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状生存状态调查:心理健康问题比较突出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课题组

2015-06-11 20: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2014年5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组织实施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
       该中心3位留守儿童专家张旭东、赵霞、孙宏艳走访了在湖南、江西、贵州等6个劳务输出大省(市)的12个县(市、区),共调查四至九年级农村留守儿童4533人(占61.7%)、非留守儿童2731人(占37.2%)、教师687人、校长42人。
       该调查系统地提出了农村留守儿童存在的九个突出问题及对策建议。
       6月11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独家授权澎湃新闻对调查全文进行刊载。
       
2014年5月实施的调查结果显示,留守儿童总体上形成了比较积极的价值观,对未来充满希望,向往城市生活,家庭关系良好。               
       2014年5月,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组织实施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调查在河南省、安徽省、湖南省、江西省、重庆市、贵州省等6个劳务输出大省(市)的12个县(市、区)进行,共调查四至九年级农村留守儿童4533人(占61.7%)、非留守儿童2731人(占37.2%)、教师687人、校长42人。
       本次调查发现,留守儿童总体上形成了比较积极的价值观,对未来充满希望,向往城市生活,家庭关系良好。有92.1%的留守儿童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91.9%对自己生活在中国感到满意;有82.4%的留守儿童对未来充满希望,77.7%希望以后在城市生活;有90.2%的留守儿童与母亲关系很好,89.4%与父亲关系很好,大多数留守儿童仍将母亲视为最重要的支持来源。
       调查研究中发现了一些较为突出的问题,并对此提出对策建议。现报告如下:
       一、 存在的九个突出问题
       (一)留守儿童的意外伤害凸显
       在家庭生活中,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差别最突出的是意外伤害。在过去一年中,有49.2%的留守儿童遭遇过意外伤害,比非留守儿童高7.9个百分点,遭遇割伤、烧伤烫伤、被猫狗抓伤咬伤、坠落摔伤和蛇虫咬伤、车祸、溺水、触电、中毒、火灾、自然灾害等各种意外伤害的留守儿童比例都高于非留守儿童,其中前四项分别高5.3、1.6、3.9和3.1个百分点。意外伤害的发生源于留守儿童安全防范意识和知识的缺乏,但更多的是父母及监护人履责不到位。
       (二)留守儿童的学习成绩较差,学习兴趣不足
       1.留守儿童学习成绩较差
       有20.4%的留守儿童自评学习成绩偏下,82.1%的人有过成绩下降的情形,分别比非留守儿童高1.4和2.7个百分点,教师反映的差距更大。
       2.留守儿童学习态度较差,学习兴趣较弱
       留守儿童学习不良行为较多:没完成作业(49.4%)、上学迟到(39.6%)、逃学(5.5%)的比例分别比非留守儿童高8.6、4和1.3个百分点;不想学习(39.1%)和对学习不感兴趣(43.8%)的比非留守儿童高5.6和3.2个百分点。
       九成多留守儿童认为学习重要,他们学习态度和状态上的差异,既与学校教育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学生自身的情况有关。一方面,客观上存在普通农村学校培养目标单一与留守儿童教育需求多元化的矛盾,学习知识一旦脱离自身的发展基础和需求,学习兴趣自然就会大打折扣;另一方面,留守儿童因为缺少有效监督,自我约束和管理能力较差,学习状态也会受到影响。
       3.留守儿童缺乏应有的学习辅导
       有68.7%的留守儿童曾听不懂老师的讲课内容, 有58.1%的人在学习上遇到问题没人帮助,比非留守儿童都高出5.8个百分点。
       调查发现,非留守儿童学习的主要帮助和监督者是父母,而留守儿童则是老师。接受访谈的留守小学生认为,父亲外出后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遇到难题没人问了。代替父母照顾孩子的祖辈监护人较多,他们学历偏低,没有能力辅导和监督孩子的学习。
       (三)留守儿童社会支持较弱,心理健康问题比较突出
       1.留守儿童家庭支持弱化
       父母和同学朋友是农村儿童社会支持的主要来源。非留守儿童排前三位的是母亲(52.92%)、父亲(43.02%)和同学朋友(34%),留守儿童则是是母亲(41.54%)、同学朋友(34.92%)和父亲(30.38%),留守儿童来自父母的支持明显低于非留守儿童。虽然留守儿童获得祖辈的支持(17.02%)高于非留守儿童(10.9%),但远不及同学朋友。
       2.留守儿童社会支持朋辈性倾向明显,易受不良团伙影响
       同学朋友是留守儿童心里话的首位倾诉对象和遇到困难的第一求助人选,同辈成为留守儿童情感支持和实际帮助的主要来源之一,但需警惕不良群体的影响,有30.5%的留守儿童认为在校园里或周边有不良帮派团伙,有 25.7%认为有同学加入不良帮派团伙,分别比非留守儿童高4.3和1.4个百分。
       3.教师的情感支持不明显
       有47.8%的四年级留守儿童遇到困难时主要求助于老师,显著高于第二位的同学朋友(36.6%)。在青少年时期,父母与教师是儿童的两个“重要他人”,尤其是小学中低年级的留守儿童,当父母远离时,教师就成了情感依恋对象。但老师对留守儿童的支持更多地体现在学习辅导上,情感支持相对欠缺。在你最信任的人是谁、你的心里话主要跟谁说、你和谁最亲近等情况中,老师在留守儿童身边的人群中排位都靠后。
       4.两成留守儿童感知不到社会支持
       有17.56%的留守儿童表示社会支持主要来源是自己,22.6%觉得在需要时没人能帮助自己,这表明他们感知不到社会支持。
       国内外诸多研究证明,社会支持状况是儿童心理健康水平的重要预测变量,本研究也得到同样的结论。留守儿童消极情绪较多,经常感到烦躁(46.0%)、孤独(39.8%)、闷闷不乐(37.7%)、无缘无故发脾气(19.7%)的比例分别比非留守儿童高5.7、5.7、1.5和1.1个百分点。这些消极体验降低了留守儿童对生活的满意度,有23.2%的留守儿童对现在的生活感到不满意,比非留守儿童高6.4个百分点。
       调查结果提醒我们在给留守儿童提供各种支持时,应充分考虑他们的实际需要,有针对性地为他们提供各种帮助,使其更容易感受到外部支持的存在,而且要帮助留守儿童学会有效地利用这些支持,以更好地发挥其在维护自身心理健康方面的作用。
       (四)留守女童负面情绪相对明显
       在留守群体中,女童的自我接纳程度显然低于男童,对自己总体上感到满意(76.5%)和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64.4%)的女童比例比男童低5.9和8.6个百分点,而常常觉得自己不如别人的女童比例(40.7%)比男童高6.6个百分点。
       在留守群体中,有外显性攻击行为和内隐性攻击性情绪的女童比例都高于男童,经常感到烦躁(47.6%)、闷闷不乐(38%)和无缘无故发脾气(21.5%)的女童比例比男童高3.7、1和3.5个百分点;女童自评父母外出后,自己比原来抑郁、焦虑、爱发脾气、胆小的比例也高于男童。此外,有42.7%的留守女童经常觉得孤独,不仅高于留守男童6.2个百分点,也高于非留守女童6.7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留守女童负面情绪多、孤独感强。其原因:一是性别的差异使留守女童更需要父母的爱抚;二是家庭和学校的情感支持不能满足留守女童的心理需求;三是传统的社会角色期待加重了留守女童的心理负担。在留守群体中,36.4%的女童在家经常干活,比男童高9个百分点。有63.2%的留守女童要洗衣,35.2%要照顾弟妹,比留守男童高25.9和14.7个百分点,也高于非留守女童。在为家庭转移更多劳动负担的同时,留守女童承受了更多的心理压力,这种心理压力与父母外出带给她们的心理影响叠加在一起,不仅影响了她们的身心健康,也可能会影响到她们未来的发展。
       调查也发现,留守女童人际交往状况较好,来自同学朋友的支持高于留守男童,这部分缓解了她们的心理压力。
       (五)留守男童问题行为令人担忧
       在闲暇生活中,有13. 8%的留守男童每天看电视超过2个小时,比非留守男童高3.2个百分点;在上网的儿童中,在网上玩游戏(64.9%)、讲脏话(41.8%)、浏览色情暴力内容(8.3%)的留守男童比非留守男童高4、3.5和1.7个百分点。
       在学校生活中,留守男童迟到(41.8%)、逃学(7.4%)、受老师惩罚(73.5%)的比例比非留守男童高5.3、1.9和5.4个百分点;不想学习(40.4%)、对学习不感兴趣(44.8%)、很难集中注意力学习(64.4%)、没完成作业(54.8%)、成绩下降(83.2%)的比例比非留守男童高3—10.7个百分点,也都高于留守女童。此外,有47.2%的留守男童没参加过学校的任何课外小组,分别高于非留守男童和留守女童4.7和5个百分点;有51.6%受过同学、高年级学生、社会上的人或帮派团伙欺负,高于非留守男童和留守女童11和7.6个百分点。
       留守男童问题行为多,学习及校园生活中的障碍也多。某县综治委的同志说留守男童是当地犯罪青少年的重要群体,称他们为“110的后备大军”。其原因:
       一是缺乏有效的监管,这是留守男童不良行为相对突出的直接原因。男生成熟较女生晚,更需要来自父母的监控,否则在日常生活中难以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难以理解、掌握和内化社会所提倡的价值观念、行为规范和道德准则,从而导致价值观和行为偏差。数据显示,在留守群体中,男童赞同钱能解决所有问题(11%)和家里有钱或有人当官的命真好(27.5%)的比例比女童高1.9和6.6个百分点;赞同诚实守信的人容易受欺骗(55.1%)、一夜成名的人令人羡慕(47.1%)和做好事经常得不到好报(39.0%)的比例比女童高4—6个百分点。
       二是家庭中父亲角色的缺失对留守男童影响较大,本次调查中有91.9%的留守儿童父亲外出或双亲外出。父亲外出缩小了儿童的生活和活动空间,不利于男孩的健康成长。父亲外出的家庭中缺少权威形象,使男孩的管教和监督变得更为困难。对于男童而言,父亲还提供了男子的基本模式,供其参照和认同,父亲远离不利于留守男童的性别认同。
       (六)父母外出对小学中年级儿童影响更大
       1.父母外出对四年级留守儿童日常生活影响最大
       在四年级到初三6个年级的留守儿童中,过去一年,有3.6%的四年级儿童遭遇触电,比例最高,这个比例在非留守群体中是1.5%,在6个年级中最低;在上网的留守儿童中,有26.9%的四年级儿童玩网络游戏,仅比初二低0.5个百分点,这个比例在非留守群体中是20.7%,在6个年级中最低;在上网的留守儿童中,有9.9%的四年级儿童在网上浏览色情暴力内容,比例最高,这个比例在非留守群体中是5.6%,低于五年级。此外,有10.6%的四年级留守儿童在生病后选择自己忍着。
       外出父母及代理监护人,因为觉得这个阶段的孩子长大了,已经适应校园生活而又尚未面对升学压力,容易对其放松监管。这不仅使得他们更易遭受意外伤害,也忽视了他们一些不良品德和行为的滋生和发展。按心理学家皮亚杰的划分,十岁左右的儿童正是道德水平从他律向自律过渡的关键阶段,需要更多的关注和引导。
       2.四年级留守儿童对父母外出后的负面体验较多
       感觉父母外出后自己更容易被欺负(23.7%)、被歧视(19.8%)、性格比原来内向(41.7%)、胆小(18.9%)的四年级留守儿童比例在6个年级中最高。四年级留守儿童年龄还小,对父母依恋感强。他们经常想念父母(76.7%)、担心见不到父母(59.2%)、担心父母不爱自己(34.6%)的比例最高,比初三的高21.3、25和11.1个百分点。四、五年级的留守儿童表示目前自己最需要和父母在一起,而其他年级的留守儿童最需要学习辅导。
       3.父母外出对四年级留守儿童的交往行为有较大影响
       四年级儿童人际交往状况总体较差,这与他们年龄尚小、社交技能不足有关,四年级留守儿童相比非留守儿童更差。认为自己是一个受欢迎的人(52.1%)、认为同学喜欢自己(68.7%)、愿意和别人说话聊天(80.6%)的四年级留守儿童的比例,分别比四年级非留守儿童低6.4、3.6和1.8个百分点,可见,父母外出对其社交技能和行为影响较大。
       调查也发现,四年级留守儿童会更积极地寻求老师支持和参与社会活动,以缓解父母外出后的焦虑感。从社会支持的主要来源看,留守儿童排前三位的是母亲,同学朋友和父亲,但四年级留守儿童排前三位的是母亲、老师和父亲。在问到“谁监督或帮助你学习?遇到困难你会向谁求助?”时,四年级留守儿童都把老师排在第一位,而四年级非留守儿童则把老师排在第三位。在留守群体中,有17.2%的四年级儿童参与很多的学校、社区公益活动,比例最高,也高于四年级非留守儿童(14.8%)。
       (七)青春期叠加留守使得初二现象更为显著
       1.初二留守儿童自我管理较差
       有37.2%的初二留守儿童每天看电视1小时以上,较初二非留守儿童高2.6个百分点;有38.3%的初二留守儿童认为父母外出后更自由了,较四年级留守儿童高13.1个百分点。
       2.初二留守儿童在学习及校园生活方面遇到的障碍较高
       初二留守儿童上学迟到(49.8%)、逃学(8.7%)、不想学习(62.8%)、对学习不感兴趣(67%)、听不懂老师讲课内容(86.3%)、遇到问题没人帮助(68.4)、没完成作业(62.7%)以及被老师惩罚(75.2%)的比例高于初二非留守儿童2.3—14.4个百分点。
       3.初二留守儿童受同辈群体影响较大
       初二留守儿童与父母关系较差,经常和妈妈交流(64.3%)、经常和爸爸交流(57.9%)的比例低于初二非留守儿童4.1和8.7个百分点,而被父母训斥吓唬(22.8%)的初二留守儿童比例最高。唯有初二留守儿童把同学朋友视为最重要的社会支持来源(43.38%),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母亲,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值得重视。
       初二学生处于青春发育期,身心急剧发展变化,存在着种种发展的可能性,他们具有叛逆、盲目、易受外界影响、情绪变化大、成绩两极分化普遍、违纪违规频繁等特征,又具有可塑性、主动、追求独立等特点,这被称为初二现象。对于初二留守儿童来说,青春期的影响与父母外出务工的影响叠加,放大了种种问题。
       (八)寄宿留守儿童对生活满意度相对较低
       本次调查的重点之一是关注寄宿学校对留守儿童的影响,下文中的寄宿生和非寄宿生均为留守儿童。
       调研发现,寄宿生相比非寄宿生有一个突出优势:在自我接纳和人际交往方面,寄宿生要明显好于非寄宿生:对 “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70.8%)”、“父母外出后我比原来自信(62.2%)”、“父母外出后我比原来独立(76.6%)”等正面自我描述的认同比例,寄宿生比非寄宿生高4、4.4和8.8个百分点,而对 “我常常觉得自己不如别人(36.3%)”、“我觉得别人比我运气好(31.5%)”等负面自我描述的认同比例,比非寄宿生低2.3和3.3个百分点。
       有63.8%的寄宿生认为自己是一个受欢迎的人,79.7%认为同学喜欢自己,比非寄宿生高4.8和7.7个百分点。寄宿生社会参与的积极性也更高,有81.1%的寄宿生参与过学校、社区的公益活动,比非寄宿生高7个百分点,他们的社区安全感也高于非寄宿生。
       自我接纳与人际关系密切相关。寄宿生在集体生活中提高了社交技能,在与同辈的亲密交往中获得帮助和肯定,从而接纳自己,良好的自我接纳又促进其人际交往。可见,寄宿制学校的集体生活能在一定程度上预防并缓解留守儿童可能存在的不良情绪和心理问题。
       在其他方面,寄宿生的情况则不容乐观。寄宿生的日常生活习惯较差,曾用吃零食代替吃饭的寄宿生(49.6%)比非寄宿生高10.5个百分点,平均每天睡眠9小时以上的寄宿生(15.2%)比非寄宿生低5.9个百分点。
       寄宿生的学习和校园生活状况更糟糕,上学迟到(49.2%)、没完成作业(54.6%)、不想上学(45.6%)、对学习不感兴趣(48.9%)、听不懂老师讲课(62.9%)、很难集中注意力学习(56.7%)、成绩下降(78.5%)以及被老师惩罚(67%)的寄宿生比例高于非寄宿生 5.9—12.6个百分点。
       除了学习用品外,寄宿生的各种需求都高于非寄宿生。寄宿生对学习辅导(57.4%)、和父母在一起(51.4%)、兴趣特长培训(24.4%)、课余假期活动(24%)、了解青春期知识(15.1%)和心理咨询(16.7%)的需求明显高于非寄宿生,相差3.8—6.8个百分点。他们对钱、与成年人多交流、了解自护知识、运动器材和场地的需求也高于非寄宿生。需要是个体对内外环境的客观需求在脑中的反映,它常以一种“缺乏感”体验着,以意向、愿望的形式表现出来。对于寄宿留守儿童来说,“缺乏”集中体现在以下四方面:
       一是学习辅导不足,不能满足寄宿留守儿童的学业需求。寄宿生表示晚自习经常有老师答疑的仅有四成(40.4%),仅三成多寄宿生(34.2%)觉得住校的好处是学习上遇到难题有人帮助。
       二是生活单调,不能满足寄宿留守儿童的精神需求。寄宿生认为住校最大的不好是想家(24.7%),其次是自由活动时间少(18.1%)和课余生活枯燥(17.7%)。住校期间,寄宿生学习之余或节假日最经常做的是在宿舍和同学聊天(50.1%),其次是在室外锻炼玩耍(38.5%)和看电视(24.5%)。
       三是情感支持不足,不能满足寄宿留守儿童的心理需求。远离父母和家庭使得寄宿生对父母的情感需求更高,虽然同伴和老师给予了寄宿生较多的情感支持,但还远远不够。七成多(76%)留守儿童表示在住校期间想家。当心情不好时,寄宿生更多地选择与同学伙伴交流(51.0%),其次是和老师交流(30.0%),第三是和家里人交流(28.0%),其他是自己想办法排解(27.6%)、写日记(25.7%)、闷在心里(17.5%)、哭泣(16.0%)等等。
       学校提供的心理辅导服务也不多,仅两成多(23.9%)寄宿生表示生活老师会经常找他们谈心,23.9%的寄宿生表示学校有心理咨询室、心理信箱等心理辅导服务设施,仅6%的寄宿生使用过这些心理辅导服务。有48.5%的寄宿生经常感到烦躁,较非寄宿生高5个百分点。
       四是管理不到位,不能满足寄宿留守儿童的成长需求。寄宿学校的软硬件设施较差,生活卫生设施配备与维护状况不容乐观,就餐满意率仅六成多;安全状况堪忧,有87.5%的寄宿生表示宿舍中发生过丢失财物的现象,57%表示宿舍里有同学拉帮结派欺负别人。
       调查还发现, 低龄寄宿趋势明显。有35.2%的留守儿童是从小学就开始寄宿的,其中15%从小学四年级及以下就开始寄宿,寄宿留守儿童从小学高年级不断向下延伸,少数学校还出现了一年级甚至是幼儿园就开始寄宿的现象。低龄寄宿对儿童成长的影响值得进一步研究,对寄宿制学校管理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九)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整体状况更差
       在父亲外出、母亲外出、父母外出三种类型的留守儿童中,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占8.1%,这个群体总量不大,但各方面问题最突出。
       在生活照顾方面, 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中,有35.1%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比父亲外出的高2.9个百分点;有54.4%在过去一年遭遇过意外伤害,比父亲外出的高5.7个百分点。此外,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对留守生活的负面体验最高,例如生病没人照顾,更容易被欺负和歧视,要干更多家务农活等,而觉得家庭经济条件好了的比例最低。
       在课余时间安排方面,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看电视、闲逛、去影院、游戏厅和网吧的比例都较高,劳动负担也较重。
       在网络行为方面,在上网的留守儿童中,母亲外出的有22.3%通常在网吧上网,比父亲外出的高4个百分点;在网上与陌生人聊天(50.8%)、讲脏话(51%)、浏览色情暴力内容(8.8%)的比父母外出的高7.5、11.8和3.3个百分点。
       在亲子关系方面,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有49.2%最担心见不到父母,比父母外出的高9.2个百分点;7.3%半年以上才和外出的父母联系一次,比父母外出的高4.3个百分点;被父母训斥吓唬(23.2%)和讽刺挖苦(19.5%)的,高于父母外出类型5.9和7.8个百分点。
       在学习和校园生活方面,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有32.4%自评学习成绩为上等,比父亲外出的低6.5个百分点;不完成作业(55.6%)、逃学(7.3%)、听不懂老师讲课内容(73.2%)、遇到问题没人帮助(60. 4%)、不想上学(41.8%)、对学习不感兴趣(45%)的比父亲外出类型高2.1—10.3个百分点;认为学校里及周边有不良帮派或团伙(34.7 %)、有同学加入不良帮派或团伙(29.1%)的,比父亲外出类型高5.6和4.5个百分点。
       在自我接纳和人际交往方面,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表现矛盾:他们觉得自己有较强的生活能力,经常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的比例最高,但觉得别人比自己运气好的比例也最高;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个受欢迎的人,愿意去帮助别人的比例最高,但不愿意和别人谈话聊天,经常嫉妒别人的比例也最高;他们认为可以支持或帮助自己的好朋友更多,但感觉需要时没人能帮自己的比例也最高。
       调研发现,家庭中父母外出一般都会有相对明确稳定的监护安排,而母亲外出后留在家中监护孩子的父亲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往往疏于照顾和监管,以致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在生活习惯和学习方面表现较差。
       美国心理学家约翰・鲍威尔对亲子依恋的研究结论是:心理健康最基本的要求在于婴儿应该有与母亲(或稳定的代理母亲)之间连续不断的温暖、亲密的关系。他深信,早期依恋特征对个体后期发展有重要影响,且早期依恋的发展是不可逆的,一旦错过关键期,儿童依恋难以重新建立,个体会出现情感不稳定的状况,面对挑战时也容易出现易怒情绪。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自评经常无缘无故发脾气(22%)、感到烦躁(51%)、孤独(45.5%)的比例最高,他们认为父母外出后自己更内向(40.5%)、忧郁(35.8%)、胆小(20.7%)和焦虑(31.2%),高于父亲外出的3.9—9.9个百分点。
       鲍威尔还认为,早期依恋的顺利完成和发展才能导致一个人的信任感和安全感。数据显示,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更赞同钱能解决所有问题(11.5%)、家里有钱或有人当官的人命真好(27.9%),他们自评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23.7%)比父母外出的高6.4个百分点,认为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钱(26.6%),比父亲外出的高4.9个百分点,这与他们安全感缺乏不无关系。数据也显示,除了生活费,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可以支配的零花钱最多,有36.2%的人每月有30元以上,比父亲外出的高6.8个百分点。
       通过以上比较,我们还可以看到,在三种留守类型中,父亲外出对儿童的生活、学习、情绪方面影响较小,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母亲外出的影响更大。
       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虽然面临学习生活中的重重困难,对现在生活的满意度最低,但他们没有放弃对自己和生活的信心,仍旧表现得积极向上,他们中有94.4%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比父亲外出的高2个百分点;有87.8%对未来充满希望,比父母外出的高6.3个百分点。
       二.对策建议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村留守儿童工作,关心关怀他们的健康成长。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各地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积极采取举措,完善工作机制,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措施,积极开展关爱活动,扎实推进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建设,农村留守儿童成长环境不断优化。针对此次调研中发现的突出问题,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健全关爱留守儿童的法律和政策体系
       1.立法保障亲子团聚权。针对部分留守儿童父母常年不回家,和孩子联系很少的情况,我们建议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增加亲子团聚权的相关条文,规定外出父母应当关心留守儿童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未成年子女,严重忽视应等同于虐待罪受到惩罚,每年至少和子女团聚一周以上的时间,并以各种方式和子女加强日常联系,切实保障他们更好地履行监护责任。
       2.立法保障早期教育。针对留守儿童早期教育问题,应通过家庭教育立法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地方政府现阶段应依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城镇、新农村建设规划,公共财政应加大对农村托幼事业的支持,有条件的地区则可逐步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
       3.立法保障家庭教育指导。为家庭教育立法不仅要控制家长的家庭教育行为,更要为家长提供家庭教育指导。各地要按照全国家庭教育工作“十二五”规划和《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的要求,强化部门职责,落实工作方案,继续巩固和发展留守儿童家长学校,以此为依托加强对家长和监护人的指导与服务,有效改善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状况。针对家长学校师资和教学资源欠缺的问题,可组建家庭教育专家队伍,对家长学校进行系统的师资培训。
       (二)完善监护制度和国家救助体系
       1.强化父母法定监护责任。为了减少因父母缺失给儿童造成的有形的和无形的伤害,应在法律法规方面强化父母的法定监护职责,探索监督和保护父母尽职尽责的渠道和办法,切实保护留守儿童。
       2.探索有偿代理监护制度。职业代理家长、托管家庭等有偿代理监护的形成是市场导向的民间自觉行为。就目前来看,其在应对留守儿童问题上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面对这个新兴职业的出现和快速发展,建议政府制定相应的政策给予管理和监督,使其能切实解决留守儿童的教育和生活问题。
       3.加快完善国家监护和救助体系。明确政府在留守儿童救助方面的主体责任,建立留守儿童社区保护网络,明确强制报告制度,完善临时监护程序,为困境留守儿童提供临时照料,确保他们得到有效监护和及时救助。
       (三)强化政府的主导作用
       1.建立领导协调机制,不仅要在纵向上自上而下建立健全留守儿童工作责任机制,也要在横向上对各方工作进行统筹协调。
       2.搭建平台,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构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留守儿童工作格局,提高非政府组织和群团组织在社会事务中的地位,形成整体功能。
       3.统筹经费保障机制,政府要将关爱留守儿童列入财政预算,确保必要的经费投入,同时要出台激励政策,营造有公信力的慈善环境,提供简便易行的模式流程,有效拓展经费渠道,吸引更多企业和公益组织参与到关爱留守儿童行动中来。
       4.针对调查中部分学校校长和老师提出的不知道关爱工作如何进行的问题,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对留守儿童关爱工作已经形成并证明有效的方式进行总结和推广,规范相关的工作流程及模式。
       (四)构建全方位的留守儿童教育保护网络
       1.加强农村寄宿制学校的配套设施建设,按照适当比例配备生活老师、心理辅导教师和文体活动老师,加强师资管理和培训,并将其纳入学校编制中。
       2.加强对民办学校的支持和监管。在本次调研的部分地区,民办学校已经成为当地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它们普遍存在场地等硬件严重缺乏,师资流动过快等现象,但因寄宿的便利和较高的升学率得到留守儿童家长的认可,建议政府给予更大的支持和有效的管理,使其成为公办教育的有力补充,在留守儿童关爱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3.在留守儿童集中的社区建立关爱服务阵地。发挥民间社会力量的作用,培育社区留守家庭互助小组和留守儿童互助小组等组织,对于增强留守儿童的社区安全感,强化留守儿童的社会支持网络具有积极的意义。
       4.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安全保护预警与应急机制,确保一旦发生问题,有关方面人员能迅速介入并妥善处理。针对农村留守儿童意外伤害,尤其是媒体频繁曝光的留守儿童性侵问题较为突出的现象,建议社区建立三级预防机制,着力提升家庭和儿童自我保护能力。
       (五)充分发挥群团组织和专业社会工作者的作用
       1.各级团组织应积极探索共青团统筹、团属组织联动、青年社会组织合作的工作体系,注重承接政府相关职能的转移和运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以专业化手段主动承接政府关爱留守儿童方面的各类事务。
       2.妇联应利用自身优势,将留守儿童关爱纳入妇女儿童工作的整体框架,重点突出家庭在留守儿童成长过程中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加强家庭教育指导,促进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
       3.充分发挥群团组织优势,对代管家长、大学生志愿者等进行有效的培训,并建立帮扶活动的长效机制,使关爱行动制度化、长期化。
       4.着力发挥专业社会工作者在留守儿童服务中的作用。建设一支数量庞大的专业社会工作者队伍是新时期我国加强社会建设的重要举措。要注重发挥这支队伍的作用,为关爱留守儿童提供高质量的专业服务。
       (六)注重满足不同类型留守儿童的多样化需求
       1.针对不同性别的留守儿童,我们的志愿者活动可以借鉴美国大哥哥大姐姐组织(Big Brothers/Big Sisters of America)的帮扶模式,满足不同性别的留守儿童的心理需求。
       2.针对大龄留守儿童,特别是无人监管的留守儿童,建立长效帮扶和管护机制,对他们成长中出现的问题及时给予指导。
       3.针对母亲外出的留守儿童,建议家庭尽量不作出母亲外出的安排,如果迫不得已,也应该认真安排好监护人,学校和社区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和帮助。
       (七)完善关爱服务机制与构建减量化机制并重
       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最根本的在于减少留守儿童的数量。途径有二:一是加快新农村建设和小城镇建设,吸引外出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使留守儿童能够与父母团聚;二是消除制度、经济和社会文化的排斥,鼓励、支持和帮助有条件的外出农民工带着子女举家进城,使更多农村儿童能够在父母身边生活。 
       
责任编辑:周宽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国,留守儿童,问题,对策

相关推荐

评论(1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