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经济探底下的总理自信

吴晓波

2015-04-16 0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季度的经济形势座谈会原定在4月10日举办,后来推迟到了14日,期间,李克强总理去了一趟东北老工业基地、接见了美国商务部长。        
       座谈会的地点定在中南海的国务院第一会议室,前后两个半小时,给人总的印象是:宏观略显凝重,微观非常活跃。        
       总理关心的三个新数据       
       在社科院副院长李扬、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等人的分析中,全球经济正陷入一个较长期的半衰退通道中,用IMF总裁拉加德的话说,欧美经济进入“新现实”,而这与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便构成了一种共生互振状态,列国均难免其外。相比较,中国经济的健康度和可腾挪空间显然是最好的,李扬等人因此提出了加快外汇储备管理体制改革等建议。        
       在宏观经济学家们看来,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稳信贷,放货币”是一种可以大胆尝试的调控手段。        
       用更通俗一点的话说,二季度之后,股票也许还会再“飞”一会儿,降准和降息也许是可以期待的,固定资产投资的力度也许将加大,而房市的回暖在某种程度下也是可以被容忍的。        
       我听到了“泡沫”加大的声音。        
       在我写这篇专栏的时候,15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的数据,一季度GDP增速为7%,创下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新低。        
       在14日的座谈会上,总理显然已经比我们更早地了解到这个数据。在他看来,当前的中国经济“总体平稳”,不过总量矛盾和结构性矛盾的交织则应该充分警惕。        
       曾在中国最大的农业省河南掌印多年的李克强对节气非常熟悉,他说,四月的农业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宏观经济也应该做好“衔接期”的工作,“这就好比骑自行车,我们一方面要看到丰收的远方,同时也应该过好眼前的这个坎。”        
       相对于传统意义上的一些经济关键数据,如投资、出口、消费及工业增长值,李克强提出了他掌控中国经济良性化成长的三个新指标,那就是:充分就业、居民收入增长和环境改善。        
       这三个数据在今年的一季度表现得都还不错,失业率维持在5%的中低水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8.1%,而能耗下降的趋势很明显,总理的基本信心应在于此。        
       “互联网+”这把火是总理点燃的        
       我被安排在第六个发言,前五位均为宏观经济学家,自我之后的四位则全数是企业家,后半场的气氛明显要热烈得多。        
       “现在民间两把‘火’,一个是股票,另一个是互联网+。”这是我发言的开场白。        
       自今年两会上,总理提出“互联网+”的概念后,一把转型大火已被轰然点燃,如今行走互联网企业或传统企业,无一不热烈讨论“互联网+”。中国企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命题,最早提出于1998年东亚金融危机前后,然而在后来的十多年里,外延式扩张仍然主导着成长的逻辑。时至今日,应对挑战、积极转型无疑已成为业界共识。        
       坐在我旁边的张瑞敏,是被邀约与会的传统制造业代表。创办于1984年的海尔是中国大制造时代的标本,以大集约生产和精细化管理著称,可是在今天,张瑞敏开始颠覆所有的制造业管理理念,决然推行组织变革和渠道创新。        
       “海尔有8万多名员工,如今,我们裁员2.6万人,彻底去除中间层,把决策权、分配权和用人权,统统下放给员工。海尔有3万家专卖店,在过去,这是海尔最大的资产,但现在却可能是负资产了,我们积极转型,一季度,海尔的网上销售增加了250%。”张瑞敏的介绍,引起了总理很大的兴趣,频频互动交流。        
       在座谈会上,总理还特别关心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随着移动互联网热潮的到来,移动应用、电子商务正成为产业经济的一次强劲促进力量,然而,中国的宽带能力非常弱——总理用了一个对比数据,“我们的互联网应用可以排名世界第一、第二了,可是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的带宽在世界范围内排名在80位以后,所以,必须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 
      
吴晓波在经济座谈会上发言
       我所提出的四项政策建议        
       在这次座谈会上,围绕着产业创新与企业转型,我提出了四项政策建议。        
       其一,优化扶持政策,政府资金与风险投资融合。        
       为了推动企业创新转型,每年各省市的经信、科技及文化部门都会投入大量的扶持资金,然而它们的使用效率都比较低下,我建议将这些政府的扶持资金与民间如火如荼的风险投资资本相融合,让更具效率和风控意识的风投企业去寻找、评估和投资扶持项目。        
       其二,加速优胜劣汰,发挥地方政府的产效政策。        
       建议地方政府利用好手中的土地和税收扶持政策,在落后产能的淘汰过程中,以量化考评的手段,发挥更为积极和主动的作用,从而加速推进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在这一方面,心要更狠一点,胆子要更大一点。        
       其三,推动跨境电商,用互联网思维轰开突破口。        
       我不太看好当今的自贸区模式,相比,我更青睐杭州正在展开的跨境电商试点,后者用互联网思维应对全球化,是外贸体制改革中的互联网+试验,跨境电商的试点有机会在关、税、汇、检等通关政策上实现简政放权、提高效率,达成真正的制度创新。       
       其四,鼓励品牌外销,摆脱中国制造低端化形象。        
       在欧美主流市场的白色家电销售中,中国制造的比例高达50%,可是中国品牌的比例只占3%,而且长期以来没有摆脱低端化的形象。政府应鼓励并扶持拥有核心技术的中国品牌走出去,尝试打正面战场,全力改善中国商品的形象。        
       最大的政策工具是简政改革        
       “我有一只‘政策工具箱’,里面还有很多工具的。”总理半开玩笑地说,“当然,最大的工具是改革。”        
       “简政、放权、搞活”,这是李克强政府上任来最鲜明和突出的执政风格,在座谈会上,他对权力下放和加大市场调控能力的执著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网易丁磊在汇报他的公司参与跨境电商的业务时,提及“海关在星期天不提供服务,这不太符合互联网二十四小时运转的规律”,总理当即打断,侧脸问相关部委领导,“你们了解这个情况吗?”答,“我们已知道,正在改进中。”总理又转头对国办说,“你们抓紧督促。”        
       中兴通信的侯为贵汇报时说,中兴在去年为银川市打造了一个智慧政务平台,完成432项政务的一站式审批,审批时限缩短了78%,企业注册由五天压缩为一天,总理非常高兴,立即建议有关部门专门去看一看。        
       我在汇报时谈及了一个现象,东南一些省份的外贸企业主,每年有一半时间在做业务,另外的一半时间则疲于应付各个政府部门的种种报关、退税等事务,总理很感慨地插话说,“沿海的民营资本已经很发达了,还要一半的时间,那中西部会怎样呢?反过来,这也是潜力,时间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是朋友,把浪费的时间解放出来,就是朋友,就是金钱。”
       本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澎湃新闻“翻书党”经授权转载吴晓波频道所有吴晓波专栏。
责任编辑:马睿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吴晓波, 经济形势座谈会, 李克强总理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