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论〡“针锋相对”与“相互尊重”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

2015-05-14 09: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问与柚子是每天一起玩儿的好友。妈妈要求他们每天游戏结束后一起收拾玩具。如果两个小朋友都抓紧时间,3分钟就能收好;如果一个小朋友努力工作,另一个磨洋工,则需要5分钟。但如果两人都磨洋工,则需要7分钟。小问和柚子会怎样做呢?
       偷懒大概是人的天性。加上男孩子力气大,动作快,小问觉得与柚子合作不合算,因此很有可能选择磨洋工。熟悉博弈论的“囚徒困境”的读者可能很快会说:由于担心小问选择磨洋工而导致自己吃亏,小女孩柚子可能也会选择磨洋工。“囚徒困境”告诉我们,三个和尚没水吃,团体的选择往往不是对个体而言最佳的那个选择。
       但是小朋友之间的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小问知道如果他磨洋工,柚子可能生气,第二天不再跟他玩。如果两人都偷懒,妈妈更可能会惩罚他们,第二天不让他们一起玩。出于对第二天失去玩伴的担心,尽管并不情愿,小问和柚子最终都选择了合作。
       “囚徒困境”之所以在小问和柚子身上没有发生,是因为“囚徒困境”是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的单次博弈。两个囚徒无法沟通,且两人做出决定之后要么入狱要么释放,不存在再次博弈的机会。但在我们的生活中,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小问和柚子可以沟通,而且每天都会见面。因此,小朋友之间是在作一个重复博弈。
       小问和柚子的故事在国家之间也经常发生。现代国际关系当中,一个国家很少能一口“吃掉”另一个国家。中国与美国这样的大国之间不仅存在着核威慑,而且有着极其庞大和深入的经济相互依存。采取全然“背叛”的战略(如发动战争或者切断经济联系),虽然可以重创对方,但本方也必然在下一轮博弈中承受过高代价。这就相当于小问和柚子因为采取“背叛”(磨洋工)战略而导致自己失去玩伴。
       在中美关系中,一方全然“背叛”(比如发动“热战”或“冷战”)的可能性很低,双方主要在具体问题上(例如经贸、南海等)展开极其复杂的重复博弈。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可以采取怎样的战略呢?
       美国政治学者罗伯特•阿克塞罗德(Robert Marshall Axelrod)1980年出版了《合作的进化》(The Evolution of Cooperation)一书,他在书中提出了“针锋相对”(tit for tat)的博弈策略。这一策略有时也被翻译为“一报还一报”或者“以牙还牙”,其内容非常简单:即双方在博弈的开始都采取合作政策;在其后的每一轮博弈中,双方都采取对手在前一回合的策略。如果对方合作,你也继续合作。如果对方“背叛”,你也采取相应的“背叛”政策以惩罚对手。阿克塞罗德的实验表明,“针锋相对”是重复博弈中双方的最佳策略。
       中国一直呼吁在中美两国要“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国家之间相互尊重当然非常重要,但是实践中的难点在于,“尊重”是一种心理现象。一是缺乏通用标准,各国对“尊重”的理解可能真的不同。A国真的觉得B国在某个问题上没有尊重自己,但B国也许真的觉得冤枉;二是很难验证。A国其实在心理和行动上真的不尊重对方,但嘴上可以是另外一套,双方会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无尽争吵之中。
       既然中美关系是重复博弈,或许可以按照“针锋相对”的策略,把高度依赖主观感受的“相互尊重”落实到更容易衡量的博弈行为中。首先需要确定一个或者几个明确的重大博弈议题,比如台湾问题。随后可以考虑建立一种“信任对表”机制,双方各自形成一个“信任收支平衡表”。
       具体来说,围绕博弈的问题,双方可以列出本方的核心关切及重大利益并交换清单,明确我希望你做哪些事情,不希望你做哪些事情。隔一段时间,双方可以进行一次“对表”,各自陈述在过去这段时间内,我方做了哪些你希望我做的事情;同时,在我看来,这段时间内你做了哪些损害我利益的事情。对于对方照顾了本方利益的行为,我方应通过照顾对方利益给予“奖励”,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对于我方眼中对方做的损害本方利益的行为,通过沟通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一种情况是误解,沟通之后误会消除。第二种情况是对方承认确实做了错事,承诺以后会纠正这种行为。对此,另一方可以采取“宽恕的针锋相对”(Tit for tat with forgiveness)策略,就是再给对方一次机会。第三种情况是对方承认确实做了此事,而且出于其利益或价值观,并不认为这是错,未来还会继续这样做。对此,则要给予恰当的报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通过让对方付出代价,推动对方合作。
       “针锋相对”策略或“信任对表”机制要有效推进,还依赖于以下几个条件:
       一是相关工作应从二轨开始,但“对表”者需要对政府有一定影响力,否则就成了娱乐。
       二是奖励和惩罚措施都要恰如其分,与对方前一轮的行为严重程度相称。你毁我“木桃”,我毁你“琼瑶”是不恰当的,将造成报复与反报复的恶性循环。
       三是由于国家间实力不对等,报复能力也不对等。因此弱势一方难免采取在其他议题上报复的办法来寻求平衡。因此“对表”只能从最核心的重大关切入手,需要在其他议题上报复时,联系的也是对方次一级的利益。如果这一顺序反过来,也会造成恶性循环。
       第四是双方都需要勇于认可对方的善意行为,并给予相应奖励。哪怕对方是从“严重损害本方利益”降到“较小程度上损害本方利益”,也需要给予积极回应(例如适当回应对方的关切)。这种奖励对培养合作信心及合作习惯至关重要。
       以上当然是一种非常理想化的状态。国家间博弈不会像计算机上的博弈那样简洁。但重要的是,中美可以通过体现“针锋相对”精神的长期互动,逐渐培养起合作的习惯。当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主流,“相互尊重”也就水到渠成。“针锋相对”比相互尊重更容易操作的地方在于,这一策略不要求两国彼此怀有高度善意。只要各自恰当地运用国家理性,两个寻求自利的国家就可能逐渐走向合作。
       阿克塞罗德在《合作的进化》中描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战争前线经常出现的“自发和平”现象。两军对垒打持久战,本该寻找一切机会杀伤敌人的军人们却常常与敌人形成一种和平的默契。这是因为,如果一方开枪打死几个敌人,对方一定会采取报复措施,反过来导致自己身处险境。于是双方逐渐形成默契,大家最好都不开枪。这就是“针锋相对”促成合作的典型例子。中美算不上多好的朋友,但是也绝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通过稳妥审慎的博弈,合作完全有可能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流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