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吧精选︱宋朝GDP占当时世界80%?军事实力很弱吗?

吴钩

2015-07-02 09: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吴钩,宋史研究者,著有《重新发现宋朝》、《隐权力》等。自称是“天下第一宋粉”的吴钩近期做客澎湃•问吧,与读者交流关于宋朝历史的诸多问题。在不少读者的印象中,宋朝文化昌盛、经济繁荣,但是面对强邻,似乎很“弱”,这该如何解释?
家务老能手:一直流传着宋朝的GDP占当时世界的80%,这种说法源于哪里(GDP是如何去计算的)?我们该如何去评价?
吴钩:所谓宋朝GDP占当时世界的80%的说法,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最早提出来的,反正在网络上流传甚广。但凭常识便可以判断,这个数据是胡说八道,估计是某位通俗历史写手信口胡扯出来的,而许多网友则以讹传讹。
当然,也有严肃的历史学者也在研究宋朝的GDP。尽管他们估算出来的具体数据或有争议,但都是基于史料,不算离谱。我这里可以提供两个学者关于宋朝GDP的统计:
一是香港科技大学的刘光临先生,据他的统计与推算,宋朝的人均国民收入位于历代最高峰,为7.5两白银,远远高于晚明2.88两,要到十九世纪的晚清,才追上宋代的水平。
二是英国的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他认为:“在960~1280年间,尽管中国人口增加了80%,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却由450美元增加到600美元,增加了1/3;以后一直到1820年都保持着此水平。欧洲在960~1280年间,人口增加了70%,人均国内总值则从400美元增至500美元,只增加了1/4。”也就是说,宋代的经济与生活水平,不但在纵向上优于其他时代,而且在横向上遥遥领先于同时代的欧洲。
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描绘了北宋汴京的城市风貌,也反映了宋代城市经济的繁荣。
2786871:宋朝的军事真的很弱么?但,不是比汉唐还富有么?
吴钩:宋朝的军事力量其实并不弱,你想啊,赵宋立国之初,中原尚未统一,割据政权林立,如果宋朝军事力量很弱,它又是如何统一中原的?
再看南宋后期,蒙古军团征服中亚霸主西辽、荡平花剌子模帝国,都不过用了一年的时间。驯服斡罗斯联盟,灭木剌夷国、黑衣大食,都是用了不足五年的时间。灭西夏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捣毁大金帝国用了二十几年时间。征服南宋用了多少时间?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这么长时段的抵御,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宋朝的悲剧是碰上北方草原民族最强盛之时,它们此时已不是汉唐时的部落文明,而是有了国家建制,动员能力与技术水平都远远强于以前。而且,中国在残唐时失去了长城防线与西北养马地,导致宋朝立国之后,骑兵的力量比较薄弱,又无法靠天险御敌。在冷兵器时代,骑兵才是硬道理。可以说,宋朝的军事防线与进攻力量因为这先天不足的原因,给我们的印象,便显得有点弱了。
Sahra:面对契丹人的骚扰,宋人为什么总是用钱去解决问题?这是因为军事实力悬殊还是他们的观念问题?
吴钩:宋朝与辽国之间,就军事实力来说,应该是不相上下的。双方也曾经相互征伐,宋朝欲收复五代时失去的燕云故土,所以要北伐。辽国欲取回被后周夺走的关南之地,进而问鼎中原,所以要南征。为此宋辽大大小小发生过很多场战争,总的来说,双方都有胜有负,谁也灭不了谁。这种情况下,如果两国能达成和平,无疑是最优的选择。
经过一轮轮谈判,宋辽终于在1004年达成澶渊之盟。根据盟书及之后形成的约定,宋辽约为“兄弟之国”,地位平等;宋朝每年给予辽国岁币十万两银、二十万匹绢,“以风土之宜,助军旅之费”,类似于经济援助的性质。许多人以为岁币是纳贡,其实不对。双方又在边境开设榷场,开展贸易。由于宋国对辽国的贸易长期处于“出超”地位,每年岁币又流回宋人手里,据日本汉学家斯波义信的估算,宋朝通过对辽贸易,每年可获八十万贯的顺差,数额远远超过送出去的岁币。
宋朝每年用数十万银的代价,实现宋辽边境一百余年的和平,我认为这是非常值得的。
辽墓壁画 
1656837912:宋代重商主义的源头,是否是太祖想用赋税充当战争经费收回燕云十六州?也就是说一开始并非理性上摒弃重农抑商的政策,但效果上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有点像改革开放,一开始只是想挽救经济。
吴钩:宋朝的重商主义风气,其实可以追溯到晚唐、五代。战争是很烧钱的游戏,所以当时的政府必须想办法扩充财政收入。只是五代时期的许多政策是掠夺性的,比如出台了许多苛捐杂税。这些杂税在赵宋立国之后,大多被废除了。
不过宋朝的财税制度也是扩张型的。宋政府对商业的重视与关注,动机可能很简单:商业税能够更加快速地扩张财政。但我们从历史演进的角度来看,当政府将关切的目光从传统农业税转移到商业税上面时,势必触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为了扩大商业税的税基,政府要大力发展工商业。为发展工商业,政府需要积极修筑运河,以服务于长途贸易;需要开放港口,以鼓励海外贸易;需要发行信用货币、有价证券与金融网络,以助商人完成交易;需要完善民商法,以对付日益复杂的利益纠纷;需要创新市场机制,使商业机构更加适应市场,创造更大利润……最后极有可能促成资本主义体系的建立。
1767088582:吴老师说宋朝亡于恶劣的地缘政治与错误的国防战略,能详细解释一下么?
吴钩:在历代正统王朝中,宋王朝所面临的地缘政治可能是最恶劣的,辽、西夏、金、蒙元等非常强悍的草原帝国相续崛起于北方,都对宋朝虎视眈眈。宋朝与辽朝后来达成澶渊之盟,实现一百多年的和平,这一和平协议本应当永久坚持下去,但宋政府收复燕云故土心切,趁着金国在辽国背后崛起之机,撕毁澶渊之盟,与金国结成海上之盟,联金灭辽,结果唇亡齿寒,失去大辽的屏障,金兵即可长驱直下,最终灭了北宋。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宋朝亡于错误的国防战略。类似的悲剧,在南宋末又重演了一遍:联合蒙古汗国灭了金国。结果也是以虎拒狼。
电影《忠烈杨家将》。杨业是北宋将领,在986年北宋伐辽的战役中孤军奋战,重伤被俘后绝食而死。其事迹广为传颂,后来形成“杨家将”故事,在戏曲、影视舞台上反复上演。
Hehe:钱穆对宋朝多有批评,认为其有政治制度无甚建树,较唐朝相权低落、君权上升,检察机关好发空论不负实责,赋税兵役制度不合理等诸多问题。不知您是否赞同钱穆的看法?
吴钩:钱穆对宋代的评价确实偏低,这可能跟他处于衰弱之世有关,富国强兵的意愿有意无意间会投射到历史研究中。但钱先生对宋代的一些评价是失之偏颇的。
比如钱先生说:“宋代军事、财政、用人三权都有掣肘,都分割了,这显见是相权之低落。相权低落之反面,即是君权提升。”宋代宰相的权力确实不如汉唐宰相那样集中,但整个执政团队的法定权力跟汉唐宰相并无不同,更重要的是,宋代宰执团队的权力远比汉唐宰相稳定,汉唐的宰相法定权力常常被帝王或其非正式代理人(如皇帝近臣、宦官、外戚、后妃)侵占,而这样的事情在宋代则几乎没有发生过。
钱先生又说,宋代台谏从“用意在纠绳天子,并不是用来纠绳宰相”转而“不为纠绳天子,反来纠绳宰相”,并据此认为这是君权扩张而相权低落的一个表现。这么说也不公允。
宋代台谏功能发生变化的意义,应该放在“虚君共治”的权力结构中来考察,正因为君权象征化、执政权操于宰执之手,才需要强化台谏对于宰执的独立性与制衡之权。更何况,两宋之世,“人主以为是,台谏、给舍以为非;人主以为可,台谏、给舍以为不可”的情形,并不比其他朝代少见,甚至在台谏压力下,君主不得不修改诏书,绝不是钱穆所说的“不为纠绳天子”。仁宗朝初期,因皇帝年幼,由刘太后垂帘听政,刘后的姻亲钱惟演“图入相”,监察御史鞠咏极力反对,说“惟演憸险,今若遂以为相,必大失天下望”。钱惟演仍不死心,鞠咏便跟谏官刘随说:“若相惟演,当取白麻廷毁之。”意思是说,如果太后真的任命钱惟演为宰相,那咱们就将除拜宰相的诏书(白麻)当廷撕毁。惟演闻之,只好灰溜溜走了。可见御史有“抗诏”之权。


思想
我是“天下第一宋粉”吴钩,有关宋朝历史的问题,问我吧!
吴钩 2015-06-10 750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宋朝,契丹,钱穆,重商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