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众多大企业因经济下行、腐败窝案几近崩溃,成环保钉子户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孙利荣

2015-07-01 07: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吕梁成为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第三个因环境问题突出而约谈的城市,被要求对土小企业乱排和大型企业停运环保设施等问题进行整改。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孙利荣 图
       6月20日,端午假期第一天,山西吕梁市环保局局长刘玉云在北京度过。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应环保部要求赴京上报吕梁市环境综合整治方案。经过近三周的修改,第二稿方案最终获得通过。
       5月12日,继2月份约谈河北沧州和承德之后,吕梁成为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下称华北督查中心)第三个因环境问题突出而约谈的城市,被要求对小企业乱排和大型企业停运环保设施等问题进行整改。
       其后吕梁市按环保部要求上报整改方案。刘玉云在6月初上报的第一稿整改方案被环保部否决。
       否决原因在于县级环保部门并未按要求对各项工作明确责任。1月1日生效的新环保法在授予各级政府、环保部门新监管权力的同时,对环保部门自身实行严厉的行政问责,令一些基层环保干部倍感压力。
       经济下行令基层环保部门困难加大。2014年一季度,能源工业大省山西的GDP增速降幅较大,同比增长仅为5.5%。吕梁作为山西煤炭经济的典型,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同比下降16.7%。
       当地诸多企业亏损运营,工资发放困难。关掉环保设施、故障的环保设施带病运行成为企业节省成本的选择。大气污染随经济下行严重反弹,吕梁因此成为环保部约谈对象。

       众多违法排污企业招致当地居民举报,华北督查中心因此掌握了诸多明确线索,并在暗访中一一抓了现行,责令问题企业整顿。
       骤然增加的环保开支,令企业更加困难。而当地财收入大幅减收,部分地区县级财政已难以保障公务人员工资。部分基层环保局正常办公经费大受影响,环保执法困境开始初显。
污染被抓现行,二度上报整改方案        
       华北督查中心对此次约谈作了充分准备,4月份共在夏汾高速沿线暗访了中阳、孝义、文水、交城四个市、县,对污染企业有了深入了解。小到一些小石灰窑、石料厂的违法生产,华北督查中心都在通报中指明了具体地点,如文水县百金堡村及上贤村一带有众多土炼油作坊、土石灰窑、土砖窑无组织排放。
       而多个停运环保设施的大型企业被华北督查中心抓了现行,包括大土河焦化公司、中阳钢铁有限公司、山西省交城县华岳玻璃有限公司、文水县振兴化肥有限公司、孝义市新禹焦化有限公司、晋茂集团、晋阳煤焦(集团)公司等,其中中阳钢铁有限公司因为球团车间、2#烧结机、高炉出铁场、转炉车间以及焦炉等均排放大量污染物;料场、炉料车间石料开采场等扬尘问题严重,被特别指出。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主任刘长根要求吕梁市政府举一反三,对全市13个县市区的突出环境问题进行整改。整改方案在约谈后15个工作日内,上报环境保护部并抄报山西省人民政府。
       吕梁市市长董岩当场保证全面落实新《环保法》,严格落实责任,确保圆满完成各项整改任务。
       当天参加约谈的还有吕梁市环保局等12个市直单位负责人、13个所辖县市区的主要领导和环保局长。但其后各县市区上报的整改方案显示,对这次约谈的严厉程度,13个县市区的参会人员还未能充分理解。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知情人士处获悉,6月1日(周一),吕梁市分管环保的副市长李润林、吕梁市环保局局长刘玉云到环保部上报整改方案,然而,方案遭到环保部否决。刘玉云在电话中要求各县市区紧急修改整改方案,发回北京。但直到周末,整改方案依旧未能通过,李润林只得先期返回吕梁。
       整改方案最终未能通过,刘玉云也返回吕梁,随后将重点县市区的环保局长与监察队负责人召回市局,面授与环保部沟通后的明确要求。
       “一个县一个小时”,文水县环保局向澎湃新闻介绍,6月8日下午是文水、交城和中阳三县参加面谈。其中文水县被环保部明确要求整改的有八个行业,要求并不复杂,就是对存在问题的企业,每个企业的整改责任落实到人,完不成任务追责。
       6月9日,吕梁市环保局再次催促各县上报整改方案,直到端午节前,刘玉云方才再次到北京上报修正版方案,在环保部与县局之间的沟通,共花去这位局长三周时间。
经济下行,偷排成企业节省成本首选        
       经济下行让吕梁的环境污染出现了两极分化。
       作为吕梁市政府所在地,离石区在2007年的环保大行动中,曾经一口气关闭了130家企业,大气污染状况因此有了极大改观。今年,随着经济下行,离石区因辖区内企业经营困难自然停产率高达80%,区内空气质量进一步改善。
       离石区环保局局长冯强告诉澎湃新闻,该区35个洗煤厂、20个石料厂、7个砖厂由于产品滞销,几乎全部停产。区内两家水泥企业处于间歇性生产状态,焦化厂亏损但因为炉温要求,不能停产,只能把正常22小时的结焦时间,延长到68小时,达到减产的效果。
       但吕梁市政府所在地以外的县市区,却是另一番景象。“2014年,每次回县城后,多数晚上都能看到不少企业黑烟滚滚,偷排污染物。”一名每个周末都要从吕梁市区回交城县和家人团聚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说。
       孝义市新禹焦化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对澎湃新闻坦承,环保设施无钱维修。据其介绍,华北督查中心暗访之时,他们的地面除尘与脱硫都不达标。其中,地面除尘站因为企业经营困难,维修管理跟不上,这次督查之后要重新更换。脱硫设施在焦炭排污新标准执行前建成,原有设备与新标准要求有较大差距,但因企业没钱,一直拖着没有上新设备。
       吕梁市环保部门多位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企业偷排已经成为节省成本首选。与新禹焦化有限公司相邻的晋茂集团实力雄厚,在新标准执行前,已于2014年8月投资1000多万,新增一座脱硫塔,但地面除尘设施却和新禹焦化有限公司一样,带病运行,被环保部门责令新建设施。
       除关停环保设施,让污染物直排,或环保设施带病运行外,大量采用低品质散煤,也被华北督查中心指出是大气污染反弹根源。
       这些企业降低成本的选择,令环境付出代价。刘长根指出,吕梁2014年的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臭氧年均浓度同比分别上升31.7%、45.8%和19.7%,大气污染综合指数升高5%。
       在企业大面积减产、限产停产的情况下,污染总量不降反升,污染偷排严重由此可见。在此次约谈中,刘长根用“触目惊心”这四个字来形容吕梁的工业污染。
       污染加重也直接导致当地居民举报增多。吕梁市环保局12369举报从去年8月到年底的4个月时间里,举报记录本上登记的举报记录只有十多页,但今年前6月,已经登记了40多页,记录笔记增加了一倍还多。
涉腐企业无力投入环保,成环保“钉子户”        
       此次约谈被通报批评的企业中,被刘长根特别指出问题突出的中阳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钢)则是2014年吕梁官场塌方式腐败的中心之一。作为当地政商联盟的核心人物之一,其董事长袁玉珠当年8月被中纪委带走调查。经营困难、银行抽贷再加上掌舵人离去,令中钢一度失序,几近崩溃,项目相关环保设施配套成为难题。
       被华北督查中心特别指出的中钢2#烧结机、高炉出铁场、转炉车间,为其1×1780m³高炉的相关项目,是2011年吕梁淘汰当地17座小高炉后,由山西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批准的产能等量置换扩建项目。工程总投资20亿元,于2013年9月16日点火投产。
       点火仪式上,袁玉珠曾说“1×1780m³高炉的点火,点燃的是山西民营企业中的第一大高炉,实现的是中钢人追求的梦”。
       但仅过两月,致命的打击到来。11月底,对外融资总额268亿元的联盛对外宣布要进行资产重组。消息公布后,由于其2014年到期的54.75亿元信托和51.8亿元短期银行贷款引发集体追债,进而导致吕梁地区多家与联盛互相担保的企业被银行抽贷。其中山西离柳焦煤集团、中钢、山西大土河焦化、孝义市金岩电力煤化与联盛互保均超过10亿元。
       这些联盛的合作伙伴不得不向政府呈上一份《紧急报告》,称担保企业除向联盛担保近160亿元外,各自还有大量的银行借款,同时还有众多省内其他企业为“担保企业”提供担保,粗略统计涉及资金高达1500多亿元。
       向省政府的求援还未有结果,事态再次急转直下。2014年3月,联盛董事长邢利斌被带走调查,随后吕梁政商联盟集体事发,政界中两任市委书记聂春玉、杜善学,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被带走调查。大土河焦化公司董事长贾廷亮,离柳焦煤集团两任董事长,中钢董事长袁玉珠等均成为重点调查对象。

       同时,据媒体公开报道,受联盛互保链影响,银行压缩贷款,中钢的资金面逐步恶化,一些高层技术人员纷纷向外递交简历。“条件还不错”,山东某钢厂一位人力资源管理员向澎湃新闻介绍,他们曾考虑过招聘中钢的一位厂长。
       混乱中的中钢,根本无暇顾及环保设施的进一步完善。在2015年4月份被华北督查中心发现,中钢几乎全部生产线都在大量排放污染物,被要求建设新的脱硫设施。6月中旬,澎湃新闻致电中钢相关部门,询问中钢所需补充的环保项目及其资金是否困难等问题,未获回应。
       6月10日,吕梁市市长董岩到中钢调研时,对中钢提出加快烧结机脱硫脱硝等环保设施的建设。按照业内标准,这一套环保设施至少需要上亿资金。
       与中钢一样,几家涉腐企业成为吕梁社会治理的难点,也成为环保“钉子户”。2015年,离柳焦煤集团因为交不起排污费将面临被起诉,早就进入重组的联盛,从去年3月份再未交纳排污费,环保部门不得不在法院备案。大土河焦化公司则因为乱倒垃圾,与中钢一起被华北督查中心点名。
多家企业大幅降薪,环保局用车全靠欠账   
       在中钢调研现场,董岩除了要求中钢明确整治任务外,还要求中阳县强化监管,落实责任,指定专门领导包联中钢环保整治工作。
       落实责任正是新环保法重点所在。吕梁市环保局编制填写了行政权力和责任清单,并印发《关于加强对重点工作监督督办的通知》,以使梳理出的权力和责任得到有效落实。
       追责令环保部门干部谁也不敢放松,孝义市环保局派专职人员对被华北督查中抓现形的企业驻厂监督,离石区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20多人全部盯着大土河焦化公司。
       实行责任包干后,整改力度空前。文水县6月初对所有石料厂全部断电;玛钢企业炉型小于达5吨的,全部按政策要求关停;50多家非法储存运输的煤焦油小企业全部取缔。
       但经济下行带来的环保执法困扰依旧存在。
       澎湃新闻通过多个渠道获悉,当地有企业在被督查之后,新开工建设精脱硫塔,但因为资金紧张,将原来准备发放给工人的2015年1月份工资挪用。另外,当地某大型煤矿的工人工资出现大幅下降,附属煤矿井上工人工资从2600元下降为1600元,一半工人外流。
       除涉腐企业外,其余企业情形类似。由吕梁市收取排污费的20多家市级国企,也因经营困难出现工资大幅下降。吕梁市环境监察大队副队长尹伟介绍,国企负责环保的工作人员工资普遍从5000元以上降到2000元左右。有些企业已经开始拖欠排污费,原来每季度收缴600多万元的排污费,今年一季度只收到400多万元,“县里下降更严重。”
       与此同时,当地环保执法亦不轻松。吕梁市政府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1-4月份吕梁市全市财政收入负增长43.83%,其中,临县、柳林、方山、中阳均为50%负增长。全市8个县GDP呈负增长,部分地区发工资依靠借款。其中当地某区因财政困难,从去年起,数次向当地企业家个人借款发放工资。
       财政困难直接带来办公经费缩水。吕梁下辖区县环保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该局去年的办公经费到今年依然有一半未能报销,电费、纸张都由个人垫付,谁执法谁垫支已经成为常态。环保局用车加油与车辆维修全靠欠帐,“现在已经欠了3万多油费”,前段时间被停止“授信”,后经局领导交涉,加油站才再度允许对环保局车辆欠账。
责任编辑:薛小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偷排,吕梁,约谈,环保部

相关推荐

评论(1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