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再有一个杰拉德,我也不会再有一段青春去追

Matthew Walsh | 英国人 父子两代利物浦球迷

2015-05-18 07: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当告别来临,总是充满悲伤的情绪和无助的失落感。一如杰拉德在安菲尔德的最后谢幕一般。
        5月17日凌晨,利物浦在主场1比3不敌水晶宫,彻底失去了进入下赛季欧冠的资格。比这更令球迷失落的是,队长杰拉德最后一次在安菲尔德登场,下赛季35岁的杰队就将转投美国大联盟。
        一座城,一个人;利物浦,杰拉德。
        Matthew来自英国,这位牛津大学中文系学子在父亲的熏陶下从小支持利物浦,每个赛季都会去安菲尔德看比赛,至今已经20年了。
        在伤感的离别时刻,让我们聆听这位利物浦拥趸用中文描述出的真实心境。
曾经父亲让我不要崇拜球员
       和每个利物浦球迷一样,我也记得我的第一个“杰拉德时刻”。2001年5月,我刚满10岁,那年,足总杯决赛球队是红军和阿森纳,这场比赛后来被称为“欧文决赛”——这位举世瞩目的前锋在最后十分钟中进了两球,利物浦反败为胜,赢得了奖杯。
       那时,我就在现场。爸爸想尽办法搞到两张票,小小的我站在塑料座上伸出头,从密密麻麻的粉丝中窥见了年轻的杰拉德。
       比赛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我转身往外看去,利物浦队官方大巴恰巧在我们车的后面,我对他们挥手喊叫的同时看到球员在车上尽情玩乐,只有杰拉德却默默坐在一旁,手捧着自己的金牌,默默微笑着往外看路边的粉丝。
杰拉德举起欧冠奖杯。
       四天后,他的远射破门帮我们以5比4打败阿拉维斯赢得欧联杯。四年后,队长杰拉德在“伊斯坦布尔之夜”捧起了我们第五座欧冠奖杯。
       其实,那时候我最喜欢的球员还不是杰拉德,而是欧文。
       我在我们队(英格兰南部的小村)踢的是前锋,虽然自己个子比欧文高得多,速度也比不上他那么快,但我总是模仿他的踢法,卧室里都贴满了欧文的海报。
        欧文在2004年转会皇马让所有人,包括我,伤心欲绝。当时我父亲瞟到我闷闷不乐的样子,对我说:“儿子,你以后不要找足球运动员做偶像,现在球员都反复无常,你崇拜一个,失望一次。”我把他的海报都撕了下来。
       就像所有不听父母话的小孩一样,我后来没听爸爸的话。
杰拉德牵着三个女儿向全场球迷致谢。
他是我足球梦想的寄托
       我对利物浦的忠诚不会因为欧文转会而改变,但逐渐开始关注杰拉德。
       而后的两个赛季,杰拉德进了36个球,几乎单枪匹马地逆转了2005年欧冠和2006年足总杯决赛。慢慢地,我开始在学校操场上模仿杰拉德,试图像他一样不屈不挠,尝试在最不看好的情况下冲破防线,或者独自从远距离把球直接打入网顶。
       当然,我这个笨手笨脚的前锋对比赛成败的影响和杰拉德比起来,微乎其微。
       我很快意识到自己不会做职业球员,但每次看新偶像的表现,就好像间接实现了童年的梦想——通过他,我自己仿佛也在对奥林匹亚科斯、皇马和埃弗顿比赛中进过球;也亲过老特拉福德的摄像机;也曾把球凌空抽射,踢入过米德尔斯堡(Middlesbrough)球门的远角。
        去年打败曼城以后,我和他一起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而当和切尔西比完两场后,我们联赛冠军希望破灭,我和他也共同经受了最苦涩的失败。
       杰拉德就是球迷的一份子。
       这个利物浦最优秀的队长从小的愿望就是为利物浦踢球、为利物浦进球、为利物浦赢得奖杯,不是其他队,只是利物浦。
       毫无疑问,在职业生涯巅峰时期的他曾有机会转会到更好的球队,伦敦和马德里的花花世界也短促地引起他的注意,但他最终还是抵抗了转到切尔西和皇马的诱惑。
       后来,即使身边的队友表现得差强人意,他还是不断为球队的成功牺牲个人荣誉,他就是所有人的顶梁柱。他实现了我们所有球迷的梦想,他变成了整支队伍和整个城市的象征。
球迷打出标语感谢杰拉德的付出。
他的价值存于回忆和歌声中
       有人说,杰拉德呆在利物浦说明他安于现状,缺乏抱负,不想挑战自己。这些人列举了兰帕德、C罗、图雷等人的例子,说这些伟大的中场球员有野心,适应力强,与他们相比,杰拉德留在利物浦简直是不思进取。
       其实,这个想法有一定道理:在我们自己的职业生涯当中,我们是不是总是追求升职、加薪和个人发展?这样,我们职业的价值是不是会多一点?同样,我们判断足球员的职业也经常说:他赢了多少联赛?他捧起了多少奖杯?他踢了多少场国际比赛?
       但这么物质主义的方法,真的可以被用来判断球员生涯的真实价值吗?当然不能!
       因为犹如音乐家、艺术家和作家,球员们给球迷的生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正是这些印记,构成了无数个喜悦与绝望、怒火和亢奋、冷淡与麻木的瞬间,这是我们生命和身份的一部分。
最后一次触摸安菲尔德。
       没人能看到球员的职业价值,但你听,它存在于球迷在酒吧里的光辉回忆中,存在于看台上回响的歌声里,尤其存在于我们对未来子女讲的故事里。而利物浦下一辈球迷肯定会听到不计其数的杰拉德故事。
       杰拉德没有赢过英超,但是从球迷的角度看,这完全不能代表他的职业价值。就算球迷都喜欢看自己的球队获胜,但获胜决不是足球的本质。
       对于球迷来说,足球的本质在于有这样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一起分享同一种精神,一起欢笑呐喊,一起抱头哭泣。在为利物浦踢球十七年,当队长十二年后,杰拉德的意义已超越了足球和球迷的关系,也超越了球员和城市的关系。
        杰拉德代表着全世界热爱体育比赛的原因:无论你看什么球,支持什么球队,像杰拉德、马尔蒂尼、劳尔这样的球员都会被所有人传颂,因为他们紧紧抓住了队伍和球迷之间的纽带。
       跟水晶宫的比赛结束以后,杰拉德搂着自己的女儿最后一次向观众发表了演讲。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球员甚至在生涯最后一刻还是把球迷放在首位,首先为利物浦不出彩的表现道歉,而后向观众表示谢意。
       这时,我回忆起那位年轻的杰拉德,他静静地坐着,看大巴窗外的粉丝。他是体现利物浦精神和价值的第一人,他教会了我关于团队精神的一切。每一代球迷都有自己的偶像,但即使会再有一个杰拉德,我也不会再有一个青春去追。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杰拉德,告别,安菲尔德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