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院通知聂树斌代理律师阅卷,三大谜团或将解开

澎湃新闻记者 周超

2015-03-16 18: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聂树斌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处获悉,3月16日下午,山东省高院正式通知律师自2015年3月16日起,可以查阅相关卷宗材料。
       李、陈两位律师称,阅卷的具体期限暂不清楚,他们将马上赶赴济南查阅卷宗材料。随着律师的阅卷,围绕聂树斌案的三大谜团或将一一解开。

聂树斌生前的照片。 孙湛 澎湃资料
案发20年后,最高法指定山东高院复查

       1994年8月,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为凶手并被判处死刑,第二年5月,聂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被执行死刑近十年之后的2005年1月,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随即主动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引发了舆论的空前关注,聂树斌的代理律师李树亭等人自2005年开始多次前往河北省高院要求查阅相关卷宗材料,但始终未获允许。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期间,王的两位辩护律师朱爱民、彭思源获准查阅了聂树斌案26页卷宗内容,检方利用这些证据材料证明王书金不是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
       朱爱民告诉澎湃新闻,当时的案卷有137页,他被获准查阅了其中的26页。但他也不确定,这137页是否是聂案全部的卷宗材料。
       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案发20年之后的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消息,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
       日前,山东省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向媒体透露,聂树斌案复查结果将在今年全国两会后见分晓。
       澎湃新闻获悉,在通知律师阅卷之前,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合议庭的5名法官、1名书记员及2名录音录像工作人员到河北省磁县看守所提讯了王书金,王书金仍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是他所为,并向法官讲述了具体作案过程。
三大谜团或将解开
       随着律师的阅卷,围绕聂树斌案的三大谜团或将一一解开。
       第一,“凶器”花上衣从何而来?
       聂树斌案二审判决书称,聂树斌于1994年8月5日17时许,骑自行车尾随下班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至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康某别倒,拖至路东玉米地内,用拳猛击康的头、面部,致康昏迷后,将康强奸。尔后用随身携带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颈部,致康窒息死亡。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开庭时,检方曾当庭出示过该花上衣,称康某尸体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上衣缠绕在颈部。
       但主动承认自己是该案凶手的王书金在供述时并未提及此花上衣。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告诉澎湃新闻,对于花上衣一事,王书金称记不清了。
       此花上衣从何而来?
       当年案发时报道该案的《青纱帐静悄悄》一文记载:1994年8月5日聂树斌在游荡中,从张营村梁某家门前三轮车上顺手偷走一件半袖上衣,缠在车把上……实施强奸后,又从车把上取下衬衣,狠命地勒被害人的脖子。
       李树亭告诉澎湃新闻,被害人康某的父亲曾告诉他,案发之后,石家庄警方曾到他家拿走了一件花上衣和一件花裙子,他后来多次索要却并未归还。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告诉澎湃新闻,当年办案人员也曾让她辨认过一件花上衣,张回答说不知道是谁的。
       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开庭时,张焕枝获准进入法庭旁听。她称,检方当庭出示的花上衣与她当年辨认的不是同一件,“照片上显示的是短袖,而我当年看到的是长袖”。
       案发玉米地的主人段某也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年办案人员也曾让她辨认过一件花上衣,但她已经记不清那件花上衣的样子。
       第一时间发现被害人遗体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职工焦某和李某,在描述案发现场的情形时,并未提及花上衣。
       这多次出现的花上衣是否是同一件?花上衣从何而来?这些疑问需要案卷作出回答。
       第二,聂树斌是否供述过王书金供述过的案发现场的那串钥匙?
       王书金在供述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时,曾提到过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他称,自己觉得没有用就没拿,钥匙放在受害人的西边。
       这串钥匙,被李树亭视为此案的一大关键疑点。
       康某的父亲曾向李树亭提过有这串钥匙,他称,破案后他去公安局送锦旗时,警方将钥匙归还给了他。
       朱爱民向澎湃新闻表示,他所查阅的聂案卷宗中的现场笔录显示在康某左脚西侧偏南30cm处有一串钥匙。
       “如果聂树斌没有供述有这串钥匙,那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肯定要大很多。”李树亭说。
       聂树斌是否也供述过这串钥匙?案卷将揭开这一谜团。
       第三,除了口供,聂案有无其他有力证据?
       李树亭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从判决书来看,聂案的证据基本是靠口供。
       据当地气象局1994年8月份的气象资料:案发日8月5日夜间有0.7mm的降水,8月6日无降水,8月7日有23.6mm的降水。
       李树亭认为,案发后几天的下雨及暴晒,导致精斑、指纹等证据很难留存。而且,尸体发现时已经腐烂。
       除了口供外,聂案是否还有其他证据留存?案卷将会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聂树斌,王金书,山东高院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