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少女醉死浴场:7人4斤酒少女喝了2斤,醉后真相仍不明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发自贵州纳雍

2015-05-08 0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饭店服务员说,肖莉(化名)等7人喝了1斤散酒、2瓶1斤装劲酒、2瓶半斤装劲酒,走时还要了1斤散酒装瓶带走。 文内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段艳超
       4月19日15时左右,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16岁未成年少女肖莉(化名)和奶奶说,自己要去找好朋友玩,奶奶还叮嘱她“晚上早点回家”。
       没想竟是永别。4月20日凌晨,肖莉父母被“你女儿死在洗浴场所”的电话叫醒。
       自拍照中的肖莉,一头长发,瓜子脸、大眼睛,眉毛描得粗粗的。事发后,怕看到伤心,她的遗物被家属包好,塞进床底。
       4月28日,“16岁少女疑被5名执法人员灌酒致死”的消息,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披露后,引发舆论关注。
       贵州省、毕节市领导作出批示,要求迅速查明原因,妥善处理。
       经多天采访,纳雍县官方向澎湃新闻通报称,肖莉系饮酒过量中毒死亡;经检测,其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578.99mg/100ml,胃溶物中未检出药物、毒物成分;肖莉死前未受其他侵害;事情已“妥善解决”。不过,纳雍县始终拒绝提供相关检测报告、监控视频。
       肖莉家属在递给纳雍县委、县政府的材料中质问:肖莉被5名执法人员背进洗浴场所包房的1个多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肖莉(化名)等人喝酒用的一次性塑料杯,装满散酒称重2两多点。肖莉(化名)家属称,肖莉喝了约10杯,2斤左右。不过,该说法未获警方证实。
家属称其被“灌酒”2斤
       肖莉1998年11月出生,现年16周岁。
       据肖莉家属介绍,初中辍学后,肖莉曾到外地,2013年8月,因“那边没有熟人”回来,一直在家待业。
       4月19日下午,肖莉母亲外出上班,肖莉还在家中。随后,穿着自拍照中黑色针织衫的肖莉,跟奶奶说要出门找好朋友玩。
       没想,这竟成为永别。
       4月28日,澎湃新闻披露“少女疑被执法人员灌酒死亡”一事,引发关注。
       次日,纳雍县委宣传部向媒体通报称,警方笔录显示,4月19日晚,县规划局工作人员李某、刘某、方某、陈某、方某某和纳雍县居仁街道女子杨某相约就餐,杨某又邀其好友、雍熙街道的肖莉,共同在居仁街道“成都川菜馆”吃晚饭;期间,肖莉等人大量饮酒;晚饭后,刘某、杨某等人继续到县城一酒吧喝酒,肖莉留在车上休息;此后因车上较冷,杨某等人返回将肖莉背至附近一洗浴场所休息;晚上11时许,因发现肖莉身体状况异常,遂拨打纳雍县人民医院急救电话;救护人员赶赴现场后对其抢救,肖莉抢救无效死亡。
       4月29日,肖莉家聚集着10多名家属,气氛压抑。
       肖莉父亲回忆说,4月20日零点20分,他接到“女儿死了”的电话后,感觉“天塌了”。他和妻子赶到县城洗浴场所“江户香汤”,看到女儿的尸体躺在路边,正被抬上殡仪车。
       “白天孩子还好好的,晚上就死了,我们怎么接受得了?”肖莉母亲哽咽说。
       肖莉家属说,事发后没几天,负责调查事件的雍熙派出所副所长郭志宇和两名民警,曾拿着三四厘米厚的笔录,向3名家属代表通报称,肖莉饮酒约2斤。
       就此,澎湃新闻多次致电郭志宇和相关民警,电话均无人接听。
       4月30日,纳雍县公安局党委委员、雍熙派出所所长陈敬说,肖莉系饮酒过量中毒死亡,经检测,其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578.99mg/100ml,“正常人400以上就有生命危险”。
       陈敬表示,肖莉等7人共饮4斤多白酒,但“这7个人互相喝,具体谁喝了多少没有确切数字……大家都说不清楚谁喝了多少,因为没有固定的容器”。
       “7个人喝4斤半,她一个人就喝了2斤!”肖莉家属质疑,肖莉生前遭“灌酒”。对此,陈敬说,5名涉事执法人员未对肖莉灌酒。
肖莉(化名)等7人吃饭、喝酒的饭店包间。服务员说,点的都是家常菜。
服务员称死者离开饭店“表现正常”
       肖莉家属在递给纳雍县委、县政府等部门的材料中称:5名执法人员不怀好意,对肖莉劝酒、灌酒,致其烂醉如泥,并想和两名女孩开房过夜。
       肖莉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警方通报称:肖莉等7人在“成都川菜馆”共购买2斤散装苞谷(玉米)酒、3瓶1斤装劲酒、1瓶半斤装劲酒,1斤苞谷酒没喝,共饮酒4斤半;肖莉“比较主动”,用一次性塑料杯喝了约10杯,按每杯2两多计算,肖莉饮酒2斤左右。
       “一个成年人喝2斤白酒也不容易,何况一个女孩。”肖莉家属说,席间有划拳。
       在劲酒的数量上,“成都川菜馆”一服务员的说法,与肖莉家属略有不同。
       4月19日下午,肖莉等7人坐在1号包间,该服务员负责点菜、上菜。据其回忆,席间7人陆续点了1斤散装苞谷酒、2瓶1斤装劲酒、2瓶半斤装劲酒;在包间外,能听到里面热闹的划拳声,上菜时她看到肖莉参与了划拳。
       该服务员说,因一名男子醉酒,她被喊进包间清理。当时,肖莉(长发)还对她说“不好意思”。饭后杨某(短发)要了1斤散装苞谷酒,装瓶后带走,一名男子结账;当时肖莉和杨某拉着手,说着话走出去,肖莉“看起来很正常,没有醉酒的样子”。
       该服务员、饭店老板表示,因是个体店,无需保存菜单。事发次日,警方来调查,菜单是从垃圾篓里找出来的,共消费339元。其中,2斤散酒40元、4瓶劲酒140元、麻辣土豆丝10元、水煮肉片28元、凉拌藕片14元、青椒肉丝16元、酸汤6元、3瓶加多宝15元、两瓶矿泉水4元、米饭20元,合计293元。剩余46元消费的什么,已经想不起来。
       饭店老板说,警方将菜单带走,还对散装苞谷酒、一次性塑料杯取了样。澎湃新闻称量发现,一满杯酒约有2两多。
       对肖莉家属、服务员“席间有划拳”的说法,雍熙派出所所长陈敬表示,据警方调查,7人“用一次性杯子,互相碰杯”,席间“没有划拳”。但陈敬未明确5名执法人员是否故意劝酒。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数天后,饭店老板说,上述知情的服务员已几天没到饭店上班,“公安、纪委、你们都来问,万一出啥事怎么办?”
5名纳雍县城乡规划局工作人员将肖莉(化名)带到洗浴场所包房休息,后肖莉死亡。肖莉(化名)家属称,事发后,包房两张床的床单、肖某的呕吐物,都被警方取证。
洗浴中心包房里发生了什么
       肖莉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肖莉等7人是4月19日下午4点多到饭店的,6点多离开饭店,晚上10点左右到洗浴场所“江户香汤”,11点多肖莉死亡。
       据纳雍县委宣传部通报,吃饭时间模糊为“4月19日晚”,饭后,刘某、杨某等人继续到县城一酒吧喝酒,肖莉留在车上休息;后因车上较冷,杨某等人返回将肖莉背至附近一洗浴场所休息。通报未提及具体酒吧、洗浴场所,也未明确肖莉是否单独1人留在车内。
       肖莉家属说,当时1名执法人员陪肖莉在车内。
       肖莉家属质疑:饭后到肖莉死亡的4个多小时,特别是5名执法人员将肖莉通过男宾区背到“江户香汤”二楼包房内的1个多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户香汤”相关负责人说,肖莉和多名成年男性来到洗浴城,因为一直呆在包间里,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服务员发现肖莉十分不舒服,便搀扶其进休息室休息,但情况恶化。澎湃新闻暗访时看到,事发的A05包房房门紧闭,门柄被胶带缠住;对“少女醉死浴场”事件,按摩女工不愿多讲;闲谈间她提到,被发现出事时,肖莉嘴里流清水。
       肖莉家属提供的照片显示,A05包房里两张床的床单在事发后已被取走。家属们表示,事发后,警方将床单、呕吐物等取证;家属曾陪法医一块对肖莉体表进行检查,并未发现外伤。
       肖莉家属要求警方检测肖莉的呕吐物里是否有迷药、毒品成分,后警方表示“未检出毒物、药物成分”。对此,陈敬予以证实。不过,对离开饭店后以及在洗浴场所包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陈敬表示,他了解的,就是通报的情况。
       肖莉家属质疑涉事人员“对过口供”,还表示没有拿到相关检测报告。
纳雍县拒提供相关报告
       4月29日,纳雍县公安局向肖莉家属下发《不予立案通知书》,称对肖莉死亡事件,该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决定不予立案。
       当晚,澎湃新闻正在采访,肖莉家属突然被喊到雍熙派出所“调解”。后肖莉家属表示,已和涉事人员达成初步协议,考虑到“还要在当地生活”,婉拒了进一步采访。
       据澎湃新闻调查,涉事5名规划局工作人员,均为该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其中,李某(32岁)、刘某(33岁)为事业编制人员,李某为规划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刘某疑为纳雍县打击违法占地和违法建设领导小组下设的王家寨镇片区工作组组长;另3人方某、陈某、方某某为聘用人员,在王家寨镇片区工作组工作。
       对涉事5人的职务、年龄,纳雍县规划局多名相关负责人均拒绝回应。在电话中,刘某、李某均表示自己现在是普通工作人员,一切以警方调查为准,后挂断电话。
       澎湃新闻多次给肖莉的好朋友杨某(20岁左右)打电话、发短信,均未获回复。
       5月4日,纳雍县委宣传部向澎湃新闻通报称,贵州省、毕节市领导获悉(事件)后立即作出批示,要求迅速查明原因,妥善处理。经公安机关调查、尸检及鉴定:肖某系饮酒过量,导致乙醇中毒死亡,死前未受其他侵害。纳雍县对涉事的城乡规划局李某、刘某分别给予行政记过,方某、陈某、方某某停职待岗处理。
       然而,经多次采访,澎湃新闻始终未能看到相关调查、尸检及鉴定报告和监控视频。
       据知情人士透露,肖莉家属拿到43.8万元赔偿,已将肖莉火化、安葬;肖莉家属和涉事方签有协议,拿到赔偿后,不能再接受媒体采访。
       对此,陈敬表示,因不构成案件,陪肖莉喝酒的6人已经和肖莉家属达成调解,具体赔偿了多少钱他不清楚,不过,洗浴场所没有参与赔偿。
       对少女醉死浴场一事,纳雍县传言纷纷,而官方处理此事的方式,更令人生疑。“如果没有丑闻,何必遮遮掩掩?”一名市民说。
责任编辑:王巧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少女,醉亡,浴场

相关推荐

评论(1.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