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乐评人都傻了,柏林爱乐最后挑了他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5-06-23 11: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基里尔·彼得连科指挥瓦格纳《指环》选段《莱茵的黄金》。(02:40)
       自西蒙·拉特尔宣布2018年8月将卸任柏林爱乐乐团音乐总监之职,关于谁将接任这个“帝王乐团”的猜测便从未断绝。今年5月,柏林爱乐更因一次最终“流产”的无效选举,将全世界乐迷“耍”了一遍。
       柏林时间6月22日下午1点,这个世界瞩目的头衔最终花落俄罗斯人基里尔·彼得连科(Kirill Petrenko)。这匹突然杀出的黑马,让大多数乐评人和乐迷跌破了眼镜。因为在此之前,他并未作为预期的候选人出现在公众视野。
       这次任命,距离乐团上次齐聚柏林耶稣基督教堂投票只有六星期之隔。当时,音乐总监的热门候选包括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和安德里斯·内尔森斯。123位乐手在长达11小时的投票持久战后,仍未决出多数人属意的人选。
       新一轮的秘密投票之后,柏林爱乐几乎是有些匆忙地于柏林爱乐大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同时通过官方网站的“数字音乐厅”做了在线直播。
柏林爱乐宣布新任音乐总监的发布会现场,柏林爱乐乐团总经理马丁·霍夫曼主持。 摄影 何婧
       “言语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受——那种巨大的喜悦与欢欣,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彼得连科当时并未在发布现场,通过柏林爱乐网站,他发布了如下感言,“我已意识到我将身背的责任感和外界极高的期望。我将竭尽我所能,让这支杰出乐团不虚此选。总之,我期待未来的音乐合作能迸发诸多幸福瞬间,那将褒奖我们的辛劳,也将使我们的艺术家身份更具意义。”
       在选举乐团领路人方面,柏林爱乐的乐手向来享有独到权利。不管是现任音乐总监、总经理,还是柏林文化部部长,都没法否决乐手的决定。乐团董事会成员称,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只用了三个小时,之后便与远在慕尼黑的彼得连科通了电话。拉特尔在一份陈述中说,“我欣赏基里尔·彼得连科先生多年,很高兴他将成为这支了不起的乐团的继任者,也恭喜柏林爱乐做出了这样具有前瞻性的决定。”
柏林爱乐乐团官网页面截图显示基里尔•彼得连科出任柏林爱乐乐团音乐总监之职
       现年43岁的彼得连科出生于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城市鄂木斯克,小提琴家之子。11岁那年,彼得连科首次以少年钢琴家的身份登台。18岁时,因父亲在奥地利福拉尔贝格交响乐团谋职,他随家人移居奥地利,在福拉尔贝格州立音乐学院求学,以优异的钢琴成绩毕业。其后,彼得连科又赴维也纳音乐及表演艺术大学,随拉约维奇等人修习指挥。
       对柏林人来说,彼得连科并不陌生。1999年,彼得连科出任德国迈宁根剧院的音乐总监。2002年-2007年,他又转赴柏林喜歌剧院任音乐总监,2013年接替长野健成为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任期至2018年)。2006、2009和2012年,彼得连科三度以客席指挥的身份与柏林爱乐合作。
       彼得连科在业界博得大名,是2002年。这一年,30岁的彼得连科连续四天执棒迈宁根剧院出演瓦格纳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轰动一时。这是他第一次指挥瓦格纳歌剧,却自此留下瓦格纳杰出诠释者的声名。
       2013年、2014年,彼得连科又连续两年在“拜罗伊特版”《指环》中力挽狂澜,拯救了一台因舞台制作陷争议而差点沦为笑柄的歌剧。
基里尔·彼得连科 2014年指挥拜罗伊特版《指环》(众神的黄昏)剧照。由弗兰克·卡斯托弗导演。
       指挥《指环》很难,尤其是在以出演瓦格纳歌剧闻名的拜罗伊特。《指环》牵涉角色众多,每剧动辄三四小时的演出时长也很具挑战性,拜罗伊特至今坚持不用空调。因为剧院特殊的造型和观众席,拜罗伊特素来对指挥有严格要求。你可以想象在闷热的夏天,指挥在密不透风的乐池呆上四个小时,还要始终维持紧绷的神经工作……
       德国导演弗兰克·卡斯托夫执导的新版《指环》,即由彼得连科任指挥。这版歌剧音乐部分备受赞誉,舞台设计则频受质疑,观众甚至不时发出嘘声。“他的指挥风格充满激情,在《指环》组成的绚丽厚重的管弦乐迷宫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乐评人唐若甫评价称,从彼得连科刚劲有力的乐声中,人们听到了近年少有的精彩,观众送给他的掌声,也抵消了对卡斯托弗制作的抵触情绪。
基里尔·彼得连科 2014年指挥拜罗伊特版《指环》(众神的黄昏)剧照
       去年5月,唐若甫曾在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现场欣赏彼得连科指挥其难无比的歌剧——德国作曲家齐默尔曼的《士兵们》,“他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量驾驭了无比复杂的音乐,并在歌剧院并不优秀的建声效果内营造出相符于原作的各种音乐效果,并与灯光及舞台调度等精确匹配。”
       在他看来,柏林爱乐启用一位在歌剧院跌打滚爬二十多年的指挥,来取代歌剧经验缺乏的拉特尔,可以看作是对歌剧方面卓有建树的卡拉扬(任期1955-1989)和阿巴多(任期1991-2002)传统的回归。虽然彼得连科并未刷新由阿巴多保持的柏林爱乐历任总监上任前就来中国演出的纪录,但通过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的在线直播,中国乐迷已能欣赏到他在上个乐季和本季指挥的五部新版制作歌剧。他鼓励歌剧院将新版制作在网上直播,从这点出发,他也与柏林爱乐主导的网络视听体验高度契合。
       选用一位擅指歌剧的指挥出任交响乐指挥,并不是常人想象中的“倒退”。
       卡拉扬在进入柏林爱乐之前,已是歌剧界的“指挥翘楚”,阿巴多亦是斯卡拉歌剧院的音乐总监,“两人都可称最好的歌剧指挥。”指挥歌剧向来比指挥交响乐繁杂,因为歌剧牵涉到方方面面的统筹和协调,要照顾歌唱家、制作、乐团,多一种因素就多出了很多可能性和需要考量的内容,需具备高超的协调能力。      
       彼得连科入主柏林爱乐,在唐若甫看来,也有望修复柏林和慕尼黑之间的紧张关系。二战结束后,罗马尼亚指挥家切利比达克本有望登顶柏林爱乐,却被卡拉扬成功“夺取”。切利比达克心灰意冷之下前往慕尼黑爱乐乐团,从此形成卡拉扬在柏林爱乐,切利比达克在慕尼黑爱乐,两个乐团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甚至造成富有的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和德国首都柏林这两座城市的紧张关系。如今,彼得连科在两座城市都有要职在身,无疑将起到修复柏林与慕尼黑关系的作用,“从此两座城市的音乐力量大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家亲了。”
       在拉特尔的引领下,有人认为柏林爱乐被带往一条越来越平庸的道路。他棒下的法国曲目让人惊艳,德奥核心曲目却并不出挑。如果说卡拉扬把柏林爱乐带入CD时代,拉特尔对柏林爱乐最大的贡献,便在数码音乐厅,他将柏林爱乐带入了数码时代。
       因为没签大厂合约,也没有过强势的公关攻势,彼得连科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相当陌生。柏林爱乐甚而被调侃找了个“外星人”当总监,做了一次脱离了实用主义与商业主义,蕴含无限风险的冒险。而在熟悉他的乐评人眼里,彼得连科则是一位“神秘的完美主义者”,“据说他有自闭倾向,不爱坐飞机,不爱接受采访,却对音乐怀有痴迷的完美主义热忱,一位罕见的世外高人,拥有叵测的音乐实力,就像FIFA游戏里的无脸妖星。”        
       那么,彼得连科又将为柏林爱乐带来怎样的改变?拭目以待吧。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柏林爱乐

相关推荐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