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西天取经路:古代日本为何出不了玄奘

康昊

2015-06-26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现存最早的世界地图收藏于世界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群法隆寺之中,这幅绘于1364年的地图被冠以《五天竺图》的名字。地图中印度(天竺)占据了人类世界(南瞻部洲)绝大部分,中国(震旦)不过是东北部的小国,而日本则是地图边缘孤零零的小岛而已。这就是当时的日本人对世界的认知。
       印度与中国有着悠久的交流史,既有印度的僧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亦有法显、玄奘、义净这样亲身踏上印度土地的中国僧人。中国与印度的交往可以说是长时间、多方面的,而在与印度距离非常遥远的日本,是否也有人曾经踏上过印度的土地呢?首先,我们从那些试图西行的日本人开始讲起。
       
《五天竺图》
“西天取经”的日本僧人
       从日本前去印度的头一位,要数平城天皇的皇子高丘亲王。这位皇子卷入政变被废位,不得已出家为僧,取名真如,并于861年入唐求法。在长安短暂学习之后,真如决心到印度去。于是,他经由湖北、湖南至广州,由海路出发向天竺而去。遗憾的是这位虔诚的贵族僧最终死于马来半岛,未能平安到达印度。镰仓时代庆政的《闲居友》中记载了一个更为悲惨的结局,说真如在前往印度的途中路遇猛虎,命丧虎口,令人不胜唏嘘。
       其后试图西行印度的著名人物是后世被当作日本禅宗祖师的荣西。这位台密僧年轻时就曾渡海到过中国,拜访过江南的阿育王山与天台山。之后的1187年,年逾中年的荣西再次从日本出发,决定一路西行,经中国去印度,巡礼释迦牟尼八塔,以忏悔罪障。
       到达杭州之后,荣西当即向知府提交西行的申请,希望能够得到南宋朝廷颁发的出国许可。但此举很快被杭州府否决,理由是北方的金国已经阻断了西行的道路,关塞不通,去印度已不可能。失望的荣西“忧愁若亡”,不得已乘船欲归,不料海上突然暴风骤起,荣西的船经过三天的漂流之后,着陆于温州瑞安县。于是,荣西再次上岸,并于此后登上天台山,拜入万年寺虚庵怀敞门下学习禅宗。
       几乎与荣西同时的京都高山寺僧明惠,也曾“恋慕西天遗迹,深厌恶东土旧居”,于1202年时决心前往印度。第二年,明惠寓居纪伊(和歌山),与志同道合的僧侣谋划西行的行程。然而,当地一位“橘氏女”突然被春日大神“附身”,发出“神谕”制止了明惠的远行计划。于是,尚未出发的印度之行不得不终止。在此之后,日本僧的入宋、入元成为一时风气,但直到地理大发现的时代以前,尚未有日本人踏上印度的土地。
       
明惠像
“渡海而来”的印度祖师
       那么反过来,有没有印度人到达日本呢?在奈良时代有一位“婆罗门僧正”,名叫菩提迁那,据说是南天竺人士。为礼拜五台山,驾船入唐,而后乘归国的遣唐使船东渡日本,被任命为僧正,还担任了东大寺大佛开眼供养会的导师。如果菩提迁那的身份货真价实的话,他或许是十六世纪以前抵达日本的第一位印度人。
       然而在之前还有一位“法道仙人”,也被认为是天竺人士。传说法道本是灵鹫山的一位仙人,于七世纪的一天忽然乘紫云向东,一路飞过中国、百济到日本,去了播磨的法华山。这位仙人据说能让手中的宝钵四处飞来飞去,收取人们的供养,因而又被称为“空钵仙人”。据说一天,一位叫做藤井的船师载着官租而过,法道仙人便飞起宝钵索取供养物,藤井不许,钵便腾空飞去,没想到船上所载的粮食也随着宝钵飞走了。这类关于法道仙人的神奇传说尚有不少流传于兵库县的山岳寺院之间。
       而在“渡来日本”的印度人之中,最为重量级的人物自然要数达摩与善无畏。当然,在中国活动的印度僧达摩与善无畏并没有真的到过日本,但是,关于二人东渡的传说却为数不少。
       达摩为南北朝时期来到中国的印度僧人,被后世尊为禅宗初祖。在中国的禅宗故事之中,达摩于北魏时圆寂,葬于熊耳山。然而在日本的《元亨释书》之中,达摩却在八十六年后来到日本,以乞丐身份示人,在奈良的片冈山遇到了圣德太子,二人经过亲切友好的会谈之后,太子赠送了衣食,其后达摩入寂于此,太子掘开他的坟墓,见唯有空棺而已。如今在片冈山尚有达摩寺、达摩坟。
       当然,达摩不曾到过日本,但在日本的平安至镰仓时代的传说之中,达摩曾在中国遇到慧思和尚,劝其到日本去传播佛教,而后慧思真的转世七次,成为圣德太子,达摩便如约与其相会于日本。这故事的来由、演变如今已有各种各样的分析,不在这里展开。而后随着禅宗传入日本,达摩渡来的传说更是大为盛行。“祖师”级别的印度高僧渡来传说,并非只有达摩一人,另一位就是著名的“开元三大士”之一的密宗祖师善无畏。
       
片冈山达摩寺
       据《溪岚拾叶集》里说,约莫八世纪初的时候,印度和尚善无畏从中国来到日本,发现日本尚无密宗的弘传,十分遗憾,于是到了奈良的久米寺,在寺里建了座塔,将大日经梵本七卷与佛舍利七粒纳入塔中,还作了一篇缘起文,里面说:未来必有一名大乘菩萨打开这座塔,弘通此经。并不难想象,这位预言中的开塔人就是后来的日本真言宗祖师空海。
       这个故事与密宗流传的龙树开南天竺的铁塔得金刚顶经的传说如出一辙,可以想见是后世空海信仰发达之时模仿创作出来的故事。此外,在日本的上总(千叶县中部)佐野,还有一座善无畏坟。达摩坟也好,善无畏坟也好,当时的日本僧人们不仅相信这两位印度“祖师”来过日本,而且甚至入寂于此,安葬于此。达摩、善无畏的“渡来”可以说给予了处于“边土”的日本僧侣们很大的自信心。 
首位从印度抵达日本的传教士
       法道仙人、达摩、善无畏,三位印度人的东渡可以说荒唐无稽,在唯一一位“疑似印度人”菩提迁那来到日本之后,长时间里并没有一个印度人从遥远的西方东渡而来。而日本人西行的努力也往往止步于中国。
       尽管如此,日本的僧侣们还是不遗余力地创作着有关印度人东渡的故事。人若不能东渡,则努力寻找来自印度的佛像、舍利、菩提树,乃至让印度的山岳也都能“飞来”日本。
       印度真正有人到达日本,还要等到十六世纪地理大发现的时代。那是一位在印度工作的西班牙人,他在一位乘坐欧洲人的船只来到印度的日本人的带领下,登上了日本鹿儿岛的土地。这就是知名的耶稣会传教士方济各·沙勿略。此后,沙勿略也自称是来自天竺的僧人,以“天竺宗”的名义在日本传播天主教。其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传教士来到日本,日本人才渐渐得以了解印度。
       
方济各·沙勿略
       
思想
我是中日韩比较文化学者金文学,关于东亚三国的历史人文及有争议的内容,问我吧!
金文学 2015-06-21 18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显,玄奘,义净,真如,荣西,明惠,法道仙人,达摩,善无畏

继续阅读

评论(1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