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白岩松:提案时常绕个圈,又还给提出问题的人解决

澎湃新闻记者 张刘涛 付丹迪 实习生 曾泽鲲

2015-03-14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白岩松接受澎湃新闻专访。视频编辑 赵施柳(03:52)
       “所谓的雷人提案,大多数都是不靠谱的,但也一定有少部分的提案让我们觉得雷人,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跟上他的思维。”
       “提案的中国式神回复非常有意思,往往把提案绕了一大圈交还给提出问题的部门,这样委员们也很痛苦。 ”
       “明星涉毒的人数,甚至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明星吸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少人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觉得吸毒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
       两会期间,白岩松要在中央电视台老楼和建银饭店之间折返奔波。
       建银饭店是全国政协委员新闻出版界别驻地。2013年,白岩松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他就有了双重身份,既是两会的参与者,也是两会的报道者。白天在建银饭店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晚上又到央视演播室录制节目。
       3月10日晚7点,在位于北京西三环的中央电视台老楼八层《新闻1+1》栏目组,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见到了白岩松。
       穿深蓝色西装的他,正在和同事讨论节目,声音沉稳。但与电视中的形象相比,略显疲惫。他谈及委员参政议政、明星吸毒、媒体发展、法治理念等诸多话题,观点犀利,引人深思。
       有人说白岩松很敢说,但他自己的解释是:“我姓白,有人说‘你说了也白说’,我看不白说啊,说了才能争取把话变成不白说”。
3月10日晚,白岩松结束一天的政协小组讨论,回到中央电视台老楼八层准备《新闻1+1》栏目。 澎湃新闻记者 曾泽鲲 图
“一定有少部分的雷人提案,是因为我们没有跟上他的思维”
       澎湃新闻:您已经上过三次两会了,您以往提案的回复率怎么样?
       白岩松:我做委员的第一年提了一个提案,希望全中国有自然景观的公园都拆掉围墙并且免费。我去过国外很多地方,那些地方的公园都是开放的。中国这么多的公园没了门槛,市民会更便利。
       挺好的提案,对吧。但提案落实了吗?没有。
       今年两会时候,我经常去北京西客站旁边的莲花公园去跑步,结果每次去都要交两块钱。莲花公园旁边就是非常忙碌的西客站。如果莲花公园要没墙并且免费,想想看,会有多少游客不在空气污浊的候车室里休息而是在公园里面等一会。
       澎湃新闻:为什么提案没有落实?
       白岩松:我提了这个提案后就接到了住建部的答复,住建部态度非常好,告诉我他们为提案都做了哪些事情,基本上回复就像他们做的一个工作总结。但是之后他告诉我“拆除围墙归我管,免费归发改委”。
       这几年媒体经常说政协提案的回复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几了,对吧?我的这个回复也在这百分之九十九点几之中,对吧?这样的回复太夸张了吧。(笑)
       我再告诉你,政协提案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某个部门的人作为政协委员提交了一份反映问题的提案,提案转了一大圈以后,又回到了自己手里。绕了一大圈之后,把问题交给了提出问题的人解决。
       中国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多龙治水。一个问题归N个部门管,某个部门想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提出了提案。但提案的中国式神回复非常有意思,往往把提案绕了一大圈交还给提出问题的部门,这样委员们也很痛苦。  
       澎湃新闻:每年两会都会冒出很多雷人提案,您怎么看?
       白岩松:委员的提案即使雷到了公众,也是他的权利。委员有权利去说他们认为正确的提案,公众觉得太雷人了,他也会校正自己,让接下来的提案更靠谱一点。
       雷人提案分两种,第一种是不靠谱,可能大部分雷人提案真的很不靠谱,但也一定有少部分的提案,让我们觉得雷人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跟上他的思维。
       请问马寅初先生当初提出人口论的时候,当时的中国人觉得雷人吗?肯定觉得雷人,但那却是政协光辉的一页。虽然当时并没有影响决策,但后来却变成了计划生育的国策。我们还能说他雷人吗?
       我们不要把雷不雷作为评价标准,不能仅仅因为雷就一把干掉。
 “传媒不能你抄我,我抄你”     
       澎湃新闻:您在今年两会的小组讨论会上谈及传媒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时提到,“传媒不能你抄我,我抄你”,为什么会这么提?
       白岩松:虽然说现在中国的法律框架已经基本搭建完毕,但在文化传媒领域法律还是相当不健全的。
       这种不够健全的情况其实已经产生一种恶果,每当我打开手机上不同的新闻APP时,就会发现它们的内容几乎是一样的,只是版式设计略有不同。新闻网站这样的情况更严重。
       澎湃新闻:您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
       白岩松:这是因为编辑一边自己在选内容,也一边盯着其他的竞争对手的网站在选什么。在缺乏原创内容的情况下,保持内容的一致性是安全的,否则员工的工资就“不安全”。
       很多年前,我们期待打破垄断竞争,现在传媒领域的确有了竞争。但在激烈竞争条件下原创内容还是如此之少。
       媒体现在做不出优秀的稿子吗?不是的。但做出优秀的稿子更麻烦。一旦一家媒体出了有质感、有内容的东西,迅速就被别家给粘贴走了。受众在新媒体环境下,根本不会管稿子是谁写的,英雄不问出处嘛。媒体投入大量精力做出来的东西,却没有得到任何保护。这使得他们收不回成本,慢慢就不做了。
       如果传媒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能够真正地落实,把“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创新”就是一句空话,谁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明星吸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澎湃新闻:近日又出了一条明星吸毒的新闻,您是怎么看明星吸毒的?
       白岩松:今天很多委员也在聊这个事。从现有情况看来,吸毒在演艺圈不是几个明星的个例案件,明星涉毒的人数甚至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在中国,明星吸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少人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觉得吸毒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外界的诱惑和工作压力始终存在,娱乐圈如果用自我反省的方式治理风气很难,需要有外界的力量让他不敢涉毒。
       澎湃新闻:这个外界力量只是把涉毒明星抓起来吗?
       白岩松:当然不是。我们要给明星设立个底线,无论他此前有多少光环,只要他涉毒,这些光环一夜之间就会消失。这样才能震慑明星。
       在日本如果演艺人员涉毒,他想要东山再起,太难了。但是放到我们这里全变味了。在我们这里,问题明星涉及黄赌毒复出之后,甚至会比以前更火。
       我明确告诉你,前两年曾有一位已经淡出娱乐圈的歌手由于吸毒被抓,复出之后演出身价大幅度上涨。这给很多人的暗示是什么?
       澎湃新闻:今后娱乐圈黄赌毒风气会改善吗?
       白岩松:如果我国的法律乃至社会氛围都不包容这些明星,娱乐圈的风气就会好转。
       我认为法律在吸毒这个领域还真不能一视同仁。比如国外的法律就明确公众人物涉毒,受到的惩罚要远远大于普通人,因为明星吸毒带来的破坏力不仅仅只针对他个人,还涉及社会公众。
       但这不是说仅仅用法律上不对等的方式整治。社会的抵触,媒体的谴责,行业的拒绝都可以约束明星行为。只要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不合理的事情,它就一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从现在的环境中淡出。
 “大密度曝光监狱问题是好事”
       澎湃新闻:去年监狱暴露出了一系列问题,监狱作为改造犯人的地方,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
       白岩松:监狱是一个封闭的场所,几乎没有公开的监督。同时,中国很多监狱管理制度都一样,但是有钱没钱的区别还在。比如讷河监狱,该有的二道门等设施也都没有。可一些模范监狱,好到可以开放公众去参观。
       监狱作为一个如此严肃的地方,投入绝对不能打折扣。监狱管理要形成全国一盘棋的局面,不能说相对落后一点的地方设施就落后一点,经济发达地区就可以大力投入造模范监狱。这不对吧?
       不管针对哪的犯人,他想寻找漏洞越狱的欲望都是同样的强烈。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心态,我觉得最近一两年,密度比较大地暴露监狱问题是一件好事。   
       澎湃新闻:好事?
       白岩松:对,因为不暴露,它就一直在公众视线之外,但是通过媒体陆续曝光出来时,公众会突然发现监狱管理如此混乱。慢慢去打开这些问题,就会使公开的监督跟上去,改变的时机就到来了。 
“有罪推定是一个‘巨大的惯性’”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嫌犯还没被审判,就上电视认罪或认错的?这违反无罪推定原则吗?
       白岩松:无罪推定原则从法条到走进中国人的灵魂深处,是一个非常缓慢甚至让人很焦虑的过程。
       某些官员落马以后,即使还未审判,你能说你不会用猜测方式推论他到底有没有罪吗?难道全国只有几家媒体这么干?
       我们有时候的确会很激愤,像清华大学的朱令案被曝出后,大家的矛头所指都是她同宿舍的一个人。然后大家都责骂她,认为她是一个逍遥法外的罪犯。请问大家有证据吗?谁能保证所有的推定都是犯罪事实?在大家没有证据的时候,她就不是罪犯。但这句话很难说服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推理方式。克制这种感觉是很难的。
       澎湃新闻:怎样才能普及无罪推定?
       白岩松:要想无罪推定原则真正落地,需要每一个人都从自己骨子里去建立这种思维。现实生活当中,真的每天都存在着法律至上吗?
       大家都应该反思一下,哪怕在生活中与人交往的时候,你的骨子里是不是也有这种有罪推定的习惯?这是一个巨大的惯性,大家是时候踩刹车了。法律是刹车,但车停下来还需要时间。在这方面,我比大多数人焦虑得更早。      
       澎湃新闻:您是怎么看去年大批冤假错案平反的?您认为造成冤假错案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白岩松:很简单的道理,难道在司法界不存在传统的政绩观吗?司法机关陆续纠正冤假错案的做法赢得了很多掌声,但我觉得我们的掌声不能够过于强烈。
       处理冤假错案,司法机关首先要觉得“真是不好意思,以前我们真的是做了荒唐的事”。然后,开始纠错,而且是下大力气去纠错。纠错之后司法机关还应当反思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将来如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出现。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岩松,提案,政协委员

继续阅读

评论(40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