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社保基金投资马云的蚂蚁金服,占股5%

澎湃新闻记者 杨晓宴

2015-06-18 12: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忠民6月18日表示,最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了蚂蚁金融,是全国社保基金第一单直接投资。CFP 资料
       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刚刚完成的首轮融资,引入了“国家队”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这也是社保基金理事会的首单直接投资。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6月18日表示,最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了蚂蚁金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是全国社保基金第一单直接投资,“我把它号称‘当大象恋上蚂蚁’”,占5%。是因为我们看到互联网是蓬勃之势。我们更看到了互联网金融在中国证券化市场当中,将给到翻几倍的估值,我们开辟了这样的投资。”
        王忠民是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和青岛市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夏季论坛上做出上述表示的。不过,王忠民没有透露入股金额。今年2月,曾有媒体报道,蚂蚁金服引入了国字号股东,社保基金、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国开金融分别入股5%、3%、3%,另有一些基金也参与了此次融资。
       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第一轮融资基本结束,后续会有进展公布。井贤栋称,合适的时候会去上市。 
       蚂蚁金服是阿里巴巴同门兄弟,实际控制人也是马云;旗下企业包括支付宝、恒生电子、芝麻信用、三潭金融、招财宝、浙江网商银行等。
以下为王忠民的发言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很高兴能够借此机会推广和宣传全国社保基金,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全国社保基金,支持社保基金。我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权益投资时代的来临和社保权益投资的实践”。
       我们今天可以对这个时代从不同角度予以定义,予以逻辑化,予以展现。但是与今天会议相匹配的是权益投资时代正在全面快速向我们走来。
       从股权证券化和资产证券化的发展中,才有今天整个股份市场中我们看到占的分量和比重,无疑是可骄傲的,乃至全球可比较的历史业绩。但是我们在纵向一比较,我们今天正在证券化的资产,不仅仅是已经股份化的,我们把没有股份化的资产也在证券化。比如说BBS,非证券化的资产也能够在证券化的角度能分享估值、交易估值,从中获得分享。乃至于我们如此庞大的债券市场也要用债权证券化的角度让它再次盘活,再交易,再焕发出内部结构可以重组,可以通过证券化解决内部诸多的问题。我们今天如果把这些视角都纳入看,从逻辑推演可以有一天我们证券化的东西越来越多,只要想证券化,就能符合时代的要求,更多的关注,更多的人交易,这些资产背后的效益将会带来财富的倍增。我们再扫描一下什么没有证券化的时候,将是未来的蓝海。
       最近的交易市场我们定义为杠杆式、改革式或者其他。如果我们从杠杆式角度看,中国的杠杆式放给谁,谁将获得这个市场中的快速发展。我们知道,初期杠杆主要给了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的利差得到了刚刚的集中体现回报。后来我们又把杠杆通过特殊的表现形式给了房地产,可以让土地抵押贷款,可以让楼盘体现收益,可以反弹,等等杠杆化促进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这几年我们一举把杠杆对证券市场开放,可以配资,可以证券借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做。今天哪一家过去依靠杠杆快速发展的银行,今天需要的是把这个杠杆能够运用到权益投资市场上而获得它的金融收益。如果把杠杆这样一个历史变革当中的经济资源、规范的制度资源,今天看起来,正好表现在权益市场,今天如果历史上我们已经把信贷、债权杠杆用到了极限,我们正在全方位如火如荼地运用股权的杠杆推动权益市场发展。
       什么叫PPP?是不同的资本诉求按照某种特殊的交易结构进行组合的时候,此股权对于彼股权就形成了股权的杠杆撬动。GP对LP如果去看的话,它的杠杆撬动作用要大得多,正在发挥猛烈的冲击。证券市场或者权益市场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它是对未来的估值,而不仅仅是对未来过去资产加成的估值。我们今天要全民创业、创新,如何才能让“大众创新、全民创业”形成如火如荼的格局呢?我们必须通过风险投资对权益的把握。风险投资可以投100个、投10几个,来分享分担到未来的不确定性当中去。
       如果我们把未来可以估值,今天看起来为什么PE、PB如此之高的市场居然还能上涨?是因为我们在权益投资市场中还有一些未来的想象点尚待爆发,所以我们才久久不愿离去。比如说注册制的来临,比如我们已经有了沪港通,会不会有深港通,会不会有B股、H股、A股之间的套利空间转为平等的互换?比如我们除了有主板,创业板,中小板,三板,甚至四板,我们还有没有通过其他的方式让这几板之间所有的交易交换互动能够产生出更多的集合效应来?比如我们直接融资要占多少比例,每一个直接融资都对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估值,我们还有多大的期待?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对未来权益投资市场当中看得见、摸得着,期望更大的一种未来估值。正是这种未来估值把大家吸引在里面。如果回归前面我说的这四五个层次的逻辑,我们今天不管是过去走过的,现在正在走的,明天将要走的,所有制度方面的,机构准入方面的和市场交易额方面的,以及每一个可以作为投资者在市场当中可以分享到的财富效益方面,都印证权益财富时代正向你走来,你愿不愿意、高不高兴,你都得对它进行高度关注和在其中获得自己应有的角色。
       全国社保基金作为一家社保资金的管理者,在市场中经历了近15年的摸爬滚打,如果说这15年期间社保基金能够取得年化在8%以上的收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主要来源于对权益投资市场的及时跟进,长期坚守,及时创新,才可以取得今天的效果。在二级市场当中,我们从来没有低于25%以下的配额,注意,规模不断增长,最早几百亿,现在达到1700亿的规模,即使最差的熊市,我们也是通过结构化的创新来抵销熊市的冲击,但是在市场当中的资产配置份额从来没有低于25%,但是最高的时候,市场最好的时候,我们曾经接近过40%,我们的监管极限。
       今天,市场到这样的程度,我们也在30%左右。这30%左右给全国社保基金的主体收益带来不仅超过通货膨胀,不仅超过固定收益,而且年化到社保基金的收益当中起到主要的基石作用。不仅如此,社保基金在首批国有金融市场股份化和证券化过程中大举进入,总体投入在1000亿左右,但是得到的回报是好几千亿,翻了好几番。不仅如此,社保基金是最早推出私募股权做LP的,监管机构给我们10%的可操作,不仅如此,社保基金还是可以做直接投资国有资产股份制改革进行把握股份化和证券化的历史契机,我们可以投到资产的20%,这些都给社保基金在直接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中锻炼了队伍,提高了收益回报。
       最近,过去一两年之间,我们在市场当中通过不断的摸索和创新,可以看到一些新的动态和变化。从证券市场还在低迷的时候,我们增大了定向分化的额度,用了600亿左右参与了国有大企业的定向增发,我们不仅在市场低潮,而且定向增发可以达到90%当中,进入了合作。后来市场起来了,这些机构又焕发了它在市场当中主体影响作用的时候,我们得到了足额的回报。
       最近我们做了中信证券,在H股市场的特殊定向增发,可以让它在现有市值基础上打50%的折扣,也就是五折,因为社保基金足够大,因为足够长,可以在战略当中的基石性的投资者才可以打50%左右的折,我可以作为中信证券的主要股东之一。最近我们又投了蚂蚁金融,是全国社保基金第一单直接投资,我把它号称“当大象恋上蚂蚁”,占5%。是因为我们看到互联网是蓬勃之势。我们更看到了互联网金融在中国证券化市场当中,将给到翻几倍的估值,我们开辟了这样的投资。
       如果说到PPP,我们和国投创新,当年我们只是在做LP的时候,直接和LP的创新,有了投资当中的互动协议,从而GP、LP双向协议,打造了一层的PPP结构。后来我们通过这个基金,再拿这个公司发行新的基金,社保基金在新的基金中获得优先级,获得比目前更高的回报时,做到了第三级,用三级叠加的PPP,把PPP的结构发挥到了多层、多元,又在LP当中获得回报,又在GP当中回报,还在优先当中获得回报,所以这些都是我们近几年,不仅从总量的资产配置角度在权益市场获得社保基金的成长,也在最新产品的推动,也在最新权益投资的潮流当中把握脉搏,随时跟进。不仅社保基金过去这样做,我们明天还会这样做,不仅我管理的储备性的养老基金可以这样做,我也希望其他类型的养老金也可以这样做,才可以分享权益时代的历史机遇。
       当然,其他的资本也有它的特殊诉求。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陈月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