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这些房间,可以听到死去作家们打字的声音

姜白

2015-03-26 18: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上个世纪和上上个世纪,作家都不是宅男宅女。他们到处旅行,玩到哪写到哪,甚至把酒店当成家。入住自己喜欢的作家呆过的房间,相信绝对是某些人旅行遗愿清单上的重要内容。我们随便找找就有这么几个有趣的目标——从伦敦到纽约,从伊斯坦布尔到阿斯旺,从瑞士蒙特勒到牙买加。王尔德的粉丝们、阿加莎的粉丝们、弗莱明的粉丝们,一起上吧!
伦敦
Cadogan Hotel——118房间
 
 
奥斯卡·王尔德经常造访这家开张于1887年的老酒店。1895年4月6日,诗人在118号房间因涉嫌风化罪名被几个伦敦警察戴上了手铐。42年后,桂冠诗人John Betjeman 专门为此写了一首诗《The Arrest of Oscar Wilde at the Cadogan Hotel》。
Brown's Hotel——吉卜林套房
吉卜林的蜜月是在布朗酒店欢度的,此后也经常入住于此。1894年他在酒店写出了《丛林奇谭》。据说阿加莎的《马普尔小姐贝特拉姆酒店奇案》也是在这个酒店得到了灵感。
蒙特勒
Le Montreux Palace酒店——纳博科夫套房
纳博科夫在日内瓦湖畔的这个酒店消磨了人生的最后二十年。湖光山色和安静的树林给了他最好的消遣。
新奥尔良
Hotel Monteleone——多个作家套房
法国区的老牌酒店是海明威、福克纳、田纳西·威廉姆斯、尤多拉·韦尔蒂和杜鲁门·卡波特等一票大作家的心爱之所,他们在自己的作品里多次提到这个酒店。卡波特甚至声称自己就是在这家酒店出生的。以上述四位大家命名的套房现在最受欢迎。
纽约
Hotel Elysee——田纳西·威廉姆斯总统套房
 
马龙·白兰度喜欢的酒店。不过《欲望号街车》的作者田纳西·威廉姆斯对这家酒店的感情最深了。他在此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十五年,后期大部分作品都是在这个酒店的房间里写成的。据住客们说,到了晚上房间里有时还能听到他打字的声音。
The Plaza酒店——费茨杰拉德套房
F. S. 费茨杰拉德沉迷于这个酒店不能自拔,并在《大人物盖茨比》里多次复制了他所见到的酒店场景。
伊斯坦布尔

 
 
Pera Palace Hotel——阿加莎·克里斯蒂套房、海明威套房

最早是专门接待东方快车下来的旅客们的豪华酒店。1926至1932年间,这位蜚声文坛的女推理小说家因为要前往中东看望从事考古工作的丈夫,多次入住这家显赫的酒店。《东访快车谋杀案》的许多章节是在411房间完成的。多年前,在房间里还发现了一把用以开启她日记本的小钥匙。海明威也是这个酒店的粉丝,小说《乞力马扎罗上的雪》的主角曾入住于此。
阿斯旺
Hotel Old Cataract——阿加莎·克里斯蒂套房
发现、挖掘图坦卡蒙墓的考古学家Howard Carte钟爱的酒店。阿加莎在这里完成了《尼罗河上的惨案》大部分章节。酒店也是1978年拍摄的同名电影的外景地。
牙买加
GoldenEye Hotel & Resort——弗莱明别墅
 
 
“金眼”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很007?没错,伊恩·弗莱明就是在这里一本又一本地杜撰出詹姆斯·邦德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这里的陈设一如当年弗莱明生活时的样子,甚至他写出14本小说的那张书桌还安静地站在那里。 
责任编辑:李默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酒店,作家,文艺旅行

相关推荐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