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贵州四留守儿童的最后时光:父亲曾找人借上学费用

澎湃新闻记者 王巧爱

2015-06-12 11: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贵州毕节服农药死亡的四个孩子家中,课本还摊在床上。
孩子们的父亲张方其
       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4名留守儿童集体喝农药自杀事件,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披露后,引发关注。澎湃新闻走访多名村民,试图还原4兄妹的生前境况,探究悲剧发生的原因。
三层小楼外部光鲜内部寒酸,盖房时欠了钱
       6月12日,七星关区人民政府官网发布通报称,4名留守儿童的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母亲任希芬离家出走多年。四个孩子(张启刚,男,13岁,田坎小学六年级学生;张启秀,女,9岁,田坎小学二年级学生;张启玉,女,7岁,田坎小学一年级学生;张启味,女,5岁,田坎乡中心幼儿园儿童)居住在2011年修建的砖混结构、200平方米的三层楼房家中,平时孩子食宿自理。因缺乏基本的家庭关爱和亲情温暖,4个孩子性格孤僻,常有早退和旷课现象。
       张方其的远房哥哥张方明告诉澎湃新闻,张方其10多岁时父亲去世,20多岁时母亲去世。张方其向来话少,也不爱与人来往。4个孩子也是这样,见人不打招呼,从来不主动说什么,别人问什么,只是回答“嗯”。
       张方明说,张方其有个哥哥,20多年前离家打工,从此没有消息;张方其还有两个姐姐,都在广东打工,事发后正赶回来。
       4兄妹的堂叔张方旭告诉澎湃新闻,2011年,在海南打工多年的张方其夫妇回到老家,开始建房,2012年房子建好,但欠了钱,张方其又出去打工,任希芬留在家照顾孩子。多名村民说,张方其盖房,只是找人把框架弄好,为了省钱,内粉装修之类都是自己做的。
        据新华社报道,和周围四五户农户相比,张方其家修建于2011年的三层小楼外墙贴着瓷砖,显得还比较体面光鲜。可走进屋内,却是另外一番情景:破烂的家具、裹成一团的被子,桌面上积满了灰尘,书本、杂物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一看就是许久没有收拾过的模样。
婚姻名存实亡,任希芬被指有外遇

       张方明说,张方其和任希芬,是经同村人介绍结婚的,婚后2001年在老家生了老大,剩下3个女儿都是打工期间在外生的。
       据新华社报道,村民们普遍反映,4兄妹前些年遭受过很严重的家庭暴力,导致“性格很孤僻”。4兄妹的姨婆(姨奶奶)潘玲说,张方其有一次殴打老大,把左手臂打到骨折,右耳朵撕裂。2012年8月16日,老大离家出走十几天,被找回家后,母亲任希芬脱掉了他所有衣服,罚他裸体在大太阳下晒了2个多小时。
       潘玲告诉澎湃新闻,2013年,张方其在外打工,任希芬不想待家里,跑到贵州金沙后打电话给张方其,说她也要外出打工,让他自己回家带孩子。后来,任希芬也回来过,夫妻俩经常争吵、动手。2014年3月,任希芬回过家,曾拿着手机,翻出一张小女孩的照片,告诉张方其,称她和别人生的女孩比他们俩生的孩子漂亮,夫妻俩因此动手打架。事后,潘玲去张方其家,张方其说了任希芬有外遇的事情。任希芬这次被打伤后,去了乡卫生院,此后,离家再没回来。
       多名村民和村干部说,任希芬有婚外情,但张方其和任希芬没有办离婚手续。
事发前一天,四兄妹曾摘邻居李子吃
       张家一位邻居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前一天(6月8日)晚上9点左右,四兄妹在摘另一邻居家的李子吃。一开始,他以为是野猪,后来发现是四兄妹。
       潘玲说,事发当天中午,她在张家附近地里追肥,看见老大在楼房阳台上走来走去。那是她最后见到孩子的画面。
       张方明向澎湃新闻回忆,当天事发,最早是由看守建材的孩子堂兄发现。当晚23时32分许,他先听到“嘭”的一声,找过去才发现了从自家楼上“坠楼”的老大。随后,他喊了两个邻居一起报警,10分钟后派出所等部门赶到,破门而入,在三楼看见了另外三个躺在地上的孩子,身边还有一床被单,三个孩子随后被送往乡卫生院。
       事发20分钟后,张方明赶到现场,“一进去农药味很臭”,他发现一个将近一斤装的敌敌畏空瓶。此外,还有一堆烧毁的东西,包括一只鞋子,一部手机,还有一份烧了一半的一张存折。
今年3月,张方其曾向村民借孩子上学费用
       茨竹村村支书高华成告诉新华社记者,乡里从2012年起将张方其和长子纳入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季度保障金额为425元,2013年调整为440元,2014年再次上调到531元。
       老三张启玉的一名男同学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前一段时间,他问老三张启玉一天花多少钱,小女孩说“想花多少就花多少”。不过,村里经营小商店的女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她女儿与老四张启味之前都在幼儿园小班,基本每天一起上下学,她经常看到张启味穿着脏衣服,“裤裆也扯破了,鞋破了,脚趾头露外面。”
       多名村民和孩子亲戚说,一个月前,老大辍学后,家里就被反锁,除了上学的老四,不见其他人外出露面。事发后,村民发现,张方其三楼的房间,一间被用做厨房,一间当厕所用,房间还剩着没吃完的熟玉米面。
       6月10日,七星关区区委宣传部负责人曾告诉澎湃新闻:经过调查取证,张家的存折中尚有3000多元存款。
       不过,一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今年3月,张方其外出打工前,有天中午,还到他家跟他借几百块钱给孩子交上学费用,但是他手头紧,没借成。这是张方其第一次向他借钱,感觉吞吞吐吐的,有些不好意思,走的时候,说“没有就算了”。
       潘玲告诉澎湃新闻,3月2日,张方其乘坐高铁去了广州,4月,她接到张方其的电话,说是给孩子们打了700元,让她转告孩子,此后再没听说钱的事情。
       据央视报道,4兄妹以前有一部手机,一个月前坏掉了,没法跟父亲联系。而这一个月里,张方其也没有通过其他方式来联系孩子。
责任编辑:王巧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留守儿童,服毒自杀

继续阅读

评论(5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