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安县抗日军事指挥长陈焕

2021-06-19 09:1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巡店陈煥烈士夫妻合葬墓
陈焕(1910——1945) 河南光山县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我党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和政治工作干部。1928年参加红军,1934年11月随红廿五军长征,到达延安后进入抗大学习。“七·七”事变发生后,从延安南下到达鄂豫边区,参加新四军第六大队。1940年春,京安独立营成立,陈焕任营长。1942年夏,京安和应城两个独立营升级,整编为新四军第五师第二军分区独立五团,陈焕任团政治委员。1945年春,该团编为十五旅四十五团,陈焕任政治委员;同年6月,他调任京安县抗日军事指挥部指挥长。1945年6月,在安陆县翟家庙附近与顽伪两面派许佑祥部战斗时,突遭日寇袭击,中弹牺牲。
初战不利找教训
1942年秋季的一天,驻应城日军五十八师团出兵一部,“扫荡”安陆桑树店董家榨我京安县党政军机关所在地,陈焕即率一营三个连前往反击——这里因是我游击根据地,故敌伪军频繁来此“扫荡”。1940年农历八月初八,敌偷袭我五师柏树黄被服厂,集中屠杀我工作人员和无辜百姓数十人。此次,为严惩敌伪,陈焕亲自布置兵力,指挥一连正面主攻,二连、三连左右策应,战斗相当激烈。敌军受到沉重打击。此战虽因敌我力量悬殊,加上三连指挥员优柔寡断,贻误战机,招致班长郭远海及两名战士牺牲。
再战英勇建奇功
陈焕每次作战后,即领导全体指战员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以利再战。他善于扬长避短,灵活巧妙地指挥作战。敌怕夜战,他常利用夜间寻机歼敌。
1942年董家榨战斗之后不久,陈焕率部在京山罗店伏击日军汽车四辆:接着奔赴安陆城边,利用敌军夜间闭关自守的弱点,偷袭了驻德慧寺伪军晏永宽部,毙伪军八名,伤数名。此战对敌震动很大。1943年5月,陈焕接到情报:云梦伍洛寺据点敌伪军配合云(梦)孝(感)之敌蠢蠢欲动,即将下乡“扫荡”。该据点敌伪作恶多端。彻底消灭他们已是民众的迫切要求。陈焕和团长赵明义研究决定:全力以赴,夜袭敌伪。日头快落山时,部队从安孝交界处军刘湾出发,急行军50余里,于晚10时许到达伍洛寺。陈焕、赵明义当即布署部队,声东击西,东西夹击,速战速决。他俩一个指挥一个连兵力在据点东面佯攻以牵制敌人,一个指挥四个连全力捣毁西面围墙,突入据点夹击。战斗不到一小时,就将10多名日军和40多名伪军全部歼俘。拔掉了伍洛寺据点,云梦据点日伪军惊恐异常。第二天,城内敌伪军倾巢而出,到伍洛寺地区妄图对我选行报复性“扫荡”,可是,陈焕早已率部转战应南地区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
1944年2月,敌伪在安陆同兴店、双路口、席棚等地的据点,被陈焕等一个个拔掉,迫使其龟缩安陆县城。同年5月,他配合主力部队进行大小鹤山西“反扫荡”战,击溃伪军十一师一部计1千余人。陈焕指挥作战,具有非凡的胆略和气魄。1945年2月12日(乙丑年腊月三十),陈焕等率部在应城包家墩与驻应城日军一部相遇,他果断地指挥部队占领有利地形和位置,与敌作战。敌军在密集的枪声中向我军阵地扑来。这时,陈焕仍“按兵不动”。同志们都知道:陈焕重近战,不到最好的时刻是不下作战令的。敌军运动到我前沿阵地时,“打!”陈焕一声令下,我军枪弹齐发,将敌压在阵前。接着,他指挥一个排冲向敌阵,被敌击退。紧接着,他又挑选战斗力强的战士80人组成突击队,与敌展开白刃战。敌猝不及防,迅即败退,此战,毙伤敌10多人,俘敌3人。
在鄂中,陈焕指挥对日伪军作战灵活巧妙,敢打敢拚,屡建战功,为开创和发展抗战大好形势作出了贡献。
有理有节打顽军
陈焕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对于国民党顽军,区别不同情况,用不同方式进行斗争和争取工作。在一定范围内,对壮大革命力量,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派起到了显著的作用。1941年6月,京山蒋民安的一支地方游击队100余人,与摆脱国民党二十九集团军控制的川军夏金凯部300余人相勾结,在宋河、坪坝、三阳店地带为非作歹,群众恨之入骨,责骂他们:“简直跟日人一样!”一次,蒋、夏在平坝“绑票”(绑架商民)100多人,一齐解到毛家凼,勒索钱财。我基层干部和民众将其罪恶活动和行踪纷纷向陈焕报告,并要求予以惩治。担任京安独立营营长的陈焕,面对蒋、夏土匪般的行径,恨不得一口吞掉他们,但,考虑到夏部摆脱国民党控制,有可能对其争取这一条件,便采取不同的斗争策略:打击蒋部;对夏部在打击其气焰之后相机争取。陈焕在边区保安司令部、十三旅三十七团和京安八区区中队的指导、援助和配合下,率部袭击了蒋、夏武装,解脱了被绑押的全部商民。该部遂从毛家凼向火龙凼、三祝城逃窜。陈焕一面在保安司令郑绍文的指导下,派人对夏部进行政治工作,向其讲明我党政策,指明前途,表明我军愿望和诚意,一面率部跟踪追击,对其造成“盘马弯弓,引而不发”之势。在我武力威慑和政策感召下,夏金凯遂决然与蒋部分道扬镰,率部在崔家冲投向我军第五师,被编为“洪山支队”。该部在反正的当天晚上,有九名家属在殷家凹添了孩子。陈焕亲自找当地干部、民众对她们的生活逐个进行安排和照料。为争取这支队伍,扩大抗日力量,陈焕花费了很多心血,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我两名战士,在实施争取任务中献出了宝贵生命。后来,洪山支队在配合地方军民抗战、打击敌伪和为我军解决武器弹药等方面起了很好作用,
1943年5月,驻应城杨家河地区的国民党二十二集团军一二七师三八0团之一部在国民党叫嚣“解散共产党”的声浪中,进犯我京安县党政机关驻地。陈焕等对其一举歼灭,毙、伤、俘顽l0 0余人,缴获轻机枪8挺,其它武器100余件。1945年独立五四整编为十五旅四十五团之后,陈焕配合我主力部队参加花屋湾战斗,承担阻击任务,为夺取战斗胜利立下了战功。当时,日寇发动了豫西、鄂北战役,进占南阳、老河洞口一线。李先念亲自率五师3千主力从大悟山出发,进入白兆山牵制敌人。此时,占驻白兆山岭北花屋湾一带的国民党特务武装别动队和两个游击纵队对我进犯。陈焕配合主力将其全部包围。此战,激战两昼夜,生俘别动队少将支队长孟慰民以下官兵600余人,获大批武器弹药。参与顽军行动的国民党安陆县党部书记长郝仪轩被击毙,安陆县县长贺理华狼狈逃窜,白兆山根据地被我恢复。
1945年元旦,陈焕等率部配合十三旅三十七团三营活动于京、安、应三县交界的桑树店、仁和店等地区。五团团部和所属两个连驻在安陆南部的董家榨、陈家湾,另三个连驻在西南的几个村子里。这天早晨,侦察员前来报告:“国民党川军一个营和土顽游杂数百人从雷公店方向向我五团驻地进犯。”据此报告,陈焕即与赵明义等研究作战方案,命令部队进入阵地。此时,我前哨己与敌接上了火。赵明义命令团宣传干事周村和作战参谋汪均然带两个排向川军后侧迂回,与向其左边出击的三十七团三营相策应。在我沉重打击下,川军被击溃,营长被击毙。战后,陈焕即对战俘宣讲我军政策,并请示军分区给被击毙的营长一副好棺材和200块银元的安葬费,其尸体与战俘一并送还原部。这件事使川军官兵感激涕零,深感“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队伍”。自此,川军此部不仅不骚扰我根据地,而且还经常“找老四喝酒”(意即:同我联系),为我军提供情报和武器弹药。
尽力建设根据地
1944年,由于日伪对我频繁的“扫荡”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夹击,鄂豫边区人民生活和部队给养都十分困难。边区党委要求参加安应县委进行橙山乡“组织群众大多数”试点工作的党政军干部和战士,大力开展生产自救运动,以自己的双手粉碎敌、伪、顽的经济封锁,巩固根据地。陈焕等率独立五团担负着保护试点的任务。他动员部队帮助当地群众利用荒山野地发展生产。有的战士对此有想法:“背枪的只管打仗,要扛锄头不如回家当老百姓。”陈焕耐心对他们讲生产自救的意义、讲我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的根本区别,帮助他们提高认识,鼓起生产自救的劲头。陈焕身患严重胃病,仍坚持同战士一起挖塘泥、养猪、养牛、打木梓油,为战士们树立了榜样。这一年,独立五团除了为群众生产作出贡献外,也使本部队做到了蔬菜自给。他们在山坡上种的萝卜大的一个有二三斤重。
陈焕小时,未进过学堂。参军后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他刻苦自学,由一字不识,到能够写信、看文件。在战争年代哪怕时间再紧,他也要利用战斗和工作间隙读书、练字。不仅自己学,而且还鼓励战士学习。他常跟战士们说:“战时学文化,抗战胜利后好为建设新中国出力”。通信员肖树田(李店人)、饲养员韩忠林,就是在他的帮助下养成学习习惯,摘掉“文盲帽”的。
陈焕注重干部战士的杀敌热情,并善于将他们的这种情感及时引导到正确的方面来。1944年春,五师师政剧团到京安地区演出,陈焕等率部队担负保护剧团安全的任务。当时,敌伪顽活动猖獗,经常在这一带“扫荡”、骚扰我军民。一天,剧团正在京山、安陆县交界处的一个村内演出,突然发现敌情, 据守宋应安路之敌伪已窜到演出地附近各村。不一会,我排哨同敌伪接上了火,战士们纷纷请战。面对战士们这股要求杀敌的热情,陈焕是十分高兴的。然而,此时他想到的是: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剧团,且敌情不明,若不把战士恋战之情引到部队所担负的主要任务上来,势必会造成不良后果。于是,他和团长当即向战士作转移撤退动员,并由他和团长带领部队掩护师政剧团迅速朝大山头方向转移。事后查明,敌人此举是对剧团来的。由于陈焕果断处置,保护了剧团的安全,得到上级的好评。
陈焕能正确对待职务变化和工作变动。1945年春,独立五团被整编为十五旅四十五团,陈焕由政治委员调为副政治委员,他毫无怨言,仍一如既往地为党工作。不仅如此,他还主动帮助另一位同他长期在一起战斗的对“降”职有想法的干部做思想工作,使那位干部愉快地接受了组织安排。
陈焕作风民主,生活简朴,关心战士,爱护人民的美德,使曾经跟随他干过革命的老同志们至今仍铭记于怀。陈焕办事同大家商量,不摆架子、不动辄训人,处处以普通战士姿态出现在指战员面前。战士摔跤,陈焕与之比试,他个子小,常被战士摔倒,战士们乐,他也乐。“丢手帕”,他可被“逮”住了,照样被战士罚以“牛耕田”。行军时,他的马经常让给伤病员骑;背干粮,他跟大家一样多;包扎伤员,仅有的一个卫生员忙不赢,他亲自帮忙。
革命夫妻情如海
1943年,陈焕和中共应城县委会秘书刘琦结婚。他同刘琦在杨家河壕内头村结婚时,只备办了些许花生、糖块就算是“婚宴”。婚后第三天,陈焕就与刘琦分别转战沙场。由于战斗频繁,他和刘琦见面机会很少。当时陈焕身体多病,组织上为照顾他,提出把刘琦调到他身边工作,陈焕说:“还没到时候,不能为我而让她离开她的工作岗位。”婉言谢绝了组织的关怀。
正当陈焕所追求的抗日战争胜利之日即将到来时,他却不幸遇难。1945年6月28日,上级命令陈焕率部打击活动于京安罗店、田店一带的黑色顽匪许佑祥部。次日拂晓,陈焕带着部队在安陆西南翟家庙附近正与许部进行战斗时,不料,从巡检司来的一股日军突然从我后面冲杀过来,陈焕同志不幸中弹,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京安县指挥部战士冒着弹雨,将他的遗体抢回,安葬在京安县委机关驻地鸡虱子湾后山坡上,当地老百姓和指挥部干部战士聚集村头,为陈焕举行了葬礼。在葬礼上,刘琦哭干了眼泪,亲手与同志们一起,安葬了自己的亲人。
陈焕牺牲时,刘琦年纪还较轻,此后虽然有人对她表示爱慕,但她一直没有再婚,而是扶养大了与陈焕所生的孩子。直到自己年岁已高的时候,她留下遗嘱,去世后与陈焕合葬。刘琦去世后,她的儿女遵照她的遗愿,把她的骨灰盒葬入了陈焕的墓中。

安陆妇联
原标题:《京安县抗日军事指挥长陈焕》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