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4名进名校的“牛娃”如何养成:家长一致否认上过辅导班

澎湃新闻记者 吴洁瑾

2015-05-13 09: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民办学校这两天陆续发出录取通知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孩子被赞为“牛娃”,其家长的教育方式也成为热门话题。
       5月1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了4位已收到世外小学、爱菊小学等上海最热门学校录取通知的家长,想要一探他们的“牛娃”养成秘籍。孰料这4位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是“牛娃”,更从未让孩子上任何课外辅导班。
秘籍一:讲故事让孩子识字3000个        
       “孩子面谈完出来,舔着学校发的小礼物——棒棒糖——很开心地跟我说‘so easy’。”小鱼儿妈妈林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由于对口的公办小学还不错,因此他们纯粹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去的,但小鱼儿还是拿到了世外小学的录取通知书。
       世外小学每年都是上海最热门的学校之一,由于今年首次使用“上海市义务教育入学报名系统”,且民办小学限填两个志愿,因此今年面谈人数从2013年时最高峰的4400余人下降至2170人,面谈录取比从最高峰时的1:36升至1:13,录取率几乎涨了2倍。但如何从13人中脱颖而出赢得录取通知书依然不是一件容易事。
       林真说,她所在的家长群中有些家长为了幼升小,已经让孩子上了一年的辅导班,而小鱼儿却从未上过任何辅导班,但这并不等于对小鱼儿放任自流。
       “虽然我工作很忙,但每天下班回家,都会尽量花2个小时陪伴孩子,给孩子讲各种故事,这个习惯从小鱼儿二三岁时就开始了,通过讲故事,让他慢慢熟悉汉字,但并不会强求他记住,如今三年过去了,孩子的识字量估计有3000左右了,看《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基本没问题。”林真说。
       除了讲故事,林真和小鱼儿还会经常下围棋、象棋和打纸牌,“我觉得也是一种锻炼孩子思维的好方式。”
       不用上辅导班,小鱼儿的周末都徜徉在上海的各种博物馆里。“我们基本上已经把上海所有的博物馆都逛遍了。小鱼儿很喜欢博物馆里的东西。”林真说。
       在林真看来,小鱼儿能考进世外可能更多地是凭借他活泼自信的个性,“可能世外更青睐有潜力、有自信的孩子。”
秘籍二:周末带女儿逛博物馆       
       5月12日,乐乐同时接到了世外小学和逸夫小学的录取通知,这让爸爸王恒(化名)有些喜出望外。
       虽然同时接到两所上海热门民办学校抛出的“绣球”,但王恒表示,自己的孩子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牛娃”,也从未参加过任何课外辅导班,“课外辅导班纯粹是浪费孩子的时间,不但让孩子周末四处奔波非常疲惫,而且会消磨孩子对学习的兴趣。”
       “基本上从中班开始,每天晚上我一下班回家,都会花上半个到1个小时的时间来陪伴孩子,也会在网上购买一些基本的幼升小教材,为孩子简单讲解一下。虽然涉及到语数外等知识,但都是用孩子能够理解、喜欢的方式融会进去,也可以说是一种亲密的亲子时光。”王恒说,“这跟各种辅导班面对几十个孩子强行灌输知识完全不同,虽然乐乐一开始不太爱学,但现在每天晚上都会问我,爸爸,什么时候给我讲课啊。我想,乐乐还是很享受和爸爸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和林真一样,周末带着女儿逛博物馆、游玩也是王恒最重要的事情。2年下来,乐乐已经走遍了大大小小20多个博物馆。
       在王恒看来,世外之所以挑中乐乐,并不是他所讲解的那些语数英知识在起作用,更多的是良好亲子关系带来的自信开朗的性格,以及孩子在逛馆、游玩过程中积累的生活经验,让乐乐从逾2000名面谈者中脱颖而出。
秘籍三:文体培养增添面谈优势        
       “嘟嘟并不算‘牛娃’,幼儿园也只是上的对口公办幼儿园,不教语数英的。在我眼里,她最大的优点就是比较开朗、很有信心。”80后嘟嘟妈陈薇(化名)说,“可能作为语言类学校,世外更侧重于外向、敢说的孩子吧,整个面谈过程中也没有考任何课本上的知识。”
       陈薇也是抱着见见世面的心态,让女儿报名了唯一的志愿世外小学,因为对口的是一所口碑不错的公办小学,因此心态非常放松,却收获了意外之喜。
       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并没给嘟嘟报任何幼升小的辅导班,只是利用自己二胎产假的半年在家自己教孩子。
       “我们也没有买专门的教材,每天嘟嘟从幼儿园回来以后,我就给她讲讲故事、看看识字卡,平时看到广告、招牌上的字也会顺便教一下。数学也只学到50以内的简单加减法。”陈薇说,“英语主要是通过播放光盘,让孩子听听,磨磨耳朵,不要求她都学会,只是希望她能听懂‘What's your name?’这样简单的问句,到时候面谈不会因为听不懂怯场,能进行简单自我介绍就行了。”
       陈薇说,因为幼儿园孩子的注意力还不够集中,为防止孩子产生逆反心理,每门科目每天花的时间也就在一刻钟以内,然后就会允许嘟嘟玩一会iPad或者看一会动画片。第二天会先巩固一下前一天教的内容,再加一些新的内容,“不像辅导班是为了让家长立即看到成效,逼得非常紧,我们是一点点巩固和累积的。”
       在陈薇看来,幼儿园阶段,她更倾向于孩子在文体方面的培养,学科知识进入小学后都可以再学,没有必要占用宝贵的幼儿园时光。“我主要让她学了一下芭蕾舞、国画、冰上芭蕾,觉得女孩子嘛,培养一下气质比较重要。”陈薇说。
       她认为,民办学校在招生时可能会比较青睐肢体协调的学生,而她对嘟嘟文体方面的培养,可能为此次面谈增添了一些优势。
       “我觉得能考上,80%靠运气,实力可能只占20%吧。”陈薇说,嘟嘟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也不希望她入学后成为“牛娃”,“做‘牛娃’很累,得付出巨大的代价,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刷题,失去了童年的快乐。我自己小学时就被逼学钢琴、做算术,很能理解孩子的痛苦。我对孩子入学后的要求是中上就行,不要求拔尖。”
       陈薇提醒幼儿园家长,千万别让孩子的童年埋没在学习之中,但是又不能对孩子完全“散养”,令其疏于学习,家长要掌握好尺度,还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
秘籍四:让孩子参与成年人的讨论        
       5月11日,多多妈妈王佳(化名)接到爱菊小学的通知后,告假匆匆去学校交确认表。她说,一年前为了孩子专门买了对口公办向阳小学的学区房,孩子考上爱菊小学后有过短暂犹豫,毕竟对口的公办小学教学质量也是有口皆碑,而民办学费则需完全自费。
       “不过后来考虑到多多是女孩子,爱菊又是艺术教育的特色学校,而且根据今年新政,如果考上民办学校放弃的话,就会直接被统筹,等于我们无法再上对口的向阳小学了。所以就赶紧去交确认表了。”王佳说。
       王佳说,孩子去爱菊小学面谈完出来说,基本上都是做游戏,一点都不难,也没有偏题怪题,“多多出来很开心的。”
       “能考上真的很意外的,我们没有做任何准备,纯‘裸娃’,考前应试班、培训班完全没上过,直接就拉去考的。小朋友也是蹦蹦跳跳很轻松地进去面谈的。”王佳说。
       王佳说,虽然没有参加过辅导班,但平时也会注重对孩子的“寓教于乐”,“但不是在家系统地教孩子,而是在平时生活中多陪伴。生活处处皆学问,看到什么,便教什么。比如平时大人们在讨论事情时,不要觉得孩子小就把她撇在一边,而应让她充分加入到你们的讨论中来,这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语言表达能力提升是很有帮助的。”
       在王佳看来,多多“裸考”进入爱菊,证明了之前部分家长的一些认识是错误的:比如,热门民办小学都是条子生;一定要很鸡血地上很多辅导班才能考上民办等。
       “家长焦虑的情绪往往会互相感染,有时候会更愿意相信一些夸张的说法。但事实证明,‘裸考’的娃真的可以上民办学校。”王佳说。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义务教育入学报名,牛娃,民办小学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