罪,复核人员认为以往指认黄家光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足。
       2013年年初,海口监狱迎来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司法部抽调人员组成联合检查组。调查组本来是专项检查服刑人员减刑假释以及保外就医等情况的,但在这个过程中,黄家光突然跑过来喊冤。
       黄家光反映的情况,引起了联合检查组的注意。2014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检察建议书,启动了再审程序。2014年9月29日,黄家光被宣布无罪,并获得16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
       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宫鸣在接受《小撒探会》专访时表示,虽然重启这些历史案件的审判监督难度较大、压力较重,但是“法律赋予检察院的职责就是保障申诉人的合法权益,敢于监督、敢于纠错,维护司法公正”。
       宫鸣介绍,2014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不服检察机关处理决定申诉案件5990件,审查结案1503件,立案复查4085件,复查结案3742件,变更、纠正原检察机关处理决定793件;
       对于类似历史遗留下的冤假错案,宫厅长认为,纠正冤假错案“首先考虑的就是人权的保障”。那些当年判案时,没有以事实为依据,依法律为准绳的案子必须重审查。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那些因技术原因,当年没法证明无罪而现在拥有无罪证据的案子,也应改判。
       “人民的安全就是最高的法律,不会因为人情、面子等各方面的因素影响冤假错案的纠正。”宫鸣强调。
将积极探索刑事申诉案件的异地审查
       作为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宫鸣告诉《小撒探会》记者:2015年要积极探索刑事申诉案件异地审查制度,健全发现审查和监督纠正冤假错案的工作机制。同时,还要积极稳妥地推进律师代理不服司法机关生效裁判决定的申诉制度。
       宫鸣说,希望通过规范、完善监督权的行使制度,“确保每一个刑事案件都能严格依法,规范办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呼格案,王玉雷案,最高检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