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自闭症日”和《雨人》,关于自闭症,你还应该知道这些

劳拉·势赖布曼

2015-04-02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今天是“世界自闭症日”。
       活在医学昌明的年代,我们看得见3D打印器官的美好,看得见智能手表带来的高科技医疗愿景,对人心的了解,对自闭症、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了解,却没有更多。
       自闭症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形式,3岁前出现。该障碍是一种独特的症候群或症状集合,表现为行为缺陷或行为过度。自闭症儿童与正常儿童存在显著差异。这类儿童不仅影响到自己的父母,也影响到了整个家庭、教育系统以及社区。
       《追寻自闭症的真相》(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版)是国际上公认的自闭症研究权威著作。面对自闭症领域纷繁复杂的观点、争论和令人炫目的各种干预技术,作者劳拉·势赖布曼结合自己四十多年自闭症研究与干预的丰富经验,以发展心理学、实验心理学、行为主义心理学的扎实背景,倡导关注自闭症的学者和大众,客观、科学地评判大量有关自闭症的信息。
       澎湃新闻经授权摘编该书关于自闭症的特征部分的内容。
       自闭症的特征
       他似乎把人类当作不受欢迎的入侵者,尽可能少地关注他人。当被要求予以回应时,也是草草了事,而后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小世界中。如果把一只手放到他面前,他也只会在迫不得已时简单地摆弄几下,把这只手当成一个独立的物品。他会带着满意的微笑和成就感吹灭一支蜡烛,却不会看点燃蜡烛的人。
       ———肯纳,《情感接触中的自闭性障碍》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漠然和不可接近。他就像是在影子里行走,住在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肯纳,《情感接触中的自闭性障碍》
       他基本说每一句话都要重复。昨天看一幅画时,他说了很多遍:“几只牛在水里。”数下来大约重复了50遍,他继续数了几遍后停了一下,而后又开始循环往复。
       ———肯纳,《情感接触中的自闭性障碍》
       1943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儿童精神病学家里奥•肯纳首次对被其称作“情感接触性自闭紊乱”的症状进行了详细描述。所描述的11名儿童看起来彼此相似,但他们确实无法归类到临床上可以确诊的任一类型的特殊儿童1。初期报告中,肯纳对这11名儿童进行了详尽描述,使我们首次认识了当今被命名为自闭障碍或自闭症的病症。
       肯纳将这些儿童的核心特征描述为“极度自闭、孤独”,表现为没有能力发展正常的社会关系或与周围环境互动。这也是肯纳采用“自闭症”来命名这类儿童的原因。显然,从词源上来看,“自闭症”是与“自我”有关的概念。尤金•布鲁勒曾用“自闭症”这一术语描述那些极度退缩、缺乏社会参与的精神分裂人群2。自闭症儿童的其他主要特征有:(1)言语发展迟缓或没有言语;(2)即使发展了言语,但这种言语不具备交流的功能;(3)刻板重复的游戏活动;(4)拒绝环境的任何变化,要求环境的高度“一致性”;(5)具有良好的机械记忆能力;(6)缺乏想象。肯纳特别强调,自闭症儿童的异常行为在其婴儿期就有明显表现,但其外表上并无异常。
       尽管学者对自闭症诊断中的行为标准仍存诸多争议,但进行自闭症诊断所必须满足的主要症状基本没有变化,这也证明肯纳是一位很有洞察力的观察者和记录者。多数争论,与其说围绕自闭症的主要症状特征,倒不如说针对的是这些临床特征对自闭症诊断的重要性。
       我们首先要仔细思考一下自闭症的主要行为特征。这些症状的严重程度存在极大的个体差异,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自闭症儿童或成人表现出临床上的全部特征,而临床上的自闭症特征还会表现在非自闭症个体上。正是这些症状的集合形成了自闭症的特征,这些特征主要有:社会行为与依恋的缺失、沟通与交往的缺失、重复与刻板的行为模式、对物理环境的异常反应、情感异常、智力功能、破坏行为。        
       社会行为与依恋的缺失
       他似乎总是自我满足,在被抚摸时没有明显的喜悦。他不会注意周围来去的人,在看到父母或伙伴时也并不会表现出丝毫的高兴,他好像已经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母亲回忆说尽管她的小孩子在被抱起时能够表现出积极的预期回应,但理查德却不会有任何面部或姿态上的准备好的迹象,而且很难把他的身体调整成被母亲或护士抱起时该有的姿势。
       她与其他孩子没有任何的联系,从不和其他孩子交谈,从不试图表现出友好,或者和他们进行游戏。她像一个异类在孩子们中间移动,恰如身边的同伴都是房间里的一件件家具。
       自闭症临床上的主要特征———也是给人印象最深的特征———就是社会行为与依恋的严重缺失。自闭症儿童喜欢独处,一般没有能力和父母建立亲密的依恋关系,也无法和其他儿童玩在一起,还可能会忽视或避免他人发起的社会行为。
       常听母亲们说,自己的孩子在婴儿时期,就不会仰起双臂期待妈妈的拥抱,即使被抱起,也不会看妈妈,或者被抱起时身体僵直。这类儿童几乎没有任何要求,即使被独自留在摇篮里,也表现平静,甚至还很乐意,只有在感受到潮湿或饥饿才会哭泣。即使哭泣,也不需要父母的陪伴或安抚。父母刚开始常把这样的孩子描述为很好养育,认定为“乖乖孩”。但也有一些自闭症婴儿与上述描述完全相反,表现极端,常会持续不断、悲痛欲绝地哭泣。
       父母还描述道,即使这些孩子再长大一些,也不会有被抱起、拥抱或亲吻的需要,有时还会拒绝或逃避情感表达或其他社交行为。自闭症儿童通常不会因父母离开而难过,也不会因父母离开一段时间后再次归来备感高兴。事实上,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觉察到父母的离去与归来。自闭症儿童在感到恐惧或受到伤害时,不会去寻求父母的安抚,也不会因得到父母的安抚而感到舒坦。他们处于新的或陌生环境时,也不会把父母当作自己的“保护伞”或“安全领地”。在陌生或新的环境中,父母必须非常小心地看管自己的自闭症孩子。因为一旦分开,孩子可能并不会感到悲伤,也不会去寻找父母,从而导致丢失。
       许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觉得,孩子既不爱他们,也不需要他们,只是把他们当作能够满足需要的物品,即把父母当作物而非人来看待。3岁男孩丹尼和妈妈同在一间满是玩具的房间里,丹尼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尽管妈妈不停地喊叫他,让他来到自己身边,或让他注视自己,丹尼却毫无反应,依然一遍又一遍地把乒乓球网沿桌子边缘拉好,根本没有注意妈妈的召唤———而且他也从未注意过母亲的存在。直到妈妈抚摸他的手臂,才引起了他的反应。当妈妈唤起了他注意时,他也有意躲开妈妈,从母亲身边走开,把脸贴到对面的墙上,尽力拒绝妈妈走进自己的“领地”。目睹这种对母亲近乎完全冷漠和回避的场面,实在令人震惊,但这在自闭症儿童中极为常见。
       自闭症儿童可能不会与他人进行社会性的目光接触。有时候,他们会有意回避目光接触或似乎在浏览他人,他们也很少参加藏猫猫游戏或其他的躲藏类游戏。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不能发展出共同注意能力,或在这方面发展迟缓。共同注意是指通过眼神注视来引导他人的注意,它是发展其他更为复杂的社会沟通与交往的重要前提,而自闭症儿童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共同注意的缺乏。        
       追寻自闭症的真相
       从不参与社会交往的人身上,我们能推测出,自闭症个体通常无法表现出移情或理解他人的情感。一个自闭症儿童放学回家,看到妈妈在哭泣,他可能不会试图去安慰她,而是会做出不合情理的反应,如大笑或试图摸母亲的眼泪,也可能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母亲在哭。
       对同伴也这样,常常表现出忽视或回避。自闭症儿童往往既不会分享他人的快乐,也不会将自己的快乐与他人分享。当问自闭症儿童的父母如何在一群孩子中认出自己的孩子时,他们往往会说,自己的孩子是独自玩耍的、孤立的那一个。即使自闭症儿童对同伴的游戏表现出兴趣,通常也只是观看,而非参与互动或主动回应。如果一个自闭症儿童参与到同伴游戏中,他表现出来的行为常常也是不恰当的,如到处乱扔玩具或说一些古怪的、与游戏活动毫不相干的话,如他会大叫“埃里克斯,我会冒险一千次!”或把球扔到一边,打断同伴的传球游戏。
       由于玩玩具的能力多是在社会环境中习得的,自闭症儿童缺乏游戏技能就不足为奇了。这些儿童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玩具,或只是对玩具的某一部分感兴趣。他们会采用不恰当的方法来玩玩具,例如,如果将一辆玩具小汽车递给一个自闭症儿童,他不会在地面上假想启动小汽车,发出“嘟———嘟———”的响声,而是对它置之不理,或是举起来在空中摇来摇去,或是在眼前快速地旋转车轮。
       自闭症儿童通常不能进行想象、假装或社会戏剧性游戏。对于那些富有想象力的游戏,他们也只是死板地照本宣科。他们可能会把某一场景原封不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如将一套玩具(里面有汽车、小人、房子等)让自闭症儿童玩的话,他可能会这样玩:将车开到房子前,把两个小人放到车上,然后把车开到另一座房子前,把人拿下来。这套方式与先后顺序,他会持续保持下来并重复进行,绝无变化或根据自己想象来自行发挥。如果一个自闭症儿童喜欢画画,那么他每次画的图案可能完全一样。
       即使是高功能自闭症个体,也可能对建立友谊毫无兴趣,而更喜欢独处。他们无法理解他人的兴趣,可能对他人的感受毫无反应或根本无法觉察。比如,一个刚刚拿到工程学硕士学位的22岁的自闭症患者可能就桥和电梯的知识侃侃而谈,但这种单一的话题显然会让听众不耐烦。但即便听众一遍一遍地尝试转换话题,他也置若罔闻。这种乏味的长篇大论,一直要到有人站出来明确制止方可能罢休。在整个交谈过程中,这个年轻人从不会问交谈者感兴趣的话题或活动是什么。他既没有这样的兴趣,也不会理解他人的需要。即使他有这样的兴趣,往往也缺乏进行恰当社交会话的技巧。        
       沟通缺陷
       他总是像在重复自己听到的话,会使用引用内容中他人使用的人称代词,甚至模仿其语调。当他想让母亲把自己的鞋子脱掉时,他会说:“把你的鞋子脱掉。”当他想要洗澡的时候,他会问:“你要洗澡吗?”
       文字对于他具有刻板的书面意义。他好像不能进行概括,不能把一种表达应用到相似的对象或情境中。即使他偶尔做到了,那也只是一种替代,代表的还是原来的意思。因此,他用Dionne五胞胎的名字为水彩颜料瓶命名———蓝色是Annette,红色是Cécile,等等。然后他会用以下的方式进行一系列颜料混合:Annette(蓝色)和Cécile(红色)造出紫色。
       这些感叹可以被准确地追溯到过去经验。他已经习惯了每天重复“不要把狗从阳台上扔下去”。他母亲回忆说他们在英格兰时,自己曾经因为一个玩具狗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肯纳认为,语言习得的迟缓或不足是自闭症的主要障碍,这一观点保持至今。大约50%的自闭症儿童不能发展出功能性言语,即使获得了言语,实际上也无法与他人交流。事实上,他们获得的言语不仅与正常儿童本质不同,也与其他类别语言障碍儿童的语言性质有异。
       虽然父母也意识到孩子缺乏对社会刺激的反应,但真正引起他们注意的,通常是孩子言语发展的迟滞或孩子到了该说话的年龄却依然不会说话,这才感觉到孩子好像有问题。
       除言语发展迟滞外,自闭症儿童在肢体动作等非言语沟通方面也可能存在缺陷。自闭症儿童通常不会用摇头来表示“否”或用点头来表示“是”,他们很少挥手再见、送出飞吻或运用其他的常规社会姿态。自闭症的早期征兆就是,这些儿童不会使用指点行为引发他人的注意。他们可能会抓起母亲的手,把她带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前,把母亲的手放在物品上面,而不是直接指向该物品(原命令形指点行为protoimperativepointing)。
       同样,他们通常不会指向周围环境中的物品以与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原叙述形指点行为protodeclarative pointing),比如看到火车或飞机时,用指点的方式告诉他人他看到了火车或飞机。这些儿童通常也不会通过目光注视来吸引他人的注意,而这一行为正是共同注意的早期非语言表达形式。他们也不会使用肢体语言进行交流,譬如做出倾倒液体的姿势表明自己想要喝果汁。
       若不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密集训练,多数自闭症儿童是没有语言的,他们既不能使用接受性语言,也不能使用表达性语言,即既不会理解他人的语言,也不会用语言表情达意。也有一些自闭症儿童在婴儿早期发展了语言,他们会使用少量词汇,如“妈妈”、“饼干”、“车,走”等,有的甚至还会用短语进行表达,但到了大约18到30个月的时候,业已习得的语言在几天内或几个星期内突然消失,其后言语再无法获得进步。自闭症儿童的父母经常报告说,孩子在某种场合下非常清晰地说出了某一单词或词组,但以后再也没有说出过这样的单词或词组。
       有语言的自闭症儿童通常也会表现出一种独特的病理性语言模式,如回复性语言(echolalia),即重复他人说过的单词或短语。常见的回复性语言有两种,一种是即时回复,即儿童会立即重复刚刚听到的语句,如自闭症儿童在回答“苏珊,你的外套在哪里”的问题时,就会说:“苏珊,你的外套在哪里”一种是延迟回复,即自闭症儿童会在几分钟、几小时、几天、几年后重复他曾经听过的话。因为他先前听到的语言距今久远,因此人们感觉他们所说的话不合时宜,甚至极为怪异。有时立即性言语回复是很容易辨别出的,如儿童重复的电视广告语、学校老师给出的命令或父母的训斥,如保罗说“不要把你的狗扔下阳台”。
       如果一名自闭症儿童的语言可以和他过去听到的食物联系起来,或者其所用的语言远远高于其当前的语言发展水平,我们就很容易辨别出其所说的语言是回复性语言。在多数情况下,这种回复性语言不具有交流性功能。对自闭症儿童而言,他不能理解自己所说的话语,也不能将其运用在生活中以发挥言语的功能性。
       对自闭症儿童可能出现回复性语言的情境,现在已有了一定了解,尤其是对于即时性回复语言发生的情境。即时性回复语言往往产生于儿童不理解所听到的语言时。如果对所听到的语言无法马上做出反应,自闭症儿童就会重复那些语言。如让一个自闭症儿童摸自己的头,他可能会做出摸头的动作,但如果让他指指别人的头,他可能就会单单重复“指指他的头”这句话,因为他无法理解这句指令的意思。延迟性回复语言的发生条件尚未完全清楚。轶事报告表明,延迟性回复语言往往出现在情绪的高度唤醒情境下。我认识一个非常怕狗的自闭症儿童鲍比。当遇到一只狗时,他会脸色煞白,转身逃跑,边跑边大声说“它不会伤害你的,鲍比”,“摸摸这只可爱的小狗,鲍比”,这些话很可能是他曾经遇到相同情境时听到过的话。但对自闭症儿童出现的特殊的延迟性回复语言情境尚未能做出确切解释。
       如鲍比同样是受到小狗惊吓,有时会大叫“那不是玻璃镇纸!”或“我说了现在上床睡觉!”很明显,当前的环境刺激和他原始的语言刺激相去甚远。
       自闭症儿童还常出现代词反转现象,该现象可能与回复性语言相关。代词反转现象就是把本人称作“你”或者直接叫名字,而不会使用“我”。上面引用的唐纳德的话就是这种语言异常的例证。唐纳德在洗澡之前听到父母对他说“你要洗澡吗?”这一语言情境给唐纳德的经验就是,他曾经就是在这一情境下被洗了澡。如果自闭症儿童是通过回声式语言来交流的,就会用“你想出去吗”或“你想要曲奇饼干吗”这样的表述来表达自己的愿望。这些语言是他们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所听到语言的直接重复。有趣的是,自闭症早期研究中,心理动力学的观察者通常认为,这类儿童不能正确使用人称代词“我”说明他们否定“自我”的存在,而当前较为合理的观点则认为,这种代词反转的言语形式发挥的是回复性言语功能,即与回复性语言具有同样的功能。
       自闭症个体还会经常使用特异性言语和自我创造的新词。特异性言语是指个体连续多次使用异常的单词或短语表达一个称号或概念。如唐纳德使用五胞胎的名字来命名颜料,而不是用惯常的颜色词来称呼;另一个自闭症儿童多次把一种特殊的机械玩具称为“牛鸣”,因为这个玩具启动后会发出哞哞叫的声音。还有一个孩子把卡式磁带录音机称作做“五秒钟自动毁灭”。自我创造的新词是指儿童一直用新异的、编造的单词或短语来表达一个称号或概念,譬如一个孩子用新词“pling”来指称铅笔(pencil)。
       大部分有语言的自闭症儿童都存在言语声律障碍问题,即言语音律特征异常。具体表现为,语调单一(经常被描述为类似聋儿的发声)、发音不清晰或者韵律、节奏、音调异常。因此,他们说话可能过快或过慢,可能在单词中出现错误的重音或音节划分,也可能存在其他异常现象。不幸的是,即使是那些语言技能相对较好的自闭症儿童,也会因语言中的韵律错误而发音异常。
       除上述言语交流障碍外,自闭症儿童在交流方面可能还有其他异常。不仅语言理解受到严重损坏,言语表达可能也并非为了交流的目的。譬如,自闭症儿童的言语自我刺激,很可能是为了获得感官刺激反馈,他们一遍遍重复某种声音、单词或短语,可能是为了刺激而非交流。此外,他们的沟通性语言常常也仅局限于“此时此地”,难于表达过去、未来或假设的事件。
       在语义方面,自闭症儿童仅能理解字面意义,无法理解字面背后的类比、比喻或幽默的含义。如果告诉自闭症儿童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他可能会为了看落下来的猫和狗跑到屋外。对于自闭症儿童,幽默往往难以发挥预期效果。这种仅理解字面意义而不能理解本质含义的特点,往往会干扰正常的互动交流,即使最简单的社会互动也会受到影响。在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干预的项目中,有一个叫丹尼的孩子。一名本科生瑞克对其进行了几个月的干预,丹尼一直称呼瑞克为邮递员,多次纠正却无效果。终于有
       一天,瑞克非常沮丧,他语气坚定地告诉丹尼“我不叫邮递员!”你可能已经猜到结果了,从此以后,丹尼怎样称呼他呢?实际上,自此以后,丹尼就一直叫瑞克“不叫邮递员”了。
       即使是高功能的、具有一定语言能力的自闭症儿童,在进行言语交流时,也经常表现出缺乏感情、吸引力和想象力不够。即使是对那些能引发情感的交流话语,他们也常常仅用含糊的方式来回应,如“好”或“坏”,或“我不知道”(最常用的交流方式)。有时,即使用最直接的方式询问,也可能引发他们用高度具体的奇怪方式来回答。如,当问一个自闭症成年人母亲去世时的感受时,他却回答:“她68岁。”
       听到这种完全立足于具体事物、毫无感情色彩的回答,实在令人诧异、吃惊,但这自闭症人群中是极为常见的。        
       有限、重复、刻板的行为模式
       他的对话中的主要部分常常有强迫性质的问题。他会不知疲惫地说出仅略有变化的语句:“一周有几天?一个世纪有几年?一天有几小时?半天有几小时?一个世纪有几周?半个千禧年有几个世纪?”等等。又比如:“一加仑有几品脱?多少加仑能填满四加仑?”有时候他还会问:“一分钟有几小时?一小时有几天?”等等。
       他的另一项最近的癖好是和《时代》杂志的以往发行刊物有关的。他找到《时代》杂志1923年3月3日发行的第一期的复本,试图去制作一个从那时起到现在每期《时代》杂志发行时间的列表。至今为止,他已经整理到了1934年4月,他记清了每一卷中的期刊数量,以及其他在我们看来毫无意义的事。(肯纳对唐纳德的描述)
       他固执地拒绝喝非玻璃容器盛装的饮料。有一次,因为是用锡杯子装的,他在医院里三天不喝水……他会因已习惯的模式的任何改变而沮丧不安:如果他注意到了变化,会心烦意乱、
       大吵大闹。(肯纳对赫尔伯特的描述)自闭症儿童的行为大多具有强迫性、仪式性、重复性、沉迷性和刻板性。这一行为特征不仅表现在粗大动作、精细动作上,即使在高度复杂的言语方面,也有这一习惯。这些行为往往具有一定的特异性,即其功能仅仅是为了给儿童提供感官的刺激反馈,或为了减轻因行为受到限制而产生的焦虑感。
       粗大动作方面,自闭症儿童刻板行为的主要表现是:有节奏的摇晃身体、左右脚交替晃动、摇晃头、拍打手臂和/或手掌、上下跳跃、旋转、踱步或扭动身体。在精细动作方面,常见的刻板行为主要包括晃动手指、侧脸盯视茶杯把、扮鬼脸、做手势、眼睛呈斗鸡眼、听吐唾液的声响或用手卷头发。做这些刻板行为的时候,往往还伴随着摆弄物品,如重复不断地敲打某物、快速旋转平底锅盖或一段绳子、用手指轻弹书页、在面前挥动物品或旋转玩具小汽车的轮子等。
       重复发声在自闭症中也相当普遍,有的重复发出无意义的语音,也有的重复自创的词句或歌曲片段。这些行为或者是自我刺激的表现形式,或者反映行为的重复性、刻板性特征。若是自我刺激的表现形式,其功能就是为了提供感官刺激。
       自我刺激行为会产生许多问题:首先,很多自闭症儿童将时间大量花费在自我刺激行为上。尽管每个自闭症儿童花费在自我刺激行为上的时间多少各异,但很多儿童早上一醒来,就开始进行自我刺激,再无其他活动。其次,这类行为看上去非常怪异,从而为自闭症个体打上了独特的印记。最后,大量研究表明,自我刺激干扰了个体对外界的学习和反应。因此,大量研究将视角集中到了自我刺激行为的本质及消除自我刺激行为的方法上。但这仍然是自闭症个体行为方面最复杂、最难以理解的现象之一。
       除自我刺激行为外,自闭症个体也会表现出其他强迫性和仪式性行为。我们观察到,有些儿童会强迫性地按照地砖或墙纸的图案排列物品,或者会一遍又一遍地用积木搭出完全相同的形状。当拿到玩具车时,自闭症儿童也不会以常规方式去玩,而是把它们整齐地排成一排,或者按照颜色分类,或是让车头都朝向一个方向。任何阻断这种刻板排列的行为,如增加、减少或重排,都会让他受不了,甚至大发雷霆。
       有的自闭症儿童会一直收集或携带某种物品,如小石头、小木棍、碎布头或某个特定的玩具。把这些东西拿走是非常困难的,往往引发他们强烈的阻挠或反抗。据我所知,自闭症儿童喜欢携带的物品主要有:快餐调料包、玩具螺丝(通常一手拿一个)、树叶、电话簿上的纸或瓶盖等。我记得曾见过一个自闭症小男孩,他睡觉时不喜欢泰迪熊或毛毯,而是一直拿着手持真空吸尘器;还有一个自闭症小女孩,无论走到哪里,手里都要拿着停车牌。
       除了眷恋物品,自闭症儿童还会强烈抗拒任何外界变化———用肯纳的话说,就是“对环境维持原样的焦虑性强迫要求”。譬如他们会立刻注意到家具排列位置的变化并试图恢复原貌,若无法实现,就会非常沮丧。有时候,甚至最微小的变化也会被察觉到,如他们会注意到桌子上一个小雕像被移动了几英寸,或者曲奇饼干在储藏柜上被放错了位置。例如,一个自闭症小女孩可能会因为看到装燕麦圈的盒子没盖上、抽屉打开了、父亲的躺椅倾斜着、客厅的窗帘半开半闭等就会表现得异常不安。毫无疑问,她大发雷霆会让父母、兄弟姊妹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忙于解决这些“冒犯”她的问题。
       生活习惯或熟悉的交通路线的变化,都会引起自闭症儿童的焦虑,而预期计划的更改同样让他们难以接受。因此,对其父母而言,维持原状是必须的。如果孩子已经习惯了坐车沿特定路线去学校或去其他熟悉的地方,偶然改变行驶路线或速度,都可能让他们大发脾气。一位自闭症儿童的母亲报告说,因为没有在设有停车标志的地方减速、停车,她已收到了多张罚单。因为以前这个位置是没有停车标志的,最近才放上了停车标志,可自己的儿子已经习惯了经过该处时以原有速度行驶,一减速他就会大吼大叫。
       在记忆那些琐碎或价值极低的信息方面,自闭症个体表现出近乎刻板的专注(ritualisticpreoccupations)。如他们会机械地记忆火车时刻表、公交时刻表、电视节目表、地图、电话号码簿上的连续数字或日期等。前面提到的自闭症儿童唐纳德就是一个典型,他狂热专注《时代》杂志的期刊编号。自闭症个体这种机械记忆能力往往让人惊叹,但记忆的内容并无实际意义,他们虽然已经背熟火车或公交时刻表、电视节目表或电话号码表,但可能从来都不会去乘坐火车或公交车,也不会去看那些电视节目或拨打记下的电话。但对他们而言,这些机械记忆和保持信息的行为极其重要。
       自闭症儿童的强迫性和仪式性行为的主要表现在,行为必须以某种特定方式进行。如坚持每天同一时间观看某一电视节目、进门前敲打门框三次、只使用某种固定的餐具(譬如赫伯特只用玻璃杯喝水)、只穿红衣服或者把传单折叠得四四方方等。很多自闭症儿童具有强迫性的饮食习惯,他们只吃某一种或两种食物、只吃某种颜色的食物,或者只有当食物放置在盘子的某一特定区域才吃。这些行为给他们的父母和家庭带来许多麻烦。例如,一个孩子经过停车场时,要拍打每辆车的车牌。不言而喻,这一家子出去时,每次都尽可能绕开停车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会找一个距离目的地最近的地方停车,以尽可能减少自闭症儿童拍打车牌的数量。
       即使语言能力较好的自闭症个体,在与他人进行交谈时也会表现出强迫性行为。最为常见的就是重复性提问,并且要求回答者每次都以某种特定方式回答或提供某种特定答案。如果对方真的以他们期望的某种方式回答了问题,他们的情绪就非常激动。倘若一个自闭症儿童参与到一个他喜欢的话题,想转换话题是相当困难的(譬如前面提到的那个对电梯和桥侃侃而谈的工程师)。我曾见到一个完全沉迷于沃尔沃汽车的自闭症儿童,他经常随身携带一本描述沃尔沃汽车型号的小册子,在马路上到处寻觅沃尔沃汽车。为了能参观沃尔沃汽车厂或在摆放沃尔沃汽车的通道上走一走,会非常努力地完成一切要求他完成的任务。另一个自闭症青年对新闻节目主播非常着迷,从不谈论与之无关的内容。        
       对物理环境的异常反应
       大部分情况下,即使对他说话,他也会自顾自地继续进行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然而他给你的感觉又是他并非有意不理睬你或跟你对立,他们只是如此遥远以至于你的信息完全到不了他。
       他表现出一种精神上的心不在焉,这让他毫不在意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最让人困惑和沮丧的是获得他的注意困难重重。自闭症儿童对环境的反应较为异常,不是对环境刺激毫无反应就是过分敏感。父母常怀疑孩子是否感官受损,如看不见(眼盲)或听不到(耳聋)等。之所以有这样的疑虑,是因为当有很响的声音或喊叫孩子的名字或有其他听觉刺激时,孩子都毫无反应。
       还有就是,孩子到了该说话的年龄还不会说话,语言发展的缺失同样引发父母对孩子存在听觉障碍的猜测。自闭症儿童对视觉刺激也可能没有反应,如看到他人进入房间或对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人或物没有反应。
       然而这些儿童并不是真正存在感官缺陷。相反,那些叫到名字或听到巨响时没有反应的儿童,可能对搓糖纸发出的沙沙作响声有反应,也会重复广告中的叮当声。此外,自闭症儿童还可能对噪音极其敏感,如有的自闭症儿童在听到猫的喵喵叫声时,会马上把耳朵捂上。
       而那些表现出有视觉障碍的自闭症儿童,可能对周围来往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却能发现几英尺外很小的一粒糖,或因看到灯光中飘落的线头而惊呆。显然,这些儿童的异常反应是在行为层面上,而不是感官缺陷。
       自闭症儿童表现出的感官兴趣异常也很常见。他们可能会用手触摸某种材质的物品、舔舐物体、用鼻子闻人闻东西,或把耳朵贴在发声的声源,如立体声音响的喇叭上。我曾见过一个自闭症小女孩,她会走到陌生男人面前,卷起他们的裤腿,触摸袜子。这些儿童可能会专心致志地凝视旋转的物品,如冲洗的马桶、陀螺、洗衣机或电风扇。他们所喜欢的刺激有些是大家都喜欢的,有些却是大家极力避开的。
       自闭症儿童可能对触摸、疼痛和温度反应迟钝,也可能极其敏感。经常有报告称,自闭症儿童对疼痛反应迟钝,在摔倒、擦破膝盖、头上撞出肿块时,既不哭泣,也不寻求父母的安慰,多数情况是爬起来、若无其事地继续进行刚才的事。许多父母对这一特征感到焦虑与不安,因为他们担心即使孩子受了重伤,家人也无从知晓。与之相反的是,有些自闭症儿童对与他人的身体接触过分敏感,稍有碰触就会反应激烈。
       这类儿童对感官刺激的异常反应非常有趣。不仅因其对感官刺激表现出的怪异行为,还在于感官缺陷对学习造成的严重后果。因为从环境中学习,需要专注于环境中的相关刺激,感官缺陷会对学习造成直接影响。
责任编辑:马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自闭症, 自闭症日, 追寻自闭症的真相

继续阅读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