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专家:留守儿童越穷反应越极端,应立法保障亲子团聚权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魏凡

2015-06-16 17: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村民聚集在毕节4名留守儿童出事的房子前。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关于留守儿童的悲剧再次发生,从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在家喝农药自杀,到湖南留守女童向可乐中投毒致同学死亡,一次又一次的给社会敲响了警钟。留守儿童问题的症结在哪?该如何破解?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留守儿童问题专家、社会学家、律师、小学校长、教育部门官员,来探讨这一问题。
张旭东(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立法保障亲子团聚权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调研报告《农村留守儿童存在的九个突出问题及对策建议》,梳理出许多触目惊心的数据和事实。
       调研报告显示:49.2%的留守儿童在过去一年内遭遇过意外伤害;43.8%的留守儿童对学习不感兴趣;39.8%的留守儿童感到孤独,其中经常觉得孤独的留守女童达到42.7%;6000万留守儿童中,有200万独居儿童,完全得不到父母长辈的照顾;部分留守儿童有自杀倾向。
       调研报告的参与者、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旭东告诉澎湃新闻:“自杀孩子的命运令人痛心,值得全社会的反思。可以想象孩子当时的绝望。”
       张旭东认为,留守儿童自杀,根源在三道防线的缺失,一是家庭监管防线缺失、父母失职;二是社会帮扶防线缺失,如老师、邻居;三是政府监管防线缺失,政府监管起托底作用。
       张旭东说,实际上,父母外出务工,就是将大部分监管责任交给了学校,“现状是每一个农村教师都有极大的负担,一个老师接管多个孩子。并不是他们没有做,实在是精力有限”。
       如何改变当前困境?
       张旭东认为,应该健全关爱儿童的法律和政策体系,立法保障亲子团聚权和早期教育、家庭教育指导;完善监护制度和国家救助体系,强化父母法定监护责任,探索有偿代理监护制度;构建全方位的留守儿童教育保护网络,在留守儿童集中的社区建立关爱服务阵地、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安全保护预警与应急机制。
       在张旭东看来,解决问题的根本,是减少父母与孩子分离。途径有二:一是加快新农村建设和小城镇建设,吸引外出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促成孩子与父母团聚;二是减少制度、经济和社会文化上的排斥,鼓励、支持和帮助有条件的外出农民工带着子女举家进城,使更多农村儿童能够生活在父母的身边。
 贺雪峰(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越是贫穷,留守儿童的反应越极端
       在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贺雪峰看来,中西部地区,留守儿童已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研究表明,由于缺乏“心理关爱”,大多数留守儿童极端情绪显著,辨别是非能力弱、行为习惯较差、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和控制能力。
       “家庭不完整,爷爷奶奶年纪大,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儿童,因为长期缺少教育,容易造成生理、心理的不健康。”他说,父母是孩子成长的第一责任人,对孩子成长而言,最重要的是家人的陪伴。
       他认为,留守儿童问题,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想要完全杜绝很难,特别是在贫困地区,现象更为普遍。“并不是完全是由父母外出务工造成的,也并非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外出务工就可以解决。”
       贺雪峰说:“早年在各地调研时发现,一些贫困农村的村落基本都是‘空心村’,村民以老年和小孩居多。越是贫穷的地方,这种现象越明显,留守儿童的反应也越极端。”
       “父母外出务工是一种无奈之举,但需要说明的是,对于农民来说,外出打工要比在家里呆着强。如果你不出去务工,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贺雪峰表示。
       “想要解决这一问题,不是说单靠提高社会福利、国家补助,或是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去务工,就能解决的。只有改善农村的经济条件,才可以慢慢改变这一现象。”贺雪峰认为。
       由于农民工数量庞大,在我国实施比较优势的产业战略下,产业低端化和农民工收入低难以避免,他认为,“应该切实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保障生存底线;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提高农民收入;对特别困难的家庭,给予更多救济。”
朱伟珏(同济大学社会学教授):物质弥补不能替代家庭温情
       与贺雪峰的观点有所不同,同济大学社会学教授朱伟珏认为,留守儿童悲剧频发的背后,既是父母的责任,也有社会的问题;政府应对留守儿童问题给予高度重视,积极推进相关制度改革,加强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管理与保护,加强社会救助、心理干预等方面的服务。
       她强调,也不能把所有责任推给父母,包括学校老师、亲戚朋友在内,整个社会都有责任,“应该检讨各个环节,在某个环节给予孩子多一点关爱,也许这种悲剧就不会发生。”
       朱伟珏说,物质弥补不能替代家庭温情,夫妻出于生计外出打工,儿童缺乏监管,导致家庭结构不完整,家庭温情缺失(独居儿童情况),“孩子还不具有完整的思维能力,父母不在家,将其他孩子的抚养责任,全部推给年龄最大的孩子。生活上缺失教养,心理上长期处于一种无助的状态”。
       她认为,相当一部分留守儿童自杀的根本问题在于家庭关爱的缺失,父母及监护人履责不到位。“对于孩子来说,‘给钱’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应该父母教养子女,这其中包括教育和养育。否则就算你(父母)赚了再多钱,给了再多钱,孩子没有人管教,也是徒劳的。”
       朱伟珏表示,留守儿童现状令人担忧,为防止悲剧再次发生,需要完善留守儿童救助制度,父母对留守儿童的关怀,更需要全社会的高度重视。“政府部门应该把责任主动承担起来,建立起更完善的保障机制,不然悲剧将再次发生。”
周立太(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律师):独自留孩子在家,不道德且违法
       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立太告诉澎湃新闻,《未成人保护法》规定,父母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具有法定监护责任,“独自留孩子在家,是不道德的,而且违反了一系列法律。”
       “(如果)孩子没去读书,学校也负相应的责任。”他认为,学校应该知道孩子没有监护人在身边,应该在平时对他们进行心理教育。
       “孩子辍学在家,学校也有义务就此通知孩子监护人,通知有关部门。而在一些留守儿童自杀的事件中,当地政府部门未很好履行自己的责任,说明很多措施和制度并没有落到实处。”周立太说。
       周立太称,在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事件中,如果农药是孩子自己买的,农药销售商应承担民事责任,并进行赔偿,“未满18岁的孩子还无法完全辨别某些危害,销售商向未成年人销售农药是不对的,应该想到可能造成的后果。”
       “父母、学校、政府、社会在内的整个体系都应该负起责任。”他说。
张庆权(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天星村小坝小学校长):父母的关心尤为重要
       “如果学校能在吃住及平时心理辅导方面做得好一点,家长给孩子多一点关心,我想就算把孩子留在家,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天星村小坝小学校长张庆权向澎湃新闻介绍,在小坝小学,共有277名学生,今年年初统计共有36名留守儿童,“但现在估计更多了”。
       “一个老师的精力有限,很难照顾到每一个孩子的情绪。”他还介绍,该小学共有12名老师,每天都会对所有学生进行一次晨检,观察孩子们的精神状态,发现异常都会与家长第一时间沟通。
       “最重要的还是多多给予孩子一些关怀,这主要还得靠父母。”张庆权认为,在对于留守儿童的教育方面,最重要的是其心理教育,也在于学校与家长之间的共同教育。他举例称,在小坝小学,专门为留守儿童开通了亲情电话、亲情视频,用于加强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联系。
万端彬(湖北省公安县教育局党委委员,分管基础教育及校园安全):要让他们看到阳光的一面
       “想要解决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很难。”湖北省公安县教育局党委委员万端彬认为,关键在于对留守儿童进行心理疏导。
       他认为,实际操作起来,有三大限制:一是专业的心理辅导教师有限,且个人精力有限;二是地方上缺少心理健康教育的硬件投入,资金不够;三是社会环境太复杂,留守儿童易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
       “在公安县,每个学校均建有心理健康咨询室和留守儿童之家,并配有免费亲情电话,将所有留守儿童家属的联系方式收录成册。此外,还在学校与留守儿童家长之间,建有互动短信平台,包括放假时间、重要通知都会第一时间告知家长。”他介绍,公安县共有中小学生(含幼儿园)9万余人,其中留守儿童超三成。
       “最重要的是留守儿童心理上的疏导,因为缺少父母的关爱,部分留守儿童很难看到社会阳光的一面。”他介绍,为了缓解这种情绪,该县曾在去年举办过一次“美德少年评选”活动,绝大多数得奖者是留守儿童,“这是为了给他们更多的社会认同感,改变他们对社会的看法。”
       “现在的学校承担了很多应属于父母的家庭教育责任。实际上,家庭教育应排在首位。”万端彬说。
责任编辑:王巧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留守儿童,服毒自杀

继续阅读

评论(29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