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结束40周年︱逃离西贡:美军在越南的最后时刻

沙青青

2015-04-29 1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跳出战争泥潭:美国已决意撤离
       自1973年1月《巴黎协定》签订后,美国就立刻开始了从越南撤军的工作。除了在西贡等地保留用于防卫的小规模陆战队外,作战部队在随后两个月间陆续撤回国内。失去美军支援的南越军队在随后的一年多内“毫不意外”地兵败如山倒。时至1975年1月,北越为了尽快统一全国,决定发动最后的大攻势。在短短三个月间,北越武装陆续攻取了顺化、岘港等南越主要城市,直逼南越首都西贡而来。
       此时的美国断然无意再次掉入这个“战争泥潭”。然而,无论是“半路上位”的福特总统、长袖善舞的国务卿基辛格还是美国驻南越大使格雷厄姆•马丁(Graham Martin)都希望美国能以一种更体面、更从容的方式撤出越南。面对北越势如破竹的攻势,白宫方面却又放不下架子与越共方面直接接触,而是选择转而与苏联沟通。为此,基辛格在1975年4月16日紧急召见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转交了福特总统致勃列日涅夫的亲笔信。基辛格告诉多勃雷宁美方希望苏联能协助控制越南的局势,同时也让苏联转告河内方面:美国当局不希望北越对美军飞机发动攻击,甚至希望他们在美国人完全撤离后再对西贡发动总攻。
       
正在向福特总统、基辛格汇报的马丁大使(左一)。自1973年上任后,格雷厄姆•马丁大使是美国在越南各类事务实际上的最高负责人。
       不过,苏联人很快就向美国人透露了令人沮丧的信息。根据苏联驻河内大使馆的报告,北越大军将在两周内对西贡发动总攻。依照越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前敌总指挥文进勇将军(Văn Tiến Dũng)的说法,北越方面迫切地希望在雨季来临前结束整场战事。
       4月18日,美国国会原则同意拨款2亿美元用于撤离在南越的美国人以及那些“符合条件”且“处于危险中”的越南难民。第二天一早,便已有两架搭载美国公民与各式各样越南难民的C-141运输机逃离西贡。预计等待撤离的美国人至少有1500人,至于越南难民则更以万计。同日,为了以防万一,美国海军在西贡以南港口城市头顿外海集结了一支由26艘军舰组成的庞大舰队——第76特遣舰队。这支舰队麾下拥有两艘航空母舰与数艘两栖登陆舰,搭载大量直升机,随时准备投入撤离行动。
       
第76特遣舰队旗舰——“蓝岭”号两栖指挥舰(USS Blue Ridge)。该舰于1969年正式服役,目前仍是美国第七舰队旗舰,驻防日本横须贺港。1989年5月,曾造访中国,成为1949年后第一艘停泊上海的美国军舰。
北越的炮火直逼得美国人尽早“滚开”
       4月19日,北越炮兵开始轰击西贡郊区的军事目标,两个师的先头部队从东北方杀向西贡。根据中央情报局的线报,最让美国人担心的苏制SA-2防空导弹也随着北越部队被部署到了西贡前线。北越政府要求“所有伪装成外交官的美国军事顾问必须全部撤离越南,包括马丁大使本人在内”。为了争取更多的撤离时间,美方开始考虑放弃对南越总统阮文绍的支持,建议其让位给副总统陈文香(Trần Văn Hương)或者立场较为“中立”的退役将领杨文明(Dương Văn Minh)。为此,美国国务院甚至曾通过秘密渠道询问李光耀是否可以允许阮文绍去新加坡避难。
       21日黎明,南越军在春禄的最后防线彻底崩溃,最后的主力——第18师几乎全军覆没。西贡门户洞开,南越军已无有生力量可以阻挡北越大军的进击。当晚19点30分,阮文绍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已年逾古稀、身患重病、近乎失明的副总统陈文香接任总统。“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北越当局,当然明白“不可沽名学霸王”的道理,立刻对外宣布不会因为阮文绍的辞职而改变政策,也不会接受陈文香的停战呼吁,进而警告美国人“应该停止对阮文绍集团的支持,而不只是阮文绍本人”。
       次日,文进勇、黎德寿、黎玉贤等越共将领正式敲定了发动“胡志明战役”的时间,计划27日进攻西贡城市外围、29日发动总攻。西贡周围开始部署SA-2防空导弹阵地,并随时准备用远程炮火摧毁西贡新山一机场的跑道。不过,出于避免美国采取军事报复,北越方面也希望避免与美军或者美国人的直接交火。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延缓完成“全国解放”大业的脚步。事实上,不少越共领导人都相信只有继续施压乃至不惜采取军事手段,才能让美国人尽早地从越南彻底“滚开”。
       25日,“末日”将近。中央情报局情报官弗兰克•斯奈普(Frank Snepp)在日记中如此描述当时美国使馆内的诡异气氛:“西贡市内的危机引信一触即发。大使馆内留下的工作人员之间忽然弥漫一种相互依恋的虚情假意”。同一天,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增援兵力开始在美国大使馆集结部署,为最后的“第四撤离方案”做准备。
       所谓“第四撤离方案”便是指在机场无法使用的情况下,动用运输直升机进行最后的紧急撤离。若采取该方案,意味着美国将放弃绝大部分当时尚未撤离的越南难民,尽管他们很可能已经取得了移民美国的合法证件又或是曾长年为美国服务。此前,美国司法部刚特别批准了13000名越南人的避难申请。
       
弗兰克•斯奈普时任中央情报局西贡站情报分析官。逃离西贡后,曾在回忆录中详细描述美国各机构在西贡的最后岁月,揭露了大量隐秘内情,还曾因此遭到美国政府起诉。
       在迎来海军陆战队的人马后,马丁大使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波兰大使举办的酒会上。波兰大使问他:“如果美国人向往的是和平,那么为什么还要在越南近海集结一支舰队呢?”马丁答道:“如果北越要干涉我们的撤离,你就会明白那些军舰的用途了。”显而易见,这话与其说是讲给波兰人听的,还不如说是讲给北越当局的。酒会结束后的深夜,在中情局官员的陪同下,阮文绍被塞进了一架飞往台湾的飞机。
       26日,副总统陈文香宣布辞职,把南越政权交给了另一位继任者——杨文明。不过,北越方面似乎对南越的此次人事变故毫无兴趣,只是宣称“北越大军仍会继续前进”。与之相较,华盛顿方面却一度乐观地认为“河内方面很可能会按兵不动,为美方撤离留出时间”。正当美国人一厢情愿地以为“政治解决”还有一丝希望的时候,文进勇已在离西贡以北30英里的指挥所里坐镇指挥最后的攻势。
       
文进勇时任“胡志明战役”(即西贡战役)前敌总指挥,之后曾历任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部长、越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书记。
       文进勇计划的攻击之日,也就是4月27日的傍晚时分,北越的火箭与炮弹果然“如约而至”,袭击了西贡市内多处目标。河内的广播电台随即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要求美国的所有舰队、情报人员和军事顾问全部撤走,停止干预越南的一切行径。当晚午夜前,西贡到头顿的道路几乎已被切段,边和以东的南越部队杳无音讯,整座城市已形同“孤岛”。溃败的南越军人与警察开始脱下制服,混入平民退入市区,奔向机场。
       28日又有6000余名越南人与123名美国公民挤上新山一机场的运输机逃离西贡。整个城市开始陷入疯狂,所有人都想尽一切办法逃离西贡。那天上午,弗兰克•斯奈普接到当地熟人——一位华裔姑娘的电话,恳求这位中情局官员能带自己走。在遭到拒绝后,这位姑娘歇斯底里地喊道:“如果你不帮我,我就不活了。我会杀掉孩子,然后自杀。我带了药……我本以为你是个好人。再见了!”那些为美国各类机构服务的越南人同样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为了安抚这些人的情绪,美国大使馆甚至从保险箱里取出300万美元的现金分发给越南籍的员工。此时此刻,南越黑市上购买护照或出境证的价格已经从500美元飙升到了3000美元之巨。
       
数以千计的西贡市民冲入新山一机场企图搭乘各类航班逃离。
       
百老汇名剧《西贡小姐》的第一幕就是讲述美国撤离前的一段乱世爱情。男女主角在混乱的撤离行动中失散。

       同日下午4点,杨文明煞有介事地在南越议会大堂发表了就职演说。他呼吁南北越立即停火,在《巴黎协议》的框架下进行和谈。两个小时后,北越对杨文明的讲话予以了“热烈回应”——5架北越战机空袭了新山一机场。文进勇将此次空袭描述为“绝妙的遥相呼应,是我们武装部队最完美的一次配合行动”。虽然机场的跑道并未完全损毁,但已经迫使美国人不得不加快空运撤离的速度。华盛顿决定在24小时内调派60架次C-130运输机运载上万人员撤离。
仓皇出逃:有惊无险却狼狈至极的“常风行动”
       不过,北越显然不会按照美国人的计划或日程表来行事。29日凌晨4点,新山一机场遭到了北越火箭弹的攻击。密集的火箭击伤了一架正待滑行起飞的C-130运输机,甚至出现了人员伤亡。虽然远在河内的越共政治局方面曾告知文进勇应慎重对待美国人在西贡的撤离行动,但在这位老将看来这不过是美国人的缓兵之计而已。
       与此同时,美国东部时间下午,正在与阁僚商讨石油问题的福特总统,收到了下属递来的纸条:“机场受到炮击,两名陆战队士兵阵亡,撤离计划搁浅”。福特随即召开了紧急国家安全会议。华盛顿时间晚上10点43分,基辛格正式用保密专线通知马丁大使:“将采取第四撤离方案”。8分钟后,福特总统正式下令:执行第四撤离方案,行动代号“常风”(Operation Frequent Wind)。
       仅仅半小时后,西贡的美国电台突然播放了一首知名歌星Bing Crosby在1940年的代经典老歌《白色圣诞》(White Christmas)。身处西贡的美国人心知肚明,这正是执行“第四撤离方案”的行动暗号。从第76特遣舰队起飞的直升机群正飞向西贡。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为了开辟直升机飞机的起降场,开始砍倒院内的树木。西贡当地时间29日下午1点50分,第一批来自第76特遣舰队的直升机抵达西贡。为了尽可能多地搭载乘客,中小型直升机都只配备了一名飞行员。而大使馆周边聚集的人群已超过万人,使馆院内也挤入了超过2000人。下午3点,第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大使馆院内。傍晚后,随着新山一机场以及市内其他区域形势愈加严峻,大使馆几乎成为了唯一可以起降美军直升机的地点。
       
刚走下CH-53“超级种马”(Super Stallion)运输直升飞机的南越难民。在整个“常风行动”中,“超级种马”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时至今日,“超级种马”依旧是美军最大、最重的运输直升机。
       4月29日至30日的整个晚上,美军直升飞机以10分钟一个架次的频率在大使馆院内与顶楼停机坪起降。维持秩序的陆战队员精疲力尽地阻挡试图涌向飞机的人潮。每架直升机平均搭载了60~80名乘客,远远超过了额定载客量。更可怕的是,由于过于密集的飞行频率让驾驶员身心俱疲。一架美军直升机在降落军舰时坠海,正副驾驶员均告死亡。事故正是由于疲惫不堪的飞行员算错了直升飞机与军舰飞行甲板之间的距离。听到伤亡事故的报告后,福特曾问基辛格:为何不暂停撤离行动,等次日白天再进行?基辛格回答:“我们与北越之间心照不宣的‘谅解’是极其有限的。如果暂停撤离,很可能让河内方面误判我们的意图。与之相比,飞行员的疲劳乃至事故算不上什么问题”。午夜12点,马丁大使通知第76特遣舰队,还有75名美国人、181名陆战队员以及500名越南人等待撤离。福特总统要求整个撤离行动必须在西贡当地时间30日拂晓前全部结束。
       
在美军执行“常风行动”的同时,大量南越空军的飞机为了逃亡也径自飞往美国舰队要求降落避难。为了腾出甲板起降飞机,美军不得不先后将46架飞机推入大海。除此之外,大量南越平民甚至驾着各类大小船只乃至舢舨驶往美舰队所在水域,数量超过4万人。
       4月30日凌晨3点20分前后,中央情报局西贡站站长汤姆•波尔加在打字机上敲出了最后一份传给华盛顿的电报。根据计划,美国大使馆理应在3点45分完成撤离工作。在发完这份“最后电报”后,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还要花20分钟来销毁所有的通讯设备。波尔加深知这份电报必然将被载入“史册”,于是在结尾处坦率地写道:“这场持久而困难的战争,以我们的失败而告终。在美国历史上,这是独一无二的经历……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则必然重蹈覆辙。愿我们不会再有第二次越南般的经历,希望我们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
       在打完这段话后,波尔加又如常地加了一句:“西贡情报站报告完毕”。
       情报站的工作落下帷幕,然而撤离工作却仍在继续。虽然已过了白宫为撤离行动所制定的截止时间——3点45分,但大使馆内仍到处拥挤着等待逃离的美国人与越南人。马丁大使一度要求军方至少再增派6架CH-53运输直升机。然而,第76特遣舰队司令惠特麦尔上将与太平洋军区司令努埃尔•盖勒上将却都已经没有耐心,任由撤离计划拖延下去。他们转告马丁大使:仅撤离美国公民。于是,剩余的陆战队员们将所有越南人赶到大使馆庭院,楼顶停机坪只留给美国人使用。4点58分,马丁大使与其他外交官们搭机离开大使馆。5点24分,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搭机离开。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北越第203坦克旅跨过新港大桥,继续向西贡市中心挺进。
       
4月30日清晨,陆战队员已无力阻止翻越高墙进入使馆的人群。早上7点半,最后一批负责殿后美国陆战队员锁上了大使馆主楼的大门。就在几分钟前,愤怒而绝望的越南人开车撞开了使馆大院的铁门,无数人正涌向大楼。陆战队员一边朝楼顶停机坪奔去,一边向楼下人群投掷催泪弹。当最后一名陆战队员狼狈地爬进机舱时,已经有越南人冲上了楼顶,不顾一切地扑向停机坪。
       1975年4月30日7点53分,搭载最后一批美国人的直升机飞离西贡。5个小时后,北越坦克轰鸣着冲入了南越总统府。杨文明随即宣布投降。
       不过,这并不妨碍基辛格在华盛顿的新闻发布会上不无得意地宣布:“撤离行动顺利结束,所有美国人都安全地撤离西贡”。
       历时18个小时的“常风行动”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直升机撤离行动。出动直升机682架次,总计撤离1373名美国人、5595名越南人以及其他国籍人士85名。此前,在新山一机场进行的飞机撤离则运走了超过5万人。虽然美国在西贡的整个撤离工作可算是有惊无险,但对照十余年前高调参与越战时的野心勃勃,这段最后的岁月堪称狼狈至极。
       
《纽约时报》对撤离行动的头版报道
       目睹整个撤离过程的弗兰克•斯奈普曾如此评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果美国情报界和决策层不愿吸取在越南的教训,“那么从‘堂皇介入’到‘仓皇出逃’的历史悲剧必然会在将来某一天重新上演!”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越战,常风行动,巴黎协定,胡志明战役

继续阅读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