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片| 受害者采访凶手:演绎杀戮之后,沉默并未结束

赴地

2015-04-30 09: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沉默之像》预告片(01:34)
       “如果你坚持一直拿过去的事情找茬,那历史是会重演的”,当年的凶手如是说。
       面对凶手的反应,阿迪陷入了沉默。
阿迪是一名印尼大屠杀的受害者,他采访了多位当年的凶手。
       作为知名纪录片《杀戮演绎》的姐妹篇,《沉默之像》讲述了一个大屠杀受害者,直面当权的凶手、探求真相的故事,背景同样是1965印尼屠华事件。故事的主人公阿迪是一位受害者的弟弟,杀害哥哥的凶手就与他住在同一个村庄。他直接找到当年大屠杀的执行者,与他们进行面对面访谈式的对话。面对阿迪的提问,没有凶手承认自己当年的暴行,也没有为此感到后悔,甚至还告诉阿迪不要触及过去发生的暴力。2014年,纪录片获得威尼斯评委会大奖,但上映后却遭到印尼官方禁播。
《杀戮演绎》中,当年的杀戮者演示如何用铁丝杀人。
       导演Joshua Oppenheimer执导的纪录片《杀戮演绎》,于2012年上映,曾获得当年奥斯卡奖提名。影片的主角是一位大屠杀的执行者,他与他的朋友们接受导演的邀请,再次拿起了当年勒死人的铁丝,将当年的屠杀细节演绎出来。导演借杀戮者的视角,用夸张的舞台式的纪录方式讲述了历史的“赢家”,也就是那些大屠杀的刽子手,他们如何把自己版本的故事强加在整个社会的认知上,是一部关于谎言和逃避的影片。
       而最新的《沉默之像》,想要探寻的是,大屠杀对于幸存者的影响:幸存者们被强迫生活在恐惧与沉默中,经年累月,却不能表现出痛苦,这种境地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了什么?对他们的思想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沉默之像》中没有英雄式的主角,也没有给予观众所期望的解答与希望,而只是提供一个沉默与反思的机会。
 
阿迪是一名验光师, 出生在大屠杀之后。
       导演Joshua认为,“《沉默之像》记录的是,在恐惧与谎言中生活的幸存者们的状态。有关大屠杀幸存者的影片,很容易落入制造英雄的俗套:一个民众所认同的主角被给予英雄的角色,以此给观众一种安心的感觉,使观众认为自己与行凶者并不是同一种人。然而,用英雄去‘包装’幸存者,让观众自我感觉良好,其实是一种自我欺骗。这是一种对幸存者的侮辱,并不能帮助我们去理解,从暴行中幸存下来是怎样的体会,人生被大范围的暴力所毁灭是怎样的感受, 由于恐惧而被迫保持沉默又是怎样的状态。为了避免落入这样的俗套,必须要探索‘沉默’这件事情本身。因此,对于《沉默之像》,我希望,是一首恐惧下的沉默的诗歌,是一首必须要打破沉默的诗歌。也许这部影片本身就是沉默的纪念碑,是一个警醒,提醒我们虽然人生需要继续,需要去思考其它的事情,但被毁坏的东西是永远不能复原,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必须停下来,承认那些人曾被无理由的杀害。”
阿迪与当年大屠杀的刽子手之一面对面地谈话。
       拍摄互为补充的两部影片,《杀戮演绎》与《沉默之像》,从2003到2012年,Joshua一共花了近十年的时间,
       2003年,Joshua被邀请拍摄印尼1965年大屠杀的受害者,接触到了阿迪和他的家人。“军队威胁我,不让我拍摄,但我认识的幸存者们都支持我,特别是第二部电影《沉默之像》的主角阿迪。一开始我害怕拍这些凶手,然而当我真正开始拍摄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很快就了进入状态。我把拍摄素材给幸存者和人权组织看的时候,他们都鼓励我继续下去。幸存者说,拍摄他们自己是危险的,但是拍摄凶手们并不危险:‘如果你看到了凶手们的说话方式,你就立即可以理解到我们为什么会害怕拍摄他们‘。”
纪录片《杀戮演绎》上映后引发广泛关注。
       阿迪特别明白这一点,因为他通过自己对行凶者面对面的采访去寻找答案。他出生在大屠杀之后,并没有亲自体验过屠杀的残暴,但成长在一个受到巨大创伤的家庭里,创伤的“后遗症”已经严重到他的家人,他们不知道要如何跟他讲述,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这么害怕?凶手们说话的状态几乎就是一种“威胁的演绎”。他从行凶者们的回答里得到答案,也从他们的态度和表现里阅读到更加丰富的信息。
       2003至2005年,Joshua拍摄了部分幸存者家庭以及凶手们。在拍摄过程中,他遇到了《杀戮演绎》的主角:被拍摄的第41位凶手。《沉默之像》的大部分内容是在2012年拍摄完成的,也正是《杀戮演绎》首映之前,Joshua说:“因为我知道,首映之后,我再不可能安全地在印尼进行拍摄了。”
       在持续近10年的拍摄中,整个摄制组和受害者家庭都面临着现实的危险,因为当年的凶手们依然是国家的当权者。Joshua曾受到来自军队的威胁,而拍摄团队需要匿名以保证安全。对于阿迪来说,他的出镜对自身的安全也造成巨大的威胁,家人因此受到影响,搬到了印尼的其他地方。摄制组试图从各方面保护阿迪和他的家人,仍改变不了他们必须搬走的事实。
阿迪与母亲。
       拍摄过程阻碍重重,导演Joshua回忆到,“在拍摄过程中阿迪不会带身份证件,这样政府不会在第一时间了解他的身份,然后对他的家人进行报复。同时,我们拍摄的时候会备两台车,如果有危险就换车逃跑。我们的东西都是打包起来的,准备随时撤离。当我们采访很高级别的官员时,都尽量使用丹麦的团队,我们担心给本地团队惹上麻烦。除此之外,电话里除了各领事馆的电话,什么号码都没存,就是为了遇到紧急情况,立即拨号求救。有一次,我们一直保持联系的一家人,当着我的面撒谎,推翻他们之前承认的杀戮实情。我是真的很生气,结果就给他们看我之前留下的他们的老片断,他们也很愤怒,说要打电话叫警察,我一把夺过电话,说:‘要叫警察可以,我们得先离开’。”
       最终,摄制组平安离开了印尼,Joshua解释了原因 :“首先,地区的官员以为我和国家的高层有良好的关系,所以并没有把我怎么样。其次是因为阿迪人真的很好,他提问的时候很平和,并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
       “这些都是印尼社会的现实,我们的希望是影片的播出能改变以上的现实。”在第一部影片《杀戮演绎》被提名奥斯卡奖以后,印尼政府发了公开声明,承认1965年大屠杀是个错误,尽管并没有更深层次的道歉,至少与之前政府逃避的状态已经大有改观。
       Joshua的愿望终将实现,而沉默终将被打破。
        片名:沉默之像 The Look of Silence
       导演:Joshua Oppenheimer
       官方网站: thelookofsilence.com
       制片国家/地区:丹麦 / 芬兰 / 挪威 / 英国
       语言:印尼語 Bahasa Indonesia / 英语
       片长:98分钟

责任编辑:兰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纪录片,沉默之像,杀戮演绎,Joshua Oppenheimer,印尼大屠杀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