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再调查庆安枪案疑点:死者并非访民,送检视频无剪辑痕迹

人民日报/新华网

2015-05-24 05: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近日,黑龙江庆安火车站枪案检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检察机关认定,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5月24日凌晨,人民日报、新华社分别刊发长篇文章,就“警察能不能不开枪射击”“徐纯合为啥堵门赶旅客”“徐家是不是上访户”“监控视频有没有作假”多项疑点进行了调查与回应。因两文聚焦问题多相同,现选登人民日报一文,全文如下:
       5月21日,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检察长孙成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调查、核实大量客观证据的基础上,检察机关认定,庆安事件中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
       5月2日,黑龙江绥化市庆安火车站发生铁路警察开枪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根据公安部指示,铁路公安局迅速组成工作组赴庆安指导处置,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佩带使用枪支规范》成立调查组,及时进行了客观全面的调查,形成了民警使用枪支依规合法的调查结论。检方在此基础上开展了独立调查,其结论与警方的认定是一致的。
       5月14日,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和监控视频后,庆安事件舆情发生逆转,绝大多数民众认同调查结果,支持警察开枪,但依然有人相信境外敌对势力“枪杀访民”的谣言,纠缠于是不是“截访”,从而追问徐纯合堵住门的原因,质疑警察不该把人打死,甚至怀疑视频是不是作假了。
(一)警察能不能不开枪射击?
●目击者:枪都对着你了,你还用抢来的防暴棍打警察
●警方:不用枪不足以制止徐纯合的暴力犯罪行为

       红瓦黄墙尖顶的建筑,零星的旅客,古朴下透着一丝平静。5月20日下午,记者初到庆安火车站,一时很难把这个北方小站与这场铺天盖地的舆论风暴结合起来。
       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记者首先查看了当天的监控视频,了解事件的梗概:徐纯合把手推车推到安检门口,堵住安检通道,并将在安检通道内的几位旅客赶出候车室,将门关上;安检员与之交流,随后到民警值班室报警;警察与徐纯合交流后去开门,徐阻拦,警察控制徐双手,通道打开,旅客进入候车室;警察与徐隔着护栏厮打;警察返回值班室,徐追过去踹门、砸自动取票机;警察再出来并拿着防暴棍,两人再次厮打;徐欲拽一位老人推向警察不成,双手举起一小孩抛摔向民警;徐夺得防暴棍,击打警察两棍,警察开枪。
       为什么要开枪?记者找到了当事警察李乐斌。“摔孩子,虽然当时并不知道是他的孩子,但不管是摔谁的孩子,都是暴力犯罪行为!”“他抢走了我的防暴棍,我掏枪警戒,并口头警告,他还用警棍打我,一下打在左头侧,一下打在右手腕”,李乐斌说:“我不用枪,已经不能阻止他的暴力犯罪行为了。”李乐斌让记者看了他还有一点浮肿的右手,并拿出手机,让记者看了他当天拍摄的右手掌照片。照片显示,手红肿得厉害。
       现场情形能不能不开枪?一位教师当时正好领着十几个学生在候车,他回忆说,警察掏出枪后在喊“别动!老实点!”可他(徐纯合)还是抡棍就打。这位教师感到有些惋惜,也有点费解,“你说,枪都对着你了,你还要打警察”。他还表示,看到网上有人质疑,说警察不该开枪,那是因为“不在现场,不了解有多紧急”。他又反问:“如果警察不开枪,徐纯合真把枪抢过去了,造成群众伤亡,又不知道他们该怎么说了。”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锡锌从行政法学的角度分析,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开枪,就可能涉嫌渎职。
       有人质疑为什么没鸣枪示警?根据相关规定,警告主要有口头警告和鸣枪警告。人民警察发现犯罪行为人准备实施或者正在实施暴力犯罪,经过口头警告无效的,可以视情向天空等安全方向鸣枪警告。来不及口头警告的,可以直接鸣枪警告。“鸣枪警告不是必经程序。”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介绍,相关法律法规还明确规定:经口头警告或者鸣枪警告无效的,可以开枪射击。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直接开枪射击。
       开枪可以,能不能别把人打死?不少人有这样的想法。对此,已有不少枪械专家表示,这个愿望是好的,但操作中很难实现。警察开枪射击,特别是手枪,受开枪距离、现场环境、人员情绪等诸多因素影响,其精准度较难把握。同时枪支的杀伤力大,并非只是打中我们平常所说的脑袋和心脏才会致命。尽管如此,警察开枪目的和原则还是必须以制止暴力犯罪为目的,避免出现更重的后果,最大限度地避免或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
       整个处置过程,警察表现如何?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所长黄登录谈了他的看法:李乐斌在整个处置过程中都是规范和理性的。结合监控视频,黄登录一一向记者介绍,先是口头交流;见徐不听劝阻,将其手反制,让旅客通行进站,因为马上要检票了;第一次厮打中,看到徐有掏抽动作,便掏枪警戒;发现徐没掏出凶器,立即把枪放回;拿着防暴棍出来,起初只是左右隔挡;防暴棍被抢后,掏枪时后退一步。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专家杨宗科认为,从处置一般的扰乱公共秩序案件升级为袭击警察的严重暴力犯罪,李乐斌积极作为,有效制止了暴力犯罪违法行为,其使用枪支符合人民警察法、枪支管理法、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等法律法规所规定的法定条件。
       在黄登录看来,李乐斌训练有素。黄登录反驳“一个警察,怎么打不过一个醉汉”时说:“警察是以阻止暴力犯罪行为、制服暴力犯罪嫌疑人为目的,同时还要顾忌群众的安全,而狂躁的暴力犯罪分子是什么都不顾、拼着命。”谈到李乐斌为何没有帮手时,黄登录解释,和李乐斌一个作战单元的另一值班民警负责站台安全,从李乐斌拿出防暴棍到枪响,也就一分多钟时间,太快了。记者查看监控视频,这个时间段的确只有1分20秒。
       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2012年已经从铁路企业分离出来,移交给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纳入国家司法管理体系,实行属地管理。在这次枪击事件的调查中,属于独立第三方。据孙成毅介绍,在庆安事件的调查中,检察机关成立了专门工作组,坚持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独立开展全面调查、核实工作。相继调取了事发现场监控录像、目击者证言,当事人陈述,警棍、枪支等物证,照片、警官证、持枪证、枪支使用交接记录等书证,伤亡鉴定和枪支弹道鉴定等100余份相关证据材料,并进行了认真审查,得出了民警使用枪支依规合法的调查结论。
(二)徐纯合为啥堵门赶旅客?
●安检员:现在我也没搞明白他为什么要堵安检门
●徐母:没有原因,就是喝点酒,精神上有时不好

       徐纯合为什么要堵门?这是看完警方公布的监控视频后,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也是记者的一个疑惑。
       记者找到了事发当日火车站第一个与徐纯合接触的人——车站安检员齐贵民。“大约12点,看见有人把一辆手推车堵在安检门中”“搁车的时候没看着,等我发现了去过问,有人骂我‘不关你事,滚犊子’。”齐贵民回忆,此前他并没有注意到徐纯合一家五口,到现在也没搞清徐纯合为什么堵门赶旅客。这个男子 “脸通红”“胡搅蛮缠”“还有酒味儿”,齐贵民和另一位安检员齐洪波拿他没办法,齐贵民就去报警了。
       徐纯合是不是喝酒了?根据监督视频指引,记者找到了徐纯合一家人就餐的站南的一个小饭馆。老板娘确认,徐纯合一家五口11点左右来吃过饭。当问及如何确认是徐纯合一家时,老板娘语调很高:“老太太带着3个孩子在街上要饭,早就认识。”老板娘介绍,徐纯合一家点了一份麻辣鳕鱼、一屉蒸饺,“他(徐纯合)喝了一杯白酒,有二两五,50度的,还喝了半瓶啤酒。”
       从监控视频看,徐纯合在车站买完票走出画面时,行走较为正常,当他返回再次进入监控画面时,走路明显晃悠。庆安县丰收乡丰满村支部书记王淑华介绍,在村里,徐纯合喝酒后也这样,走路“东绊一下,西绊一下”。当问及徐纯合有没有酒后闹事过,王淑华说:“他喝酒后,村里都没人搭理他。”
       徐纯合是不是酒后无端滋事,其母权玉顺最为了解。当记者赶到庆安中医院试图采访她时,被病房门前一女子(权玉顺的女儿)拦住,声称“进去一个人,拿多少钱来!”警方调查组介绍,此前权玉顺做过3次笔录,都提到“我儿子徐纯合喝了一杯白酒、半瓶啤酒,因啤酒不好喝,出饭店后,在饭店门口把啤酒瓶子摔碎了。” 在问答“你儿子为什么拦着不让旅客进候车室”时,权玉顺的回答是“没有原因,就是喝点酒,精神上有时不好。”在其他媒体采访的视频中,权玉顺也说:“他身体还行,就是精神上有时不好。”
       警方调查组出示的尸检报告显示:死者徐纯合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28mg/100ml。
       徐纯合堵门之前有没有与其他人发生过冲突?记者仔细查看了当天的监控视频,也采访了事发当天的多位车站工作人员和旅客,堵门前没有发现徐纯合与任何人争执,没有受到外界刺激,现场交流也仅限于与家人,更没有看到任何人对他进行阻拦。
(三)徐家是不是上访户?
●亲友:他们没有上访,是要饭
●调查组:买票,六进五出候车室,没有发现受到任何阻拦

       庆安事件发生后,“截访”说传播很广。徐纯合当天出行的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受到阻拦?徐家是不是上访户?围绕这些问题,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哈尔滨铁路警方调查组提供了徐纯合与权玉顺的两张车票复印件,票面显示为:庆安至金州的K930次列车,发车时间5月2日16时14分。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曾向记者表示,徐纯合的目的肯定不是去上访。“去上访也不可能去大连,因为黑龙江的事辽宁管不着。”徐纯静说。
       记者查看警方调查组提供的监控视频,在徐纯合堵住安检口前除家人之外没有任何人与他谈话或接触。徐挡住安检口是在12时左右,离发车时间还有4个多小时,更不存在不让上车的问题。视频还显示:当天徐纯合一家六进五出候车室,来去自如,没有发现受到任何阻拦。“很顺利地买票,自由出入候车室,不知拦截之说从何来?”警方调查组成员反问。
       会不会有人打电话不让徐纯合走?警方调取了徐纯合当天的手机通话记录,警方调查结果是当天只有一次有效通话,是与他的老乡钱立民。钱立民说,“徐纯合在电话里就问我回村了没,唠唠治肾的药和花生米买回去没有之类的闲嗑,也没多长时间。”
       徐家是不是上访户?徐纯静、王淑华和村会计邓利民都给予了明确的回答:他们是要饭,不是上访。王淑华和邓利民今年都有到北京接徐家五口回庆安的经历,最近的一次是4月18日接到徐纯合的电话“找不到妈了”,邓利民和另一村民跑到北京找了两三天才找到老人和孩子,并把一家人接了回来。路上,徐纯合还告诉过邓利民“北京也不好要钱了,不去了。”
       丰收乡丰满村有村民反映,徐纯合好吃懒做,老人和小孩乞讨是他的赚钱工具,有钱就买酒喝,喝多了还打孩子。“村里给他买柴火,还得帮他劈好。”王淑华算了一笔账:他家里一垧地流转出去后,一年有6000多元收入;粮食直补每年1200元;5个低保每人每年2700元,徐纯合妻子享受城市低保每年5500元;徐纯合母亲还有两笔高龄补贴约每年1000多元。考虑到老人和孩子生活困难,村里还给了徐纯合一家大量的救助,按理说,这些救助能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
       王淑华想来想去,感觉唯一能与上访沾点边的事,就是今年春节,徐纯合一家在北京乞讨时,北京东城公安分局民警发现,看到老人小孩子在天寒地冻中可怜,献爱心把他们接到派出所,随后送往民政部。北京一媒体还以《今晚祖孙四人吃上了热饺子》为题进行了报道。此前,大连一家媒体刊文《八旬老妪携仨孙儿来连乞讨,供养老家酗酒成性的懒儿子》,说的也是徐家乞讨之事。尽管不是上访,村里把他们接回来后,还是在积极协调把3个孩子送福利院的事。
       丰满村干部和村民想不明白,徐纯合要饭的事,怎么就扯上信访了?还截访?
(四)监控视频有没有作假?
●现场学生:视频与现场情形一样、事实相符
●司法鉴定:送检的原始视频,没发现剪辑处理痕迹

       5月14日,哈尔滨铁路警方通过媒体公布监控视频后,质疑视频作假的声音此起彼伏,主要“证据”是,两组镜头中,民警臂章位置不一样,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徐纯合抛摔孩子的画面是经过特别技术处理的,比正常的画面走得快。于是,一些人从对画面真实的存疑,就推断事件的真相存疑。
       哈尔滨铁路警方告诉记者,媒体公布的视频是由调查组提供的,“画面是真实的”。警察的臂章是在左臂上,那为什么有画面警察臂章会出现在右臂上呢?绥化车务段技术科微机室刘宇峰解释,这是“镜像”原因。在庆安火车站监控视频记录机上,刘宇峰向记者演示“镜像”现象:在正常的监控画面上,点击右键,出现“镜像”选框,选中,储存,画面立即左右颠倒。为了更直观,我们请一位警察站在监控画面下,让其举左手不动,调整为“镜像”模式后,画面显示,警察举起的是右手。为了进一步证实警方公布的视频没有改动过,刘宇峰选取了一段非监控视频画面,调整“镜像”后,画面上的日期反了过来,而监控时的画面,不管是否选择“镜像”,日期都是正常的。
       当天庆安火车站5个正常工作的监控镜头,其中有一个设置为“镜像”模式。记者电话采访安装调试这批监控视频的技术人员于家瑞得知,当时他们安装调试时,只看到画面清晰,能刻录就行了,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记者还请多人模拟徐纯合抱抛扔小孩的动作,然后估计整个动作需要的时间,得到的答案基本为三四秒钟。记者查看监控视频时间显示,徐纯合抱抛扔小孩的动作时长约为3秒。
       “看到大家热议警方公布视频造假,我们很着急,不能让更多的人误以为是真的。” 现场目击者有3位学生主动找到记者。他们表示,虽然不知道怎么从技术层面去驳斥造假说,但他们看到公布的视频与现场的情形一样、事实相符。其中一位同学说到为什么要站出来作证:“不知道现场情况,就瞎说,让人感到气愤!”
       可以让这几位学生放心的是,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送检的原始视频未发现剪辑处理痕迹,原始视频中的“镜像”反转视频,是摄像机的不当设置造成的;送检的媒体剪辑视频与原始视频中对应部分内容一致,检验未见抽帧和时序颠倒处理痕迹;送检的媒体剪辑视频中的放大画面内容来源于原始视频,且内容一致。(作者系人民日报记者黄庆畅,原文标题为《警方检方调查庆安事件认定——民警开枪依规合法》)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庆安,枪案,警察,开枪,徐纯合,李乐斌,央视

相关推荐

评论(2.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