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料︱国军参谋长反思抗战:国民党军队为何逃兵多

澎湃新闻实习生 余珮瑶 整理

2015-06-01 17: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八年抗战,中国人民赢得了伟大但艰难的胜利。一位全程参与对日作战的国民革命军参谋长在晚年回顾作战经历、钻研军事战略,留下40余万字文字史料,记录了他对前线与后方的观察和反思,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抗战细节。
       这批未公开的文稿定名为《战争之经纬(上下卷)》、《国粹用兵手册》,作者金式。
        据《浦江百年人物》(张解民、江东放编著,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年9月)记载:金式(1904-1994),浙江兰溪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历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八十五军参谋长、第六战区补充第五旅旅长、第十一预备师副师长、第十三军第八十九师少将师长等职。抗日战争中,金式随汤恩伯军团对日作战,相继参加南口、徐州、随枣、豫中、桂柳诸战役,曾于台儿庄一役负伤,因作战有功,获颁“指挥有方”嘉奖令。
        抗战结束后,金式于1946年2月退役回籍,与妻曹秀珊致力农耕,淡泊度日。1948年汤恩伯为阻人民解放军南下,重召金式归队,任第一六四旅旅长,后令准改称第二〇三师,任师长。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席卷江南。金式经内弟曹艺策反,萌起义之意,并主动与中共地方武装金萧支队联系。因军统特务作梗,未能按金萧支队指令集结待命,起义与投诚良机骤失,大部武装被人民解放军击溃。1949年后旅居香港、澳门,改名赵秉富,以劳力谋生。1993年由其长子接至河南许昌定居,1994年病逝。
       经家属授权,澎湃新闻私家历史将陆续刊发部分文稿。本文为“抗日战役总动员之检讨”系列第一篇,检讨国民党的征兵工作和难民救济。
金式手稿
       抗日战役总动员工作,在事变前政府没有发过全套计划,只在二十七年首都迁到武汉后,由党的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一份抗战建国纲领作为总动员的法案;也只是在文上与口头上大动其员外,事实上距总的尺度很大,兹将八年来前后方所见所闻的总动员的工作检讨如左(下):
从征兵说起
       军队作战,若能有兵员上的不断补充,有助于维持部队战斗力者很大;可惜当年的壮丁,很多都(是)用金钱收买来的游勇散兵,部队接收壮丁之日,正是新兵逃亡之时。那时各部队对于征集来的新逃兵,初尚能遵照法令,行文所属师或团管区缉捕;而事实上缉捕行文如石沉大海,原因是各县乡保长不但不协助,反包庇隐藏,由此而产生了以下的不良后果:
       甲、由于部队逃兵过多,就有抽调后方整训机会,也白费干部的心血,致战斗力每况愈下,愈打愈弱。排连长鉴于逃兵过多,既受长官的管教不周之处惩,而在作战时由于战斗力的低落,又很难达成任务,还要受作战不力的惩罚;于是下级军官们深感带兵愈带愈少兴趣,越带越觉得灰心,致作战情绪也受到很大的影响!
       到了抗战第二、三年上,已有不少省份根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个政策,干脆由省议会通过了准各县买壮丁替补了;于是卖壮丁之风,百无禁忌,大行其道。各县长每于壮丁出征之日,竟公开叫壮丁们早点逃回,以应付下一次之征补,这是新补的壮丁亲自告诉部队的,于是更影响部队的逃兵日增与战斗力的日衰了!
       乙、各排连长为免上级管带无方的惩处,不得不抓夫抓兵以为顶补;不仅予敌间可乘之隙,也予共干渗透国军的大好机会;于是国军一连、一排的战斗部队被共干带去参加八路军的事实,已不算新闻了。
       丙、当年卖壮丁之行情,以久则半年,少则一个月的时间,在江南一带可得谷子二十担上下,其待遇好过当兵与当下级干部,于是各部队的老兵与班、排长,由于自身待遇微薄与卖壮丁之有利可图,亦相继逃亡、以卖壮丁为生者大有人在,于是部队的指挥与战斗力又低落了不少。当抗战中末期时,即中央嫡系部队,有时吾方一个军或一个师,也抵不住日寇一个加强营的攻击呢!
       上列买卖壮丁以及县、乡、保长包庇逃兵的恶风,是起因于总动员工作没有搞好之所致呀!地方政府若真能做到会民与上同意的动员工作而又能认识到总动员的重要性,乡民必以从军为荣,以逃役为辱了!  
手稿:抗日战役总动员之检讨
抗战人员家属的待遇
       抗战时征兵工作,是由各县政府兵役科办理,这批标准的贪官污吏,正是以抽壮丁的借口,对已出征或未出征之家属,极尽其敲榨之能事;真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当七七事变后不久,部队中常有老兵与干部要请假回家服兵役的,因为兵役人员不承认已入伍的子弟是合法的;也有虽具有原部队证明文件,也不能免除其同胞兄弟之兵役义务,影响官兵作战情绪者很大!故当年出征人员家属,实在只有优待之名,得优待之实者很少!
       各省、市、县为了安定战时前方军心,在动员准备时期,先要制定优待出征家属办法,到战时实施时,无论先入伍或后入伍的家属,都应频频加以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慰问与照顾,使出征者能安心为国出力、流血,这才符合总动员之要旨的。
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签发的抗日征兵动员令
地方武力的动员
       各省县地方武力,在抗战八年中,不但大多数未能、也可以说全部都未能与国军配合,发动游击战,只是以游击为名,行扰民之实!有时还乘国军退却时,据险截击国军游击部队,既非法缴其武器装备,并枪杀被缴官兵以灭口;对军队敌视情形,与过去内战时同,其中尤以豫、鲁、粤、桂等省为最甚。可见当年口口声声说总动员,军民一致对外……说得十分动听,其实政治上距动员尺度还很大!
       各省县为了地方武力真能配合国军作战,最好在战事发生前——即动员准备时期,早该把地方上的一切武力,切切实实地调查、整编与训练,并划定防区、指定专人负责,俟动员令下后,接近战线附近的武力,除经常担任军队向导及协助搜集情报外,还要尽可能适时适地袭击敌寇后方,破坏敌人交通、通信、补给等,以协助国军作战的。以黄河流域地方武力之雄厚,如真能总动员起来,我相信兵力劣势的日寇,怎敢长驱直入呢!虎豹虽猛,也敌不过得天独大的笨象,难道四、五亿之多的炎黄子孙,还抵不住地小人少的日寇吗!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吾国当年地方武力虽多,各省县都没有依照中央法令整编过,而那批由土豪劣绅包办的武力头子,有空洞的游击司令之名,而没有固定薪饷的实利,他们也不愿意接受政府的命令,于是很多地方武力都变成山寨式的匪徒,专向民间尽其敲榨生杀之能事了!他们只希望政府早点解体,安安稳稳做其山寨大王吧!
战区难民之救济
       七七事变后,战区难民多半听其流落逃亡,能得到未沦陷的后方救济者,实在太少了!当战事初起时,接近战地的同胞们,一闻敌寇降至,真是风声鹤唳,等于无不相率逃亡;尤其有钱人更携家带眷,千里逃避,此种不愿附敌的正义,真是值得嘉勉;而沿途则根本没有人收容与救济,餐风宿露,饥寒交迫,其情实在可怜!有时夹在敌我两军火线中间,在国军为了阻止敌军混在难民群中,乘机冲入阵地来,也只好忍痛不分玉石,予以猛烈射击;而日寇更迫使难民向吾阵地行进,以掩护其部队跟着前进,迫得难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其处境之狼狈惨苦,非经过人所能想象的!
       举例说:当平汉路北段军事失利时,国军相继南撤,河北一带的难民,沿铁路逃亡者很多,扶老携幼,日夜不停。沿途根本无人收容。适值秋雨连绵,河水暴涨,当难民逃至漳河北岸时,已不能徙强过河,都想走铁路桥逃到南岸来,而守备南岸的部队,目见北岸人头声涌,守军误为敌军迫近,于是一声巨响,随将早已埋好铁路上的炸药引电爆炸,炸得铁桥分成数段,不能通行,北岸待渡的难民,遂陷于前无进路、后有追兵之困境,仓皇跳河自尽者,不知其数,这是地方政府未能收容救济之后果,也是军队情报不确实所迫成之惨剧呢!
       吾国号称为民国政府,其实还不及三国时刘备那个流亡政府。当新野已失,根据地没有了,他还是舍不得抛弃跟随他的百姓哩!刘备说:“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临难仁心存百姓,登舟挥泪动三军,正因刘备能爱民如子,故终能得四川为根据地,与曹、孙鼎力而三。吾人既称为民国政府,应该比刘备还要爱民才对!可是官僚政治,时局愈混乱,越是贪官们浑水摸鱼的大好贪污机会了!这时的难民问题,已不算大问题了!
       这一难民收容与救济工作,最好在动员准备期间,就该将省划成安全与非安全区,伺动令下、战事将临各县时,非安全区之民以及老幼与及龄壮丁连同可搬移之物资等,相继撤于安全区,对其今后工作与生活,都要有详尽之计划与安排,庶免临时慌张,手足无措,难民们也少受很多痛苦与死亡。当年中央于战前,既未有动员计划的颁布,而官僚政治,没有充足经费,决不会做了再说,于是名为全国总动员,还是同过去内战的情景差不多的。由于抗战初起时的难民,缺少收与救,故到抗战中末期的难民,比初期要少得很多,虽然由于初期没有收与救的负责人,谁也都明白醒悟了,逃也死,不逃也死,还是在家做顺民吧!
淞沪会战时期的上海难民 
抚慰伤亡官兵
       抚慰二字,应为两件工作,就是抚恤与安慰:对于负伤官兵及其家属,慰问多于抚恤;对于阵亡官兵的家属,则恤多于慰。前者除由中央政府给与恤金外,各县政府应协同地方士绅,用口头、或文字、或地方土产,予以适当之慰问。后者地方政府于接到抚恤令后,照中央规定恤金,派员,如数送往其遗族并予以亲切之慰问与奖勉。事实上,多数遗族或受伤家族,仅得空洞抚恤文件,要想领到恤金是困难重重,很难领到;等领到了,也因法币一再贬值、得益很少了。
       超渡亡魂,生死俱安,这是国人的传统观念。各省县于每年春秋二季,对于本省、县的烈士亡魂,应定期举行超渡;对于遗族及等待出征者,都有很大的鼓励与安慰;尤其提高士气,更会起很大作用!不要以为省主席与县长们思想进步,就认为迷信而少此一举,而民间依然根深蒂固、非此不可哩!科学发达、物质文明的欧美军队,迄今仍有牧师随军出征哩!倒是“思想前进”的吾国,反而屡战屡败,几乎要亡在日本鬼子手下了!还有在大后方治疗的伤病官兵,待而不优外,受尽后方大众的轻视与侮辱!谁无父母?谁无子弟?有钱佬逍遥后方,既不要出钱,又不要出力,老百姓无钱出钱(卖壮丁),有力出力(买不起壮丁,只好当兵),诸如此类,在在使军人灰心啊!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抗战,国军,征兵,难民,战争动员,壮丁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