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公投后,一些人排队领救济食品,一些人吃大餐

澎湃新闻记者 庄晓丹

2015-07-06 20: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随着5日希腊在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新一轮救助提议的公投结果为“否决”后,希腊的“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一夜之间暴露在了雅典街头。
正当数百人在雅典流动厨房(soup kitchen,食物救济站)外排队等着领取免费食物时,一些人正在阳光下享受着与家人共进午餐的美好时光。
“富人”一顿饭的价格是取款限额三分之二
在希腊举行公投之前,希腊政府关闭境内银行和证券交易所,实施资本管制。希腊银行只允许存户每天在提款机里提取最高60欧元款项,而一些银行则开门让退休人士提取退休金。
不过,有消息人士指出,虽然限制了提款金额,但银行储户提取存款的速度在过去几天内增加了两倍。希腊的银行提款机前大排长龙。希腊银行业消息人士称,“人们不分昼夜,采用各种方式,包括提款机或者网上银行服务,提取他们的银行存款。”
但是与之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雅典卫城附近的Mitropoleos街上,餐厅露天座位几乎满座。在这里,一个四口之家吃一顿午餐的成本大约为40欧元,相当于希腊每日取款限额的三分之二。
而另一方面,据《每日邮报》报道,希腊一间保险箱公司表示,根据最近几周的业务记录来看,他们的销售额已创纪录。
“最近有很多人会买保险箱来存放现金。”一名保险箱公司的工作人员说道,“他们要不就是有雅典有钱人,要不就是为政府工作的人。”
希腊总理:要勇敢对国际纾困政策说“不”
在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新一轮救助提议的公投上投“赞成票”的希腊人认为,希腊必须接受欧盟的条件,不然“希腊如果被迫独自面对这一切,那将会走向毁灭”。
但另一方面,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此前曾呼吁民众,希腊应该保卫自己的尊严,自豪地对那些欲签署新紧缩方案的最后通牒(欧盟)说“不”。
他认为这个国家已经无法在更多的缩紧政策之下存活,但选民们也不能简单地根据自己的财富多少来决定选票。他表示,“这不是一场示威,而是对克服了恐惧和敲诈的庆祝。”并号召希腊人“决定是否有尊严地留在欧洲”。
齐普拉斯也否认“赞成票”会意味着离开欧洲,“我们不会允许他们破坏欧洲”。但就在几百米之外的“赞成票”民众认为齐普拉斯不会兑现这样的承诺。
“是时候站起来反抗德国、拒绝欧盟了”
公投结束后,在雅典的流动厨房门口每天都有数百民众排队等待领取免费食物。虽然在这些民众里有人认为应该投“赞成票”,但其他人认为,希腊是时候该站起来反对了。
生物学家斯特凡诺斯帕帕斯(Stefanos Pappas)目前正处于失业状态,他不得不靠着慈善机构的救济来维持生计。他对《每日邮报》说道,“我要投‘赞成票’。希腊是个现代的欧洲国家,我希望希腊可以继续这样下去。无论现在的情况多糟糕,我们今后的日子要依靠欧盟。”
对于流动厨房提供的免费食物,现年87岁的玛利亚(Maria Charitopoulou)说道,“这里的食物质量太糟了。这里面没有新鲜的蔬菜,也不含任何维生素。只能果腹。”
她是领取退休金人员,她的丈夫生前曾是一艘货船的船长。她说她会投“赞成票”,“因为我相信我们必须留在欧元区、必修留在欧盟。我们属于欧盟,我们必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留在欧盟。”
“我不想回到用德拉马克的时候。那将意味着混乱。我们将无法进口任何东西。在希腊,我们也不会生产制造任何东西了。所有的希腊年轻人将会离开,因为在这里他们将看不到未来。”玛利亚说道,“我不担心我自己,因为我也没几年可以活了。但是我担心我两个儿子和三个孙子孙女的。他们以后要如何在废墟一般的希腊生存下去?”
不过,其他一些希腊民众认为,是时候站起来反抗德国并拒绝欧盟的条件来保持国家的经济运转了。
希腊东正教教父潘泰利斯(Pantelis)表示,“我想(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留在欧盟,但是我要投‘反对票’。有些东西必须要改变。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每天有1500人来向我们索求食物,有时候更多。这个体系已经崩溃了。”
圣乔治利卡维多斯教堂的看守人斯塔夫鲁拉(Stavroula Chatzina)说,她会投“反对票”,“我不想被来自德国的法西斯统治”。
“我们经历了五年的锁紧政策,我们不能再承受一次了。我希望希腊有最好的出路。如果投票意味着希腊被踢出欧元区,那就这样吧。”斯塔夫鲁拉说道,“我一直在为希腊祈祷,无论结果如何,都将是对希腊来说最好的结果。”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贫富差距,希腊,流动厨房,希腊总理

继续阅读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