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法分子的电话是110?法院:部分运营商默许虚假主叫号码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通讯员 李鹏飞

2015-03-30 16: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信诈骗工具。
       利用110、10086等特定机构的主叫号码突破心理防线,实施诈骗。
       3月3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近日分析了2014年以来审结的18件电信诈骗案。其中,有不法分子通过一种被称为“透传”的技术,在被拨打手机上任意显示主叫号码。有些电信运营商为业绩需要,即使发现诈骗电话显示虚假主叫号码,仍然允许“透传”。
案例:六招成功诈骗12人        
       “王女士您好,您在广州肇庆办理了一个固定电话0758-3837316,已欠费1663元。”2013年11月3日,正在家中休息的王女士接到这样一个电话。
       “我从来没有在广州办过什么电话。”心生疑惑的王女士当即回答。
       “可能是身份信息泄露,建议您立即报案。”听到这里,确实丢过身份证的她心头闪过一丝不安。电话那头又传来一句话:“王女士您先别急,我帮您转接到肇庆市公安局。”
       “你这种情况比较麻烦,只能让公安局领导解决,我帮你转接一下。”听完王女士报案后,一个自称刘警官的人说。
       电话转到“领导”那里。“我是陈磊,经过调查,你涉嫌一宗很大的洗钱案,有10%的赃款划到了你的账户,希望你能配合清查。”
       “查询过电话号码的确是肇庆市公安局的电话,我便有些相信了。”王女士回忆说,“陈磊说这宗洗钱案比较重大,要把电话转到检察官那边,让检察官处理。”
       过了一会儿,有个自称严清的检察官打来电话,让王女士记下三个国家安全账号,并向其索要了手机号码。很快对方就拨打其手机(来电显示13418874264),信以为真的王女士按其要求分别转账44.3万元、13万元。
       电话欠费、信息泄露、报警处理、涉嫌贩毒或洗钱、检察官介入、交保证金,靠着这六招,2013年10月到12月间,被告人辛秀梅、龚辉文等9人在柬埔寨金边市的别墅内,先后诈骗王女士等12名受害人184万余元。
       2015年3月25日,浦东法院一审认定,本案系有预谋、有组织的团伙犯罪,根据9名被告人在团伙中的犯罪情节和所处地位,判决辛秀梅、龚辉文等犯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到1年6个月,罚金6500元到1500元不等,退赔违法所得,发还被害人。
话术单
骗术:威逼利诱骗财多        
       近日,浦东法院分析了2014年以来审结的18件电信诈骗案,这些案件共涉及60名被告人,457名受害人,697万元犯罪金额。浦东法院刑庭庭长马超杰认为,这18件电信诈骗案的犯罪手法主要有4种。
       最常见的是小恩小惠型。
       马超杰介绍,被告人通过电话联系被害人,以中奖送抵用券、iPhone手机、工艺品或对投诉双倍赔偿等为诱饵,以次充好、以假充真,交付一定实物,要求被害人支付高额手续费、鉴定费、公证费等。
       “11件以公司为幌子的诈骗案,无一例外都采用该种方式。其中1起案件,为取得被害人信任,被告人甚至非法开设了一家网站,戏作全套。”马超杰说。
       第二种是愿者上钩型。
       被告人通过百姓网、58同城网、赶集网或QQ聊天群发布出售二手自行车、代办高额信用卡、贷款等信息,不主动联系被害人,而是广撒网,等着他们找上门。3起此类案件中,共有17人被骗取7.5万余元。
       “还有就是威胁利诱型。”马超杰透露说,曾有一起案件的被告人从互联网等渠道获知被害人身份信息、联系方式、身体状况等,利用被害人对疾病的恐惧,冒充医生、专家、医院财务人员等拨打被害人电话,以治疗疾患让被害人购买药品、设备等为由,骗取6名被害人298万元。
       另外一种是网络搭讪型诈骗,被告人假意与人谈恋爱,然后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由骗取钱款。
       综合来看,马超杰认为,危害最大的犯罪手法有两类:一是小恩小惠型,利用被害人贪小便宜的心理实施诈骗,这类案件受害人多;二是威胁利诱型,利用被害人恐惧后的不知所措或盲从心理,这类案件犯罪金额大。
侦查人员在柬埔寨抓捕现场,搜集固定电信诈骗证据。
技术:显示110、10086        
       犯罪分子到底靠什么伪装自己?
       浦东法院表示,根据2015年“3·15晚会”揭露的事实来看,很多呼叫中心的话务员通过群呼的方式,一刻不停地拨打推销和骚扰电话。群呼系统会模拟人工,打通之后再转入话务员坐席。
       为了越过手机软件的拦截、屏蔽,让号码更具迷惑性,一些公司通过一定技术手段,帮助呼叫中心在被拨打手机上任意显示主叫号码,例如:“110”、“10086”。
       浦东法院相关人士介绍说,这种技术被称为“透传”。有些电信运营商为业绩需要,甚至为骚扰电话提供支持,即使发现诈骗电话显示虚假主叫号码,仍然允许“透传”。上述的辛秀梅案中,犯罪分子就是在柬埔寨拨出了显示为特定地区电信公司或公安局的电话号码。
       还有犯罪分子利用金融机构的管理漏洞,实名制办理他人银行卡、手机卡;与此同时,更有被告人盯上了通过基站发送短信的业务。
       解决了电话拨打和短信发送的技术问题,个人信息又从哪里来?
       梳理2010年以来的27件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后,浦东法院发现,渠道主要有三种:与他人进行数据交换;通过QQ等网络平台购买;直接联系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电信公司、房地产中介、保险公司等机构内部人员获取。信息涉及楼盘业主信息、求职者简历、宾馆房客登记信息等,具体包含身份证号码、银行卡信息、订单信息、通讯号码等与公民隐私密切相关的数据。
建议:加强业务指导和监管        
       说起电信诈骗的危害,浦东法院刑庭副庭长肖波深有体会,他认为,电信诈骗确实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政府工作、社会信任和个人资金安全,“从根本上看,要控制电信诈骗,还要事前发力,在通信和金融行业监管、个人信息保护及防范意识上扎紧篱笆。”
       马超杰建议,监管部门应加强业务指导和监管,如推进落实手机号码、网络域名实名登记制度,加强对通信设备租赁、销售企业的监管等,避免通信设备和技术成为诈骗犯罪工具,同时对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
       对于个人信息保护,浦东法院建议掌握大量用户信息的电商等企业加强自我管理,建立信息安全管理团队,专职处理各种信息安全问题、排查信息安全状态、提升用户信息与账号安全性。
       此外,针对个人的防范意识,马超杰建议市民多了解该类犯罪特征、手段、识别方法和防范措施等,以防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信诈骗,虚假主叫号码,电信运营商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