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案发后8年,浙江东阳再陷债务围城:债权人多次集体维权

澎湃新闻记者 杨晓宴

2015-06-09 18: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日,中鸿建设和海蓝建设债权人在东阳市公安局门口聚集。
       6月2日下午,王茂福(化名)如约,和20多名债权人去浙江海蓝建设有限公司(下称“海蓝建设”)再讨说法。王茂福通过同事介绍借给这家公司的25万元,是他二十年工作的所有积蓄。
       “现在差不多每天下午都会过来看看”,他说,生活重心几乎全都转到了讨债上。6月3日上午,他只身到东阳市公安局反映最新情况。4月以来,陆续有海蓝建设的债权人报案,但公安局尚未正式立案。
       这里是东阳,位于浙江中部,隶属金华的一座小城。这里以横店影视城闻名全国,被称之为中国的“建筑之乡”,也出过非法集资案标志性人物吴英。
       6月的东阳,债权人上门讨说法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而每隔一段时间,还有上百人在东阳市政府、公安局和街道办事处门口聚集,希望政府介入处理。
       从去年8月开始,东阳知名建筑企业——浙江中仑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仑建设”)资金链断裂,破产,导致民间债务无法兑付,当地先后至少有6家企业出现资金周转危机,乃至资金链断裂。其中,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已介入调查3家涉事企业,多名企业高管被刑拘。
       此时,距离吴英2007年2月被捕已经过去8年。8年间,吴英从一审判决死刑,改判为死缓,再到去年7月减为无期徒刑。8年间,吴英案资产处置无果,不少投资人钱没收回来。但这并未带来警示效应,东阳民间集资近几年愈演愈烈,大量企业原来是向内部员工吸收资金,后向社会全面公开集资。
“全民讨债”
       6月2日下午,位于东阳兴平西路的海蓝建设大楼里,20多名债权人将海蓝建设资金部楼姓负责人围在中间。当听闻自己的钱并不是存在海蓝建设的公司账户,而是先存进了楼某和其他人的个人账户,王茂福的心沉了一下。
  工商资料显示,海蓝建设成立于1998年,注册资本为5125万元,作为一家建筑企业,承建了众多楼盘项目。
       尽管有债权人分别在4月和5月前往东阳市公安局报案,但截至目前,该案并没有被立案受理。“公安局说需要收集至少三分之一债权人的签名和手印,我们也做了,但还是没用。”说这话时,这名债权人从文件夹里掏出了三张A4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名字和红手印。
       当天下午,在小城的另一边,浙江皮卡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皮卡王集团”)总部,也聚集了一批债权人。与海蓝建设不同的是,这里已是人去楼空,债权人在这里讨论案情,互通有无。门口墙上,贴着一排债权登记通知、资产统计公告和债权人建议书。已经发黄的公告空白处,留有债权人QQ群号,对告示未盖公章的质疑,还有“贾云大骗子”、“还我血汗钱”等口号。
       由于债权人可能给多家企业借了钱,聚集在这里的不仅有皮卡王集团的债主。比如,很多债权人都熟悉的黄春梅(化名),是另一家公司浙江中鸿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鸿建设”)的债权人,而且是该公司某高管家的保姆。2013年6月起,黄春梅从银行房产抵押贷款再出资,每月银行还贷近5000元,1.5分月息,每月利息收入1万多元。自去年中鸿建设停止付息后,仅靠每月工资2000多元,银行贷款成了悬在头上的一把刀。
       “为什么说这次危机的影响很大?本来民间借贷的人就多,而且很多人是向亲朋好友或者银行借钱再投,赚个息差,这个牵扯面是很大的,搞不好(有些人)要家破人亡。”一名债权人称。
       根据多名债权人的说法,估计东阳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债权人是筹钱来放贷。
       夜幕开始降临,皮卡王集团一楼的电灯开了没多久,就有保安来关灯。债权人要求“灯先留一下”,保安回应,“电费总共就1000块钱,没了你来充吗?”
       在东阳市的各街道办事处,乃至市政府、公安局,不时有债权人三三两两进出询问、反映情况。在东阳这样的小城,市民和政府工作人员总归有着各种关系,有人试图利用私人关系获得更多信息,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现在东阳几乎是全民追债,和当年的陕西神木一样。”有当地人如是描述当下的东阳。
       林飞(化名)在东阳做装修生意,现在手上有的项目全都给了朋友,几乎已经全身心投入讨债工作——维护债权人QQ群,和相应的街道办事处保持联系,反馈问题,甚至还自行调查涉事企业高管的资产情况。
       “就是不甘心啊,辛辛苦苦赚的钱,这样说没就没了。”林飞说完陷入了沉默。
始于去年8月
       这轮风波,倒下的第一家企业,是东阳当地知名建筑企业——中仑建设。
       中仑建设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1.88亿元,具有国家房屋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市政公用工程、钢结构工程、环保工程等专业承包资质,2013年完成产值17.2亿元,创利税4000多万元。
       2014年7月下旬,中仑建设出现民间债务兑付困难。8月初,开始有上百名债权人上门讨债。当月26日,中仑建设董事长严成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向警方自首,并在9月底被检方正式批捕。
       到了去年8月底,东阳市政府组织进行了债权登记。根据目前债权登记的不完全统计结果,中仑建设涉及债权人3000多人,涉及民间借贷金额约27亿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鸿建设、海蓝建设、皮卡王集团也在去年8、9月相继出现民间借贷资金兑付不出的情况,陆续有债权人上门讨债。春节过后,爆发了多次债权人集体维权。
       上述企业中,中鸿建设和海蓝建设均为浙江联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策集团”)的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联策集团董事长卢向中。东阳市公安局已于去年12月初成立专案组调查中鸿建设一案。中鸿建设所属的江北街道办事处,协调组织各方在12月11日到18日进行债权登记。
       皮卡王集团相关案件则在5月有了较大进展。5月初,东阳市吴宁派出所、吴宁街道办事处出面,和皮卡王集团一起进行了债权登记。5月28日,皮卡王集团董事长贾云迫于压力,已向当地警方自首。
       回到联策案。联策集团通过中鸿建设和海蓝建设融资总计超过7亿元,涉及680多人,如果再加上卢向中个人直接向社会融资,总计将超9亿元。皮卡王集团的民间借贷,如不算上大额部分,初步统计为7.75亿元,涉案债权人1600多人。
       涉案金额很可能远超过目前的统计数据。据知情人士透露,各案中,由于大额借贷涉及企业内部高管人员,以及一些敏感人士,还未纳入统计,另外也要考虑到一些债权人没有来进行债权登记。
       除了上述经侦大队和政府已经介入处理的企业,东阳当地至少还有3家企业出现资金周转不灵,无法按时付息的情况。但有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另外有几家处理得比较好。“他们自己提了个预约延期还款的计划,比如原来1月份到期,你预约6个月,到7月还清,而且中间的利息也算上,他有能力的话也会提前一点还,所以场面算是控制住了。”
房市是导火索?
       “东阳是一座藏富于民的城市,估计中产阶级里面有70%到80%的钱在(民间借贷)里面。”一家建筑企业老板秦明如是说。他出借的上千万元民间借贷,尽管因为消息灵通已经收回一些,但更多的也是“石沉大海”。他的处境,在东阳的富裕阶层中,颇具代表性。
       中午时分,在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对话的不到一个小时里,他接了至少3个电话——他在催收工程款,人家也在催他。
       建筑和房地产相关企业资金吃紧,在东阳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当然几家特别大的企业,比如中天集团,那是很好,它根本就不吸收社会资金,但是大部分企业的资金是紧张的,日子不好过。”一名当地业内人士说。
       “经济大环境不好肯定是一个原因。”在谈及危机爆发的原因时,上述人士说。
       仅东阳的统计数据就可以支持这一说法。根据《2014年东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去年东阳市新开工的施工项目322个,同比(比上年同期)下降6.4%;全年房屋新开工面积86.99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2.5%。
       另外一组数据也很有意思:去年东阳房屋竣工面积91.94万平方米,增长211.6%。全年商品房销售面积71.43万平方米,增长4.3%;商品房销售额52.72亿元,下降4.7%。也就是说,新房子加速增多,但是卖出去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楼市疲软。
       “东阳整体楼市还过得去,价格还稳在那里,但是销售量确实有下滑。”一名接近政府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还有一名东阳当地人士介绍称,他把去年1.2万/平方米的一套房子,现在挂了8000元的价格,一直无人问津。“现在是有价无市,和民间的钱被套也有一点关系”。
       “像今年,确实有很多项目经理、老板呆在家里,没钱,项目停在那里了。”林飞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但是去年还没什么反应,东阳作为四线城市反应没那么快。”
       在林飞看来,东阳整个房产开发确实有些过度。2012年、2013年完全没有反映出来,到2014年8月中仑建设发生资金链断裂,危机爆发出来之后,房子卖不动的情况才浮出水面。
       据秦明粗略估计,东阳建筑和房地产企业圈内,处于风险之中的民间借贷至少有200亿元,按东阳83万人口计算,人均有2万多元。可以比较的是,东阳去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万元。
政府很忙
       中仑建设资金链断裂之后,东阳市政府在去年8月底就牵头进行了债权登记,并开始组织审计中仑建设的资产、负债和资金往来情况,预计在12月完成。但是10个月之后,截至目前,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仍在调查之中。
       对此,一名接近政府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就中仑建设一个案件,涉及债权人有3000多人,每一笔借款都要核查,工作量很大。再加上还有其他的案子,“公安那边现在肯定是没有双休的。”
       “中仑建设还牵涉到全国300多件诉讼案件,有些资产有多家法院查封,这里面的法律关系很复杂,也不是东阳市政府可以说了算的。”上述接近政府人士还提到,中仑的资产变现也遇到很多困难,“比如有一幢写字楼,现在还没有验收,土地证还没有,没办法说处置就处置。”
       债权人对此并不买账。“关键是政府没有抓住重点。你比如中鸿建设这个案子,卢向中吸收这些钱,资金流向哪里?他的资产状况如何?这些数据和情况到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等他调查个一年两年,资产早就转移了。”持有这种看法的债权人不在少数。“现在政府在做什么?在校对股权凭证和借条,不去查卢向中的情况,还问我们的钱是哪里来。”
       还有债权人提出,为什么这么大的案件,让街道办事处来负责处理。“街道确实也很辛苦,但是它有这个能力去协调各方吗?”
       6月3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从东阳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经侦已经介入的三个案件,都还处在调查过程中,不便对外披露任何相关信息。对于债权人担心的债务人资产转移,公安方面人士回应称“转移了可以再追回”。
责任编辑:黄武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