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汉达,印度来的瑜伽士

李路 图 Loka

2015-04-09 07: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印度人莫汉达是一名瑜伽老师,他工作的瑜伽会所遍布北上广,创立已有10年。以莫汉达为代表,会所的老师们都白衣飘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上课之外,莫汉达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私下是否也仙气十足?
生活在上海的印度瑜伽老师莫汉达
在莫汉达的家门口,透过门帘,看见他正在灶台间忙碌。        
桌上供奉着象头神,表明
莫汉达是印度教徒。
莫汉达把家人照片摆在显眼处
屋里厢完完全全是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来到莫汉达在南阳大楼的家时,防盗门半敞着,透过门帘,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身穿灰色睡衣睡裤,正在灶台前忙活。要不是空气中浓烈的辛香味(莫汉达正在煮印度特色的马萨拉奶茶),我们真以为自己走错了门,打断了某个上海爷叔的晨间曲。
        南阳大楼的这套公寓是瑜伽会所替莫汉达租的,从厨房窗口能俯瞰贝聿铭的祖宅。但莫汉达并不清楚那栋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别墅有何来历,只知道那是个酒店。
        公寓约30平米,一室户,装修有些年头。从家里的摆设,可推导出莫汉达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墙上挂有OM符号的小旗子、桌上供奉着象头神,表明他是印度教徒。微波炉上搁着三只塑料猴子——不听、不看、不说,表明他的处世哲学。书架上码得整整齐齐的英文瑜伽书籍和教学讲义,表明他的工作性质。床头的飞镖盘和角落里的足球,表明他的运动爱好。摆在显眼处的家人照片,表明他家庭观念重。
        屋里厢完完全全是一个人生活的痕迹。对于感情事,还是单身汉的莫汉达选择“随缘”。
每天的这顿印度早餐对莫汉达格外重要。
       煮好马萨拉茶、摊好Prata煎饼,莫汉达招呼我们一起吃早餐。但这顿典型的印度早餐,并非为我们而特意准备。虽然已来上海6年,莫汉达还是不习惯“四大金刚”——大饼、油条、豆浆、粢饭。由于午饭和晚饭大多在外面吃,每天的这顿印度早餐因此对他格外重要。为了正宗的家乡味,面粉和香料都得去古北一家印度人开的小商店里买。
       作为教学总监,莫汉达几乎每天都有课,在巨鹿路和天山路的两家会所之间来回跑。出门前他喷了点香水,涂的润唇膏是个叫“喜马拉雅”的印度品牌。他说是纯天然草本,也推荐我们用,淘宝上就有。
       咦,那为什么不网购印度面粉和香料呢?莫汉达笑说去店里买可以和老乡交流交流感情。与韩国人和日本人的情况不同,上海并没有形成印度人的生活社区,也没有印度庙,只能见缝插针。比如排灯节——相当于印度人的春节,要么在友人家里聚会供神,要么去印度餐厅吃饭庆祝,气氛嘛,肯定是差了不止一点。
在家门口的烟杂店买几个橘子。
莫汉达能听和说简单的中文,日常沟通不成问题。
说到在上海生活的难题,莫汉达首推打车,我们发现他没有用打车软件。

       路上,莫汉达在家门口的烟杂店买了几个橘子。来上海前,他曾在北京和福州生活过一段时间,学中文之余,也交过中国女朋友(莫汉达的哥哥就娶了中国太太),所以能听和说简单的中文,日常沟通不成问题。烟杂店老板认识莫汉达,曾误会他在锦江饭店的印度餐厅打工,后来才知道印度人除了卖飞饼,还可以教瑜伽。
       莫汉达倒也不以为意。他说,餐饮、IT和酒店服务业是在外国的印度人最常干的工种,现在又多了一门瑜伽。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输出的不再是劳力,而是一种充满智慧的生活方式。
       说到在上海生活的老大难问题,莫汉达首推打车,拒载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天不好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没有用打车软件。不巧下起雨来,靠人品打车的莫汉达撑着小橘伞,在雨中站了半饷……最终还是拦到了出租车,没耽误瑜伽课。
到了瑜伽会馆,换上白衣的莫汉达瞬间感觉素然,举手投足既熟悉又陌生。
莫汉达希望学员明白瑜伽是关于心的学习,而非怎么把双腿掰到头顶。
看课前还有点时间,他拿出中英文对照的瑜伽经咒,教我们梵文唱诵。
当莫汉达在课上示范双人瑜伽时,学员们纷纷拿出手机狂拍。

       到了瑜伽会馆,换上白衣的莫汉达瞬间感觉素然,举手投足既熟悉又陌生。看课前还有点时间,他拿出中英文对照的瑜伽经咒,教我们梵文唱诵。莫汉达来自瑞诗凯诗,那是印度的“瑜伽之都”,恒河流淌的地方。从记事起,莫汉达就开始练习瑜伽,但那完全是无目的的,因为在瑞诗凯诗,瑜伽就像衣食住行一样普通。
        去年,印度总理莫迪破天荒指派了一名瑜伽部长,发起“瑜伽回归”运动,誓要捍卫印度的瑜伽宗主地位,溯本清源。莫汉达解释说瑜伽在印度仍很纯净,与装修时髦的练习空间、恒温恒湿的空调地暖、昂贵的瑜伽垫和瑜伽服无关,瑜伽就是瑜伽。而在印度以外的地方,瑜伽商业化了,许多人练习瑜伽只是为感觉自己与众不同。所以瑜伽老师的态度非常重要,得让学员明白瑜伽是关于心的学习,而非怎么把双腿掰到头顶。
        话虽如此,当莫汉达在课上示范双人瑜伽时,学员们纷纷拿出手机狂拍。目前令他们臣服的依旧是高难度的体式,关于心的学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和我们约好去人民广场的印度餐馆。
茴香籽,印度餐厅的必备,用来清洁口气。
静安公园是他在上海最喜欢的地方。

        课余,莫汉达带我们到静安公园遛弯,这是他在上海最喜欢的地方,摩天广厦包围中的一方乐土。阳光正好,年轻人在湖边喝咖啡溜达,老人在山石间练歌,莫汉达话匣大开。
        他坦承哥哥莫汉,悠季瑜伽的创办人,在中国比自己有名得多,但他并不羡慕,人与人不该比较,何况亲兄弟。他并非严格的素食主义者,最喜欢的中国食物是地三鲜和饺子,可以连续吃一个月。偶尔也会喝酒,但不抽烟,因为对瑜伽士来说,身体就是一座庙,不能把不洁的东西带进庙里。除了李小龙和成龙,小米的老板雷军是他能叫出的第三个中国名字,因为小米产品在印度卖疯了,雷军对印度人而言,好比乔布斯之于中国人的感觉。
        莫汉达又得回会所上课了,直到晚间10点。他和我们约好下次再去人民广场的印度餐馆,不仅有特色的茴香籽,还有板球世界杯转播,那可是最让印度人疯狂的运动,瑜伽士也不免俗。
责任编辑:尹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