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白领家庭的孩子上学太难了,好小学就那么几所

易中天

2015-04-01 14: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4月1日至2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教育公平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主办的“十三五”期间大力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内举行。多位重磅学者围绕如何实现教育公平发表主题演讲。4月1日上午,著名学者易中天在论坛上做了发言。
学者易中天在会上发言。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图
       我有两个问题想先请教各位。第一个问题,“有教无类”这个说法是主张教育公平吗?我的结论是NO。孔夫子的“有教无类”历来被曲解。从教科书到大学课堂,全讲错了。好像是说只要我们办教育,所有人都可以感受教育,不管他是什么人。机会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孔夫子的原义吗?不是。“有教无类”的句式,类似于“有备无患”“有恃无恐” ,我们看所有“有无”句式,没有一种句式是可以那样解读的。        
       它的意思是——有教则无类。什么意思呢?人天生就是不平等的。儒家从来不主张平等。先秦诸子儒墨道法,墨家、道家、法家都主张平等,唯一儒家是不主张平等的。儒家是维护等级制度的,人就是有等级的,分君子和小人。君子和小人先是阶级的区别,后是等级的区别,再是品级的区别,怎么可能一样呢?但是孔子认为,通过教育,大家可以变得一样,这叫“有教则无类”。所以我个人希望,不要再把“有教无类”作为传统文化主张教育公平的证据。        
       第二个问题,什么叫结果公平?今天上午,几位先生都谈到了公平最重要的是结果公平,我觉得我不懂什么叫结果公平。是不是上一样的学校就叫结果公平?是不是最后拿到一样的学位就叫结果公平?不是,那是什么?我非常赞同,就是每个人都通过教育得到适合他自己发展的东西。因此,推论出来,我们的教育模式,应该不是“大一统”。
我办学就要收最高的学费
       既然目的是适合每个人自己个人发展那个东西,那个结果,那么他受教育的方式,和他上的学校,等等,都应该是不一样的。个体是有差异的。所以首先,作为一个人基本要受的教育,应该是大体一致。然后进一步的发展,应该是自由选择。        
       那么我们说教育不公平,都讲了什么呢?比方说农村孩子不能和城市孩子受到一样的教育, 偏远地区和发达地区有差距,贫富有差距,等等,我们怎么解决差距?一般地说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农村孩子受到教育和城市孩子一样,让偏远地区和发达地区一样,贫困家庭的孩子和富裕家庭的孩子一样,所有学校都一样,软件硬件都一样,老师都一样,做得到吗?做不到咱坐这扯什么蛋?好,我们继续维持这样的现状,大家又嚷嚷不公平,那我想请问一下,咱们怎么着?        
       我个人看法只有一样——就是分流。消除教育不公平的前提是承认差距。我们不能说把这些差距都消除了后再实现教育公平,只能认账。在认这个账的前提下,再想办法解决。
       比方说,我要有时间精力功夫,我就办全国连锁学校。我还不是做扶贫工程,我就办给官二代、富二代,我只收官二代、富二代,而且我只收最高的学费。我办一流的学校,不意味着他们一定养尊处优、娇生惯养,我把他们进行军事化管理,对他们魔鬼训练,比方说,他们寒暑假必须去贫困地区做义工,他们必须有劳动课。现在我们教育很奇怪,都没有劳动课。有吗?装样子吧。一个号称“劳动最光荣”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实是看不起劳动。
       嚷嚷不公平嚷嚷什么呢?就是所谓官二代、富二代出来可以当白领、当领导,农民的孩子一辈子只能做农民。那么你本身就是职业歧视,对吧,当农民怎么不好了?我们学校开大会,班主任问小朋友理想,所有小朋友都说:“我想当科学家、老师。”奇了怪了,有那么多热爱科学的吗?
       咱国家要全是科学家,地球就爆炸了。没人敢说我长大要当总书记,有说的吗?不敢。但是也没人说我长大要当公交车司机。那我们的价值评价体系就有问题。如果说我们的教育是刚才说的找到每个人适合的发展的途径,当什么不可以?这是我们观念有问题啊。很多教育不公平是观念嚷嚷出来的。
什么人上学最难?
       现在其实是什么人、什么家庭很难?白领家庭的孩子上学太难了。真正的官二代、富二代不难,他有的是钱,有的是权,中国上不了,出国啊。没办法。其实现在难的就像是上海那样的白领家庭,就那么几所好的小学。那怎么办?        
       所以,我认为要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就是多元化、多样化,办各种类型的学校。你想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OK,拿钱买,为什么不能拿钱买?国家教育经费就那么多。
       包括医疗,我也是这个观点。国外有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去公立医院享受公费医疗,那请挂号排队去。你想特殊,那多掏钱,掏的钱可以用来交税啊。甚至我们可以规定,那些收费特别高的学校有义务拿出一部分收入去扶贫、去支援贫困地区或特殊教育。跟国家税收调节的道理是一模一样。我认为不公平是教育不够自由,还是体制限制太多,要给教育发展自由的空间。现在管得太死,什么都要批,什么都要审,什么都要盖一大堆公章,要给自由的空间。        
       结尾我想说,第一,我们要肯定公平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圣西门、傅立叶到马克思、恩格斯,从空想的社会主义到科学的社会主义,说到底就是五个字:公平与正义。尤其是三个领域:教育、医疗和司法。医疗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每个个体的生命;司法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到国家利益;教育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到民族的利益。所以这三个领域的公平与正义特别重要。        
       那么怎么实现公平与正义?我的观点是,公平的前提是自由。想想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科学社会主义,他们认为资本主义不公平,因此提出社会主义进而实现共产主义。那么共产主义是什么?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得很清楚,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发展的前提。因此,我们必须有自由。
       要有教育的自由,教育的自由就包括学术的自由、研究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发展的自由以及学生择业择校甚至择老师的自由。无自由,即无学术。无自由,即无教育。无自由,即无公平与正义。无自由,即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谢谢。
在高峰论坛上,多位重磅学者围绕实现教育公平发表主题演讲。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记录整理,文章标题及内文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李胜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促进教育公平论坛,易中天,教育公平

继续阅读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