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销售副总静国松案细节曝光:开个4S店要送1500万

孙海华/中国青年报

2015-07-15 13: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6月2日, 一汽标识。 CFP  图片
一次看似平常的例行审计,却抽丝剥茧,挖出一汽大众销售副总经理静国松涉嫌收受商业贿赂数千万元的巨额贪腐案。
备受公众关注的静国松一案已于2013年12月,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决。作为贪腐窝案的关键性主角,静国松这个曾一手掌控销售公司多项大权的副总经理,最终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长达28页的刑事裁定书中,所认定的静国松受贿事实多达67项,受贿款物折合人民币计近9000万元,其中索贿近500万元。另有近1500万元财产,静国松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这起堪称罕见的贪腐案如何案发?审计人员怎样从貌似正常的销售数据中疏理出重重疑点和线索?又是如何顺藤摸瓜,揭出隐秘的利益输送链条?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近审计机关,深入探访了这一案件幕后的故事。
例行审计锁定敏感领域,广告营销、4S店批建撕开利益黑洞
2011年5月,一场面对中央企业的审计,在审计署的统一部署下全面展开。中国第一汽车集团(以下简称一汽集团)位列审计范围之中。按照异地审计原则,审计署西安特派办承担了此次审计任务。很快,一个由50多名审计人员组成的精干队伍开赴一汽集团总部所在地——长春。
一汽集团是国有重点大型企业,是我国汽车制造业的龙头企业,被誉为“中国汽车工业摇篮”、“汽车行业共和国长子”,当时刚刚通过完善治理结构,建立了董事会机制,徐建一也因此转任。此时的一汽集团,发展势头正盛。其属下的一汽大众汽车公司,由一汽集团和德国大众、奥迪汽车股份公司、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合资设立。由于与德资合作后,引进了高尔夫、奥迪Q5等诸多新款车型,一汽大众的口碑快速飙升,销售紧俏。这一年,一汽大众“销售数量”排名全国第二,但,标志实际利润的“销售业绩”已达到300多亿元,名列首位,较排名第二的汽车品牌遥遥领先。企业效益好,职工福利自然就好,一汽大众的工资、奖金是集团所有子公司中最高的,是整个集团职工最向往的地方。
面对如此体量超大、构架复杂、销售火爆的大型央企,审计内容又要涵盖公司治理、财务收支、自主建设、执行国家宏观政策等诸多方面,审计工作应该从哪里入手呢?扎实、细致的审计前调查,成为此次审计的重中之重。
为占领市场份额,各大汽车企业争相推出新车型的同时,往往不惜巨资投入市场营销和广告宣传,“一汽大众销售公司也是如此”。从搜集到的大量信息中,审计人员敏感地发现,各项营销费用支出中,广告费总额巨大、占比最多,且增长迅速。2008年到2010年,该公司市场营销和广告投入以每年35%以上的幅度递增。而根据以往审计工作经验,广告投入和设备采购、项目投资一样,属于猫腻较多、易出问题的环节。
审计人员注意到,近10年来,一汽公司生产的奥迪、高尔夫、捷达等各档汽车持续旺销,竞争优势十分明显。2011年前后,奥迪Q5、高尔夫等紧俏车型一直处于脱销状态,还出现了供不应求,客户预付款后等待数月才能提车,甚至加价提车的情况。“这两种车型,经销商拿到的配车数量越多,通过加价销售,获取超额利润的机会也就越多。”业内传言甚广,由于回报利润可观,但销售网点布局规划有限,4S建店许可一证难求。即使拥有足够的土地、厂房、流动资金和维修工人,达到建店的标准化要求,想要拿到一个奥迪、大众品牌的经销权,也就是4S店建店的机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人私下和我们说,至少需要1500万元公关费用,很多人都会从中得到好处。”审计人员向记者介绍道。而且,走访过程中审计人员看到,在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部分领导干部的办公室里随意堆放着各式各样价格不菲的礼品、纪念品,这些礼品、纪念品均来自各地的汽车经销商和广告代理商,或邮寄送达,或自己送上门。
巨额营销,广告招商,店面批建,以及畅销车型的分配等等“实权”由谁掌握?会不会有人以此收受回扣、贿赂谋利?审计突破口能否从这两项入手?
审计组碰头会上,意见出现了分歧。有些同志认为应当采取必要程序,对这两项可能存在的问题深入核查,挖掘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线索。也有同志提出,这种想法虽好,但审计手段毕竟有限,即使有幕后利益输送关系,也很难查实并取得证据。况且广告投入虽总数巨大,笔数却非常多,利益分散,很有可能会大海捞针、枉费功夫,不如把重点放在同样易出现问题的重点项目建设和改造上。
经过反复讨论、研究和论证,审计组最终决定“去啃这块硬骨头”,将突破重点锁定在“广告投入”和“4S店批建”这两个关键环节。
备注“生日快乐”“中秋快乐”字样款项令人生疑,贪腐大案初现冰山一角
在审计组办公的偌大会议室里,公司历年来的账本、业务凭证、会议记录堆得满满当当,加上计算机里的财务数据、业务资料,审计组面前资料浩繁复杂。
每年,仅为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提供营销策划、媒体公关和广告代理服务的广告公司就有20多家。对它们全部进行审计和延伸调查?显然不可能。那到底该从哪家公司入手?
经过连续两周的加班加点分析资料,审计人员梳理出了一些头绪和疑点:按2008年至2010年间,与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签订合同金额的大小,及各广告公司每年业务量的增幅排序,选出3年间业务量靠前,且增长迅速的3家。在查询工商登记情况时,审计人员有了惊奇的发现。3家公司虽分别设立在北京和广州,却均为某集团的下属子公司,3年间分别从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结算1.19亿元、1.92亿元、2.66亿元,金额相当可观,且年均增幅均超过60%。迅速追查中审计人员发现,3家公司在收到一汽大众销售公司的广告款后,将相当一部分以“学费”“生日快乐”“中秋快乐”等名义支付给包括静国松在内的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多名人员。“这是明显的资金回流链条!”审计人员敏感地推断。
进一步的调查结果更是惊人,上述3家公司支付给静国松的资金虽然仅为8.5万元,但静国松本人仅在北京的银行存款资金往来就数额巨大。静国松,这位长期掌控一汽大众销售网络的实权派人物成为聚焦的重点。
1972年出生的静国松,在一汽集团堪称风云人物。能力强、作风硬、业绩突出,为高层赏识。他是一汽子弟,成长于一汽,从一汽的普通销售人员入职,一路打拼,2006年因成功促销宝来汽车,挑起车市价格大战而一炮走红,并逐步成长为销售公司副总经理,主管大众品牌汽车销售计划,是一汽集团高管岗位新星、标兵式人物。审计时,静国松刚刚被提拔任命为高级经理,职业生涯正顺风顺水。
静国松收到的款项来自全国各地,付款人大多是一汽大众经销商的相关人员。在诸多款项中,北京某经销商的资金量最大,而恰恰是这家经销商,在全国数百家经销商中进销货量排名遥遥领先。
种种猜测和疑点,将收受巨额贿赂的重大嫌疑推向静国松。根据审计部门提供的线索,有关部门对静国松进行了进一步查处。
权钱交易有恃无恐,“打麻将未带钱”都成为索贿理由
经过更深层次的调查、取证,2013年12月24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静国松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在长达28页的刑事裁定书中,查明的静国松受贿事实多达67项,受贿款物折合人民币近9000万元,其中索贿近500万元。另有近1500万元,静国松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综观审判查明的犯罪事实,静国松权力畸大、胆大无忌、贪欲不止、手段多样。
作为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权力寻租的范围涉及之广令人吃惊:从审批配车、广告承揽、加入一汽销售网络,到店面批建、出国考察、拉托融资、办理货款,无所不包。办公室、洗浴中心、地下停车场、机场、酒店、咖啡馆,都成静国松收受贿赂的由头。
除现金外,牧马人、大切诺基、别克昂克雷越野车,存入贿款的银行卡,转账汇款等都是静国松受贿的方式。家人生病去世、购买房屋、装修、添置用车,甚至急需用钱借款都可以作为静国松收钱的通常理由。单笔贿款中,数额大的有490万元,最少的也有两万元。仅其母亲病重期间,就有多人送去20万、10万、两万元不等的多笔现金。弟弟病重时,长春市某经销商一次性付款42万元。
在众多行贿者当中,北京某经销商行贿金额高达3300多万元,此外还有美元、澳元、欧元和名贵手表。作为交换,静国松在车辆资源分配、促销车型配置、提车销售、推荐大用户、经销商入网审批、经销商股权并购等方面对该公司鼎力相助。北京某经销商在支付给静国松100万元现金后不久,二手车项目申请获得批准。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不仅收受贿赂,贪欲不断膨胀的静国松还利用手中执掌的车辆资源分配、退市车型买断权力多次以“处理费用”、“垫付购车款”,甚至“打麻将未带钱”等名义主动伸手,大肆索贿。静国松曾多次索取、收受北京某经销商贿赂款290多万元,此外还有价值130多万元的汽车3辆。母亲生病,收该公司20万元,母亲去世再收两万元。2011年,干脆以借用为由,索取20万元。静国松还将自己在香港购买名贵手表的发票传真给某经销商,要求其处理相关费用,对方立即付款20万元。静国松还要求经销商将自己亲属的欠款回收权转至自己名下,并收回款项据为己有。
长期置身汽车行业,静国松以车换车、以车倒车,赚取差价的技法可谓高超,“变戏法”似地为自己套取了不少利益。2002年,北京某经销商以19万元购买1辆宝来车作为试驾车,后向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出租。此后,静国松将该车作价12万元,向经销商置换1辆奥迪A4轿车,并在随后不断通过经销商置换成新款奥迪轿车。直至案发,已置换成1辆新奥迪A5,累计形成的37.95万元,静国松始终没有支付。
2012年11月15日,静国松被刑事拘留;两周后,被逮捕。2013年12月24日,静国松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审理终结。
审判机关认定,静国松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核准以受贿罪判处静国松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国企肌体健康须内外兼治,多部门配合是惩治贪腐有效路径
由审计署挖出的一汽大众销售公司贪腐线索,在随后几年间进一步发酵。
4年间,反腐风暴持续波及一汽集团。紧随静国松落马的,还有包括副总经济师周勇江、副总经理安德武、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副总经理石涛在内的多名高管,或锒铛入狱,或被立案调查。
今年3月15日,一汽集团“掌门人”——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引发这一系列地震的“静国松案”,堪称近些年治理企业商业贿赂、打击经济犯罪的典型案例。有监察部办案人员评价:此案的查处,在一汽集团最高管理层震动很大,对一汽集团采取有利、有效措施,加强营销业务、组织人事和廉洁从业管理,加强企业制度建设,起到重要的助推作用。
“一把手权力过大,企业内部控制体系失效,是造成此类大型国企贪腐案的直接成因。”有关专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归根结底,所有贪腐问题都因为对权力的约束和监督缺失。“约束”来自内部,需要健全的管理制度;“监督”既来自企业内部的控制机制,也来自外部的监管,包括上级企业和主管部门。
大型国企,无一不拥有丰厚的优质资源,在市场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不完全由市场决定,但无论是对内部管理人员,还是面对外部需求,这种资源的诱惑力不言而喻。
有关专家表示,内部约束——国企内部,优质资源由少数管理者控制、调配和使用,一旦没有健全的制度,靠个人约束肯定不行。健全的内部管理体系,应该是“分权”,而后依据规章制度,实现权力之间的相互制约,才能降低违规犯罪的可能性。
他认为,目前存在的普遍问题,就是很多国企虽有完善的规章制度,但在执行中却形同虚设、流于形式,有的政策执行只对下、不对上,出现规则执行的“灰色地带”;有的高层管理者或一权独大,或伸手过长,导致权力过于集中,如果外部监管再跟不上,重大的贪腐就会趁机滋生。
据他介绍,外部监督——从现有体制上,中央纪委、监察部、审计署、巡视组等不同的监督主体,分别依据各自的监督职能从不同角度履行防范和治理腐败的职责。近几年,各部门不断加大反腐力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成效显著。
他说,“内部约束”和“外部监管”必须同时加强。因为纯粹的外部监督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就像一个人,天天去医院看病,也不能保证身体内部的绝对健康。”但“外部监管”最终也是为了促进内部的有效约束。
他认为,根据“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一个更加全面、有效的监督网络也正在我国逐步构建完善,包括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等在内的多种方式,正在共同构建一个更加完善、更加有效的监督体系,科学有效地对权力运行进行制约和监督,增强监督合力和实效。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汽贪腐大案,4S店经销权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