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农妇称遭强奸警方32天仍不立案,官方:化验结果未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蒋格伟

2015-07-11 2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受害者。
事发现场。
7月11日,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县孔家镇西红庙村农妇赵某叶(化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举报,自己遭遇丈夫发小蔡某平(化名)强奸,警方32天不立案。
“当晚蔡某平喝了酒爬过2米多高的围墙来侵犯我时,家里两个小孩就睡在一个房间!”赵某叶说,事发32天后警方不立案,蔡家人反倒四处散布谣言诋毁,自己上门理论还被蔡家人暴打入院。
7月11日,万全县刑侦大队夏姓警官向澎湃新闻证实,6月9日赵某叶确曾报案遭强奸,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调取了现场证据,正在化验。因为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案件暂时无法定性,也不便对外透露。
举报称遭丈夫发小强奸
赵某叶介绍,事情发生在6月6日晚上11点30分左右。赵称,蔡某平和自己丈夫白金龙是发小,平日经常来家里走动。
6月5日,蔡某平带妻子来家里串门,看到收拾好的行李,获悉白金龙第二日要外出打工,一段时间不会回来。
“6月6日晚上10点左右,蔡某平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喝多了,正在我家大门外,要我把门打开,有话要和我说,”赵某叶说,自己拒绝了蔡的见面要求,“有什么话白天说,现在太晚了。随后挂断了电话,但蔡某平并没有放弃,接连拨打电话,期间踢打我们家大门。”
当晚,约11点30分左右,赵某平称,蔡某平翻墙进入院内,随后闯入赵某叶和两个孩子同住的东边小屋。
“突然遭人熊抱,并掐住脖子往屋外拖,整个人都吓懵了。他一只手死抱着我,另外一只手掐住我脖子,往外拖。”赵某叶说,借着月光,自己很快认出了入侵者正是蔡某平。
“我拼命挣扎,但被掐住了脖子,叫喊不出来。也不敢叫喊,怕吵醒了小孩,他会对小孩下手。”赵某叶称,自己被蔡某平掐着脖子从家里的东边小屋要挟到西边大屋,“在西边大屋里蔡某平为了控制我,抓起我头发,把我往房间的暖气管上撞”。
“反抗到无力后,我最终还是被蔡某平强奸。”赵某叶说,事发后的几天时间里,自己都惊魂不定,直到6月8日,丈夫回到家中,才和丈夫商定后决定上门讨说法。
“6月9日,听说我被强奸的事情后,公公独自找到蔡某平家找说法,蔡家人自知理亏,怕事情闹大,蔡某平和他父母一起来我家上门解释。”赵某叶介绍,当日蔡某平父母当着自己一家人面前责骂儿子不该喝酒乱来,做了对不起人的事。
“我实在眼不下这口气,平时里和我关系还蛮好,背地里就这样欺负人。”白金龙介绍,自己见到蔡某平后就上前与其扭打起来,“自知理亏的蔡某平第一次拨打了110,称有人诬陷自己强奸。随后,我老婆的妈妈在几分钟后也报警,称女儿被人强奸”。
110民警赶到现场后,经询问后表示,此案不是一般民事纠纷,建议再次拨打110,报刑警队出警,“于是,我岳母再次拨打110报案。”
“6月9日,警方接到报警后来家里对床单进行了取证,并对我妻子录了口供。”白金龙说,警方也带蔡某平录了口供,但录完口供就放其回家了。
警方回应不立案缘由
“7月11日上午,我又找到了承办此案的夏警官,再次被告知过两天化验结果会出来。”白金龙说,32天过去了,自己每隔几天就会电话询问警方的结果,总会被告知结果再过两天就有了。
白金龙向澎湃新闻介绍,32天里,自己曾带妻子等家人上蔡某平家讨要说法,一度想动手打蔡,“妈妈一直劝我说,‘他们家有钱有关系,不能打,打了反而会被反咬一口抓起来’”。
更不能让白金龙夫妇接受的是,村子里开始谣言四起,“赵某叶作风不检,勾搭男人”。
白金龙介绍,7月10日,不堪谣言之苦的妻子找到蔡某平家再次理论,遭蔡某平父母暴打入院。
7月11日,蔡某平向澎湃新闻表示,“没有强奸这个事,他们诬陷的,还想打我,当时我也报警了”。
“警方已经在调查了,也喊我去录了口供,现在还没有结果。”蔡某平说,自己已忘记了6月6日晚上是否喝过酒。
同日,万全县刑侦大队夏姓警官向澎湃新闻证实,6月9日赵某叶家属确曾报案遭强奸,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调取了现场证据,正在化验。因为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案件暂时无法定性,也不便对外透露。
11日,澎湃新闻多方试图联系万全县公安局负责人,未果。
“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两个小孩解释了,这些日子来大娃在村子里听到一些攻击她妈妈的坏话。”白金龙无奈道。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农妇,强奸,立案

继续阅读

评论(1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