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学术民工:IJPC的悲剧——日本最严重的海外投资失败

徐奇渊

2015-07-15 11: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6月21日下午,中国金融40人论坛与野村综研金融市场研究会,联合举办了“中日经济走出去的经验与教训”会议。其间,野村资本市场研究所经济学家关根荣一指出,日本投资失败的案例中,在资源投资中最失败的是伊朗石化项目(IJPC),日本的参与各方都遭受了巨大损失。在此,这篇小文尝试对IJPC项目做个详细回顾,以期对来者开卷有益。

伊朗日本石油化学项目(IJPC),是日本史上最严重的海外投资失败案例。为了这个项目,三井财团动员了主要财力和大量人力,从1969年开始调研,到1973年签约,到1980年几近完工,再到1984年因为两伊战争撤员,历时近20年时间,最后在1988年宣告失败。
其损失金额,根据1988年9月1日《纽约时报》报道,约当于1980年的45亿美元,相当于同年日本GDP的0.4%,或同年中国GDP的1.5%。也正是因为这次惨败,三井失去了在业界的龙头地位。IJPC项目的惨痛失败,为日本企业、政府上了难忘的一课。时至今日,只要问问有阅历的日本商界人士:日本最严重的海外投资失败是哪一次?回答必定是IJPC!
从1973年8月IJPC项目签约开始,历史就注定了这个项目根本就是个悲剧:
在项目的启动阶段,1973年末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阿拉伯国家开始限产提价,油价猛涨两倍多,日本工业生产一度下降20%多,资金问题、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一度影响了项目进展。
1978年初,伊斯兰革命爆发,整个伊朗一度陷于瘫痪,直到1979年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伊朗才恢复了秩序。但是好景不长,1980年9月,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爆发,为了让日本彻底放弃支持伊朗的想法,伊拉克对IJPC项目进行猛烈轰炸,在驻地负责保护项目的工程师,也不得不在1984年最终撤离。
从宏大的历史背景来看,IJPC项目的失败不可避免。不过,事实上IJPC项目在前期的论证调研、双边谈判环节已经出现了诸多问题,只是涉事企业都讳莫如深。正如日本经济学家梅野巨利教授所指出:对于涉事企业而言,相关数据事实的批露,“无异于将他们的耻辱公之于众”。
搁置,搁置,再搁置
时间回到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日本处于战后最好的发展阶段,日本的国际经济地位也正处于重要的转折期:贸易顺差开始积累,日元开始承受升值压力,日本GDP在1968年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二,渡边武积极斡旋的亚洲开发银行也刚刚成立。在日本国内,劳动力等生产成本迅速攀升,环境污染的压力与日俱增,更重要的,日本在能源领域面临日益显著的瓶颈制约。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在海外投资能源,可以为国内提供稳定的能源进口渠道,也有利于能源消费的脱煤化,这也有利于环保。与此同时,一些日本企业完成了国内整合,走在了本土企业国际化的前列。1959年,三井财团下属的、一度被解体的各个商社,重新完成了大联合,这使三井商社夺回了第一大商社的位置,并成为全球重要的跨国公司。
但是三井商社并不满足于做商业流通这种利润较低的行业,决策者正在试图投资利润较高的能源行业。1968年11月,跟随日本经团联出访伊朗的若杉松雪,三井商社的副社长,参观了伊朗南部的油井,感受到当地石化产业大有希望,并指出这里可能成为日本化工产业发展的资源基地。
若杉先生的感觉是有道理的:1953年美英策划推动的政变,扶植成立了亲西方的巴列维王朝,伊朗和美日等国保持着良好外交关系;当时伊朗也在将注意力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力图将石油打造为支柱产业,为此伊朗还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第四个五年计划。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就在前几个月,也就是1968年5月,伊朗主办亚洲杯足球赛并获得了冠军!从各个方面来看,伊朗确实是一个与西方体系兼容、正处于蓬勃上升期、资源禀赋优异的国家。
若杉先生的想法让伊朗政府也很兴奋。几周之后,伊朗经济部的部级官员出访日本,专门造访了三井商社,并要求日方认真考虑伊朗的石化项目。三井商社很快成立了工作组,在过完年之后的1969年2月,专门派人赴伊朗实地调查。
这个工作组的人员主要由三井商社的化学产品部、化学工厂部构成。不过,工作组的结论令双方都失望:虽然当地资源成本较低,但是实际上因为缺少国内配套,建设成本极高,整个项目基本不具有可行性
项目陷入搁置状态。
伊朗方面很快又采取了行动,两个月之后,伊朗外长带着他的国家石油公司总裁一起到了东京,这次他们直接找了安倍晋三的二外祖父,佐藤荣作首相,他们提出希望日本与伊朗合作开发其南部石油资源。
从资金、技术来看,日本有能力与伊朗合作,尤其是考虑到能源瓶颈,日本也确实需要在海外发展真正属于自己的石油资源,摆脱单纯依赖从其他国家进口石油的状态。这样,双方的石油合作项目,就从跨国公司行为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佐藤首相很快就知会了当时的日本国家石油发展公司,再赴伊朗勘查项目可行性。1969年6月、10月,该公司两次派人实地调研,但调查结果均无实质进展。
1969年11月,三井商社也再次进行了调研。开始的时候,勘查结果非常明确,伊朗石化项目适合生产液化石油气,如果伊朗拒绝,日方就会退出。但实际上,伊朗方面一边拒绝液化石油气方案,一边热情挽留日方的投资。日方的态度又陷入了犹豫之中,项目被二度搁置。
尽管如此,还是有两个因素让伊朗方面看见了希望:其一,日本企业认为伊朗石油项目并非毫无希望,而且伊朗政府的帮助,也是能否项目能否盈利的关键;其二,作为一个资源稀缺国家,日本政府非常希望在海外拥有自有的能源项目。
此后,1970年1月,伊朗代表再次访日,作为回应,4月和6月,三井商社、三井化学也再次向伊朗派员调研。其中三井化学的评估结果比较正面,三井商社的兴趣有点重燃,但仍处于犹豫不决之中。就这样,项目似乎又将第三次陷入搁置。
竞标,加价,失败
就在这时候,伊朗突然放了一记狠招:
数周之后,在日本代表的一次礼节性拜访中,伊朗国家能源石油公司的总裁迈纳先生,轻描淡写的告诉日本客人:伊朗南部的石油开发项目,将从两国的私下合作项目,变成国际范围的公开招标项目。
这下子日方真着急了,作为日本官方的牵头人,日本国家石油发展公司开始寻找合作伙伴组团竞标。竞标成功,需要资金、技术、市场方面都有雄厚实力。
资金方面,马上就有了帝人株式会社的加入,这是当时日本最大的纺织企业,现金流充裕,正在向高利润的能源行业转型。更重要的是,公司的总裁大矢晋三不但有钱,还有个更有钱的妻子大矢雅子,雅子自己坐拥一个庞大的房地产帝国,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不仅如此,大矢晋三在国会、内阁拥有广泛的人脉。
技术方面,北苏门达腊石油开发公司也积极加入了进来,日本政府为了接管印尼的荷兰石油公司而成立了这家有政府背景的企业,这家公司专注于勘探和钻井等前期技术环节,其总裁也是大矢晋三的老相识和校友。
市场方面,三井商社石油部也加入进来,三井商社在国际市场、销售渠道的拓展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不过,此前参与了多次调研的化学产品部、化学工厂部都没有加入,此事有点蹊跷。因为当时三井商社信奉的是分散化经营,各个部门之间沟通有限;更重要的是,当时化学产品部还将伊朗石油项目视为一个机密。反过来,关于石油部加入竞标,化学产品部也不知情,因为招标项目是伊朗南部石油项目,这与最早的伊朗石油项目已然不同。
1970年10月,伊朗代表再次访日,三井商社的各部门才再次全面参与进来。翌年2月,为了准备竞标,三井商社再次派团实地调查,精确估算工厂的造价。这次带队的负责人来自化学工厂部,评价结果也颇为积极。但这却引发了化学产品部同仁的不满,在他们眼中:工厂部的人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专业工程师;但事实上,工厂部的人只关心怎么多卖一些机器设备,而不关心投资的回报率、产品的销路这些问题。另一方面,工厂部的人也在抱怨,产品部的人不理解我们的专业能力,以为我们是头脑简单的贸易商,只是靠搬运机器赚钱。
就在日方内部还在争吵的时候,伊朗再次抛出令日方震惊的方案:将另外两个项目捆绑到之前的南部石油项目中,一个是伊朗全国的石油开发项目,一个是建立双方合资的石油销售公司。
日方再次陷入两难境地,从企业角度来看,这个打包项目很难盈利,但是如果放弃竞标,日本就将失去这个志在必得的项目,而且拥有自己的能源项目,在当时也是日本的梦想之一。经过艰难的抉择,三井商社还是决定继续努力竞标。
因为项目规模远超预期,三井商社又拽了几个伙伴加入,其中包括态度积极的东槽株式会社、态度为难的三井化学,以及根本不愿加入、但是因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三井石化。
就这样,在政府的支持下,1971年下半年,三井商社倾全力拿下了IJPC项目。之后,整个项目用了10年几近完成(1971-1980),然后在第二个10年中历经战火(1980-1989),最后不得不宣告失败。其间的波折,不禁令人唏嘘。

而从项目酝酿之初来看,日方的失败,不仅隐含于内部的利益冲突,还隐含于伊朗方面的精明圆滑、坐地起价。有的人认为,能源是日本的阿喀琉斯之踵,而伊朗人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有的当事人则悻悻地认为,英国人的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也就是BP的前身,在伊朗运营达半个世纪之久,是伊朗人跟着狡黠的英国人学坏了。

主要参考文献:
梅野巨利,「イラン・ジャパン石油化学プロジェクト誕生過程の史的分析」,『国際ビジネス研究』1-2,2009.9。
Kazuo Takahashi, The Iran-Japan petrochemical project:a complex issue, in Japan and the Contemporary Middle East, edited by J. A. Allan, Kaoru Sugihara, RoutledgeCurzon/SOAS series on Politics and Culture in the Middle East, February 19, 1993.pp.77-86.
***
“三个学术民工”——本专栏由徐奇渊、李晓琴、杨盼盼倒班为您特供。专栏主要生产全球价值链的科普文章,也顺带打磨世界经济热点。希望用谈风月的心情谈谈经济。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球价值链,海外投资,日本

继续阅读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