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图|英国女摄影师镜头下的中国小脚老太

编译 罗昕

2015-06-17 11: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5日,英国《卫报》刊登了英国摄影师乔·法瑞尔(Jo Farell)的一组照片。乔现居香港,从2005年开始追寻并用相机记录了50位中国缠足女子,还出版了作品集《活着的历史:中国的小脚女人》(Living History:Bound Feet Women of China)。在乔的网站Living History中,她写道:“仅在过去的一年里,我镜头下的三个妇女已经去世了。在‘太迟’之前,我应该抓紧时间记下她们的生活。”
       
乔·法瑞尔在网站Living History上记录了“小脚女人”的故事。
九年追寻,和时间赛跑

       乔一直对记录逐渐消逝的文化现象抱有浓厚的兴趣,她对中国缠足妇女的拍摄源于一次偶然的契机。那是2005年,她去上海,一位上海出租车司机在闲聊中提到他的祖母缠足。乔回忆说:“大多数人告诉我,缠足只是中国一个古老的传统,现在没有女人这样做了。于是我去了山东,走访那位司机的祖母所在的乡村。”
       就这样,之后的九年里,乔像“上瘾”似的,穿越整个中国,一直在追寻那些缠足的女子。她发现了50位这样的妇女:她们其中有五人仍在裹脚,但其他大多数人已挣脱了这一束缚;她们均来自云南、山东的贫困乡村;她们也都上了年纪,年龄最大的已有103岁,被认为是中国现存的最后一批缠足女人;在乔的特写镜头下,她们的脚严重畸形,甚至有些恐怖。
       这些年来,乔始终自费进行拍摄,她认为现在是时候通过筹资来完成整个拍摄和走访项目了。“在你的帮助下,项目能得以完成并发表于学术界。”她在网站Living History中写道,“我还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缠足女人……我的总体目标是再花3至4周时间走访中国乡村,寻找更多这样的缠足女人,再用黑白胶片定格她们的家、她们的生活圈。”乔坦言项目的总成本预算包括胶片的处理和扫描、交通食宿及翻译费,她需要外界的支持。而对于捐赠超过60美元的人,她承诺将送上一本限量版精装作品集。
       乔表示,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对人类学研究起到一定的帮助,并能在博物馆中展出。她并没有去想这些照片可能引起多大轰动,但希望人们能因此对缠足这个旧俗有些许了解。在去年一年时间内,她拍摄过的缠足妇女中已经有三个过世了,她感慨自己是在和时间“赛跑”。“我要捕捉和记录一段少有记载的历史,而且这段历史很快就会永远消逝于岁月之中。”
畸形缠足中的生存勇气
       乔坦言,当她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些妇女的小脚时,她甚至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惊讶:“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小脚,并把它放在我的手上时,我只觉得难以置信——如此柔软,是如此难以置信的存在。”
       对很多缠足妇女而言,畸形的不仅是脚,还可能是整个身体乃至一生。大部分缠足女子会在七岁开始缠足。“第一年特别痛苦,女孩们会走到她们的脚趾无力承重。”乔说,“之后脚趾开始变得麻木,直到现在,50年或60年后,她们的脚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痛苦,很麻木。”
       到19世纪,许多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们都认为缠足应该被禁止。1912年,孙中山发布通饬,全国劝禁缠足。各地方政府采取种种具体措施实行“放足”:提出“不要小脚女为妻”的口号,甚至规定“二十五岁以下小足女子,不准在马路上行走”、向缠足女子征收“小脚捐”等。至此,中国的缠足之风开始在大城市消失,“放足”逐渐影响到偏远的乡村地区。
        乔感慨,虽然缠足是非常野蛮的传统习俗,但在过去,它对于女人能嫁个好人家是有帮助的:“媒婆和婆家都更偏好那些缠足的妇女,视缠足的女人为好妻子的象征。 缠足意味着屈从、不抱怨。”
       “这些女人是我见过的最令人惊讶、最善良、慷慨和富有同情心的女人。”在几次外媒采访中,乔都如此评价。尽管照片的视觉呈现很是残酷,但乔认为人们能从中看到希望、生存和勇气。“在中国当时社会,这是女人唯一的出路。”她说,“她们这样做是因为,她们认为这将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一个更好的生活。”        
Su Xi Rong,75岁(2008年),居于山东省        
因为脚小,Su Xi Rong曾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女人。2014年11月,乔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因为穿得多已不能走远路。Su Xi Rong告诉乔,中国封建传统里没有缠足就不能结婚。如果她试图解开缠足,她的祖母会以“切下脚趾上一片皮肤”来惩罚她。        
Zhao Hua Hong,83 岁(2010年),居于山东省        
15岁开始缠足的Zhao Hua Hong是一个很优雅的女人,在遇见乔的三年前,她因为中风而不能说话,说话的是她的丈夫。夫妻两人都是农民,也都是文盲,因为Zhao Hua Hong半聋了,以前夫妻两人连日常交流都要大声喊叫。        
Si Yin Zhin,90岁(2011年)        
Si Yin Zhin的脚是乔认为她见过的最扭曲的脚。它们不再像脚——而是鞋子的形状。Si Yin Zhin一直努力着不要让别人看到她的脚。        
Huo Guan Yu,89岁(2010年),居于山东省        
Huo Guan Yu年仅6岁时,姐姐就教她如何缠足,这一缠足持续到了2010年。当乔问她为什么这么久之后才决定解开缠足,Huo Guan Yu坦言是因为到2010年她开始需要在别人的帮助下才能完成缠足,但已经没有谁会正确的“缠法”了。        
Yang Jing é,87岁(2010年),居于山东省        
年仅5岁时,Yang就被祖母要求缠足。        
Zhang Yun Ying,103 岁(2014年),居于山东省        
2014年11月乔遇到了Zhang Yun Ying。Zhang说她只有99岁。Zhang的一个女儿告诉乔,任何让Zhang 感觉“又老了”的事物都能逼她接受死亡。        
Guo Ting Yu,83 岁(2010年),居于山东省        
Guo的母亲不愿意Guo缠足,所以Guo在15岁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缠。她先观察母亲是如何缠足的,然后学着自己来。不过最后她还是没能让自己脚的长度变小。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缠足

相关推荐

评论(1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