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中的胡乔木:亲自登门劝吴祖光退党

《胡乔木传》编写组

2015-04-15 08: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由邓力群担任组长编写的《胡乔木传》在2015年1月出版,并在春节后上市。澎湃新闻经授权摘编该书中关于胡乔木处理1986年冬学生事件的相关内容。
       十二届六中全会开过不到三个月,胡乔木在会上发出的关于“最危险”的警报,便成为了现实。
       这股浪潮最早从上海掀起。早在11月3日至7日,上海举行有一百多人参加的“改革中社会问题研讨会”。会上,一些人发表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其中王若望是一个突出的代表。他完全背弃同胡乔木谈话时表示的态度,放肆狂言,说:“我认为现在改革的要害,就在于共产党本身要改革,这个不改革,什么政企不分、民主等等,都会落空。要实行多党政治,民主党派与共产党要平起平坐,分庭抗礼。”刘宾雁则大声叫嚷“新闻自由”,说“言论不自由的实质就是只相信权力,害怕真理,害怕人民”,“会造成民族的退化”。
       11月26日,中宣部研究室的一个内部信息对此作了反映。胡乔木于12月10日将这份材料转送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市长江泽民和市委各常委,并说明:“事情是上月在上海发生的,市委早有所知,对王若望在这次会议上的言论亦必了解得更详细。只因这个文件是中宣部发出的绝密增刊,不知是否会分送地方,故送上供参考。”
       1986年12月中下旬,合肥、北京等地一些高校相继出现学生闹事的情况。针对这种混乱局面,《人民日报》于12月23日、25日和29日,连续发表社论《珍惜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和两篇评论员文章《政治体制改革只能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讲民主不能离开四项基本原则》。
       针对少数学生闹事问题,邓小平于12月30日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指出:学生闹事,大事出不了,但从问题性质来看,是一个很重大的事件。凡是冲天安门的,要采取坚决措施。我们对学生闹事,前一段主要采取疏导的方法,是必要的。疏导,也包括运用法律的手段。如果破坏社会秩序,触犯了刑律,就必须坚决处理。他强调:凡是闹得起来的地方,都是因为那里的领导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这也不是一个两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是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的结果。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否则就是放任了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件事发生了,也是好事,提醒了我们。应该说,从中央到地方,在思想理论战线上是软弱的,丧失了阵地,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个放任的态度,好人得不到支持,坏人猖狂得很。四项基本原则必须讲,人民民主专政必须讲。要争取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没有人民民主专政不行。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对为首闹事触犯刑律的依法处理。不下这个决心是制止不了这场事件的。对于那些明显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这次就要处理。可能会引起波浪,那也不可怕。对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处理要坚决,他们狂妄到极点,想改变共产党,他们有什么资格当共产党员?
       邓小平又说:在六中全会上我本来不准备讲话,后来我不得不讲了必须写上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那一段话,看来也没有起什么作用,听说没有传达。反对精神污染的观点,我至今没有放弃,我同意将我当时在二中全会上的讲话全文收入我的论文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还要搞二十年。民主只能逐步地发展,不能搬用西方的那一套,要搬那一套,非乱不可。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我特别强调有理想、有纪律,就是这个道理。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否定党的领导,十亿人民没有凝聚的中心,党也就丧失了战斗力,那样的党连个群众团体也不如了,怎么领导人民搞建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不可缺少的,不要怕外国人说我们损害了自己的名誉。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有希望。处理学生闹事是一件大事,领导要旗帜鲜明,群众才能擦亮眼睛。领导态度坚决了,就闹不起来了。
       1987年1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向全体党员和干部、群众传达《邓小平关于当前学生闹事问题的讲话要点》的通知。随后,中共中央又作出决定,将邓小平在十二届六中全会上关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讲话发到全党。1月13日,中纪委发出《关于共产党员必须严格遵守党章的通知》。同日,中共上海市委纪委开除了上海作家协会理事王若望的党籍;17日,中共安徽省委纪委开除了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方励之的党籍;23日,中共人民日报机关纪委开除了人民日报记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宾雁的党籍。中央要求,对上述三人点名批判。
       1987年1月10日至1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委托赵紫阳、薄一波、杨尚昆、万里、胡启立召集党的生活会,对胡耀邦进行批评帮助。参加会议的除政治局、书记处的成员,还有中顾委的王震、高扬,中纪委的王鹤寿,以及宋平、吕东、朱厚泽、尉健行等。生活会由薄一波主持,共开了两个全天加三个半天。会上有21人发言,4人提出书面意见。
       胡乔木在会上没有讲话,只在会议最后一天提交了一份书面意见。胡乔木表示:完全拥护中央常委决定召集这次非常必要的党的生活会,完全拥护邓小平同志12月30日的重要讲话,完全同意许多同志对胡耀邦同志所提的同志式意见,欢迎胡耀邦的检查,并肯定胡耀邦的功绩。胡乔木指出,胡耀邦同志的主要错误,是把个人和党的关系以及个人和国家的关系摆得不适当,因而很不尊重甚至无视党章和宪法的基本规定,与目前党内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发展有密切关系和直接责任。胡耀邦同志自己觉得思想解放,其实他的思想是很不自由的。他过高地估计了个人的作用,这就使他陷入了相当程度的盲目性,因而思想得不到自由。胡乔木还说,自己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应作重要的自我批评,这次时间来不及了,将在其他机会进行。
       1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胡耀邦在会上检讨了他担任党中央总书记期间违反党的集体领导的原则、在重大的政治原则问题上的失误,并请求中央批准他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会议接受胡耀邦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的请求,推选赵紫阳代理党中央总书记。
       1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当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若干问题的通知》(1987年4号文件),指导这场斗争健康地进行下去。胡乔木参加了这个文件的审改工作。
       这年夏天,中央书记处在北戴河开会。会议决定对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王若水、于浩成、吴祖光、苏绍智等的处理意见。胡乔木在会上提出,有关理论方面的问题不要列为处分理由(会前他曾先后向胡启立、薄一波、邓力群谈过这个意见,胡启立即向赵紫阳报告,都同意),还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代表中纪委通知吴祖光劝其退党。会后,中纪委作出通过适当方式对吴祖光“劝退”的决定,起草了《关于对吴祖光所犯错误的处理决定(稿)》。胡乔木应中纪委常务书记王鹤寿之请,对文件作了修改。
       8月1日早晨,胡乔木到吴祖光家里,向吴祖光通报了中纪委劝吴退党的决定和有关劝而不退则除名的规定。胡乔木希望吴祖光先对中纪委决定表态。吴祖光表示接受这个决定。胡乔木即告以出党仍是剧作家、京剧编导,写作和社会活动不受影响。在座的吴祖光夫人新凤霞问胡乔木:劝退是否也包括我?胡乔木说:劝退决定内容很清楚,与你毫无关系。你是一个好党员。从朋友立场出发,我认为你爱护祖光多了些,政治上对他监督帮助少了些,希望以后继续努力工作。胡乔木告辞时,吴祖光、新凤霞夫妇送出楼,一直把他送上车。
       8月19日,胡乔木致信赵紫阳,叙述了对吴祖光劝退的经过,并说明自告奋勇登门劝退的缘由。胡乔木写道:“吴祖光劝退一事本应由中纪委同志进行,我为何自告奋勇?此因我曾因事与吴夫妇结识并保持友好和受到尊重的关系。我前往三言两语就完成了任务,这比其他同志有利,且声明愿继续来往,亦符合党的政策。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
       胡乔木气喘吁吁登上四楼,亲自登门劝吴祖光退党,心情是复杂的。明知要得罪人,一般人避之犹恐不及,他却觉得只有这样去做,才对得起党,对得起朋友,他的心才得安稳。这大约就是胡乔木恪守他曾经提倡的政治伦理的一种表现吧。
责任编辑:马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乔木, 吴祖光, 资产阶级自由化, 胡乔木传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