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札记:中国能为G20 贡献什么?

何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2015-06-05 09: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中国将首次主办G20峰会。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G20而言,这都是一次值得期待的盛会。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壮大,介入全球治理的程度也越来越深。中国正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并有了不少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比如2014年成功地组织了APEC峰会,2015年倡议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得到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支持。G20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升格为领导人峰会,其宗旨就是为了提高新兴大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发言权。中国不仅是最大的发展中经济体,而且是第一个在经济总量上超过了美国,跃居世界第一的发展中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衡量)。这使得2016年这场峰会更具有里程碑意义。
       2016年峰会,将既有继承,又有创新。中国需要答好必答题,也要答好选答题。
       G20议题的第一部分是全球经济增长。早在2009年匹兹堡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就提出“强劲、可持续、平衡的经济增长”,但全球经济仍然持续低迷,这让很多人对G20的作用产生了怀疑。有一段时间,G20各国采取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互相指责对方的经济政策。2014年布里斯班峰会重拾增长主题,提出在2018年之前将G20经济体的规模扩大2%。今年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召开的G20峰会上,各国政府将进一步审视并落实2%目标的执行情况。到2016年中国举办G20峰会的时候,距离2018年只有两年时间了。中国必须有具体、务实的倡议,进一步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是加快结构性改革。通过结构性改革,在总供给方和总需求方同时发力,不仅刺激短期的经济增长,更为长期经济发展奠定基础。结构性改革的内容玲琅满目,中国有必要从中选择一两个重点议题,由点到面,带来突破
       中国可以继续关于投资议题的讨论。投资是布里斯班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当时提出了全球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及在悉尼设立全球基础设施平台(Global Infrastructure Hub)的倡议。各国在行动纲要中也提出了各自的投资计划。2015年安塔利亚峰会将有进一步的讨论,可能涉及中小企业融资、伊斯兰金融、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伙伴关系(PPP)等。2016年杭州峰会应进一步强调投资的重要性,应对投资项目的成本收益进行全面的分析,并确定投资的优先领域。投资应为全球大多数人的最大福利服务,按照这一标准,为发展中国家投资、为人力资本投资、为就业创造投资应首先得到支持
       中国应借2016年峰会的机会,宣传自己的投资和发展理念,推动亚洲基础设施银行、BRICS新开发银行等新多边机构与已有的多边开发机构之间的沟通和协调,并逐步推动制定能够更好地符合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国际投资规则。现有的国际投资规则更多地向发达国家的投资者倾斜,但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大国已经成为对外投资的生力军,新型国际投资规则的确立,离不开新兴大国的参与。
       中国也可以考虑提议讨论劳动力市场的改革。这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普遍关注的问题。布里斯班峰会就提到增长需要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还特别指出要在2025年将劳动参与的性别差距减少25%,这意味着在10年之内要增加1250万名女性就业者。这一任务非常艰巨,尤其是考虑到还有大量的年轻失业者、长期失业者、老龄失业者,这些群体的利益同样需要得到重视。通过提议讨论劳动力市场改革,中国可以和其它国家分享创造就业的经验、应对老龄化社会的经验。劳动力市场的改革无法通过G20各国政府的一纸政令就能解决,为了解决这一问题,G20需要动员包括联合国、世界银行、OECD在内的国际组织参与,也需要动员私人部门和公民社会广泛参与。
       G20议题的第二部分是全球治理。
       在全球贸易议题中,2016年峰会需要继续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并重启多边贸易体系谈判。WTO的多哈回合已经搁浅,巴厘岛一揽子协定随后受挫。中国需要坚定地支持WTO体制,通过发挥协调人的角色,推动重启WTO谈判。中国也应该积极参与包括信息技术协定(ITA)、服务贸易协定(TiSA)等谈判。
       在多边贸易谈判搁浅的背景下,多边贸易协定层出不穷,而且这些多边贸易协定旨在 突破WTO的规则,制定更高的贸易标准。但令人担忧的是,一些最主要的区域贸易协定,比如TPP和TTIP,既不包括中国,也不包括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等新兴大国。这些区域贸易协定如果和WTO准则发生矛盾,有可能会形成以邻为壑的贸易圈、投资圈,妨碍全球自由贸易。2016年峰会应呼吁,区域贸易协定谈判需要秉承开放、透明、平等的原则,把关注的视野投向“后TPP时代”,即如果TPP、TTIP等区域贸易协定问世之后,如何与WTO体系更好地协调
       在全球金融议题中,中国以及其它G20成员国应会同IMF,再次敦促美国推动IMF投票份额和治理机制的改革。美国一再以国会不同意为理由,拒不兑现其在历次峰会上的承诺。这在短期内似乎保障了美国的利益,但从长期看却损害了美国的领导地位。G20应和IMF等国际机构加强合作,进一步巩固全球金融安全网、改革SDR机制、加强对全球资本流动的监测和监管等。
       在金融监管议题中,中国应强调新兴大国的参与。与IMF相比,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成立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SB)更有诚意接纳新兴市场。G20需要进一步巩固FSB的职能和地位,使之在全球金融监管改革中发挥核心作用。金融监管不能片面集中于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应注意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异,比如同为影子银行,中国的影子银行和欧美国家的影子银行就存在较大的差异,这对如何实行适宜的监管制度提出了挑战。在防范金融体系风险的同时,亦不能忽视金融监管中的“发展议题”,比如,如何更好地为国际贸易融资?如何更好地为中小企业融资?如何更好地为穷国和穷人融资?
       就全球能源合作议题而言,应注意到,全球能源体系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新兴市场成为主要的能源消费大国,但现有的全球能源治理,仍然依赖于上世纪70年代建立起来的国际机构,而且新兴大国,尤其是新兴的能源消费国,无法融入现有的全球能源机构。IEA规定其成员必须是OECD国家,这就限制了中国、印度等国的参与,建议中国倡导成立一家新的全球能源治理机构,吸纳主要的能源生产国(包括OPEC国家及非OPEC国家),以及主要的能源消费国,共同讨论全球能源面临的共同挑战
       还有就是气候变化。
       2015年安塔利亚峰会之后,紧接着就会召开巴黎气候大会。明年,气候变化很可能仍然是全球关注的热点之一。2014年APEC峰会期间,中美两国签署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声明指出,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双方均计划继续努力并随时间而提高力度。这一声明表明了中美两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和决心,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好评。
       各国对是否在G20平台上讨论气候变化议题仍然存在分歧。有些国家,如印度就反对在G20讨论全球变化问题,理由是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才是更合适的场合。但在2014年布里斯班峰会中,土耳其总理达乌特奥卢( Ahmet Davutoglu)却高调推崇G20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重要性。预计安塔利亚峰会上,气候变化将会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这也将影响到2016年杭州峰会的议题设定。
       对于有的学生来说,60分就是万岁,而对于有的学生来说,99分就是不及格。面对G20这份考卷,中国应保持更多的平常心。不以险棋争胜负。必答题要有较为圆满的答案,选答题不必面面俱到,但需立意高远、思路明晰。从已有的准备来看,中国完全可以交出一份成绩优良的答卷。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宏观经济学,G20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