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不仅为赚钱,中国司机把优步当作“没酒精的移动酒吧”

Frank Langfitt

2015-05-07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5岁的Joel Xu踏入优步司机的行列,是因为他厌倦了汽车工程师的工作。
       优步(Uber)进入中国后,面临着和全世界各地一样的争议,但同样,有越来越多的司机加入了这个服务。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5月4日发表文章,关注了这群中国优步司机形形色色的生活。
       “Joel Xu今年25岁,在上海做“人民优步”司机。他每个月能挣4000美元,这在上海算是不错的工资了。他喜欢在开车途中结识新朋友,要是不开优步的话他就不可能遇见他们。”文章介绍称,“Cici Xu是会计师,不上班的时候,她就开车,为人民优步接载乘客。”
       目前,中国已有9个城市推出了人民优步服务。人民优步是优步发布的拼车服务,优步将其定义为公益服务,自称不会从中盈利,扣掉成本之后将所有收入返还司机。
       文章称,40岁的Cici每个月靠开车能挣1300美元左右,但是她开优步并不是为了挣钱。
       “我希望遇见不同的人。”她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里解释她的这项新爱好。她想“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了解一个不同的上海”。
       “我现在已经重新认识了上海,也已经爱上了当优步司机。”她说。
       NPR记者自己也从去年开始做类似的工作——租一辆车,免费搭载乘客,这样就能通过和乘客聊天,了解中国人真正的生活。
       这名记者今年终于买了一辆车。
       “在等待新车到货的时候,我开始搭乘优步。从那时起,NPR新任的新闻助理Yang Zhuo和我一起,总共和50多位人民优步司机进行了交谈。”他说。
       不同于美国的优步司机,上海的司机普遍表示开优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社交。他们想要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也像Cici一样,试图对这个拥有两千四百万人的大都市有更深入的了解。
       “我曾遇过一位年轻的飞行员当我的优步司机,他那天早上开着路虎来我家接我。他说自己所有的时间都呆在驾驶舱里,只有在开优步的时候,才能和他的乘客交流,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这名记者写道,“还有一次,一位退休工人来接我去一家星巴克。他说他只是想聊天找点乐趣,都忘了打表。他还补充说,他开优步根本不是为了赚钱。”
       文章称,中国正面临巨大的转变。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人们还不怎么有私家车,当时载人的意思就是自行车后座载人。
       文章介绍,过去的两年Cici过得非常艰难。她被诊断出了乳腺癌,还和她的丈夫离婚了,因为他手机上有另一个女人发来的暧昧短信。她同时还遭受失眠的困扰。
       Cici说和乘客聊天还能为自己解决问题。最近,她和一位同样离婚的乘客敞开心扉地聊了一程,后来这位乘客还打电话给她介绍治疗失眠的药物。
       “有时乘客会帮助我们。”Cici说,“也有时候是我们帮助他们。”优步就给了这样的一个平台,当然这一定不是他们的初衷。
       文章称,对大多数人来说,优步相当于没有酒精的移动酒吧。人们在城市里开着车寻找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这与一些概念里对中国城市人群的批评是不符的——有时人们认为城里人只在乎钱,不关心陌生人。在开优步之前,Cici也有着同样的成见。
       “但是当我开优步以后,”她说,“我真切地感受到很多很多人都是非常非常善良的。”
       Cici已经不会再愁眉苦脸地呆在家里,取而代之的是开车出去社交,脱离哀怨。
       “我感到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她说,“我过去害怕长假,对长假非常恐惧,因为我会感到极度孤单。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害怕。”
       25岁的Joel Xu踏入优步司机的行列,是因为他厌倦了汽车工程师的工作。和Cici一样,他也觉得开优步是一种解脱,而且通往一个崭新的世界。
       辞掉工程师的工作需要极大的勇气。为了这份工作,Joel的父母没少动用关系。他的母亲在一家国有银行工作,她什么都管,包括Joel的银行卡和工资。
       “家里所有的钱都是妈妈管的。”Joel说,“我如果要花钱,必须征求妈妈的同意。”
       “我和妈妈说过,她这是在侵犯我的权利。然后我妈妈就说,‘你的工作都是我安排的,你的钱当然是归我管!’”
       文章称,这样的对话对于美国80后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在中国却不鲜见。中国家长们通常都对孩子严加控管,甚至到成年以后,就像Joel这样。许多孩子在结婚之前都是住在家里的。
       在Joel辞掉工程师工作的时候,他的父母非常生气。他们是60后、70后那一代人。Joel说他们都非常看重稳定和顺从。
       为了解释他的观点,Joel提到了中国新近的一部公路电影《后会无期》。电影讲述的是两个颓废的青年江河和浩汉离开他们成长的小岛,开车穿越中国的故事。在一个镜头里,江河做了温水煮青蛙的实验。在水温上升的过程中,青蛙挣扎着想逃跑。
       “青蛙不会让自己困住。”江河说。
       “这才是现实。”浩汉说着,给青蛙盖上了盖子。
       “我就是那只青蛙。”Joel说,“我们的工作就像是温水。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不想跳出来了。”
       “但是有些青蛙想要逃出来。”他说,“然后,就会有人把盖子盖上。对我来说,盖上盖子的就是我的父母。”
       但是Joel说,自从他当上了人民优步的司机之后,一切都变了。他每个月能挣4000美元左右,优步公司为司机提供了大量的补贴。这是他当一个小工程师的工资的三倍多,也比他父母挣的工资还要高。
       Joel现在有了自己的银行卡,优步的工资直接打到他的卡上。他说他的父母被他的工资单折服了,他们家的关系近来也融洽了许多。
       “他们现在也很少对我发火了。”Joel说,“我现在非常独立。我赚的钱越多,在家里的话语权也就越高。”
       但文章也表示,优步在中国也不是受到所有人的欢迎。而优步对于打车软件的上升势头还是非常自信的。
       Cici希望优步的推广是正确的。“如果禁止使用优步这个平台,”Cici说,“这会再次改变我的生活。”
       (编译 葛沁怡 上海外国语大学iChina媒体工作室为报道提供帮助)
责任编辑:郑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优步, 开车, 租车, 人际交往

继续阅读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