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刘清平逐出复旦”,什么情况?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5-06-08 18: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刘清平
       6月5日,复旦大学博士生(新浪微博名@济楚 复旦)在微博发起了一场名为“将刘清平逐出复旦”的活动,截至发稿,该话题已有讨论七百多条。而话题中的人物刘清平,是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教授。
       6月8日,刘清平接受澎湃新闻专访,对“将刘清平逐出复旦”一事进行回应。对于外界贴上的“反儒”标签,他表示:“前不久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邓晓芒在《探索与争鸣》上发了一篇文章,说‘我是批判儒家的儒家’,我也可以用这个话。”  
       “35岁以前我主要读西方哲学的书,然后由于研究需要研读《四书》,我发现我自己是个儒家。我从儒家的经典文本中看到了儒家的一些问题。但是,我始终高度肯定儒家倡导仁义,我也不否认儒家的忠孝观念。我反对的是儒家把忠孝凌驾于仁义之上。” 刘清平如是说。
       另一方面,不少知名学者也在此次风波中对刘清平的言论提出批评。刘清平表示自己不怕被“逐出复旦”,并回应说:“我向那些坚持仁义至上的儒家道歉。我一年前(指2014年4月)就已经在微博上公开道歉过了。”
@济楚 复旦微博截屏图
复旦博士发起将教授逐出复旦的倡议
       这场“逐出”风波源于6月5日,复旦大学博士生@济楚 复旦对复旦大学教授刘清平在微博公开发表的内容表示不满。该博士说:“看了你的微博,只想发动一个活动,叫#将刘清平逐出复旦#,教授啊,您叫这名字,却对祖先说出这等轻佻无知的话,哪还有一点点师者的体面?实在辱没了你名字里那两个好字。生平第一次在网上责詈人,实在是因为你还同时败坏了我们母校的声名”。刘清平本人随即转发了博士生的那条微博,但只附上了两个笑脸。
       当时,这条引发后续争论的微博转自刘清平(新浪微博名@刘清平杂谈)5月27日的一则消息:“#批儒#拙著忠孝与仁义主要分析了儒家最致命的一个悖论:为了忠君孝父不惜坑害陌生人和民众;这不是逻辑上的自相矛盾,而是道德上的深度悖论,不仅从伦理视角暴露了号称仁义道德的儒家的虚伪邪恶,而且从政治视角展示了标榜亲民的儒家通过移孝作忠的途径忽悠民众甘心情愿认皇上官员为再生爹娘的犯贱倾向。”
       而微话题一起,立即引发众议纷纷。6月6日,儒家网在微博上发起 “把刘清平教授驱逐出复旦大学?”的讨论,并爆料刘清平曾用“@刘清平微博”这一微博名在去年4月发表过诸如“孔二是接近于狗日的野合产品,孟三是接近于禽兽的下三滥”之类的言论,并评说刘清平“以‘下流低劣字眼’‘谩骂和无道德底限的方式污辱先圣先贤’”。
       紧接着,中国儒教网于6月7日发出了《关于抗议复旦大学教授刘清平侮辱圣贤的声明》,提出刘清平本人“必须就侮辱圣贤一事,必须公开向孔孟圣贤、孔孟后人、广大儒家信徒以及公众进行道歉”,并呼吁有关机构做出处理。
       “‘犯贱倾向’不叫骂人。”刘清平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长期以来的“被骂”,他就只有在去年4月那阵子的微博上进行“回骂”。
        “去年4月之后我不再说孔孟,但我依旧要说儒家有‘犯贱’的倾向。若仅仅因为这个就要把我驱逐出复旦,我也不怕,我只是笑这种做法。”
       他对部分儒家人士遇事喜欢诉诸公权力也表示了反对,“几年前,儒生要求政府限制在曲阜盖基督教堂、过圣诞节,儒家有言论自由,但若真正按自由的原则来说,人家盖教堂并没有影响拜孔的自由。”
儒家网在微博上发起 “把刘清平教授驱逐出复旦大学?”的讨论,并爆料刘清平曾用“@刘清平微博”这一微博名在去年4月发表过诸如“孔二是接近于狗日的野合产品,孟三是接近于禽兽的下三滥”之类的言论。
批评源于刘清平批儒?还是教授言行?
       到6月7日下午,发起“将刘清平逐出复旦”的复旦博士@济楚 复旦在微博上强调:“我完全不会反对刘教授发表异见的学术自由。我认为他恶劣粗口,有失师德,有辱斯文,影响极坏,出于校友之义愤,去他微博发表了个人评论。任何试图将这场争论引入歧途(比如打压政治异见、打压学术异己)的趋向,皆非我初衷。”澎湃新闻也就此联系了该博士本人,他表示没有其他补充。
       “他们今天又把我去年开骂的东西捡起来,我就不清楚是因为我骂人呢,还是因为我的观点(才这样做的)。”刘清平说。
       2002年,刘清平在《哲学研究》上发表了一篇《美德还是腐败?——析 <孟子 > 中有关舜的两个案例》,指出儒家有滋生腐败的负面效应。“对于那篇文章讨论很多,还蔓延到海外汉学界。澎湃新闻今年年初做了一个爱思唯尔2014年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我是艺术人文类四位上榜学者之一。当然引用者有赞同也有批评,但是量在那个地方。”
       而从2002这篇文章发表之后,刘清平发现不少站在儒家立场上的博士、教授开始对他进行公开批评。“‘禽兽’、‘杂种’,太多了。我当年的微博号(刘清平微博)被封,所以我昨天在微博上贴出2013年到2014年我的一些微博内容。儒生骂我好多次,只是去年4月,我控制不住,回骂了。”
       他回忆道,诸如“孔二是接近于狗日的野合产品,孟三是接近于禽兽的下三滥”之类的言论当时确实说过。但两天之后他道歉了:“鄙人所说孔二孟三只是那些舔专制菊的流氓儒生诉诸的骂人文化祖师爷,而非主张仁义至上不反对自由民主宪政的儒生尊崇的孔子孟子。我同时因为前一种言论对后一类儒生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
       “我那年开设的微博,并没有写明我的身份和教职。”刘清平说。
“对大骂过我的儒家学者,我不道歉”
       和以往网友论战不同的是,此次风波亦有不少学者做出了评价。同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刘强在微博上直言:“刘清平当年反儒,便有借势上位之嫌,今见其果有攀附前贤,‘进入思想史’之自白,此其学术愿景,姑笑而不论。至于其辱骂先圣,言辞鄙俗,污秽不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直一文痞无赖耳,何师道尊严之有?盖其学理讨论,早已技穷,只好学牛二撒泼,以求围观。前年曾与此人一面,而今而后,不复相见!”
       首都师范大学儒教研究中心主任陈明则在微博上表示:“在由这些言论得知他的底线和底蕴之所在后,才意识到那些以学术之名发表的论文不过是其心理扭曲怨恨烧心无可解脱的自我发泄而已!”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白彤东也撰文说,“我自己很是看不起刘的‘学术’,而他这种泼皮谩骂更是有失体统,觉得他这样的人还在大学当教授很耻辱”。
       而据儒家网转发的消息,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梁涛对此事的看法是,“一个大学教授说出这样的话,超出了学者的基本底线”;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彭永捷则认为,“‘驱逐’或过于强烈,为维护大学形象与教师职业道德,理应至少依校规和教师职业规范对刘申斥、劝导,责令道歉、改正。”
       对于学者们的批评,刘清平告诉澎湃新闻:“我向那些坚持仁义至上的儒家道歉,但是那些鼓吹忠孝至上、替专制辩护、并且大骂过我的儒家学者,我不向他们道歉。原因很简单,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十几年来那些仅仅因为我的学术观点就以更恶劣更下流的词语反复咒骂我侮辱我(包括我的家人)的儒家教授博士向我道过歉。”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儒家

继续阅读

评论(5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