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推进科创中心将完善聚才机制:获风投规模有望成落户指标

新华网

2015-05-24 23: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凯风自南”,万物生长。
       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揭牌,上海证券交易所“新兴板”孕育待发,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科技创新板”箭在弦上,新车间、IC咖啡等众创空间次第崛起……创新,创新!适应新常态,唯创新不破;引领新未来,唯创新是取。5月的上海,处处涌动着创新创业的热力,汇聚成创新创业的时代强音。
       “当今世界,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成为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进步的强大引领,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指出。
       牢记使命,勇于担当,善于突破。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如何在推进科技创新、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方面走在全国前头,走到世界前列,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在长达一年的深入调研、反复论证后,上海形成了一整套具有针对性、前瞻性、行动性的实施方案。
       一年之后的今天,上海市委全会将专题审议加快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意见。一场驱动未来的关键战役,已然拉开序幕。
       方位图:“走在全国前头,走到世界前列”
       当今世界大势,唯创新者胜。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是新形势下中央对上海的新要求、新定位,也是上海突破自身发展瓶颈、重构发展动力的根本举措。”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表示。
       深刻认识的背后,是长达一年的扎实调研。今年初,上海将“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列为市委“一号课题”,成立重点调研课题组,由韩正担任组长,上海市市长杨雄和市委副书记应勇担任副组长。
       在深入政府各部门、区县、园区、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密集调研之后,有关“全球科创中心”的轮廓逐渐清晰:努力把上海建设成为世界创新人才、机构和资本等要素的集聚地、全球创新网络的枢纽地、重大科技成果和产业的策源地,进而跻身全球重要的创新城市行列。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孕育兴起之际,上海必须顺应大势,对标具有全球影响力,践行国家战略,率先参与国际竞争。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杜德斌的研究发现,科创中心作为一种全新的城市形态,当全球性流动的创新要素在某一地区“黏结”起来,就成了科技创新中心。
       当前,纽约、伦敦等国际大都会都在向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纽约在曼哈顿建设“硅巷”、伦敦则启动“英国科技城”战略。上海急需迎头赶上,用科技创新重构城市发展动力,为建设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四个中心注入新的内涵。
       科技创新中心更要求上海发挥影响力、辐射力,集聚整合国际国内资源,带动全国其他区域发展。这直接关系到能否改变要素驱动的发展方式,能否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建设综合性、开放型的全球科创中心,是上海的优势使然,也是使命所在。“若论科教资源,北京比上海更富集。若论产业创新,深圳比上海更有活力。但把这些元素综合起来,实现科技与产业的结合,上海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周振华认为,上海的市场环境高度开放,在上海的世界500强研发机构占到全国总量的1/3,是产生“全球影响力”的基础。
       嗅觉灵敏的创新企业和机构,已经从调研中感受到了“全球科创中心”的脉动。“从事科技创新活动20年来,这是令我感觉最振奋的一次。”上海最大的科技孵化器——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总经理谢吉华说。
       今年以来,谢吉华领导的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陆续在波士顿设立中美企业创新中心、在荷兰设立技术转移和企业并购平台,同时引进德国史太白、美国YYET2等技术转移转化巨头,为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储备“硬通货”。
       路线图:“创新的活力和动力不是管出来的,而是放出来的”
       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上海有基础、有决心。深入调研后,上海市委更加清晰地认识到,部分市场主体的创新动力不足、活力不够,已成燃眉之急。
       深圳有华为、中兴,北京有联想、小米。相比之下,上海尚未形成行业性的龙头创新企业,本土创新引擎缺乏,这是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最明显的短板之一。
       直接冲着问题去,在解决问题中激发创新的活力和动力。长达近一年的调研和讨论,为“一号课题”绘制了这样一张路线图:
       ——体制机制方面,核心是“放”。企业创新投资难、大众创业难、科技成果转化难……这些难的背后,归结到底是体制机制障碍。比如,一家互联网视频企业的设立,就需要文化、通信等多个部门颁发的增值电信业务、网络文化经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多张许可证,审批事项过多影响了企业的创新活力。
       “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创新的活力和动力不是靠管出来的、不是靠政府的计划排出来的、不是靠财政资金扶持出来的。”韩正一针见血地指出。
       ——人才政策方面,关键是“聚”。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只有让各类人才近悦远来,上海才能建成创新创业的人才高地。然而,包括上海在内,国内大多数城市集聚一流创新人才的制度尚不健全。比如外国人申办永久居留证,基本条件是副教授、副研究员以上,申办周期一般6个月以上,迄今全国仅发放此类证件6000余张,上海2000余张,远不能满足引进全球高端人才的需要。
       ——创新环境方面,重点是“优”。一个普遍共识是,没有好的创新生态环境,不可能孕育成长科技创新中心。创新环境的组成,包括财税、金融和法治等多个方面,上海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融资难是创新型企业普遍反映的问题,比较典型的如上海的集成电路产业,因为资本投入大、盈利周期长,企业一般会面对连续数年亏损,难以满足上市要求。国内领先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上海华虹NEC,1997年成立,2000年达产,直到2014年才在港交所上市融资。
       ——前瞻布局方面,抓手是“谋”。必须选择一批符合科技进步大方向和产业变革大趋势;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打破国际垄断;上海有基础、有能力,可以形成合力实现突破的重大创新工程和项目,超前谋划承担战略任务的“四梁八柱”。
       “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离不开开放包容的创新生态环境。”上海市委副书记应勇指出,要聚焦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人才集聚发展、重大创新举措和创新土壤培植,狠抓落实。
       施工图:“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
       创新方位已明,创新路线已定,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上海已出发!
       “科技创新不只是科学技术领域的创新,而应该是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的全方位的系统创新。”上海市市长杨雄说,“必须针对主要瓶颈和矛盾,在科研管理和产学研的组织机制、运作机制、商业模式等方面进行大胆创新。”
       以政府改革为先。改革要从政府改起、创新要政府先行,是本轮科创中心调研中形成的共识。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张素心说,必须下决心改变政府前置审批过多、多头管理突出的现象,比如,对于“互联网+”类的新兴行业,未来不再按产业目录管理,放宽市场准入管制,让企业先干起来,在过程中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以企业创新为主。当前,国内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150%)的比例还不够高,研发投入的界定范围也比较窄。相比之下,新加坡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高达400%,法国则将日常管理费、行政费用也纳入合格研发费用。
       借鉴国际惯例,未来上海将加大普惠性的研发支持政策力度,落实包括天使投资、种子基金在内的税收支持政策。完善国企业绩考核办法,将科研创新方面的投入视同利润。
       以人才建设为本。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公务员局局长陈皓说,现行的户籍和居住证制度,仍将学历和职称作为主要评价指标,而忽视人才的实际贡献。未来,上海将完善居住证积分、居住证转办户口、直接落户的人才引进政策,突出市场发现、市场认可、市场评价的引才聚才机制。包括创业人才获得的风险投资规模、科技人才实现的市场价值,将成为新的评价指标。
       以市场导向为重。科研和市场脱节,是一直以来的痼疾。上海将下放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的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凡不涉及国家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科技成果,主管部门不再审批或备案。鼓励科研人员在岗离岗创业,加大激励力度让创新人才“名利双收”,以突破创新链阻断、解决科技成果转化不通、不畅、不顺的问题。
       “要实现建设全球科创中心城市的目标,可能比之前提出的‘四个中心’时间跨度更长、任务更艰巨。”在周振华看来,上海别无选择,必须勇往直前。
       ——到2020年,形成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框架体系;
       ——到2030年,形成科技创新中心城市的核心功能。
       这是科创梦的美丽愿景,更是驱动未来的郑重承诺!
       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历次关口,上海都勇立潮头。当创新驱动的号角在全国吹响,上海,再次承担了率先出发的历史重任!
责任编辑:任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科创,上海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